第319章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

帝有些跟不上他的腦迴路。近些年,頤國內部鬥爭厲害,朝廷一日不如一日,而宣明帝彷彿毫無察覺,照舊養花,下棋,喝點小酒,提前過起了太上皇的悠閑日子,一點不關心朝政。倒不是說他昏庸,確實人家一大把年紀了,非要人家熬更守夜的批奏摺,焦慮國家大事,體恤黎民百姓,可能明天就得纏綿病榻。他也不是占著帝位不退,而是太子一死,朝廷分別擁護二皇子、四皇子和八皇子為儲君,動一發而牽全身,實難動作。“您總這麽躲著也不是辦...槐樹下,繁茂的枝葉在陽光中投下斑駁的倒影,灑在東樓池月的月牙長袍上,好像為他繡了一身銀灰色的暗紋,整個人顯得愈發清冷了一些。

“我說過的話,依然是算數的。”

沒有責怪她隱瞞真實身份,也沒有質問她為何要欺騙他,他就這麽靜靜地看著她,如同訴說著某種誓言,淡然而又堅韌。

蔚青瑤站在他麵前,望著他身上輕輕晃動的樹影,“能得太子殿下如此厚愛,是我之幸,可我沒有這個福氣,還望太子成全。”

“你答應他了?”他的目光,清清淡淡的,讓人不忍拒絕。

她抿緊嘴唇,搖頭,“如你們適才所說,如今我不是青瑤,也不是雪路。”

聞言,他目色悵然,沒有失敗的頹廢,也沒有勝利的喜悅,“既然你已成為君無歡,那這一切就是重新開始,我和他會用自己的方式,來證明你最終的歸宿。”

她心下微驚,抬起頭看向他,卻見他已轉過身,從容不迫地離開了院子。

他的意思是?

蔚青瑤捏緊手心,心頭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後來軒轅暝帶著米粒兒逛完花園回來,蔚青瑤便將心裏的疑惑說了出來,“我覺得最近可能會有大事發生,你還是盡快回頤國的好。”

以她對東樓池月的瞭解,他應該不會對米粒兒下手,但軒轅暝的話就難說了。

“難不成他為了青瑤姐會攻打頤國?”青梅說出這個猜測時,還笑了笑,“放心吧青瑤姐,太子就算放不下你,但也不會將兒女情長牽扯到國事上。”

蔚青瑤也覺得是這麽回事,但她還是對軒轅暝叮囑道:“你還是先回頤國吧,在狄國這邊,誰也保不了你,至少回了國,皇上還會想辦法護著你。”

“你這是在擔心我了?”軒轅暝好死不死,這個時候了還有心思開玩笑。

她皺緊眉頭,“我是在擔心梅妃娘娘,她這麽大年紀了,要是自己唯一的親孫子也撒手人寰了,她老人家得多傷心啊!”

“是是是,為夫知道了,不過為夫武功高強,這世間無人能及,要想暗殺為夫,沒那麽容易,而這裏是狄國的地盤,他東樓池月想動手,也不敢明目張膽地派太多殺手。”他自負又得意地說道。

蔚青瑤見他就是不走,也沒有辦法,隻好私底下將擔心告訴了蔚脂梅,希望她能多派些族人守護著他。

蔚青瑤的擔心並不是多餘,東樓池月回到盛國以後,立刻去見了他的父皇。

一座富麗堂皇的水榭中,他年邁的父皇就坐在裏頭,慈愛地看著他,“你終於想通了?”

“嗯,此次兒臣害父皇丟了城池,兒臣一定會給您討伐回來的。”他沉穩而信誓旦旦地說道。

皇上滿意地點了點頭,起身走到欄杆旁,望著眼前的大好河山,“我盛國與頤國國力不相上下,而父皇當初卻執意送你過去,為的就是今天,雖然你和軒轅夜逼宮失敗,但依你對頤國這些年的瞭解,隻要我們此次派兵過去,一定能將他頤國夷為平地!”

“兒臣一定不會讓父皇失望。”他拱手道。

皇上轉過身,走到他身邊,將手放到他的肩膀上,語重心長道:“待你成為我盛國皇帝,合並三國,要什麽樣的女子沒有?一代始皇,呼風喚雨,那蔚青瑤早晚會接納你的。”

他眸光微微一動,心中歎息,但願如此吧。來。“主子,你要不吃點藥吧?”青梅擔心地看著她,她罷了罷手,“你去查查這個平寧郡主。”青梅點了點頭,退了下去。她則望向陰霾的天空,心裏有些沉悶,隻覺此事沒那麽簡單。如果不出她所料,這一定就是蔚沉風替蔚南煙出的主意,這一次,她可得好好應付,不能大意。思量間,隻聽瀅柳站在院門前,好像和什麽人在說話。“嬋娟,是誰來了?”她轉向正在洗衣的嬋娟。嬋娟點頭,放下手裏的活,起身朝院子外走去,卻見瀅柳身前站著的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