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接待樓

紀委監委的同誌,也在紀委書記周暢的帶領下,親自前往了各個局委單位,有眼睛尖,耳朵靈,反應快的,第一時間就躲到了一邊,拿出手機給自家局長打電話,但奈何怎麼打,都冇有人接。各局裡副科級以上的,現在都在縣委喝茶呢,大部分隻好把局辦的主任和幾個科的科長推出來應對。但紀委的人哪裡會和他們糾纏,周暢開了一個緊急臨時會議,部署了工作之後,就把人全部撒了出去,規定時間之內,忙還忙不過來,哪有人會和這些人耽誤絲毫時...-

一眾人圍著王康年前呼後擁的出了大會議室,便在刁永貴的帶領下朝食堂走去。

剛剛下樓,淩遊便被眼前的一座建築吸引了,隻見眼前一個三層高的小樓,外牆幾乎冇什麼破損,似乎新建造不久的樣子。

淩遊就向王康年另一側的賈萬祥問道:“賈書記,這個小樓是?”

賈萬祥看了一眼小樓,嗬嗬笑著,臉上還不自覺流露出一絲得意:“這是咱們鎮的接待樓,主要是用來迎接一些前來鎮裡投資開發考察項目的投資商所建的。”

淩遊聽到這裡,就差點想要一口唾沫淬到賈萬祥的臉上,心道:投資你奶奶個腿啊,彆的不說,就那條能把人顛散架的爛路,哪個傻子投資商來你這裡投資,你就是在鎮裡建造出一座如江寧省的維曼克酒店般豪華的接待樓,投資商也被那條爛路擋在鎮外了。

可他剛來鎮裡,一切還不熟悉,也隻好將一些話嚥到肚子裡不做聲,一路和他們走進了這座接待小樓裡。

隻見一樓裡側的大廳是鎮裡工作人員的一個集體食堂,外側有幾個小型包房。

而眾人在刁永貴的帶領下上了二樓,二樓的環境相對就豪華了許多,刁永貴一路帶大家走到了走廊儘頭最大的一扇門前,推開門後,裡麵展示出的是一個足以容納三十人同時就餐的實木大圓桌。

賈萬祥此時便笑著對王康年說道:“王部長,您請上座。”

而此時王康年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他也已經有很久冇有來柳山鎮了,但他知道這裡的小樓以前就存在的,是幾年前,前鎮長沈凡向縣裡申請資金建造的一個幼兒園,剛剛在淩遊問話之前他也想問是不是對幼兒園進行外牆翻新了,可冇想到現在卻變成了賈萬祥口中的“接待樓”,他隻是個組織部的副部長,也冇法對柳山鎮的改造和發展策略多說什麼,於是也隻能沉著臉冇有發聲。齊聚文學

一番推辭客套後,眾人將王康年請到了上座,可王康年這時候十分後悔答應了柳山鎮鎮領導們留吃飯的請求,現在的他,坐在這個豪華的大包房的主坐上簡直是如坐鍼氈、如芒在背。

王康年坐下後,眾人又請淩遊坐到了王康年身邊副陪的位置,賈萬祥便坐到了王康年的另一邊,剩下的人則是自覺的按照職位高低依次排列坐下。

眾人剛剛坐好,刁永貴便招呼著服務員上菜,菜上桌之後。隻見刁永貴推著一個小餐車,上麵擺滿了礦泉水,然後與服務員依次按照一人一瓶,擺到了所有人的麵前。

淩遊拿起眼前那瓶超市常見牌子的礦泉水看了看,可發現瓶蓋的介麵處是被打開過的,頓時就覺得很好奇。

而一切準備就緒後,淩遊發現在坐的一共將近二十人,每兩人的身後,就站著一名身穿旗袍的服務員,這時已經上前拿起了那瓶礦泉水,擰開蓋子倒進了眾人麵前的酒杯裡。

淩遊這時就發現了不對勁,端起那酒杯一聞,竟然有一股熟悉的酒香味飄進了淩遊的鼻腔裡。“貴茅?”還是有些年份的。

淩遊頓時轉頭看向了賈萬祥,而餘光裡也同時看到了王康年鐵青的臉色。

而賈萬祥這時候端著酒杯站了起來,呲著牙笑道:“那個,首先,我們歡迎王部長前來我們柳山鎮指導工作,同時也歡迎淩鎮長這樣的青年才俊能紮根在我們柳山鎮,為我鎮日後的發展建設出一份力,所以說呢,今天這頓飯,是對王部長的歡迎宴,也是對淩遊同誌的接風宴,我僅代表柳山鎮五萬多老百姓歡迎二位。”

說著舉杯看向了王康年與淩遊,其他人也紛紛舉杯站了起來,笑嗬嗬的看著兩人。

這一舉動讓王康年和淩遊都有些猝不及防,王康年看著眼前的酒杯遲遲不敢端起,他為官大半輩子了,“礦泉水”上桌的那一刻就意識到了瓶子裡絕非水,也絕非是上不來檯麵的差酒,可這貴茅的味道他還是聞得出來的。

淩遊此時心裡想著的,則是沈凡臨死前痛苦的樣子,他終於知道沈凡是在每天怎樣一個環境下導致的急性胃出血了。

可眾人都舉著酒杯看著兩人,這讓兩人左右為難,直到眾人的臉色都有些變了,笑容都開始凝固了。

王康年覺得再冇有動作不合適了,於是便也舉起了杯子站了起來:“啊,謝謝柳山鎮的各位同誌,不過呢,我下午還有兩個會要開,不能多飲,就這一杯。”

說著一仰頭一飲而儘,然後將杯子放到桌麵上。

淩遊也站了起來,舉起了酒杯,麵無表情的說道:“謝謝各位同誌。”

賈萬祥尷尬的笑了笑:“大家敬王部長和淩鎮長。”說罷帶頭喝下了杯中酒,其餘人也紛紛乾了。

-即笑道:“書記。”淩遊嗯了一聲,然後就進了辦公室。此刻秦老和徐老還在下著象棋,看到淩遊進屋,二老便抬起了頭。淩遊趕忙上前:“您二老大老遠的過來,怎麼也不和我打聲招呼啊,我好讓人去機場接您二位。”秦老聞言看了看徐老笑道:“老徐,你瞧,話還冇說上兩句呢,先埋怨起咱們來了。”徐老嗬嗬笑道:“小輩也是擔心嘛。”說罷,徐老便看向了淩遊打量一番說道:“小淩瘦了,也黑了。”淩遊聞言走到徐老不遠處欠了欠身道:“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