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9章 天上地下,互不乾涉

?我靠。他怎麼來了?這又是抽的哪門子的瘋。殷青璿嚇得臉色發白,急得在地上團團轉。雲彩也是不知所措,揪著殷青璿的衣襟說道:“主子,怎麼辦啊,皇上不會進來吧。”殷青璿已拽下了晾在繩子上的太監服,三下兩下就穿在了身上,對雲彩說道:“讓李嬤嬤看好小狗蛋,千萬彆讓他醒,夜景煜要是進來了,我應付就行。”“是。”雲彩應了一聲,就往屋裡跑。殷青璿已來到了冷宮門口,腦袋裡飛快的轉著圈,必須得想個能吸引住他的法子,說...-

“崔玉!”

梅傾歌一把將人抱住,崔玉已經昏迷不醒,鮮血不斷從嘴角溢位。

梅傾歌趕緊運起內力,將掌心抵在她的後背,試圖穩住崔玉的傷勢,卻被一股異常淩亂的氣息給反彈開來。

梅傾歌的臉頓時變了顏色。

崔玉到底是被何人所傷?

莫非她遇到了韓爭鳴?

她再次探查了一下,隨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這並非紫府的內力。

她將崔玉輕輕地放到了石床上,在房中來回踱了兩步,定是這兩日紫府門戶大開,混進了外人。

“來人,馬上關閉封山陣,再去將風長老給本座叫過來。”

負責服侍梅傾歌的女弟子應聲離開,不到半盞茶的時間,風二孃便從外邊走了進來。

眼見崔玉雙眼緊閉,仍然在不斷的吐血,風二孃時嚇了一跳。

“大師姐,崔玉她怎麼了?”

梅傾歌一臉懊惱的說道:“她想去試試小皇帝的功力,回來就成了這副模樣,定是紫府混進外人,偷襲了崔玉,她體內有一道極亂的內力,憑我的力量根本無法逼出,到底該如何是好?”

風二孃扣住了崔玉的脈搏,同樣也被那道四處亂竄的內力,彈飛開來。

她遲疑了一下問:“會不會是小皇帝?”

梅傾歌立即否決。

“不可能,他小小年歲,如何會有這麼深的內力?”

風二孃也覺得不太可能,在北海,她這個夜景煜出手,不過是超精英弟子的水平,這是短短的數月,便是用靈泉滋養,他也不可能有這麼大的提升。

“就算不是夜景煜,咱們也得去找青璿,隻有她的靈泉水,才能幫崔玉壓住傷勢。”

梅傾歌立即說道:“好,你在此陪著崔玉,我去找青璿。”

這也是一個見女兒的極好契機,青璿是個善良的人,絕對不會見死不救。

梅傾歌閃身出門,幾個起落就來到了殷青璿居住的石室前。

“青璿,你睡了嗎?”

殷青璿剛剛熄了燈,聞言坐了起來。

“梅前輩有事嗎?”

“崔玉受了傷,還請青璿能給些靈泉水,為她醫治。”

黑暗中,殷青璿與夜景煜對視了一眼。

彼此之間的心意,已瞬間明瞭。

殷青璿對崔玉雖然說不上喜歡,但是她那快寒玉確實給了夜景煜極大的幫助。

“阿煜,我過去看看,你先休息。”

“我與你一起。”

夜景煜邁步下床,抓過外袍披在了身上。

“也好。”

殷青璿迅速繫上腰封,推開了石門。

梅傾歌故意忽略了跟在她身後的夜景煜,拉著殷青璿的手道:“崔玉命在旦夕,咱們快走。”

夜景煜眼眸微眯,內中的不悅一閃而過,片刻,又慢慢壓下。

身為萬人之上的皇帝,天下的九五至尊,他何曾受過這種白眼,未免殷青璿難做,他還是忍下了。

盞茶的功夫,三人便已到了梅傾歌的住處。

眼見崔玉麵如土色,嘴角還在流著血,殷青璿不由轉過頭,看向了夜景煜。

真的是阿煜嗎?

他的武功竟然強到瞭如此地步?

再想到他對韓長老那驚天一掌,心中不由有些好奇,他究竟是如何修煉的?

他明明與夜景瀾學的是同一種武功,竟然會有如此大的差距,實在是匪夷所思。

心思轉動之際,已將靈泉水取出了一瓶。

風二孃知道這是好東西,趕緊捏住崔玉的嘴,給她硬灌了下去。

梅傾歌再次伸出手,企圖將那股內力導出,內力卻猶如靈蛇一般,四處亂竄,根本不受她控製。

“大師姐,這可如何是好?”

風雲麗心急不已,她雖然不喜崔玉的種種做法,師姐妹的情誼卻從未消減過一分。

“我來試試。”

清朗的聲音從殷青璿的身後傳來,夜景煜身影一晃,人已來到了崔玉的身邊。

他伸出了食中二指,點在了崔玉的眉心上,手指輕描淡寫的一招,那股不受控製之力,頓時乖順的回到了夜景煜的體內。

崔玉再次噴出了一口血,顫抖的身體逐漸平息。

梅傾歌狐疑的看向了夜景煜,眼神瞬冷。

“莫非是你做的手腳?”

否則,憑他小小的年歲,如何能這般輕描淡寫,便將這股內力化解。

聽到梅傾歌的質問,殷青璿聲音淡淡的說道:“這話似乎應該由我們來問梅府主,我夫君在山中賞月,卻忽然遭到襲擊,襲擊他的人用的雖然不是紫府的武功,卻與崔前輩一般,是個女子,這殘留的內力,便是證據。”

殷青璿挑了一下眉頭,聲音又冷了幾分。

“我夫君千裡迢迢來到紫府,為紫府誅殺了叛徒韓長老,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卻不知府主為何派崔前輩出手襲擊,府主對我夫君,究竟有何不滿之處?”

她並不願意梅傾歌掰臉,但是她做出的這些事,實在讓人忍無可忍。

若是皇上武功差一些,是不是要被崔玉斃於掌下了。

夜景煜宅心仁厚,若非生命受到威脅,絕不會施如此重手。

梅傾歌的眼中閃出了一絲慌亂。

“青璿,你在胡說什麼,你是本座的救命恩人,本座怎麼會讓崔玉對你的家人下手,這其中一定有著什麼誤會。”

“究竟是不是誤會,我已不願多想,我也冇前輩的緣分,便到此為止了。”

她再次從空間中取出了一大桶靈泉水。

“這些水贈與三位前輩,從此天上地下,你我互不乾涉,阿煜,咱們下山吧!”

殷青璿說完便朝石門外走去。

梅傾歌頓時慌了,足尖一點,人已攔在門口。

“青璿,你不能走?”

殷青璿淡淡的說道:“我心已決,多說無益,前輩若是執意阻攔,那就隻有刀兵相見了。”

梅傾歌心頭一陣苦澀,雙眼再次泛紅。

“你……真的這麼忍心嗎?”

“我並冇有虧欠前輩什麼,談不上忍與不忍,如今前輩已如願掌管紫府,我也有自己該做之事,告辭。”m.

殷青璿的身子在梅傾歌的手臂下穿過,轉眼便消失在了暗夜之中。

夜景煜看了梅傾歌一眼,緊追殷青璿而去。

-了座廟不說,撿來的小閨女跑去唸書了,僵口逃生的小徒弟搖身一變成了主持。說好的隻睡十年就起來,這下睡了三百年,棺材板都要壓不住了,小姑娘還能認自己這個爹嗎?“爹爹,要不要吃個果子”小閨女手捧一把剛從自己頭頂摘下的紅果子“師傅,你想吃烤兔子還是麻辣兔丁?”光頭小徒弟念著阿彌陀佛PS:無CP,父女情,師徒情,有笑有哭也有刀,降維式打擊小怪獸,狐仙,吸血鬼,我這裡通通都有。鬥羅:落地98k,開局打野刀Ш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