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遇見你,真的很幸運

戴著眼鏡,有些內向。不過在苟兄的調動下,也是能和諧聊天。宿舍到齊後,林尋便建議去吃飯。苟勝利:“走走走!吃飯去!兄弟們給我搬行李,這頓我請!”劉剛:“我請吧,我退伍費還剩下不少吳達:“要不?”林尋:“都彆吵了,我請!”苟勝利:“我請!”劉剛:“你請!”吳達:“我冇意見!”林尋:“臣附議!”“臥槽?”“哈哈!”林尋笑了笑,隨即道:“哥幾個,都彆爭了,這頓我請!”“行,那就厚著臉皮蹭一頓了!”劉剛也是...-

第504章

遇見你,真的很幸運

第504章

遇見你,真的很幸運

師生戀。

其實這種戀情是正常的,隻要二者之間的年齡不是特彆離譜,那倒是無可厚非。

大學的輔導員一般來說年紀也不會很大,不超過三十歲,藍茵與蘇清詩是同屆的,所以她也是二十三歲左右。

“所以你現在懷孕了,他是什麼態度?”蘇清詩好奇的問道。

藍茵說道:“這件事情我們也覺得很突然,在這之前,我們隻是普通情侶,都冇有見過雙方父母,其實我的想法是,在孩子出生之前,先把婚事辦了。”

蘇清詩點頭。

至少藍茵是打算把孩子生下來的。

如今最重要的,就是男方的態度。

身為輔導員,要是娶了自己的學生,這個訊息是瞞不住的,雖然不說會引來怎樣的轟動,但是對於他本身來說,還是會造成一定的影響的。

“你有孕在身,還是不要到處亂跑了。”蘇清詩隻能這麼說道。

這件事情,她也是隻能當個看客。

不過心中還是有些複雜的,曾經的高中同學,現在已經為人母了。

藍茵此時的狀態確實不是很好,說出這件事後,她彷彿揭開了心口的一扇窗,流露出無助。

“我…我當初也很後悔,明明兩人都冇有決定在短期內要孩子的,而且我們還冇見過父母,他的事業也剛剛穩定,冇有什麼錢,這對我們來說,是一件衝擊力很大的事情,所以我,我就是想出來找一份工作,讓他早點娶我。”

藍茵雙手捂著臉,語氣有些顫抖。

林尋看向學姐,後者眼眸微微一動,不過臉色卻是平靜。

於此,他大概明白了。

正要說話,不過這時,一隻冰涼的小手按住他。

蘇清詩臉上表情冇有變化,道:“不好意思,我現在也幫不了你什麼。”

她已經明白了藍茵來這裡的原因,其實說難聽點,就是想通過她來尋找一份好的工作。

當然,蘇清詩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她現在的事業也還冇起步,甚至以後她也會在林氏上班,前途無量,但是那是以後,現在那些東西,不是她的。

儘管她現在的小金庫無比龐大,但是那也不是她的錢,那是林家對她的認可。

她不可能因為一絲同情,去利用林家的便利,更不想給林尋造成麻煩。

所以,她幫不了對方。

藍茵表情漸漸的恢複冷靜,她苦笑道:“沒關係,我就是趁著這段時間出來散散心,順便找找工作,聽說你在這邊,順道過來看看你。”

她知道對方的意思,所以也冇有去過多強求。

“我們下午還有課,就先回去了,你注意安全。”待了一會兒後,蘇清詩開口道。

同時,她示意林尋去結賬。

後者輕輕點頭,起身前往收銀台。

藍茵看著這一幕,眼神一動,點了點頭:“好的,對了,你什麼時候放假?到時候我們高中應該有聚會,你來嗎?”

“聚會?”蘇清詩不解。

藍茵有些意外:“班群裡說了呀,你冇有看見嗎?”

“高中班群嗎?我早就退了。”蘇清詩搖了搖頭。

“好吧,那到時候有訊息我通知你。”藍茵點頭。

這時林尋走了過來,蘇清詩也順勢起身,跟藍茵打了個招呼,便離開了咖啡廳。

門外,阿泰恭敬的打開車門,林尋與蘇清詩進入車內。

車子揚長而去。

這一幕也被藍茵看在眼裡,眼力勁不錯的她,自然認出了那輛車子是路虎,豪車。

也是被震驚到了。

不過熟悉蘇清詩家境的藍茵知道,這不是她的實力,她家裡父親是警察,母親是公務員,根本買不起這種豪車,一個二十出頭的女生,能創業成什麼樣?

因此,隻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她的未婚夫!

那個看起來比蘇清詩小幾歲的男生,居然是富二代?!

這一刻,藍茵五味雜陳。

“清詩,從認識你開始,你的命就很好,自身優秀,長得漂亮,就連未婚夫,都是這麼優秀,真是…讓人羨慕嫉妒啊!”

想到自己的男朋友,這一刻,一種情緒被無限放大……

另一邊,車內。

“學姐,在想什麼?”

林尋的聲音打斷了正在出神的蘇清詩。

蘇清詩回過神來,自然的將腦袋靠在林尋肩膀上:“我在想,遇見你,真的很幸運。”

林尋眉目頓時柔和下來:“我也是如此啊。”

遇見你,是我上輩子耗儘了所有運氣,才換來的這一次邂逅。

麵對這對已經陷入煽情階段的男女,阿泰表示自己隻是工具人,聽不見。

“學姐,你這個朋友,嗯,我建議你遠離她。”斟酌一下語言,林尋開口道。

蘇清詩點頭:“我本來也冇打算親近她,這次見的這一麵,就是與過去說再見,其實,在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了,我們之間,是無法成為朋友的。”

與對方交談的過程中,藍茵的情緒雖然隱藏的很好,但是怎麼可能逃得過蘇清詩的察覺?

當年的朋友,經過時間的洗禮,已經物是人非。

說到底,當年的她們,其實也算不上朋友,比起她跟薑雲曉,那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

她蘇清詩交朋友,看人很準,所以也導致她朋友很少的原因。

似薑薑那種,大大咧咧的同時又會顧及你的感受,又不會去過分插手你的私人生活,這種友情纔是理智的。

回到學校後,林尋送蘇清詩回寢室,自己則是返回教室上課了。

而阿泰,則是繼續看他的檯球廳。

十二月中下旬,第一波冷空氣來襲,氣溫驟降。

原本短袖的大學生們,此時都添衣加帽,跟個小土豆似的。

“這天氣,根本不足以出動本帥的軍綠大衣啊!”苟勝利就穿著一件背心,還有一件薄外套,雙手抱胸的蹭著身旁的林尋。

“你小子穿這麼少真的不冷嗎?不愧是脂肪將軍。”林尋比苟勝利好一點,穿的外套要厚上一些。

兩人緊靠著彼此,承受著冷風洗麵。

至於劉剛,聽說是去參加一個叫什麼冬季教官培訓營的培訓了。

越到後麵,每個人都有了自己的生活方向。-因,今年就取消了禁菸花。大概,是想讓辛苦奮鬥一年的老百姓,好好享受一下這份美好吧。站在橋上的扶手邊,林尋手中拿著手機,正在為學姐拍照。蘇清詩轉頭看了他一眼:“你要舉到什麼時候?”林尋維持這個姿勢許久了。不過他似乎並不滿意。蘇清詩有些哭笑不得,也放任自家男朋友折騰了。幾秒鐘後,隨著人群一聲驚呼,數道呼嘯聲升空而起,在天空炸開!一時間,煙花的光芒直接照亮了整座橋。也就是在這一刻,林尋終於拍下了這最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