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天降聖人的大總統

一旦傳回國內,對中央政府早已經積累了許多不滿的普通人,大概會覺得自己就像是看到了撕破黑暗的曙光一樣吧。…隻不過,餘連總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所以,就叫曙光號?”埃莉諾想了一想,覺得不錯。“歐若拉嗎?倒是可以採納…”秋名山八幡迅速查了一下資料庫,搖頭道:“不過,我國海軍現役艦艇中,已經有四艘歐若拉了,都是小型艦艇。可這艘既然是重巡洋艦,按照傳統,還是要有單獨名稱的。管理局不見得會批準我們的建議。”“...第1570章天降聖人的大總統 而另外一邊,銀河標準時間833年12月13日到來之前,藍星共同體的國家元首,凱斯·尼希塔總統所乘坐的藍星公主號,已經完成了自己在大公海星域的一係列事務,正在向聯盟的國門駛來。

尼希塔大總統的好心情已經持續兩個星期了。

作為一個非常有責任感的領導人,如果沒活乾他會覺得非常空虛,非常寂寞,甚至還會冷,說不定就要因為安全感的缺失而神經病發作的。畢竟隻有讓自己忙碌起來,讓自己充實起來,纔有滿足感,才能讓自己心情舒暢。

幸運的是,這段時間的總統先生,過得很充實。

首先,尼希塔總統在大公海區域,舉行了梁場頗為隆重的軍事祭奠。

一場是祭奠獨立戰爭時期的名將納威·布魯克元帥。

他在位於大公海區域的卡倫星係戰役中,擊敗了帝國艦隊。雖然這隻是一場小規模的艦隊對決,雙方加起來的艦隊兵力也不到100艘,最重的戰艦也隻是重巡,戰報甚至都上不了樞密院大佬的辦公桌。可無論如何,這畢竟也是地球人第一次在正麵戰場上擊敗了兵力和自身相當的帝國艦隊。在戰爭史上,當然是很有開創性的一幕。

另外一場,祭奠的當然便是這次戰爭中的開幕式,所謂的“寒王星峽戰役”了。

這可是打出了地球人威風的一戰。如果沒有這一仗的輝煌勝利,整個銀河本土正麵戰局的發展,都實在是難以預計了。

說句特不吉利的話,共同體哪怕是嘎嘣一下沒了,泰拉再次被帝國征服,地球人在蒂芮羅人麵前也依舊是可以支棱起來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戰爭還沒有技術,就搞起了祭奠,這難道不也是不吉之相嗎?雖然有的大員在私底下裡表達了這樣的疑慮,但看總統先生這麼個興致勃勃的樣子,卻又實在不好說什麼。於是,這點疑慮便也隻是停留在私下的交頭接耳中了。

“放心吧,沒有任何一國的軍事傳統,或者宗教法則,說是不能在戰爭中祭奠犧牲的將士。帝國和聯盟固然是沒有這方麵的傳統,但誰說我們不可以開一次先河呢?祭奠將士,祈願勝利,在任何時候都是不會晚的。而且,這其實也是尼希塔總統,向遠岸星雲的將士祈福了吧。”總統府的副秘書長,楊明昭是如此對隨員們解釋的。

楊明昭其實想說的是作秀。畢竟藍星公主號本來就上來了一大票記者,在晴春城停泊的時段中又上來了一群。就總統先生這表演型人格的作風,有了觀眾,自然就需要華麗的舞臺來綻放了。

當然,這話太過於陰陽怪氣,楊明昭也就隻是在心裡嘀咕了一下。

於是,大家便也紛紛鼓掌表示,楊秘書長說得對啊!畢竟又是靈研會高徒,又是總統最信任的人,當時文武雙全的人傑,這樣的人說話總是很有道理的。…。。

總之,兩次祭奠都很成功。

尤其是在儀式第二場的時候,當護航戰艦的對著遠處的星河發射禮炮的時候,便真的有一群純白色的提楊凱太空鯨群,從寒王星峽路過,肉體躍遷進入了本星係。

好奇的提楊凱空鯨們似乎看到了艦隊釋放的煙火,便遊弋著身軀靠了過來。它們在安全距離之外跳動盤旋了幾圈,大大飽餐了一頓晚年期恒星釋放出的粒子能量,這才大搖大擺地準備離開了。

這確實是銀河中也是非常罕見的盛景,神秘莫測的太古利維坦生物和無邊深邃的星空融為一體,在舷窗之外構成自然和生命的宏偉畫卷。

而舷窗的中央,便正是凱斯·尼希塔本人了。

當下,便有高情商的人一本正經地道,古有白猿獻桃,今日便有白(提楊凱)鯨蹈(星)海,這不就是大大的祥瑞了嗎?這難道不正是說明,有天降聖人現世了嗎?

現場的楊明昭頓時打了一個寒噤,琢磨著是不是要把這位高情商的先生塞到魚雷管裡發射到宇宙裡去。罪名當然是惡心到本人了。

可是,沒等到他說什麼,在場隨團的記者卻紛紛點頭稱是,並且把他們拍下的宇宙奇景和意氣風發的總統先生拚在了一起。於是,在那一刻,樣貌堂堂威風凜凜的尼希塔總統先生,就真的像是個征服了星海,讓萬事萬物都向他臣服的聖王似的。

看得出來,總統先生很得意,但他卻還是沉下了臉,表示這種奉承話輕浮無狀,而且簡直是對自己這個民主共和戰士的侮辱,不可再說了。

說這番話的時候,正道的光正在尼希塔總統的身上閃爍著。

好吧,我們也得承認,身體魁梧,發量出眾,濃眉大眼的總統先生,其實是太符合所謂的帥大叔的模板了。現場又給自己鍍了一層正道的金光,皮卡度頓時又上升了一個數量級,便真的有不少記者小姐姐開始兩眼放光了。

隻要他隨便開開金口,今天收下的名片和房間小紙條都能當防彈衣用了。

當然,尼希塔總統畢竟是個好丈夫,是個脫離了低階趣味的人。更何況,總統夫人可一直陪在總統的身邊,掛著端正的微笑,完美地起到了調解畫麵的效果。

尼希塔夫人甚至還約著登上蔚藍公主號的女性記者開了一個訪談會,大談女性的力量,母親的力量,家庭的力量,並且認真講述瞭如何在事業和家庭之間的平衡之道。

女記者們被這樣知性的大姐姐的氣場所震懾,覺得她說什麼都對。

當然,也有人忍不住問道:“那麼,夫人,您此次陪同總統閣下出訪,來往或許要花上小半年時間,那您的子女…”

“他們都已經過了最需要母親的時代啦。哈哈哈,雖然這麼說我是很寂寞的,但是時候讓他們自己去飛了。現在,他們都住進了寄宿學校,要開始學習獨立生活了。而我,現在的崗位便是在這裡了。我也在和我的丈夫並肩作戰啊!”…。。

女記者們頓時一個個都被感動得稀裡嘩啦的,雖然她們也不明白這是什麼原因,但確實是很受觸動,對總統夫人也非常敬佩了。

當然了,尼希塔家的一對兒女上的寄宿學校都是最頂級的私立全日製學校,宿舍條件堪比五星級酒店,學費更是能讓收入不菲的中產階級家庭也忍不住懷疑人生。不過,這些細節並不是太重要。

總之,什麼叫妻賢夫貴,這便是了。什麼叫琴簫和瑟,這也是了。

於是,當梅拉莉夫人和丈夫一起按動按鈕,把數萬朵用高碳素水晶製成的永生花灑向了宇宙空間。霎時間,蔚藍公主號便化為了在星海中散花的天女一般。

即便是在場最保守的艾爾溫元帥,也必須承認,這些儀式性工作看上去沒有營養價值,但卻能起到一定的精神鼓舞作用。所謂的國家元首,隻要能把這些事情做到盡善盡美,就算是非常恪盡職守的了。

更何況,那些很有營養價值的的外交工作,尼希塔總統也取得不少成果。

在晴春城,總統先生和十國代表會談進行了將近一個星期。大家除了組團在各路媒體麵前參加各種活動刷臉,關起門來的私下會談也進展順利。

和共同體關係最好的鐵軍聯合體,雖然婉拒了委派雇傭兵和誌願者的議案,卻願意再以低價向共同體出售十二艘納米機械維修艦。

要知道,經過了這幾年的連場大戰,鈀萊人的特種機械維修艦大出風頭,已經受到了全宇宙的矚目,訂單都排到後年去了。甚至連帝國都捏著鼻子想要買上六艘。要知道,蒂芮羅隊自己的造船水平可是相當驕傲的,連對麵的聯盟都看不上,更別說是現在了。

可現在,鈀萊人們卻願意以成本價出售艦船,甚至答應用礦產品抵扣貨款,堪稱仁義。

生意做到了全宇宙的托斯商團國,也表示願意承接共同體和邦交國之間的物資運輸。他手裡有中立豁免權的貨船,甚至還掌握著不少非主流航道。武器和彈藥不敢運,但藥品、糧食甚至一些特殊軍用器材便沒問題了。

一貫隻看錢的托斯商團甚至還同意先貨後款,不可謂支援不大。

至於對銀河帝國怨念深重的切爾克王國,乾脆把自己現役的軍火、能源、糧食和藥品,都以折扣價轉讓給了藍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在新亞特蘭蒂斯星區的邊疆外,修建了艦隊的前進船塢,一副隨時可以帶領大軍支援的樣子。

切爾克王國的大鱷龜們的熱血激昂,隨便聽一聽就行了,別指望他們真能上場。

可是,就算是隻是嘴硬,至少態度是有的,便足夠了。

其餘國家雖然沒有簽下什麼確實的協議,但在口風上也確實有了很明顯的變化,升級還當著記者們對共同體的抗爭表示了敬佩和支援,接著又對帝國進行了譴責。

好吧,譴責的口吻雖然過於溫柔有點避重就輕的嫌疑,但畢竟也確實是譴責了。其他的細節問題,也就無所謂了。

請:m2.ddyueshu人和兩個三四十歲滿身都是技術宅氣質的研究員從自己麵前走過。等待那幾人的背影消失在了墻角,餘連方纔邁步前行。他依然保持著勻速的步伐,腳步聲已經細微到比塵埃落地的聲音還要小。他就這麼直接又和兩隊工作人員擦肩而過,向著三樓的通道走去。實驗室的內部的裝置和房間構造自然是在時時改變的,相比起貝爾蒙特給自己的結構圖,以及自己“後來”的經驗,都有一定的改變。不過,同樣也就像餘連所說的那樣,就算是有了變化,也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