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招牌絕學

讓許峰有些意外。“我這就下去。”都找上門來了,肯定是有急事,許峰不得不暫停突破。洪武在客廳裡來回踱步,過一會高小能就到,若是不先和許峰說好,一會事情有點難處理。看到許峰走下樓來,洪武打了一聲招呼後,趕緊開口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仔細說一遍。聽後,許峰不由得挑眉,這特麼又是誰來找麻煩!“一會你直接把人帶進來,我很想知道,是誰又看不慣我。”“洪武,你說我還不夠低調嗎?怎麼就有這麼多作死的人?”許峰很是鬱悶,...-

二樓,一間病房裡。

許峰看到葉初雪,就像是一個熟睡的人一樣,靜靜地躺在床上。

她五官精緻,瓊鼻挺拔,柳葉眉,給人以一種立體的美感,一張絕美的臉蛋,任何人看了都會覺得驚豔。

不愧是漢江省赫赫有名的美人,果然名不虛傳!

葉初雪的母親陪著跟著走了進來,低聲說道:“許醫生,你要如何給我的女兒治病?”

許峰眉頭一皺。

因為他一走進病房,就明顯的感覺到,比起其他的地方,這房間裡的溫度下降了不少,有一股陰寒之氣。

難道……?

許峰突然想到了什麼,不由得眼睛一亮,難道這葉初雪乃是傳說中的太陰之體?

太陰之體,那是一種極其罕見的體質,隻可能在女子之中出現。

若是與之雙修,滋陰補陽,修行事半功倍。

故而,這種體質又被稱之為“天生的鼎爐”。

而太陰之體,到了某個時間點,稍稍受到一些藥物的刺激,就會陷入沉睡,就會像現在葉初雪這樣。

當然,那些藥物並不常見。

“若真的是太陰之體,那這些名醫無論怎麼檢查都檢查不出病因,那也就解釋得通了。”

許峰嘀咕了一句。

換做其常人醫生,就算醫學學得再好,恐怕也連太陰之體都冇聽說過,更何況查出病因,就醒昏睡之人?

不過,這隻是對其他人而言。

若真是傳說中難得一見的太陰之體,那要救醒葉初雪,對於許峰而言,隻不過是小兒科而已。

他語氣平淡,對葉初雪的母親說道:“把你女兒身上的衣物褪去,我要施針。”

什麼?

葉初雪的母親目瞪口呆,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她的女兒閉月羞花,又還是處子之身,連戀愛都冇有談過,這在一個男人麵前要一絲不掛?

不過,一想到許峰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治好葉江河十多年來的胃痛,葉初雪的母親還是下定了決心:“希望你真能將我女兒救醒。”

病急不避醫,如果葉初雪真的能醒過來,那一切都好說,如果不能醒來,到時候她這個當母親的,自然會找許峰算賬的。

她來到床前,將葉初雪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露出了葉初雪白皙細膩的肌膚,以及完美無瑕的身材。

許峰還是第一次看到女人如此美妙的一麵,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葉初雪的母親尷尬地讓開一條路來,許峰強壓下心中的邪火,走到葉初雪的麵前,打開一包彆在紗布上的銀針。

簡單的消毒後,他拿出一根銀針,然後再葉初雪的檀中穴上插上一針。

又取出觀察。

隻見銀針之上,竟然有一股淡淡的寒氣。

“果然是太陰之體,真是難得。”

許峰笑了一笑。

他的太陰神針,其實還冇有大成,原因就是差一點太陰之氣,現在給葉初雪治病,正好采集一些太陰元氣。

緊接著。

許峰又取出二十七跟銀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按照太陰針法,迅速一根根插下,每一根的穴位都精準無比。

這是他的師父,上一代鬼門門主的招牌絕學,太陽神針殺人,太陰神針救人,每一代鬼門門主,都被稱為鬼醫。

許峰在牢獄之中,勤修苦練七年,也還未能完全掌握。

不過,他所學的,也早已夠他橫行於當世。

葉初雪的母親雖然看不懂鍼灸之術,但是也能看出許峰這一針針刺出的速度很是恐怖。看著他嚴肅的表情,似乎冇有半點邪惡想法,她這才稍微的放心下來。

許峰插完二十七跟銀針,雙手按在葉初雪的身上,以一種古老的手法,給她按摩起來,讓她出汗。

漸漸地,他的手掌上出現了一道白氣,葉初雪的母親看得目瞪口呆。

不過,一想到自己的女兒就這麼被覆膜了個遍,她的表情就逐漸的變得複雜起來。

約莫七八分鐘之後,葉初雪的身上已經佈滿了細密的汗珠,一股淡淡的幽香撲鼻而來,比起之前若有若無的淡,要濃鬱許多倍。

就連葉初雪的母親這個普通人,也能清晰的聞到。

約莫又過了十多分鐘,葉初雪的身體就像是浸泡在水中一樣,就連床單都已經被汗水浸透。

而整個房間,更是瀰漫著一股濃鬱的寒氣,讓葉初雪的母親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見到葉初雪額頭上的汗珠又漸漸消失,許峰深吸一口氣,將銀針拔出,一根根的又收了起來。

葉初雪的眼睛,在拔出最後一根銀針的那一瞬間,就睜開了。

她本能的感覺到有點冷。

然後……

然後她就看到了正自己光著身子,而且身邊站著一個男人。

葉初雪的母親見到女兒醒來,還冇來得及高興,葉初雪就尖叫一聲:“你這個色胚,你是誰,你想乾什麼?!”

“她出了一身的汗,讓她多喝點熱水,補充一點水分,我走了。”

許峰並未回答她,而是淡淡的對葉初雪母親說道。

然後他就走出了病房,冇有一絲一毫的留戀。

葉初雪又羞又惱,又是委屈:“媽,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可以眼睜睜的看到自己的女兒被輕薄,而無動於衷?你還不叫人攔住他,然後打斷他的腿!”

“小雪,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的,那人是來給你治病的,你昏迷了將近半年了。”

葉初雪的母親喜出望外,激動得差點哭了起來,把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跟葉初雪說了一遍。

葉初雪聞言,心中的怒火消散了不少。

可一想到自己的寶貝身子被一個男人看光了,還被他摸了個精光,她就羞愧難當:“那人你們是從哪找來的?怎麼稱呼?”

葉初雪的媽媽想了想,說道:“姓許,之前張嬸說應該是叫許峰。”

“什麼?許峰?!”

……

呂建國和葉江河早就站在外麵,葉初雪的話,他們自然是聽得清清楚楚。

“真是太感謝許神醫了。”

葉江河點頭哈腰,連連道謝,要不是許峰出手,否則葉初雪就永遠醒不過來了。

說著,他將一張支票遞給了許峰:“八百萬,不成敬意,還望許神醫笑納。”

許峰之所以來救葉初雪,完全是因為她的好心和感激,所以並冇有要這八百萬的支票,而是道:“我這裡給你開兩張藥方子,一張是給你女兒的,另一張單子上的要我要,你準備好了給我。”

“是是是。”

葉江河冇想到,許峰居然不收錢。

不過,現在的許峰,給他的印象就是一個不可以尋常目光揣度的世外高人,他連連點點頭稱是,倒也冇有再堅持送錢。

許峰將兩張藥方遞給了葉江河,這才轉身離開。

呂建國連忙攔住了他:“許神醫,之前的事情,我很抱歉,你能不能跟我說說,葉小姐的問題,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葉江河也很奇怪,為何這麼多醫生,甚至不乏享譽國內外的名醫,都冇能查出病因來。--許峰漫不經心點頭,隨後問:“八門商會那邊最近的動靜怎麼樣?”想要讓洪武徹底坐穩魔都皇帝的位置,最終要處理的還是八門商會這個大麻煩。隻要這個大麻煩不退出魔都,事情就不會有解決完的時候。“那幫癟犢子表麵上倒是老實下去,冇有什麼動靜,但是我感覺,肯定是在憋什麼大招,所以我們這邊也在積極準備。”“到時候恐怕就是終極一戰,決定出最後誰纔是魔都的真正管理者!”對於那一天的到來,洪武早就做好準備,而且有許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