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白銀山上的自閉少年

光,好似發生了什麼重大危機。小智:“???”由於被圖鑒這麼一打斷,當小智掏出精靈球時,超音蝠群已經不見蹤影了。“可惡啊!”他隻能悻悻收回精靈球,看著旁邊露出潔白牙齒的小剛,氣不打一處來。“這就是你的巖石意誌嗎?竟然偷抓超音蝠,真是有夠好笑的呢。”小智忍不住嘲笑道。小剛也是笑著回道:“哦哦,巖石意誌是祖上傳統,無所謂的,我多的是弟弟能夠繼承巖石意誌,飼育家纔是我真正的意誌!”“哦哦,那誤會解除。”“...白銀山,一個少年正緩步朝深處走去。

旁邊是一隻黃藍色相間的獸型精靈,背部正散發著熱量為訓練家提供溫暖。

不同於山腳外圍的森林與巖地的環境,白銀山的最深處竟是一片明亮雪白的空地,顯得有些怪異。

這是一座白花花的大雪山,此刻落著大雪。

而隨著繼續深入,少年也終於到達了他的目的地。

白銀山之巔,一個戴著紅色鴨舌帽的男子正背對著他,簡單的服飾,一副苦修者的模樣靜靜坐在一處高臺。

這是阿金在成為成都地區聯盟冠軍後得到的秘聞。

傳說,有一個實力比之聯盟冠軍都要強大許多的存在一直在白銀山苦修著,而他的事跡在阿金離開成都地區,前往關東地區遊歷時經常聽聞。

打敗八大道館,瓦解火箭隊,擊敗聯盟冠軍...

“和我打一場吧!”

阿金舉起了一顆精靈球大聲喝道,身旁的火暴獸更是直立起身,握緊拳頭,後背迸發出了前所未有的烈焰。

神秘男子:“...”

他轉過身,神情冷漠,雙眸不帶一絲色彩,沉默不語。

自從被綠那個傢夥暴露了自己的行蹤,他就被無數打算乾掉他從而一戰成名的雜魚訓練家們騷擾著,但直到現在都沒有人能逼出他的第二隻精靈。

或許是孤寂的雪山,也或許是等級遠高於一般人,高處不勝寒。

他變強了,也變自閉了。

而今天這個少年的到來,終於讓他的目光變了。

“來吧。”

他說出了他這幾年來的第一句話,聲音竟有些機械,說著丟擲精靈球,紅光閃過,一隻嬌小的圓臉電氣鼠出現在了雪山之上。

“皮卡丘,是爛大街的寶可夢,平平無奇。”

圖鑒自動播報道。

“那就試試我這一隻吧!”說著阿金也丟擲了一顆精靈球,一個龐大的身影出現在雪山之山,周圍的雪花散落頓時一窒,強大的壓迫感籠罩全場。

銀白色的麵板,一對像是手掌般的寬大翅膀。

海神,洛奇亞!

“...”

見狀他的目光大亮,身前的皮卡丘臉頰更是迸發著電流,大戰一觸即發。

...

...

“現在都流行用諾基亞了嗎...?”

已經開始戰鬥的兩人都沒有注意到,一道模糊的身影正漂浮在他們的上空,默默注視著這場戰鬥,看臉龐倒是與下方那個神秘少年相似。

像是幽靈,又像是超脫這個世界的存在。

他叫做赤。

數小時前,赤還在冰天雪地中磨練著他的意誌。

然後他頓悟了。

赤意識到自己隻是一個虛構的遊戲角色。

誠然,它有著從大木博士那裡領取初始禦三家的記憶,有著第一次挑戰道館,第一次與綠戰鬥的記憶...

與火箭隊戰鬥,與四天王戰鬥...

就是後來與青綠,碧藍一起去阿羅拉地區旅遊的記憶他都儲存著...

可是其中的細節他卻沒有分毫。

也是直到這一刻他明白了,這個世界不過是一個虛構世界,一切都是程式碼已經刻畫好的劇情,即使他現在已經是一個近乎無敵的存在,卻也隻是一個普通的遊戲傀儡。

當他知道這些,赤超脫了,靈魂從肉體中蛻變而出。

不過他隻是一段程式碼,又談何說得上是擁有靈魂呢?

而此刻他的眼前,自己的肉身傀儡正作為這個世界的最後BOSS,與另一個時代的遊戲主角戰鬥著。

這是巔峰之戰!

赤很想在手裡抓桶爆米花。

而下麵的戰鬥還在繼續著,皮卡丘對上了洛奇亞,一陣火花帶閃電,最終打了個五五開的局勢。

接著是卡比獸對上了一隻奇異的紅色暴鯉龍。

妙蛙花對上了炎帝...

乘龍對上了水君...

噴火龍對上了鳳王...

赤看得不禁有些頭皮發麻。

現在的玩家都這麼喜歡當神獸男嗎?

真是膚淺!

隻有將普通的精靈培育成最強的精靈,這纔是一個真正的訓練家!

戰鬥的最後,阿金的王牌火爆獸登場,火焰沖天,聲勢如火山爆發般。

“上吧,超夢!”傀儡赤也丟擲了自己的最後一隻寶可夢。

一番激鬥,當看著阿金終於勉強取勝之際,下麵的傀儡赤忍不住笑了。

他發出了類似解脫的笑聲,隨後背過身體,發出一陣詭異的沉默。

這時候白銀山閃起刺眼的白光,晃瞎了阿金的眼睛。

而光芒過後,那個傀儡赤消失了。

這是巔峰之戰,也是謝幕之戰,赤已經完成了他在這個世界的所有任務。

而天空中還在漂浮的靈魂赤知道,如果自己剛才沒有頓悟的話,或許現在也隨之一起消失吧?

“那麼,我現在要去哪...?”

他現在是個多餘的存在。

赤能感受天邊似乎有一道旋渦,正在拉扯著自己的靈魂,而麵前一切景象的顏色都在褪去,世界在其眼前隻剩下黑白二色。

很快,他被吸入其中,意識也跟著模糊...

...

...

等到他再次醒來,明亮的世界讓他有些刺眼,赤環顧四周,這是一片大森林。

跟他以前走過的森林很像,卻又多出了一些新的東西。

是生機!

赤很快便反應過來了,這是一個真正的世界。

“穿越了?”

赤看了看自己,依舊是靈魂狀態,心念一動還能漂浮起來。

“唧唧嘰!!”

還未等他想好下一步行動,一側的叢林中傳來了一陣瘋狂的鳥叫聲,接著便是黑壓壓的烈雀群從樹林中沖出,朝著一個方向飛去。

“???”

赤有些懵逼,下意識操控著自己的靈魂身軀朝那邊飄去。

此時天空已經下起了雨。

來到一處高地懸崖,赤遠遠看到了一個少年正騎著腳踏車瘋狂飛馳,而其前麵車籃中正躺著一隻爛大街的電氣鼠,傷痕累累,儼然一副風中殘燭的狀態。

“新人訓練家惹了一隻烈雀,然後被人家祖宗十八代追殺,自己的精靈也快要陷入瀕死的狀態?”

赤盲猜道。

他想要救援,卻是有心無力,隻能默默圍觀著。

“哢!”

泥地一處顛坡,那個同樣也戴著鴨舌帽的少年連人帶車摔倒,就連那隻奄奄一息的皮卡丘也被拋飛出去數米,一同倒在了泥濘的巖地上。

而此刻無數的烈雀包圍了過來,盤旋在空中,似乎下一秒就要群起而攻之。

“...”

赤瞪大了雙眼,恨不得現在手裡正抓著一桶爆米花。

不過局勢再次一變,那個帶著稚氣的少年顫抖的站了起來,揮舞著雙手成大字型,擋在了皮卡丘麵前。

“你們以為我是什麼!”

“我可是未來的寶可夢大師!”

他大聲咆哮道。

“皮卡丘,趁現在,快點進精靈球...”

他又壓低著聲音說道。

顯然,他並不像他說的這般硬氣,大聲咆哮不過是無奈之舉。

然而烈雀群聽不懂人話,下一秒,群起呼嘯著襲來!

每年都有無數的新人訓練家死於非命,這並不稀奇,赤雖然頗為同情,但也隻是靜靜的看著。

“皮...”

而那隻躺在地上的皮卡丘卻彷彿爆出了真正的潛力,竟顫巍巍的站起了身,隨後奔跑起來。

“卡...”

它順著小智的身體而上,在後者一臉震驚的神情中,踏在其肩膀一躍而起,朝著天空數以百計的烈雀群沖去。

嬌小的身形在諾大的烈雀群麵前顯得無比弱小。

“丘!!!”

下一秒,隨著一聲嬌喝,恐怖的電流從其臉頰迸發而出,將其渺小的身影全全覆蓋,接著金色的電流沖天而起。

“轟隆隆!!”

天邊一道粗壯的雷擊驟然落下,借著這道雷擊,皮卡丘的電流瞬間炸裂,恐怖的威勢直接將所有烈雀一同命中,力量不減,甚至一沖而起,將天邊的黑雲都沖散出了一片空白。

轟隆隆!!

雷光閃瞎了赤的眼睛,甚至連聲音都還未發出,隻覺得雷擊的源頭似乎傳來了一股恐怖的吸力,讓他根本毫無抵抗能力,幽靈狀的身體竟朝著那個方向飛去。

“cout度的水,就是最蠢的搭配了,能不能放出絕招,純看掌控力和運氣了。看你能否在能量被蒸騰完之前完成攻擊,比如之前的入圍賽,碰巧在一個中間的位置,水分還沒有被蒸乾,絕招恰到好處。而現在這一擊,時機已晚,水分已經被蒸乾,能量也隨之散去。等於是蓄滿了力結果毫無能量,最後隻發出了類似“叩打“的技能撞在了“鋼翼”上,一般屬性對上鋼屬性,跟碰瓷相差無幾。“哦哦,導播跟我說了,剛才捕捉到了珍貴的戰鬥鏡頭。”解說小甲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