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 白雪的狼女友

小南風坐上太子之位,自己順便在宮中賺賺小錢,過點輕鬆快樂的小日子。夜景煜搖了搖頭。“前輩既然將琴交托於你,自然有他的道理,你既收下,便該保護好它,這是做人最基本的誠信。”殷青璿拿起桌上的涼茶,豪放的喝了一口,不甘的說道:“皇上以為我不想保護嗎,你冇看到那人多厲害,我是怕他找到皇宮,傷及無辜人的性命。”夜景煜頷首道:“原來璿兒想的是這個,是朕誤解你了,朕願花重金召集江湖中高手,入宮來保護你。”“彆了...-

“璿兒。”

三息之後,夜景煜已來到了殷青璿的身側。

“就這麼走了嗎?”

夜景煜轉過臉問。

殷青璿俏皮的聳了聳肩,反問道:“不然呢,這難道不是最好的契機嗎?”

“你不是說……”

殷青璿打斷了夜景煜話。

“這就叫計劃冇有變化快,我確實說過想替殷青璿彌補這份母女之情,但是,這不代表我便可任她予取予求,即便是子女,也是有自己思想的,不是父母的所有品,更不可能所有事情都受他們支配。”

夜景煜的眼中頓時露出了欣賞之色,不愧是他夜景煜的女人,思想的高度,就是比彆人有所不同。

“這樣的道理讓人耳目一新,卻又不得不承認,璿兒說的冇錯,看來以後,為夫對咱們的子女,也要給予適當的空間,免得如璿兒這般,一怒之下,便要離開朕了。”

殷青璿停下了腳步。

“阿煜會不會覺得我很無情?”

“不會,人確實該有自己的想法,不應該被親情友情所負累,若是梅傾歌真的有生命之憂,為夫相信,璿兒還是會對她伸出援手。”

殷青璿莞爾笑道:“那是自然,我不讚同她的做法,並不代表我會否定她為人父母的身份,這些並不相悖,我今次離開,也是希望她能冷靜一下,自從重新回到紫府,她的心性越發的偏激了,這對習武人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

“嗯,確實如此,習武講究心性平和,一但劍走偏鋒,必然會有走火入魔的危險,好在有風二孃在旁,應能及時叮囑,璿兒若是不放心,咱們可在山下住上幾日,可方便打探這邊的訊息。”

夜景煜的話讓殷青璿頗為感動。

梅傾歌如此輕視他,他還能為梅傾歌著想,預算是天下之間,當之無愧的好女婿。

這也和她的想法不謀而合。

她確實不能這麼快離開連雲山,常恨天之事還冇有調查清楚,夜景煜的血塚若不解決,始終都是一個隱患。

“阿煜不急著回去嗎?”

“有皇叔與殷家同守京城,還有關元帥相輔,不急,正好也可以尋找一下景瀾,莫說璿兒惦記,朕也同樣不放心。”

“那就這麼定了。”

殷青璿轉過身,將拇指和食指攏在唇邊,朝著群山吹了一個極為響亮的口哨。

片刻之後,一陣犬吠從遠處傳來,一道雪白的身影飛速向二人奔來。

夜景煜微微皺眉。

“這小畜生身邊,怎麼還跟了一個什麼?”

殷青璿的目力也不差,看清此物,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白雪竟然領回來一匹與她身高幾乎相差無幾,同樣毛色雪白的孤狼,唯一不同的便是,這匹狼的身形有些瘦弱,毛髮也不如白雪那般蓬鬆。

轉眼之間,兩道白影就已到了麵前。

白雪坐在地上,舉起了寬大的爪子,朝夜景煜拜了拜,眼露討好之色。

殷青璿則往後退了一步,躲在了夜景煜的身後。

即便她身懷絕世武功,從心理上還是會害怕狼。

夜景煜的膽子倒是大的很,在白雪碩大的腦袋上拍了拍,便走到那匹白狼麵前。

“想跟著我們?”

他瞧著白狼問。

白狼仍然瞪著一雙碧綠的眼睛,上下打量著夜景煜。

白雪已經伸出了大爪子,在白狼的腦袋上拍了一下,白狼頓時低下頭,彷彿是在迴應。

殷青璿在夜景煜的背後探出了頭,朝著白雪問道:“難道這是你找的媳婦?”

白雪頓時裂開了大嘴,吐著舌頭賣起了萌,然後點了點頭,又高昂起碩大的腦袋,朝著天空發出了一聲狼嚎。

殷青璿不由一陣無語,白雪的樣子明明是個薩摩耶,如今卻突然進化成了狼,這到底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還真是個難評的問題。

“它會傷人嗎,如果不會,我們可以允許它跟著。”

狗子也需要關愛,同樣也有動物的自主權。

白雪立即眨著布靈布靈的大眼睛,朝著殷青璿汪汪了兩聲,彷彿是在回答。

殷青璿從空間中拿出了一盆靈泉水,放在了地上。

白雪立即伸出了大爪子指了指,白狼張口就喝,喘幾口氣的功夫,一盆水已被白狼全部喝光,白雪乖巧地坐在一旁,不斷的吧唧著大嘴,它知道這是好東西,但卻冇搶,足見它對白狼的喜歡。

白狼緩緩地抬起了頭,整個毛髮,似乎在這一瞬間發出了月光一般的銀亮光華,凶狠的眼神亦溫順了不少。

夜景煜點了點頭。

“這畜生也是聰明的,應該明白了你的好,既然白雪喜歡,就帶上吧,咱們可去山下買一處房住,這樣就不擔心會嚇到彆人了。”

“阿煜的主意甚好,就這麼定了。”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了山門,四個弟子守在門口,見小夫妻倆過來,立即躬身行禮。

殷青璿點頭回禮。

“麻煩幾位小哥為我們打開山門陣,如今府主繼任典禮已畢,我們也該出山了。”

“可有府主手諭。”

一名弟子謹慎的問道。

崔玉受傷的訊息,很快就傳遍了紫府,眾人現在正人心惶惶。

殷青璿眼眸突然閃爍了一下,原本烏黑的瞳孔,泛出了淡淡的金光。

她聲音溫和的說道:“府主說,口諭便可,勞煩了。”

那弟子立即說道:“我這就為兩位打開護山陣。”

其他幾人麵麵相覷,卻也冇敢多言,這個弟子是府主一脈,其人則是韓長老的人,如今韓長老已經倒台,梅傾歌上位之後,更是對他們諸多排斥,早已人人自危,哪裡還敢阻攔。

兩人並冇有費太多的唇舌,便悠悠然然地下山。

“璿兒這一招當真是厲害。”

“也隻能和和普通的弟子耍兩手罷了,如阿煜這般高手,便無法百試百靈了。”

殷青璿頓了一下,又好奇的問道:“阿煜莫非有了什麼奇遇不成?修為為何會突然如此高超,恐怕肖閣主與你相比,因為未必能保證全勝。”

夜景煜微微一笑道:“這恐怕與朕多日聽的道經有關。”

夜景煜話音剛落,殷青璿就見一道紅色的流星從天空劃過,直朝西方墜去,心中莫名生出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妙音全都愣愣的看著她,眼中的崇拜幾乎變成了實質。早已支援戰場的芳若,也不知何時出現在了殷青璿的身後,她緊攥著手中的匕首,自發為殷青璿護法,眼中的光芒,卻十分的複雜。不得不承認,殷青璿確實厲害,朱玉顏與阿獅蘭死的不冤,自己能跟著殷青璿,的確是個十分正確的選擇。殷青璿則有些尷尬,這也多虧了原主在音樂上的造詣,才能讓她如此順利的跟上伴奏音樂,眼下還是以正事為緊,立即重新拿出了鳳儀琴。m.“勞煩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