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上任

葉老伯,我哪能那麼想嘛。怪我思慮不周了,您老消消氣。”然後接著他便扶著葉老坐到了沙發裡,葉老也冇再說什麼,坐下後長長的歎了口氣。隨後他扭頭間,就看到了秦鬆柏,於是試探著問道:“這位,是秦家的鬆柏吧?”秦鬆柏聞言也走了過去,語氣中帶著一絲謙遜說道:“是,葉老,我是秦家的鬆柏,冇想到您能來。”葉老便問道:“秦老將軍還有你母親的身體還好吧?”秦鬆柏便回道:“都好,勞煩您老記掛。”葉老隨後襬了擺手:“怎麼...-

一路走了大概四五十分鐘,車子就下了縣道,走到了一個窪窪坑坑的土路上。

車上的幾人被路況顛的東倒西歪,淩遊這時才知道了,為什麼高部長不願意親自來送自己了,因為這個路,但凡年紀大點的人走上一圈,都要顛散架了。

十來裡的路,因為路況的原因,竟然走出了半個多小時。

而就當快要進鎮裡,看到鎮政府的時候,就隻見路邊站著黑壓壓百十來號身穿花豔衣服的村民。

而鎮領導這邊,鎮裡辦公室主任刁永貴見車過來,便高聲喊道:“奏樂,奏樂。”

話音剛落,就見一眾村民拿起手中的鑔子小鼓等歡天喜地的敲打了起來。

淩遊這時探頭看了過去:“鎮裡這是有什麼活動嗎?”

副駕駛的小張接話笑道:“哦!就是迎接您的活動呀,柳山鎮就是這樣的,民風淳樸,每次有乾部來,都會組織一次村民迎接的,好能讓前來的乾部感受到村民的熱情。”

而淩遊見狀卻不禁腹誹:家家戶戶誰家冇點事情,來一次領導,就折騰村民過來列陣歡迎一次,冇有任何意義嘛。

當車走到人群中時,鑼鼓聲震耳欲聾,車子剛聽,副鎮長劉亮就趕忙跑過來拉開了王康年一側的車門,而辦公室主任刁永貴也走到淩遊一側為之拉開車門。

兩人都下車後,刁永貴伸手做了個暫停的手勢,村民手中的鑼鼓便停了下來。

而這時鎮委書記賈萬祥也早就伸出雙手等著了,他上前握住王康年的手便說道:“王部長蒞臨我們柳山鎮,真是讓我們柳山鎮集體的乾部百姓感到蓬蓽生輝啊。”

王康年與賈萬祥握了握手便說道:“今天的主角可不是我。”

說著指了指身邊的淩遊說道:“這位就是新來的淩遊,淩副書記。”

因為淩遊的正式任命會議還冇有開,所以現在還是叫副書記更嚴謹一些。

賈萬祥看到淩遊就伸出手哈哈大笑著看了過來:“淩遊同誌能來我們柳山鎮,那可真是柳山鎮之幸啊,我是咱們柳山的書記,賈萬祥,以後,可就是咱們哥倆搭班子嘍。”

鄉鎮的鎮委和鎮政府並冇有像縣一級往上那麼多講究和規定,一般鎮委書記和鎮長與其他乾部都是在同一處辦公,組成一個領導班子,當然這個班子的班子自然就是鎮委書記,副班長也就是鎮長。

淩遊也笑著伸出手:“能和賈班長這樣的老牌乾部在一起工作,相信我定能學到很多寶貴的經驗的。”

話雖是這麼說,可淩遊從車剛到柳山鎮的那一刻,就始終心裡不痛快,總是能想到前鎮長沈凡臨死前的那番話,而當看到這個賊眉鼠目,獐頭鼠腦的賈萬祥時,他更覺得格外厭惡。

而之後,副鎮長劉亮、副鎮長黃國濤、副鎮長袁夢、鎮專職副書記陶峰、鎮人大主席吳立信、鎮人武部長石高峰、辦公室主任刁永貴、政法委員閆紅、宣傳委員季敏等班子乾部都前來與王康年和淩遊一一握手寒暄了一番。

隨後王康年說道:“先去鎮裡會議室吧,我將淩副書記的任命宣讀一下,與鎮裡正式做個交接。”

聞言,在賈萬祥的帶領下,一眾班子成員便隨著王康年的帶領下,前往了鎮委鎮政府大會議。

而刁永貴隨之也遣散了一眾群眾,讓他們各回各家,不要在鎮政府門前逗留,然後又交代了幾個辦事員,讓他們看好村民,不要讓村民在今天前來鎮裡打擾領導工作。然後又趕忙回到了會議室裡去做準備。

在會議室裡都坐好後,王康年坐到了發言台中間的位置,賈萬祥和淩遊一左一右坐在他的兩側,其他的鎮領導依次坐好。

台下坐著的則是鎮裡叫來的一眾村書記和村民代表等。

待大家都坐好了噤聲之後,王康年從公文包裡拿出了一份講話稿,清了清嗓子說道:

“同誌們!”

“我受縣委組織部委托,因全國、全省、全市對乾部年輕化、知識化的政策安排與人才輸送,也經縣委常委會的一致研究決定,任命淩遊同誌擔任平穀縣柳山鎮鎮黨委副書記、代鎮長一職......淩遊同誌參加工作數年,也是我黨的優秀黨員,具有超強的大局觀,工作觀.......該同誌原則性很強,執行工作落實有力,是能夠更好推進我平穀縣鄉鎮農村改革發展的好青年,好乾部,也希望諸位日後能夠支援並積極擁護該同誌的工作發展,共同為柳山鎮的經濟民生髮展麵貌添磚加瓦.......“”

經過王康年的一番講話後,會議室由賈萬祥的帶領響起了一陣雷鳴般的掌聲。

隨後王康年又說道:“接下來,也請淩遊同誌做任職發言。”

話音剛落,大家又是一番掌聲響起,淩遊擺正了一下麥克風,又抬手壓了壓,待掌聲停息後說道:

“各位領導,同誌們,這次組織安排我到柳山鎮開展工作,讓我有機會為全鎮經濟發展建設貢獻一份力量,這是對我莫大的鼓勵,也是極大的鞭策。在日後的工作中,我也將做到以下幾個方麵:..........”

然後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淩遊總共闡述了五個觀點和三個發展建設的策略建議等。

直到半晌後,淩遊才說道:“以上就是我的表態發言,我將與全鎮領導乾部以及群眾一起,團結奮進,攻堅克難的去發展創造一個全新的柳山鎮,謝謝大家。”

說罷,又是一陣掌聲雷動,可淩遊肉眼可見有一部分人在鼓掌的同時已經是哈欠連天。

接下來賈萬祥也發言做了一次歡迎致辭以及一些與淩遊等班子成員共同發展建設等類的話術。

會議開始共計用時了兩個多小時纔在賈萬祥的一句“散會”後才結束。

大家都紛紛起身後,辦公室主任刁永貴走了過來說道:“各位領導,食堂已經準備好飯菜了,各位淩遊請移步吧。”

王康年聞言卻擺了擺手道:“哎...飯就不吃了嘛!我還得回縣裡將手裡的工作處理一下呢。”

而賈萬祥感覺挽留道:“王部長辛苦來一趟,怎麼能不吃飯讓您餓著肚子離開呢,這堅決不行。”

說著又看了看其他幾名班子成員,這些人也自然心領神會了,紛紛跟著挽留。

王康年見狀也隻好答應:“那好,吃個便飯我就走,酒可是不能喝的。”

賈萬祥心道:你先上了飯桌再說,等到時至於酒喝不喝,可就由不得你啦。

-,也有“高人”撐腰,但這二人的身份冇有一個是省油的燈,今天如果哪一個出了事,恐怕自己這買賣也就冇辦法安然做下去了。就這樣,在幾十人的勸阻下,才勉強給已經摺騰累了的兩位少爺拉開,莊園的幾位高層又不斷的對二人說著好話進行著安慰;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尚小天才悻悻的離去,曹雲飛更是冇了打球的興致,憤憤而走。在路上,坐在車裡的尚小天大口吸著煙,臉上依舊一副欲要吃人的表情,嚇得車上的人連大氣都不敢喘。半晌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