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平穀縣

年輕人工作壓力大,出來走走也好,權當放鬆一下心情,總在辦公室裡坐著,好人都給坐出毛病來了,我這裡總來你們外地的年輕人,你一進屋,我就猜出個**不離十了;這下咱們姐倆也認識了,以後再到北春來,就找姐。”淩遊被老闆娘這種熱情的氣氛渲染的好似真的是與其多年不見的姐弟一般,於是也痛快的答應著。隨後又來了一桌客人,老闆娘這才和淩遊打了個招呼後,去招待新客人去了。坐在鍋前看著鍋裡一點點升起的水蒸氣,屁股下火炕...-

河東省雖然是個經濟大省,但同時也是一個人口大省,在經濟方麵和素質教育方麵也妥妥的兩極分化,富的地方富的直流油,窮的地方窮的叮噹響。而玉川市作為河東省的一個排名靠後的地級市,乃是二十年前兩個縣級市合併的,在主打工業發展的河東省一點都不占優勢,因為這裡所處一片僅有的平原地帶,礦山極少,所以還在以農業發展為主要趨勢,可省裡對農業發展的政策又極少,這就導致了一輩窮輩輩窮的現象相循環。

很多官員,也深知在玉川市根本拿不到什麼政績,所以每當有體製變動時候,都爭先恐後的避開這裡,更是有人戲稱,寧可在鬆明市下麵當個鄉長,也不願來玉川市下麵當縣長。

老百姓家裡教育孩子最多的也同樣是:你要努力學習,等考上大學了,就留在外地,彆回這個窮溝溝。

周而複始,考出去的大學生極少回來建設家鄉、服務家鄉,也便導致了一批又一批有文化素質的人都離開了這裡,留下的大多是“民風彪悍”的本土人。

淩遊走了很遠,纔打到了一輛出租車,前往了平穀縣的縣府招待所。

提著箱子走了進來,淩遊便對一名前台接待人員說道:“您好,我辦理入住。”

那工作人員便說道:“請出示一下您的證件。”

淩遊便把相關證件拿了出來,工作人員檢查無誤後,就給他開好房間,然後帶著他一道前往了二樓的二零六房間,淩遊道了聲謝,便走了進去。

一天的奔波讓他身上都有了汗味,於是趕忙衝了個澡,出來又將身上的厚衣服換了下來,穿了一身相對輕薄些的衣服,雖然已經快十二月份,可河東省的氣溫還是在零上十幾度,而江寧省已經快要零下了,兩地溫差還是較大的,而且河東省的氣候悶熱潮濕,而江寧省則是相對乾燥。

所以等都收拾好後,淩遊拿出行李箱裡的一個保溫杯,燒了壺熱水後便泡了點薑棗茶祛一下濕氣,坐在椅子上,又拿出手機給薛亞言還有淩昀、麥曉東、杜衡、魏書陽、孫雅嫻等人挨個打去電話報了平安。

等挨個寒暄一番後,他猶豫了幾分鐘,還是撥給了周天冬,將自己已經到河東省的事情,讓周天冬代為轉達給秦老。

等一切事情做好後,摸了摸已經咕咕亂叫的肚子,便起身走出了房間。

來到一樓後,他問向工作人員道:“您好,咱們這裡有什麼吃的嗎?”

工作人員下意識看了一眼時鐘,然後對他說道:“已經過了飯時,食堂的師傅都下班了,您要是想吃飯的話,可以從這裡出門右轉,大概一百多米,那邊有些小飯館。”

淩遊聞言後對工作人員點頭說了聲謝謝,便走了出去。

現在時間才八點多些,但這條路上的一半路燈就已經熄滅了,車流也很少,行人更是屈指可數,淩遊按照工作人員說的,一路走了大概一百多米,真的就看到了兩家飯店,一家農家菜館,一家燒烤店,淩遊就自己一個人,想著點上一個菜一碗飯也就對付了,於是就走到了那家農家菜館。

一進屋,和外麵的景象大不相同,這菜館裡還是人聲鼎沸,形形色色的人都在舉酒暢聊,淩遊進來後,大多人的目光都短暫的向他投了過來,淩遊露出一個微笑,這些人便繼續該說話說話,該喝酒喝酒。

這時服務員走了過來說道:“你幾個人。”

淩遊回答道:“哦,就我自己。”

那服務員就把他領到了一個靠門相對擁擠些的位置上:“你坐這吧,看看吃點什麼。”說著又把一個簡單的菜單遞了過去。

淩遊看了幾眼後,點了一個小炒菜,和一碗米飯,服務員問道:“喝酒不?”

淩遊搖了搖頭:“不喝,就這些就好。”

服務員眼底明顯有些失落,但還是拿著菜單走到了後廚的方向,對廚師喊了一聲炒什麼菜。

就在等菜的功夫,淩遊抬眼間,看到斜對麵一桌上坐著的兩個男人,正時不時朝自己這邊看過來。

而當淩遊再次掃了一眼時,雙方竟對視到了一起,淩遊微笑著對對方點了下頭,而對方也拿起手裡的酒杯舉了舉。

而冇兩分鐘,就當淩遊以為這事過去了的時候,那兩人竟端著酒杯走了過來,直接坐到了淩遊的餐桌對麵。

淩遊有些不快,微微蹙了下眉頭問道:“二位有什麼事嗎?”

兩人之間其中一個年長些的平頭男人說道:“兄弟不是本地人吧?”

淩遊點了點頭,“嗯”了一聲,並不想過多的與對方搭茬。

可那平頭男人卻很是自來熟,又開口說道:“來平穀縣是乾嘛來的?”

淩遊很討厭這種問話,於是便回道:“我來做什麼,這與兩位冇什麼關係吧?”

那平頭男人笑嗬嗬的擺了擺手:“兄弟誤會了,我們冇有彆的意思。”

說著用手肘撞了身邊那個年輕些,燙著一頭紋理燙的男人,那年輕男人反應了一下後,便“哦”了一聲,從外套口袋裡拿出來一遝名片,抽出一張後放到了淩遊的桌前。

那平頭男人說道:“我叫聶大平,你叫我大平哥就行。”

淩遊冇拿起那張名片,隻是低眉看了一眼,上麵確實寫著“聶大平,大平人力資源公司,總經理。”

那聶大平笑道:“我是做人力資源的,如果兄弟是來打工的,我可以幫你介紹個活少錢多的地方。”

淩遊不禁心裡苦笑:怎麼都把自己當成來打工找工作的了。

但他又有些好奇這聶大平究竟能給自己介紹到什麼活少錢多的地方,於是便說道:“活少錢多的地方可不多啊。”

-。這兩天裡,白南知可謂是忙的腳打後腦海,一邊參與了昨晚的抓捕,一邊又和掃黃隊的同誌去參與掃黃行動。這兩天裡,整個嘉南市已經有近一半的非法娛樂場所被關門整頓了,但按照淩遊的指示,他們始終冇有動不夜城。薛鬆來到關押打手們的地方之後,就見此時刑警隊裡的十幾名刑警,正三班倒的審訊,有的人更是一夜都冇閤眼了,盯著重重的黑眼圈,喝著濃茶,來回出入著。看到薛鬆之後,一名刑警便走了過來,帶著薛鬆一路走進了一間審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