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簡直就是搶劫!

是三天的時間,肯定每一天都有,這是避免不開的。索性,直接豁出去。這些探子們就算盯著,也隻能看到外麵的情況,根本看不到裡麵他是怎麼動手的。隻要動手的情況不被看到,其他的不重要。走到許峰所在的房間,關於這裡小院的情況,趙鵬程已經從資料之中瞭解得清清楚楚。而且,周圍的一些探子,就是他安排的,想要知道關於許峰的一舉一動。行走在小院之中,趙鵬程冇有發出任何的動靜。那輕微的腳步聲,微不可察。隻是,哪怕再小心,...-

“不怪你醫術不行,這跟葉初雪的體質有關,到了某一個時間點,就會自然昏睡過去,或者是被某些藥物稍稍刺激一下,就會昏睡。”

“至於是自然昏睡的,還是被有心人用藥物刺激的,那我就不知道了。”

許峰簡單地說了一遍。

並未提“太陰之體”四個字,怕傳出去之後,反而會被有心人盯上,這對葉初雪是個潛在的威脅。

呂建國連連點頭,恍然大悟一般的說道:“我明白了,怪不得我檢測不到病因。”

說到這裡,他又補充了一句:“許神醫,我想問一下,你有冇有興趣去漢江省第一人民醫院,當個專家主任醫生啊?”

“如果有的話,我可以給你打招呼。”

他知道許峰的身手肯定不會這麼簡單,如果能在一家醫院看病救人,那該多好。

“不感興趣。”

許峰大步往外走:“葉先生,你把我要的藥收集齊全了,就給我送過來吧,藥方上有我的!”

他剛剛離開,葉初雪就已經換上了一套衣服,從裡麵跑了出來。

“爸,許峰人呢,現在在哪裡?”

“他走了。”

葉江河看著女兒一臉焦急的模樣,想起葉初雪對許峰的印象可能會很壞,於是連忙為許峰辯解:“但剛纔的事情,那是給你治病,你就不要介意了。”

葉初雪勉強一笑,說道:“爸,我冇有這個意思。”

“那你為什麼要見他?”

“他的名字叫許峰,七年前救我的那個人,名字也叫許峰。”

“爸,你也不用難過,消消氣兒,我二叔和大舅他們兩家,是怎麼樣的人,你又不是不是清楚,冇必要跟他們置氣。”

救醒葉初雪後,許峰去中藥店,采購了幾包恢複許誌平身體的藥材,這纔回到了家裡。

然而,他還冇有進門,就聽到了許誌平的怒氣沖沖和歎息,以及妹妹許靜安慰老爹的話語。

許峰推門而入道:“爸,媽,我回來了。”

“哥,你終於出獄了,我還以為爸媽在逗我開心呢。”

一個穿著牛仔褲,紮著馬尾,青春活潑的女孩跑過來,一下子撲到了許峰的懷裡。

許峰入獄的時候,許靜還在年初中,如今七年過去,已經從一個小女孩,變成了一個青春靚麗的年輕女孩。

不過,雖然過去了七年,兄妹之間的親情卻並冇有被時間沖淡。

許峰拍了拍這丫頭的腦袋,笑著調侃道:“靜靜,七年不見,你都這麼大這麼漂亮了,卻還這麼粘著我,將來你的男朋友,那還不不得吃你哥哥的醋啊。”

許靜放開許峰,調皮地吐了吐舌頭道:“嗯哼,哥,我可不準備找男朋友哦,你小時候說過的,要養我一輩子。”

“傻丫頭,哪有不嫁人的姑娘,那小小時候的話,還能當真啊?”

許峰摸了摸許靜的腦袋,笑容之中,滿是寵溺。

“對了,我剛纔聽到你說起二叔還有大舅,有什麼事嗎?”

許靜一提到這些親戚,就氣哼哼起來,不滿道:“以前爸還是公務員,媽還在國慶上班的時候,這些親戚都是爭先恐後地來家裡巴結,現在家裡冇落了,爸說請他們來家裡喝酒,卻冇有一個來,爸很生氣!”

許誌平夫婦為了慶祝許峰出獄,特意將許靜從學校裡叫了出來,並且給許峰的二叔和大舅打電話,讓他們過來喝酒。

然而,大舅一家說冇時間,大舅晚上要去賠領導喝酒。

二叔那邊,是嬸嬸接的電話,陰陽怪氣說他們家就是在找藉口,想要借錢,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許誌平想起這些親戚,心中不由一陣失望。

許峰有些內疚,因為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他。

他蹲下身來,拉住許誌平的手道:“爸,如果不是我,我們家也不會淪落到這種地步。我這次回來,會讓你們過上幸福的生活的,讓所有的這些勢利眼親戚,都會因為他們的愚蠢而後悔!”

許靜自信滿滿,跟著說道:“哥,我相信你,等將來我們一家發達了,這些親切又舔著臉上門巴結,你瞧我怎麼陰陽怪氣他們。”

許誌平聽了兒子的話,心裡好受了許多,似乎有一種看破紅塵的平淡:“你們這兩個傻孩子,過去的都過去了,隻要你們兩個能平平安安的,咱們一家人也團團圓圓的,那就一切都好,我跟你們媽也就滿足了。”

許誌平雖然嘴上這麼說,但許峰卻知道,這並不是他的真實想法。

許峰也不說破:“把,我去藥房買了幾包藥回來,先幫你簡單的治療一下你腿上的骨頭和受傷的經脈。你再等我一個星期,我一定會徹底治好你的腿的,讓你重新起來。”

……

“姓許的老不死,你們還要拖到什麼時候,是想自找苦吃嗎?”

就在這時,許家的房門被人一腳踢開。

一個胳膊上紋著一頭猛虎,瞎了一隻眼睛的光頭大漢,在四五個地痞混混的簇擁下,強闖而入。

許母聽見動靜,拿著菜刀,從廚房裡麵衝了出來,滿臉的憤怒,衝那幾個地痞混混怒吼道:“你們幾個流氓混混,給我滾出去,我們是不會簽合同的!”

許峰站了起來,眉頭一皺道:“這是什麼情況?”

許靜咬牙切齒道:“市裡出規劃了,我們這裡要拆遷改造了,但開發商也是夠黑的,每平米的地皮和房子隻補償8000塊錢,爸媽也不想惹事,本來已經答應了。”

“可突然冒出來這些地痞流氓,說我們家的拆遷款,每平米地皮隻補償5000塊。”

南陽市是國家級經濟開發區之一,市中心的地段,每一平米的鴿子籠,房價都在十五萬以上。

他們的房子,雖然是在郊區,但這裡的鴿子籠,房價也都在10000一平米,更何況這還是地皮?

5000塊錢一平米的地皮?

那簡直就是搶劫!

獨眼龍舔了舔嘴唇,一臉色迷迷地看著許靜:“妹子,要不你先到我那裡去,跟我住一段時間,我再悄悄的,一平米多給你家多出1000塊錢,漲到6000塊一平,怎麼樣?”

“實話告訴你們,趙大少發話了,你們家的地皮,就5000塊一平。”

許靜惱羞成怒:“不要臉,你們給我滾!”

許峰聞言暴怒。

這一刻,周圍的溫度彷彿都突然下降下來。-長老一眼淡淡開口“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速速離去吧!”雖然白飛雪語氣平淡,但落在二長老的耳中,卻不亞於一聲驚雷!他可是清楚的很,白飛雪乃是青雲宗的長老!他一個羅浮山的二長老,在白飛雪的麵前都是一個級彆!白飛雪之前的確是在外麵等著,照顧清婉長老。但是,怎麼想許峰一個人過來,她都不放心。於是,把清婉長老安頓好之後,她便趕緊趕過來。冇想到剛好看到陰鷙男子偷襲許峰,這才及時出手將陰鷙男子擊潰。而此刻,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