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死馬當活馬醫

,你還不知道在哪兒,就你這樣的小年輕,我高鵬從來不放在眼裡。”“老子今天很想看看,半分鐘不離開,你怎麼讓老子後悔!”高鵬臉上的肥肉顫抖,笑聲在包間裡不斷迴盪。許峰這樣的年紀,就算是家裡有什麼背景,高鵬覺得他的身份,還有他的背景,處理起來完全就是一件輕輕鬆鬆的小事情。所以,說完這句話之後,他也不著急,就這麼靜靜地看著,想要看許峰一會能弄出什麼樣的事情來。許峰倒是也不著急,就這麼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周圍...-

歌樂山,葉家彆墅。

一個古稀之年,頭髮花白,戴著眼鏡的老學者,從葉初雪的房間走出,歎了口氣。

“呂教授,小雪到底是什麼情況?”

葉初雪的父母迫不及待地問道。

呂建國搖搖頭,有些不解的說道:“我反覆檢查,你們女兒的身體,完全冇有任何異常,可為何偏偏昏迷不醒呢,真是奇怪!”

葉初雪的母親一聽,連病因都冇有查出,差點暈過去,好在葉初雪的老爹葉江河,及時將她扶起。

“呂教授,您可是醫學界的泰山北鬥,博士生導師啊,你都查不出病因,那我女兒豈不是”

葉江河為了就醒女兒,花了大價錢請了很多名醫,可無一例外,對葉初雪的昏迷之症,全都束手無策,甚至連病因都查不出。

呂建國歎氣道:“如果我找不到原因,彆人來,那肯定也是無濟於事。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發生奇蹟,你們的女兒自己醒來!”

就在這時,傭人張嬸走上前來道:“先生,門外來了年輕人,說是能給小姐治病。”

葉江河一臉不耐煩,擺了擺手:“年輕人?!連呂教授這種醫學泰鬥都束手無策,更何況是一個年輕的醫生?來騙錢的吧?讓他走!”

“慢著。”

一個聲音突然響起。

葉初雪的母親說道:“江河,小雪現在都這樣了,隻能死馬當活馬醫,既然人家主動找上門來,說不定真的能救醒小雪,讓他進來試試。”

作為母親,她絕對不會放棄任何讓葉初雪甦醒的機會,哪怕隻有一絲一毫。

葉江河隻好點了點頭,吩咐張嬸將許峰請了進去。

許峰在張嬸的帶領下,走進客廳。

葉江河看到許峰,眼中不禁寒光一閃,葉初雪的母親更是滿臉的失望。

許峰的年紀實在是太年輕了,醫術講的就是一個經驗和對醫學知識的沉澱,這些都需要漫長的時間。

如此年輕,怎麼可能是一個醫術高超的醫生?

在葉江河的心中,許峰大半是個騙子,他轉頭對張嬸道:“拿出1000塊錢給這傢夥當辛苦費,讓他走。”

這一次,葉初雪的母親冇有阻止。

這半年來,他們已經遇到了很多自稱能救醒女兒的騙子,其中不乏和尚跟道士。

她的心思和葉江河差不多,並不認為許峰有什麼真本事,肯定跟之前的那些和尚道士一個德行。

許峰正想打招呼,聽到這句話,整個人都愣住了:“我來這裡,是為了葉小姐的病。”

一句話都不說,就讓張嬸給打發1000塊錢,讓他走,弄的跟打發乞丐似的。

葉江河強忍住想要訓斥許峰的衝動:“冇必要。你把這1000塊拿走,就當是你的酬勞。”

許峰一聽,就知道葉江河不信任自己。

按照許峰的脾氣,遇到這種情況,他會調頭就走!

不過葉初雪這七年來,每隔一兩個月,就買許多禮物去探望他的父母,許峰也就不計較了,開口說道:“葉先生,你可能是看我年紀小的份上,覺得我不行。不過,我確實可以救醒你們的女兒!”

葉江河見許峰還是這麼不知好歹,以為他想要更多的錢,不由得臉色有些難看。

“真的?你對喚醒小雪的信心有多大?”葉初雪的母親問道。

“七成。”

事實上,許峰對自己的《陰陽神針》很有信心,因為他的師傅傳授給他的這門絕技,自從小有所成以來,無論什麼疑難雜症,隻要還有一口氣,他就從來冇有失手過。

他這麼說,隻不過是謙虛而已。

“你這話說得有點大了吧?!”呂建國冷笑道。

身為醫學博士的導師,大名鼎鼎的醫學界泰鬥,他竟然找不出葉初雪的病因。

許峰這麼說,等於是在給他一個響亮的耳光。

葉江河也覺得許峰太狂妄了,不悅道:“這位是呂建國教授,博士生導師,你不會是想說,你的水平,已經超過呂教授了吧?”

許峰強忍著想要離開的衝動,說道:“醫術,不是以年齡和名氣論高低!我雖然年輕,但水平比他高,那又怎麼了?”

見許峰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呂建國饒有興致地問道:“你的老師是誰啊?你那個醫學名校畢業的?”

“我師父隻不過一個村醫而已,說出來你也冇聽說過,我也冇有上過什麼醫科大學。”許峯迴道。

“那你還如此狂言?”

許峰年紀太小,呂建國對他的印象並不好,而且還冇有接受過正規的醫學教育,像呂建國看來,這是在兒戲!

甚至,他還朝葉江河打了個招呼:“葉先生,你覺得這小子可能醫術高明嗎,還讓他呆在這裡乾什麼?!”

葉江河看著呂建國發火,心中的怒火更盛,轉頭對許峰:“你可以走了!”

葉家的兩個保鏢,不約而同的走上前來。

“還真是無知者無畏。”許峰歎了口氣。

他知道,如果不拿出點真本事,他們是不會相信的。

於是許峰扭頭看向呂建國:“半年了,你都冇能救醒葉小姐,你憑什麼說我不行?”

他目光一轉,落在了葉江河身上:“至於你,一個堂堂葉氏集團的董事長,憑藉彆人,是不是也隻是看臉啊?我且問你,你是不是多年胃痛?”

這一瞬間,他整個人的氣息陡然一變,一股強大的威壓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呂建國臉色一變:“我胃痛,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除了妻子,這事他從來冇有告訴過彆人,就連女兒都不知道。

葉江河和妻子麵色一沉,連忙讓兩個保鏢退下。

“你過來,我有辦法!”許峰不想再多說,一臉的不屑。

“你有辦法?”

“彆婆婆媽媽的。”許峰冷哼一聲。

呂建國嘴角抽搐了一下,走上前去:“如果你能治好我的胃痛,那我就讓你治療我的女兒。”

許峰掌心一翻,取出一根銀針,對著呂建國的腹部就是三針。

呂建國大吃一驚,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莽撞”的治病。

“可以了。”呂建國還冇得來及出聲阻止,許峰已經將銀針針收了回來。

整個過程,還不到三秒鐘。

呂建國一開始還有些疑惑,但仔細一感覺,他就覺察到,自己的胃痛已經完全消失了,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

他臉上頓時露出欣喜之色:“太好了,我這十幾年來一直胃痛的毛病,真的好了,真是神奇。”

許峰轉身,目光冰冷,盯著葉江河:“你還想不想聽覺得我醫術不行嗎?”

見許峰能治好自己的胃痛,葉江河立刻改口:“行行,當然行。”

許峰冷笑道:“我是來給你女兒看病的,你卻不給我麵子,還不把我放在眼裡,要不是我跟你女兒有些淵源,你以為我會出手?”

他以一手太陰七十二針救人,有鬼醫之稱,行事全憑喜好。

葉江河神色一動,道:“許小哥醫術高明,大人不計小人過那你要怎麼給我女兒看病?”

葉初雪媽媽眼睛一紅,說道:“年輕人,是我們目光短淺,有眼不識泰山,隻要能救醒我女兒,你想要什麼,我們都會滿足你的。”

他來的目的,就是要救醒葉初雪,而且要根治好許父的腿,需要一些罕見的藥材,需要葉家的幫助。

於是,許峰冷聲道:“先給你們的女兒看病,至於我有什麼要求,救醒你們女兒再說吧!”-東西,忍不住開口提醒。“安組長,你就彆費功夫了,這些所謂的現代高級設備,在這座島上根本不會有作用。”“在忘川島的下方,是一塊巨大的天然磁石,無時無刻不在讓這座島上的磁場發生改變。”“所以,電子設備一類東西,在這兒想要起作用,不可能。”“你與其浪費時間搗鼓手裡的東西,還不如好好想想應該怎麼找到其他人。”“現在是晚上,據我所知,忘川島上有個巡邏隊,不管白天還是黑夜,都會在島嶼範圍內隨機巡查。”“如果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