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成何體統

軍政體係自成一家,和大多數受到帝國和聯盟影響的國家不同,並沒有體係鮮明的軍銜係統。所謂的“將軍”並不是指軍銜,而是職務。這個國家的執政中樞是一個名為“將軍委員會”的機構,其內部的成員被稱為“大將軍”或“將軍”。前者有九位,後者則有三十位。從這個角度上來說,格裡菲斯將軍理所當然便是鐵軍聯合體的前三排之一,妥妥的國家和軍隊的最高領導人之一。他所帶領的軍事代表團,也算得上是相當高規格了,就算是和餘連心意...頭暈得厲害,視線模糊不清,渾身上下除了痛便再感覺不到什麼了。耳中捕捉到的除了很不妙的骨膜轟鳴,便是更多讓人心煩的喧鬧和吵雜。

然而,餘連卻覺得有點小開心。

畢竟之前的記憶是停留的那個瞬間可不怎麼妙——祂不知道為何還是蘇醒了,眼仁之中綻放出宛如恒星般的光輝,吞天巨口中噴湧而出的,是連泰坦巨艦也能撕碎的伽馬光爆。

以他高位靈能者對這力量的感知,以及縱橫星河數十年的經驗都可以斷定:

“沒救了!死定了!等下輩子吧!”

然而,原以為的永恒寂滅並沒有到來,這當然值得開香檳慶賀一下的。

所以說,是那兩小子把我撈出來了?區區走私犯也能帶著本大俠從星龍之王的嘴下逃生,足夠他們吹到下個世紀去了吧?

可以的!等我康復了,你們想學啥我都教,你們想知道啥我都不藏著。

“他已經廢了,我們果然還是得…”一個男聲急切地道。

收回前言,走私犯果然還是走私犯!

“今天已經死了三個戰友了!長官!”

對啊,這纔是一個有理想有追求有節操的走私犯應有的修養…呃,等等,這好像是個蠻年輕的女聲嘛?本大俠不記得你們的船上有漂亮姑孃的。

因為這姑孃的聲音很好聽,颯爽中還帶著幾分凜冽,是餘連的菜,所以他認為那一定是個漂亮姑娘。

“可是,他的動力甲已經廢了,現在又是這個情況…你準備讓我們一步步把拖他回去嗎?”之前那個準備丟掉自己的聲音多了幾分氣急敗壞。

“我以為這不是個疑問句呢。長官!”(餘連認為的)漂亮姑娘寸步不讓。

“注意你的態度!希裡卡軍士長!”

到了這個程度,就算是因為腦袋暈乎乎昏沉沉智商判斷力還沒有恢復到平時十分之一的餘連,也覺得有哪裡不對了。

長官?軍士長?

自己至少有五六年時間沒和軍隊組織打過交道了。餘連也確定,正經的軍方組織如果真的遇到自己,要麼就是如喪考妣要麼就是欣喜若狂,卻絕不可能是這個態度。

大約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搞清楚目前的狀況,他覺得自己的眼皮子好像也沒那麼沉重了,勉強睜開了眼睛。第一眼落入眼簾的,便是漫無邊境的彷彿泛著黃金色彩的砂巖。高溫驅使著密佈著沙塵的空氣在地平線上形成了讓視覺發生錯位的迷霧。在那之上,便是瓦藍色的天空,以及一藍一紅的兩輪太陽,宛若神祇的兩隻眼睛。

正所謂“大漠孤煙彎又直,長河落日一雙圓”!

“這莫不是,塔圖因…呃,說了幾十年的老梗我可真無聊!”餘連為自己的惡趣味而悲傷,然後在半秒鐘後就確定自己應該身處新玉門星,也即是地球人在仙女星係中最早開發出的殖民星球。

自己太熟悉這裡的一沙一土了。

新玉門…相當於是自己二世為人的第二個家鄉,不過這也是地球人丟掉這個星球之前的名字了。

“在新玉門,我們隻是才來了幾年的外來者!你還不明白嗎?我們自己就危機四伏!”那個被希裡卡軍士長稱為“長官”的人又大聲道。

所以你們的對話好穿越啊!什麼叫才幾年?現在難道不是銀河共同歷第884年嗎?人類失去了這顆“仙女的黃玉寶鉆”已經快半個世紀了!

她也早就被新的主人改名叫“鐵王領”了,一個特沒品位的凱泰名字。

“它們來了!”第三個聲音響起,帶著一絲恐慌。

餘連能聽到急促而沉重的呼吸聲,聽到機械骨骼的摩擦聲,聽到子彈上膛的機簧聲,聽到動力斧和鏈鋸劍的轟鳴聲。必須要說明,以上的一切都讓他很穿越,所以他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緊張,隻覺得彷彿身處一處荒誕的鬧劇中。

他支起了半身——光是這個動作就讓自己耗盡了體力——迅速地確認了自己的情況。

餘連告訴自己,哪怕是很穿越,哪怕是彷彿每根骨頭抖在疼,也必須馬上掌握現在的狀況。這是一個“自由騎士”,七環靈能者,一個全宇宙最威(chou)名(ming)遠(zhao)播(zhu)的遊俠必須具備的素質。

他現在躺在一張動力擔架上。方圓十米的範圍內有十幾個持槍武裝人員,正急急匆匆地列隊。看得出來,他們確實筋疲力盡了,而且有人還在抖,但至少沒有逃跑,姑且還算是勇氣可嘉吧。隻不過…

“站得太密了,而且沒有火力分部的層次感。這是沒有經過帕頓將軍改革的早期步兵戰術。也就是咱們這個平行宇宙的科技樹歪了,否則也不至於到太空時代都是這種戰術素養。”餘連搖頭嘆息。

“…準尉,您醒了?”餘連聽到了那位希裡卡軍士長的聲音,隨即便看到了她湊近的臉。

你要指望一個裹在滿是血汙和塵土的動力甲中,臉上也爬滿了汙漬和疲憊的姑娘有什麼香風襲來就太不現實了。當然了,就算人家風塵仆仆,卻也不見絲毫的狼狽,一頭利落的金色短發下是一張輪廓明朗的臉蛋,以及一雙(正常)地球人不可能擁有的火紅色眸子。生氣盎然卻也鋒利逼人,的確是個英姿颯爽的美人。

希裡卡…軍士長?紅眼!這,不是吧?

餘連覺得自己應該是認識對方的,但卻是在新聞和視訊裡。

而且,絕不會是這麼年輕的她…

“放心吧,共同體的軍人絕不會丟下戰友的!”她一板一眼地道,檢查步槍的動作也一絲不茍。

共同體早…呃,姑娘,你為什麼穿著隻有海盜和黑(喵)幫在湊合用的AS-40外動力骨骼,手裡拿著的是停產了快30年的C10動能步槍,這是在拍古裝劇嗎?

餘連雖然很想要這麼說,但作為一個浪過大半個宇宙的自由遊俠,他當然明白這不是在拍戲。

這些人,真的是在緊張,在恐懼,在咬緊牙關準備對付什麼的。

“這裡太空曠了,我們不可戀戰啊!蒙德森中尉!”最開始那個想要丟下自己的“長官”依然在喋喋不休著,隻不過物件換成了一個同樣穿著舊型外動力骨骼的中年大漢。

蒙德森中尉似乎是猶豫了一瞬間,但還是咬著牙道:“就在這裡徹底擊潰它們!回到你的位置上去,少尉!”

他的語氣很堅定,隻是過於堅定顯得反而有點刻意了。

兩位軍官的爭論就此停止,倒不是因為少尉不想繼續,而是他們的視線中,那滾滾的煙塵已經越來越近了。近到就算是用鼻子都能聞到那裡麵的腥臭味。

他們當然也沒有注意到,醒過來的餘連已經將他們上下打量一遍了。

肩甲上的軍銜章是橙底,那是比“海軍陸戰隊猩猩”還不如的河外殖民星駐防警衛隊所屬。俗稱的“警備隊雜魚”是也。顧名思義,自然是位於軍方所有部門的鄙視鏈最下層的。

軍銜章是銀色的燕紋加一顆星,以及沒加星,的確是是中尉和少尉。

至於旁邊的這位軍士長小姐,則是紅銅色的粗杠加雙劍交叉紋章,當然也確實是位三級軍士長。

這確實共同體軍隊的軍銜標誌。可是,那破國不是已…餘連又看了看滿臉肅然的軍士長小姐,尤其是在那張英氣勃勃的漂亮臉蛋上多看了兩眼,隱隱猜到了目前的處境。

這算什麼?二週目?

“開火!”蒙德森中尉大吼。

十幾把動能步槍上閃爍著電磁的光暈,伴隨著沉悶的響動,瞬間便將上百枚鋼釘子彈射入煙塵之中。隨即,伴隨著淒烈而兇殘鬼哭狼嚎,以及四濺飛起的似蟲似獸的殘肢斷臂,更加濃密的腥氣和血氣凝滯成了讓人作嘔的濃霧,以更加瘋狂的姿態蔓延了過來。

很顯然的,動能步槍的彈幕並不能讓它們後退。

“這到底是什麼玩意?”一個帶著中士軍銜的黑人大漢咬著牙罵道。

他身邊一個比他更魁梧幾分的上士咬牙不語,一手提著步槍繼續射擊,一隻手已經扣在了腰間的動力斧上。他是全隊伍中最強壯高大的一位,沒穿外動力骨骼,卻比穿了的軍士長小姐和那個討人厭的少尉明顯地高出了一截。

不過,就算是這種目測能用手腕掐死熊的巨漢,也表現出了明顯的緊張。

真要是“自然”孕育出來的野獸,是不可能冒著槍林彈雨決死沖鋒的。這種超過大家常識的認知代表著未知,理所當然也會帶來恐慌。

“嗷嗚!吼!”外表很像大號鬣狗,但在兩肋卻伸出蟲類鉤爪的異形怪物從煙塵中撲了出來,兇相畢露煞氣逼人。咋一看足有上百隻,在煙塵的掩護中卻不知還有多少。

夾雜在那些大號“鬣狗”群中的,還有一隻隻直立起了身體,霎時間便超過兩米的大號甲殼“眼鏡蛇”,同樣揮舞著宛若螳螂一樣的利爪。

確實很恐怖,一看就是莫得感情的獵食者,而且成群結隊數量多得簡直不像是食肉動物。周身的那厚厚能硬扛著子彈前進的甲殼都不知道進化出來是為了乾啥的。

大家很恐懼,正在咬牙堅持!可餘連卻隻覺得屈辱,屈辱得快要不爭氣地流眼淚了。

扶我起來!把寡人的原子光矛、飆風爆能槍和破曉劍抬過來啊!再怎麼說本大俠好歹也是和以太龍大戰過三百回合的主兒啊!就算是你們家女王我都揍過不止一次了!

現在卻被一群最低階的跳蟲和刺蛇騎了臉,這成何體統啊?當個固定炮臺使,但沉沒也就是時間問題了。“尼格爾達死定了,也灰坍輸定了。”老宮相嘆息了一聲,對自己的大可汗說。“讓深空艦隊自己趕緊回來吧。按照原定計劃開始撤離。”大可汗看了一眼莫丹07號星係的方向。當然,那是在數百光年之外的群星深處了,憑肉眼自然是什麼都看不真切。“其實還可以堅持一段時間的。如果我們派出援兵的話,現在應該還…”一個稍微年輕一點的埃羅人將軍剛這麼說,就被老宮相劈頭蓋臉地一陣噴。“援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