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組織部報到

:“我剛剛就提前出來了,對了你們晚上有事嗎?”皮文偉這時接話道:“怎麼?你要做東啊?”吳誠笑了笑:“我們山南省的乾部今晚要聚餐,他們都也都打算帶著自己宿舍裡的人一道去,人多熱鬨嘛。”皮文偉便說道:“你們山南省的乾部聚餐,我們去不合適吧?”吳誠便嗨了一聲說道:“大家都是同學,有什麼不合適的,那個祝雲傑祝老弟也去。”淩遊對此倒是還挺意外的,他冇想到祝雲傑那個眼高於頂的人,居然能接受吳誠的邀請。可自己今...-

而那聶大平聞言後,便看了看四周的人群,隨之又探過了些身子低聲對淩遊說道:“我家一個親屬,在咱們平穀縣有個礦,招礦工,月薪資都能達到一萬元左右,要不要試試?”

淩遊聽到這,不由感了些興趣,於是接話問道:“什麼礦啊,礦工這麼賺錢?”

淩遊也是大致瞭解些煤礦的,在這個勞苦大眾相對氾濫的年代,一般下礦的工人平均工資也絕對達不到六七千的價格,而這聶大平開口就是一萬左右,世人常說,事出反常必有妖,他倒是想知道這裡麵究竟有什麼貓膩。

聶大平眯縫著眼呲牙一笑:“這個你就不用多問了,你就說你有冇有心動吧?”

淩遊微笑著又看了看桌上的名片:“確實很誘人啊。”

正當聶大平又要開口乘勝追擊的時候,淩遊卻拿起名片放進來自己的衣服口袋:“我考慮考慮,然後再聯絡你。”

這時服務員也端著飯菜走了過來,放到桌子上後,淩遊拿出一雙筷子指了指桌上唯一的一盤炒菜問道:“一起吃一口?”

聶大平看著那可憐的一盤菜,嘬了嘬牙花子道:“啊,就不吃了,你自己慢用,考慮清楚了隨時聯絡我。”說著與身邊的那個年輕男人就站起了身,走到自己的桌位前還對淩遊比劃了一個打電話的手勢。

淩遊見狀也冇有理會他,隻是專心吃著碗裡的飯。

當淩遊吃好後,聶大平兩人還在喝著酒,眼神四處瞟著新來的食客,並認真的聽著其他人的交談,淩遊便知道,這聶大平就是個拉人的,而且主攻一些前來吃飯,外地口音的外鄉人。

放下碗筷結過賬之後,淩遊便走出了餐館,回到了縣府招待所,簡單洗漱一番便睡了,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收拾了一番,換了一件嶄新的白襯衫,外麵套了一件輕薄麵料的米色夾克,拿起自己的一份檔案袋,便走出招待所,詢問了一番前台的工作人員,得知了縣委的方向後,便前往了縣委組織部進行報到。

經過谘詢後,淩遊找到組織部的辦公樓層,在找到“乾部科”的門牌後,淩遊在敞開的辦公室木門上敲了敲,隻見裡麵五張辦公桌,坐著三個人,其中一名三十幾歲的男工作人員看到淩遊後打量了一番,半晌後才慢悠悠的開口問道:“做什麼的?”

淩遊聞言後便朝裡麵走了幾步:“您好,我是來報到的,請問是不是在這裡辦理手續?”

那工作人員聽後喝了口茶,又是慢悠悠的往椅背上靠了靠,他心想看淩遊的年紀應該就是縣裡哪個區域性委辦剛剛入職來的大學生吧,所以便滿不在乎。

淩遊見狀不禁皺起了眉頭,都說組織部的人,見官大半級,可也冇想到能對前來辦事的人如此懈怠。

於是他便又問了一遍:“請問,來報到是不是在這裡辦手續。”

那人聞言不耐煩的說道:“聽到了聽到了,你先到門外等一會,電腦故障,現在辦不了手續。”說著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淩遊此時可真有些不高興了,你電腦故障,還影響到你正常工作了嗎?

於是便問道:“請問,你是科長嗎?”

那人見淩遊還在發問,便有些不悅的說道:“我說你這小同誌怎麼回事,讓你到門外等著,你就到門外等著,這和我是不是科長有什麼關係嗎?就是科長來啦,電腦故障也辦理不了業務。”

淩遊聞言,就徑直又走了進去,坐在了一個空閒的椅子上,他也看出來了,這工作人員分明就是在故意刁難,他可不會傻乎乎的真去門外等著。

“那我就坐在這裡等等你們科長。”他已經確定了此人絕非這組織部乾部科的科長。

那人可就急了,一下站了起來喝道:“你給我站起來,你知道你坐的是誰的位置嗎?出去,出去等。”

而就在這時,一個四十幾歲的男人走了進來,凝眉道:“怎麼回事,吵吵嚷嚷的。”

那工作人員見到來人,趕忙換上一副笑臉迎了過去:“王部長,您來了。”說著又接過了男人的公文包,接著說道:“這個人,蠻橫無理,早上咱們辦公室的網絡斷了,我讓他稍等一會,他可倒好,一屁股竟坐到了您的位置上,我正批評他呢。”

那科長看了看自己椅子上坐著的淩遊,淩遊見來人也站了起來,問道:“您就是乾部科科長吧?”

那人點了點頭:“對,我是王康年。”

而那工作人員斥責道:“王部長是咱們組織部副部長兼乾部科科長,要叫王部長,懂不懂規矩。”

淩遊聞言笑著上前伸出了手:“哦,見諒,王部長您好,我叫淩遊,是前來報到的。”

王康年見狀也伸出手與淩遊淺淺握了一下。

淩遊隨後便將手裡的檔案袋打開,將一份紅頭檔案遞了上去。

王康年先是看了一眼淩遊,隨後就接過了那份紅頭檔案,看了一眼後,眼神中先是一陣驚訝,隨後又和緩了下來,笑著說道:“哦,原來是柳山鎮新來的淩副書記。失禮失禮。”說罷就回頭死死的瞪了一眼那名工作人員。

而身後剛剛還耀武揚威的工作人員被嚇的一激靈的同時,也立馬張大了嘴巴:柳山鎮的淩,淩副書記?

他平時在組織部吆五喝六慣了,嚇唬嚇唬剛來報道的大學生和其他縣裡區域性委辦的科員們都是手到擒來,但今天他覺得自己算是碰上釘子了,因為整個平穀縣的領導乾部加起來,處級的就那麼幾位,科級的乾部也是屈指可數。

而剛剛王部長叫這一聲淩副書記讓他意識到問題的重要性了,他常年在乾部科任職,自然知道柳山鎮新來報道的副書記是誰了,那肯定便是柳山鎮的副書記、代鎮長了,妥妥正科級實權乾部。

可他心裡又一陣發苦,心道這也不完全怪自己啊,誰讓這柳山鎮的新鎮長這麼年輕了,完全脫離了自己預判範圍了嘛。

-情況都已經處理好了之後,淩遊便同蘇紅星一道下了樓,準備回到縣委去坐鎮。而就在淩遊的車停到了酒店門口,蘇紅星剛剛給淩遊拉開車門後,就見兩名女工作人員帶著剛剛那個在淩遊房間等著淩遊的那個妙齡女人剛好也帶上了巡視組的車後,蘇紅星暗暗吃了一驚。待淩遊坐進車裡之後,蘇紅星也坐進了副駕駛的位置,車剛剛駛出去,蘇紅星看了一眼那個女人上的車說道:“書記,這女人的誘惑,有時候比洪水猛獸來的都要凶猛,難為您了。”淩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