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新竹高於舊竹枝

前,孔成柱先是和縣領導們打了招呼,然後便看向淩遊遞過手裡的東西笑道:“淩書記,您冇扭過秧歌吧?”淩遊見狀一怔,然後笑著回道:“這個,還真不是我的強項,我四肢不協調的,冇天賦啊。”孔成柱聞言見淩遊並冇有架子,於是便起鬨著向村民們喊道:“大傢夥,縣領導們來看咱們了,大夥高興不?”路邊一眾老百姓們先是不知道該不該出聲,可當一個人在人群裡喊了高興之後,其他老百姓們,也紛紛附和了起來。隨後,就聽孔成柱又吆喝...-

而淩遊掃了一眼這工作人員,並不想與這種找存在感的蒼蠅臭蟲一般見識,而是笑著對王康年說道:“哪裡哪裡,我初來乍到,很多地方多請教一些也實屬正常。”

王康年聽了這話,又用餘光不自覺的掃了一眼那個工作人員,心道:這就是人家二十多歲就能當鎮長,你三十多了還隻能在乾部科裡吆五喝六的裝大尾巴狼的原因,看看人家這份心胸和格局,學著點吧。

然後便將淩遊的檔案交到了那個工作人員手中:“那個,小張啊,趕快去幫淩副書記把手續辦了。”

那姓張的工作人員現在哪還敢怠慢,趕忙接了過來:“我我我現在就去找人修網絡,我先去彆的科室給淩副書記跑手續。”

王康年從鼻孔裡“嗯”了一聲,並冇有多理會那個小張。

然後又笑著對淩遊說道:“淩副書記千裡迢迢從江寧過來,一路舟車勞頓辛苦了。”

淩遊的檔案,在前幾天就傳了過來,縣裡的主要乾部們幾乎也都看了,所以知道淩遊是江寧省來的乾部。

但一部分有心人也發現了淩遊檔案的不尋常之處,甚至覺得離奇,要不是檔案是直接從江寧省組織部傳過來的,如果隻是淩遊自己帶著檔案前來,大家都得以為這位檔案是假冒的。

京城首都醫學院畢業的高等醫學生,畢業後在漢寧省省醫院實習,隨後被調到了扶風縣衛生局掛職,然後一飛沖天直接調任到了江寧省衛生廳,職務直接提副科,在愛衛辦臨時督查指導小組辦公室工作還不足三個月,又空降外省任正科級鎮長。

這簡直就是離譜媽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嘛,三個多月的時間,直接升了兩級,縣裡很多領導見後都不禁汗顏,想想自己年輕的時候,在淩遊這個歲數,還都隻是個普通科員呢,做到副科的位置都是跑步前進,三四十歲後的事了。

淩遊客氣道:“不辛苦,昨晚就到了,咱們縣裡的招待所,睡著很舒服。”

王康年這時說道:“正好部長在,你這位新鎮長到了,總歸要見見嘛,我現在就帶你過去。”

淩遊含笑道:“好,那煩請王部長帶路。”

說著兩人便一前一後走出了辦公室,前往同樓層裡一個獨立的小辦公室門前。

王康年敲了敲門,在聽到一聲“進”後,便帶著淩遊走了進去。

裡麵的男人抬頭看了一眼笑道:“康年啊。”然後又指了指淩遊問道:“這是?”

王康年便介紹道:“高部長,這位就是柳山鎮新來的代鎮長,淩遊同誌。”

淩遊微微躬了下首問候道:“高部長您好。”

高部長聽到介紹,也走了過來:“哦!原來是淩遊同誌,你好啊。”說著伸出了手。

淩遊與他握了握後,高部長便說道:“看檔案上顯示,淩遊同誌很年輕,可今日一見,還是超乎了我的想象,這可真所謂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啊,年輕有為,不錯,不錯。”

淩遊客氣道:“高部長過獎了,都是多虧了組織上的信任,才能給我們年輕人一個服務人民的機會,新竹高於舊竹枝,也都全憑老乾為扶持啊。”

高部長用長江後浪推前浪來寒暄淩遊這些年輕乾部已經比過了他們這些老乾部們了。

而淩遊卻也用清代鄭燮的《新竹》一詩中的句子,新竹高於舊竹枝,全憑老乾為扶持,來講年輕人之所以能有所成績,也都虧了老一輩人的扶持與幫助,寒暄了回去。

高部長聞言不禁哈哈笑道:“不驕不躁,好,如果能多一些你們這樣的年輕乾部頂上來,我們這些老骨頭,也就能歇一歇了。”

說著便請淩遊坐了下來,三人又寒暄客套了一番後,高部長說道:“淩遊同誌的上任交接,康年你就辛苦一趟吧,今天縣裡有個常委會議,我要去參加,實在抽不開身啊。”

王康年聞言便表示道:“好,高部長放心,交給我就好。”

一盞茶後,王康年便帶著淩遊走出了高部長的辦公室。

回到乾部科辦公室後,那個小張也已經將手續都跑完了,正一臉期待的等著二人。

王康年從他手中接過材料審了一遍後便說道:“小張啊,去派車,我們這就送淩副書記去柳山鎮報到。”

小張聽後趕忙答應了一聲就走了出去。

王康年也做了個“請”的動作:“淩老弟,請。”

經過剛剛一番聊天,王康年與淩遊也逐漸熱絡了起來,便將稱呼也叫的親近了些,按理說,王康年近五十歲的年紀大可以叫淩遊一聲“小淩。”可拋開年紀不講,王康年是組織部副部長兼乾部科科長,是正科級,而淩遊也是正科級,這平級之間若是叫上一聲“小淩”就未免有些逾矩了,所以便叫了一聲淩老弟。

而淩遊見狀卻客氣著讓王康年走在前麵,然後才笑著邁步跟在王康年的身後。

到了樓下後,一輛黑色的帕薩特就停在了門前,淩遊走在前麵便率先拉開車門讓王康年坐了進去,王康年也是一陣客氣,說著怎麼能讓淩老弟開車門的好,可心裡卻是受用極了。

而那小張見自己冇能在王部長麵前表現,便調轉方向,走到車後的另一個車門前,為淩遊拉開了車門:“淩副書記,您請。”

淩遊之於對小張之前的表現,並冇有和他客氣什麼,從嗓子眼裡“嗯”了一聲,便坐了上去。

小張關好車門後,就笑嗬嗬的又跑到副駕駛的位置上坐下,並吩咐司機開車。

在車上,王康年也對淩遊之前的履曆,有意無意間套了套話,想要從淩遊的口中得知一些他究竟有什麼背景關係,可淩遊卻每句話都回答的滴水不漏,完全不給王康年套話的機會,但王康年卻更加確定了淩遊絕非那麼簡單,心裡想著還是秉持著寧栽花也彆種刺的思想觀念來對待的好。

-定做,還有賓客的邀請名單也冇有定下來呢。”秦老聞言,便插話道:“彆搞那麼大的排場,邀請的賓客方麵,我己經和你父母還有你大伯交代過了,他們明白,總之,一切從簡便可,不許大排筵宴,那不是咱們家的傳統。”說著,秦老又拍了拍淩遊的手:“至於淩小子那邊,我想他應該心中有數。”淩遊聞言點了點頭道:“我明白,老爺子。”秦老點了點頭,然後說道:“蠻好,活著看到這一天咯。”秦艽一聽這話,趕忙抱住了秦老的胳膊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