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蘇清詩的高中同學

清詩平淡的看著他。“我們一人十個幣,就賭誰抓的娃娃比較多林尋微笑的開口,彷彿吃定了對方。蘇清詩看了一眼已經在奮戰的薑雲曉,又看了一眼林尋:“好,給我幣“等等,咱們先說賭注林尋握著幣,嘿嘿道。看著他的笑容,蘇清詩覺得這似乎不是一個簡單的賭注。這小子在憋壞!“說“如果我贏了,懲罰學姐親我一下,而且,是可以拍照的那種喔林尋眼睛冒著狼光,看著學姐的目光就像看著盤裡的肉一般。蘇清詩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流氓...-

第503章

蘇清詩的高中同學

第503章

蘇清詩的高中同學

半個小時後,一輛路虎停在了一家咖啡廳門口。

“少爺,少夫人,到了。”

林尋點了點頭,偏頭看向蘇清詩,笑道:“就是這裡嗎?”

蘇清詩點頭,她打開車門下車。

剛下車,蘇清詩就吸引了眾多人的目光。

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姑娘?

林尋讓阿泰在車裡待著,而自己則是帶著蘇清詩走進了咖啡廳。

“先生,女士,歡迎光臨,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身姿窈窕的服務員帶著得體的笑容,詢問道。

“有預約了。”蘇清詩淡淡的道。

“好的。”

蘇清詩環顧四周,忽然不遠處的一個女生站起來,朝她揮手。

兩人都看見了。

蘇清詩對其他微微點頭,拉著林尋走了過去。

“清詩,好久不見啊,你真是越來越漂亮了。”女生臉上帶著陽光的笑容,看著蘇清詩,眼中是驚豔。

好美,她比高中的時候要漂亮多了!

蘇清詩看著眼前的女生,眼中有一絲陌生與疑惑:“藍茵?”

女生點頭笑道:“對啊,是我,你不會把我忘了吧?”

她說著,臉上恰到好處的露出一絲委屈。

蘇清詩搖了搖頭:“太久冇見,而且你也變了不少。”

藍茵是她高中時期的室友,兩人的關係相比於其他人,要好上一些,一段時間兩人還經常一起去吃飯。

蘇清詩對她的印象,也隻是停留在那時候,那時候的藍茵,是一個陽光開朗的女孩,平時大大咧咧的。

而現在,她臉上那抹純真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成熟,還有一絲,深沉。

身材也胖了不少。

高中時期那點熟悉的感覺,在此時忽然淡化了。

這是蘇清詩此時的感覺。

藍茵微微一笑:“人嘛,總是會變的,你雖然還跟以前一樣高冷,但是我感覺你也變了。”

以前的蘇清詩,因為長得漂亮,被很多人追求,表白,送情書基本上每天都有,因此那時候她非常高冷,對所有人都表現出疏離感。

如果不是自己當初幫過她一次,可能兩人之間也不會有太多交集。

不過見到蘇清詩的那一刻,藍茵心裡就有種怪怪的感覺。

都說女大十八變。

藍茵在高中的時候也是一個美女,還是那種嬌俏可愛類型的,隻不過現在的她,已經失去了那青春期的光彩,不知道遭受了生活,皮膚都有些黯淡無光,冇有活力。

反而蘇清詩,依然那麼漂亮,甚至比之前還要漂亮,驚為天人。

藍茵有些羨慕的同時,還有一絲嫉妒。

女人心,海底針。

就算是好朋友,彼此之間也會算計的。

而她這抹隱晦的情緒,卻是被林尋捕捉到了。

他心中一動,眼神都有些深邃起來。

這時藍茵也是注意到了蘇清詩身旁的林尋,好奇的問道:“這位是?”

蘇清詩淡淡道:“他是我未婚夫。”

隻介紹這麼多,就連名字都懶得介紹。

畢竟在太看來,兩人之間除了現在,以後不會有一點交集。

她蘇清詩雖然自信,但是她也是一個佔有慾很強的女人,她的男人,不允許彆人覬覦。

藍茵看著林尋的目光帶著驚訝,不過她更驚訝的是,蘇清詩居然說這是她未婚夫?!

“未婚夫?!天啊!清詩,你都訂婚了嗎?”

難以置信,這位天之驕女,高中時期幾乎所有男生的夢中女神,如今已經訂婚了!

蘇清詩點了點頭:“是的。”

“我的天,這也太讓人震驚了吧?”藍茵驚呼一聲,看向林尋,打招呼道:“你好,我是藍茵,是清詩的朋友。”

林尋點頭:“你好。”

態度很冷淡,藍茵也感受到了,心中有些鬱悶:這傢夥這麼高冷的嗎?果然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啊!

不過看對方的氣質,有種那種富家少爺的既視感。

她接觸的人很多,對此很敏感。

看來自己這位朋友這段時間過得很好。

藍茵連忙招呼兩人坐下,並且熱情的詢問他們要喝什麼咖啡。

蘇清詩簡單點了一杯拿鐵,林尋也是如此。

“你們確實很有夫妻相呢,連愛好都一樣。”氣氛有些尷尬,藍茵微笑著開口。

蘇清詩頓了頓,點頭:“嗯。”

藍茵被對方這回答一噎,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又過了一會兒後,藍茵才組織好語言,再次開口:“對了清詩,你,現在在做什麼工作?”

蘇清詩淡淡道:“我現在大四,還冇有找工作。”

她說的確實是事實,她現在確實是無業遊民,隻是她如果想工作,隨時都可以上崗罷了。

“這樣啊,你在南大應該挺優秀的吧?”藍茵點了點頭,詢問道。

“還好。”

蘇清詩謙虛的回答道。

林尋卻是笑著道:“學姐可不是還好這麼簡單,她在南大可是公認的才女。”

藍茵眼中滿是羨慕:“果然不愧是你,不管到哪裡,都能發光發熱。”

蘇清詩輕笑了笑,隨即她看向藍茵,問道:“你呢?你小子在乾什麼?”

藍茵歎了口氣,道:“不瞞你說,我現在已經休學了。”

“為什麼?”蘇清詩不解的看向她。

藍茵解釋道:“怎麼說呢,這件事很複雜,我…我懷孕了。”

此言一出,林尋與蘇清詩都震驚了。

懷孕了?

蘇清詩倒是冇有什麼異樣的想法,而是問道:“大學生懷孕了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相反學校應該還要鼓勵,你是休學打算養胎嗎?”

藍茵麵色複雜:“其實也可以這麼說,不過我休學的原因,還是因為大學的同學的議論,懷孕雖然正常,但是,同學們覺得不正常,她們的語言很犀利,甚至超過了高中時候那些人,我也是受不了她們在背後嚼舌根,就申請休學了。”

“孩子的爸爸呢?”蘇清詩問道。

藍茵臉色黯淡:“他,他是我輔導員,不過我們是真心喜歡彼此的,隻是,迫於壓力,他也隻能讓我休學。”

“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你輔導員?”蘇清詩勉強消化了這個訊息,問道。

藍茵點了點頭。

蘇清詩與林尋對視一眼。

這特麼的也太狗血了吧?-今天晚上遇見的那個神秘魔術師的事情說了出來。蘇清詩聽完後沉默了片刻,最後總結道:“這是個高手“然後呢?”薑雲曉眼睛一亮。蘇清詩淡淡道:“不知道了薑雲曉:……“我喜歡魔術,但是不擅長魔術蘇清詩看著薑雲曉,有些發呆,隨即她目光轉移,嗯,從薑雲曉的臉向下轉移,大概二十公分的位置。薑雲曉渾然不知,依舊說道:“那應該是個魔術愛好者,也正常,畢竟明天是小醜魔術師的專場,作為近期大火的魔術師,應該很受歡迎,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