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意氣風發的大總統

來的會計獻身,何況她現在也沒有這方麵的功能和需求了。隻不過,那個會計是個靈能者,而且確實是那位聯盟大小姐的心腹。她便可以在體液交流的瞬間在對方的體內種如傀儡蟲。這樣一來,便可以藉助對方的身體介入整個尋寶過程,然後再見機行事。夏莉一邊這麼盤算著,一邊就被拉紮凱老闆帶入了裡麵的隔間中,卻發現並不是想象中的醫務室,隻有一張床和閃爍著的曖昧燈光。少女目瞪口呆,但拉紮凱老闆卻非常興奮,壓著少女的頭部想把她按...第1572章意氣風發的大總統 總統先生見艦隊剛剛從晴春城完成了一次補給,便乾脆大手一揮,表示大家陪自己忙碌了兩周都辛苦了雲雲,今天晚上便好好休息一番雲雲。

他尼希塔要親自下廚宴請大家,還要親自給大家敬酒,給大家助興雲雲。

遠在遠岸幸運前線的餘連可以證明,尼希塔總統的廚藝是不錯的,至少燒烤的水準屬於到廣場上擺攤都一定餓不死的水準。

另外,總統先生在隨後又確實係統學了一下廚藝,據說是因為會做飯便是全世界最能樹立好爸爸好丈夫人設的方式了,這樣可以吸引家庭婦女的選票。

話雖然這麼說,但艦隊裡至少有好幾萬人,尼希塔先生就是覺醒靈能一次性突破九環,都不可能做得了這多人的飯。可這話隻要說出來,就把工作人員和安保人員感動得不要不要的。

就連楊明昭都承認,總統先生對身邊人真的很慷慨,確實能算得上最好的那種老闆了。

他雖然總是被迫996,總是要幫總統先生寫公文和演講稿,甚至還得客串保鏢,但自己其實挺適應在尼希塔總統手下工作的日子。

“我們不能指望所有的領袖,都是李元帥那種的型別。說句心酸的話,凱斯·尼希塔閣下,其實已經是老夫在維多利亞·李元帥之後,見過的最可靠的國家元首了。其實,他這樣當然人,也是最適合共同體體製的領導者。”這這番話的人,是堪稱共同體活化石的艾爾溫元帥,也是使團中年紀最大,資歷最深的老人家。他現在的職位的總統的軍事顧問。

這位老人家資歷深人脈廣,和不少聯盟宿將都是老朋友,且比現任的軍令部長派裡斯元帥更長袖善舞更適合做外交工作,自然也是隨同出訪的不二人選。

“那麼,和對麵聯盟的塔托斯大統領相比呢?”楊明昭饒有興致地問道。

“塔托斯大統領?哈哈,並不是太熟,倒是現在在臺上的埃斯科元帥,算是老夫的老友了。他是一個果決的老兵,但如果這樣的人成了我們共同體的領導者,可真是一場災難啊!”

老元帥一副意味深長,雲山霧罩的樣子。這種故作高深的樣子,其實是有點討人厭的。可是,對方的資歷畢竟擺在這裡,也已經有當謎語人的資格了。

“喜歡宴會的人,要麼是軍人,要麼是海盜。在戰爭中,總統先生希望自己表現得像是個軍人,我很領情。”艾爾溫元帥道。

宴會的氛圍當然也是暢快自如的。

至少從總統先生的表情來看,絕對比他在晴空城請客硬凹“反帝國聯盟盟主”的時候,要顯得輕鬆愉快多了。

他老人家沒有食言,真的親自下廚,燉了一大鍋牛腩煲,普通艦員自然是不夠分的,便都分給了蔚藍公主號的輪機部和損管部門。即便是在宴會中,這兩個部門的大多數人員都還在值班,自然應該得到愛崗敬業的褒獎。…。。

緊接著,尼希塔總統又抱著吉他,在宴會廳中高聲演唱了一首大家都沒聽過的歌,引來現場一片歡呼。

至於蔚藍公主號,以及別的護航艦船上的人員,也都通過終端直播收看了表演現場。

如果隻統計艦隊中人的話,總統先生這次表演的收視率,絕對超過了百分之九十,這還是沒人強製要求的情況下。

有一說一,表演水準的姑且不提,總統先生可確實履行了“為大家助興”的承諾。更何況,艦隊上下都紛紛表示,尼希塔總統先生唱跳俱佳,水平絕不是隨便練習兩年半就能達到的。

“這是新歌,齊先生作詞,克勞斯先生作曲,便可以叫做《歌唱動蕩的青春》了。”尼希塔總統哈哈大笑,順便向楊明昭的方向,投過去了意味深長的一瞥。

明白了,總統先生除了歌興大發,想要“與民同樂”之外,還確實是想要傳達一些意思的,但就是不肯直說。

沒辦法,謎語人確實領導的特權啊!楊明昭無奈,隻能垂頭開始冥思苦想。

“這首歌我聽說過。”基利安說,接著又開始解釋:

“是主席,嗯,師叔十蕩十決…”

“工作的時候,要稱職務。”楊明昭語重心長地提醒道。

現在不是在聚餐嗎?算是工作嗎?基利安雖然這麼想,但還是馬上改口:“餘長官在遠岸星雲十蕩十決之後,齊先生和克勞斯先生便創造了這麼一首歌曲,說是要紀念遠岸星雲的輝煌凱旋,到了最後,便成了獻給所有青年人的頌歌了。定稿才一個星期,歌名還是小世師叔定下來的。準備交給冰汽樂隊和賽琳娜·瑪奧小姐一起演唱,但還沒來得及錄小樣。”

“…原來如此。不過,這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基利安解釋道:“出發之前,我請了半天的假,去珊瑚城的紅星所總部取備用的刀片,遇到了塔米爾先生,從他那裡聽來的。”

楊明昭這才恍然。他似乎是明白了什麼,笑道:“總統先生也是一個訊息靈通的人。”

基利安疑惑地看了大師兄一眼。他能給感覺道,對方的情緒有點復雜,似乎是表達對尼希塔總統的敬意,但依稀又帶著一點點不易察覺的諷刺。

楊明昭隨即發出了一聲嘆服的笑聲:“寫出來纔不到一個星期的新歌,總統先生都學會唱了,說明是真的很有天賦的。他要是不從政,說不定能成為一位優秀的歌唱家的。”

基利安道:“他還說過,如果不是要從政,他是會成為一位頂級的天球運動員的,說不定已經代表地球拿下銀河杯了。”

“這就是國家精英的就業選擇啊!令人欽佩。”

等到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的興奮勁兒結束之後,也都已經是在13日,標準時間晚上22點之後了。

大部分船員和安保團隊都回歸到了自己的崗位上,就連身為靈能者的梅拉莉·尼希塔夫人也返回房間準備休息——這位名門出生的總統夫人是一位很自律的人,一直信奉的是睡覺會變白的理論。…。。

說白了,就是要保持充足的睡眠,才能減緩衰老,才能保持身體健康,保持精神愉悅。可不能因為自己是靈能者就亂做,或者說,越是靈能者便越是要自律。

這個理論或許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反正尼希塔夫人的美容理念是很得到認可的,她自己編寫美容手冊可是都賣出去過上千萬冊,僅次於自編的育兒和馴夫手冊,可比本職工作的民俗研究的著作賣得好多了。

在梅拉莉·尼希塔夫人離開之後,使團中的另外幾位大佬,譬如說國家航運委員長皮羅德、財長多諾萬等人,都紛紛一副身體被掏空的樣子,都告辭去休息了。

反而是年紀最大的總統府特別軍事顧問,前軍令部長埃爾溫元帥沒有回去休息,開始了例行的安全巡視。

理論上,這位已經退休的老元帥已經沒有任何的管理許可權了,但艦隊中內所有的軍職人員卻都願意服從他的命令,優先度或許僅次於總統。

至於凱斯·尼希塔總統,則還留在藍星公主的豪華沙龍中,抽抽雪茄整點小酒,順便扯著值班的大家聊聊天什麼的。

實際上,所有的中年男人其實都很享受這種什麼都不考慮,隻是天馬行空地吹牛逼的過程,尼希塔總統也是不例外的。更何況,在場的都是自己的保鏢和秘書,大家說話都好聽,而且更擅長聆聽,總統先生是超喜歡這種感覺的。

大家從目前的戰爭扯到了過去的獨立戰爭,又從李元帥的學生時代聊到了帝國統治時期,接著又扯到了伊雯娜大帝的八卦。

這一眾聯盟精英,很快便把話題侃到了女皇的第八十八凱泰人麵首的情(喵)色故事。

於是,總統先生又興致勃勃地拿出了星牌,拉著大家表示邊聊邊玩。

得了,這就是領導準備要玩通宵了,作為直屬的部下也就隻能捨命相陪了。不過,大家的抵觸心理並不大。總統先生其實是個很自律的人,平日的生活作息是非常規律的,他鮮少會像今天這麼興奮。

我們都知道,生活作息和工作安排越是規律的人,對身邊工作人員的折騰也就越少。

這樣的人偶爾任性一下,大家也是可以接受的。

尼希塔總統一向喜歡來自聯盟的星牌遊戲。

而且技術很好,據說是在大學時代鍛煉出來的技術。按照他自己的說法,要不是被天球俱樂部拉走了,當時自己一定會去星牌俱樂部的,說不定能成為職業牌手的。

現在,尼希塔他現在依然保持著這樣的愛好。同樣據他自己的說法,能玩好星牌的人一定都是有戰略家天賦的。他當初如果從軍,現在說不定也能成為將軍了。

楊明昭倒是不覺得打牌和戰略有什麼關係,他自己也算是圍棋高手,但絲毫不認為自己有什麼統率天賦。

他隻是覺得,總統先生當年的職業選擇實在是能逼死選擇困難癥,但也承認,後者的牌技水準確實很強。這兩年下來,不管是單對單,2對2還是更多的八人對局,不管是純遊樂或者帶點賭博,勝率都保持在了七成以上。…。。

不過,今天晚上的情況似乎是有哪裡不對,過於亢奮的總統先生大失水準,居然犯了好幾次低階錯誤。幾輪下來,麵對基利安·沙紮比和保安部副處長拉斯·波姆上校組成的菜鳥組合,他居然輸掉了其中一般的局數。

不信邪的總統先生表示一定是自己的隊友太豬,又表示要和基利安單對單。至於為什麼是基利安而不是波姆上校,自然是因為前者長了一張很聰明的臉,看著就很厲害。

尼希塔總統是戰爭英雄,對手也隻會挑真正的強者。

於是,五局下來,打了三十年牌的尼希塔麵對一個初學者,隻是險勝一局,平手一局,卻連輸了三局。

正在旁邊觀戰的楊明昭看得心急如焚,不斷向小師弟使眼色,但後者卻隻能回應一個無奈的表情。

他畢竟是個新手,讓牌什麼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高難度了。

到了最後,一貫都是陽光開朗寬容大度的尼希塔總統臉色鐵青,就連伊雯雅大帝和她的第一百零八到一百一十四號麵首之間的多人py故事,也實在聊不下去了。

這個時候的他,可不像是輸了牌,就像是被議員們彈劾了。或者說,比彈劾還厲害,更像是被檢察院查了個底朝天似的。

好在,他總算是沒有忘掉自己的人設,很快便再次露出了一個灑脫的笑容:“啊哈哈,小基利安居然是個天才,你以前就沒發現自己有這方麵的天才嗎?”

基利安依然不明白自己怎麼就贏了,但還是硬著頭皮陪著小來呢回答:“屬下,屬下是在帝國留學的。”

“我當然記得,你其實是聖蘇蘿大學的高材生嘛。哦,原來如此,星牌發源於聯盟,所以帝國那邊是不玩的。”

“確實沒有,總統先生。”基利安微笑點頭。

他的笑容有點僵硬,便莫名帶點嘲諷了。

帝國當然也有自己的棋牌玩法,但真正的規矩其實比星牌還要繁瑣,非常能表現帝國貴族的優雅、端莊和有限。基利安覺得,自己有這時間還不如多看上幾篇最前沿的論文。

“下官真的是在這次旅途上,纔跟著前輩們弄清楚星牌的規則。8人局的規矩現在還不熟悉呢。”基利安就當沒有看到大師兄的顏色,繼續道。

尼希塔總統不怒反笑,拍著基利安的肩膀,眼中的一絲陰鬱一閃而過,整個人再次陽光明媚了起來:“哈哈哈,這便是銀河帝國的格局了。我們光榮的共同體,我們英勇的人民,又怎麼可能被這樣的存在征服呢。”

總統先生就是有這種天賦,總是能夠把所有尷尬的局麵化解,甚至還能熱血激昂一把。

“你啊,如果當初不是去帝國留學,說不定也是可以成為星牌的職業運動員的。”尼希塔總統又道。

“可是,聯盟的醫學院,沒有給外國人提供的獎學金。”基利安無奈道。…。。

“那可真是遺憾。這一次訪問,我一定得和聯盟教育界人士好好談一談。”總統先生用“銀河河長”的氣魄揮手,起身道:“總之,我在星牌界發現了一個真正的天才,真是收獲頗豐。哇哈哈哈!今天就到此為止了,諸位,晚安。”

總統先生接受了部下的行禮之後,就在兩個忠誠的貼身仆人的跟隨下,離開了豪華沙龍。他在離開正門的時候還順便踉蹌了一下。

楊明昭望著總統先生的背影,一時間充滿了同情的姿態。他看了看自一臉天然黑的小師弟,覺得自己要是下圍棋輸給這貨,被打擊得說不定比總統先生還慘呢。

“所以,涅菲那邊的事情,我們不用告訴總統閣下嗎?”一位氣度不凡的中年官僚詢問楊明昭。他看著比後者至少年長十歲,但態度卻很恭敬。

這位紳士名叫赫登,屬於國家統籌保密局的一位處長,也即是“國統”的一員,對外的身份則是外交部的資訊乾員。

他現在和楊明昭討論的,當然便隻可能剛剛結束的那件大事了。

畢竟國統也是情報機構,就算是再飯桶,也確實是接收到了涅菲寶石海岸的情況了。

實際上,蔚藍公主號現在除了得到了寶石海岸的暴動之外,還知道艾梅塔·帕羅庭夫人的死訊,甚至知道超凡管理局和遊擊士協會“火併”的小道訊息。

如果不懂得情報分析匯總的話,現在一定覺得涅菲的街頭都已經打起內戰來了。

可是,楊明昭卻覺得,國統這樣的飯…這樣的不是太敏感的情報結構都得到了那邊的訊息,反而說明一切都風平浪靜了。

歸根結底,大家可以懷疑合理聯盟的意圖和動機,現在共同體高層也不隻有一個人覺得,己方是被聯盟奸商當成對抗帝國的棄子了,正處於沉重的自我厭棄狀態中。

可是,不能懷疑他們的能力。畢竟是世界兩極之一,當然有的是辦法來收拾現在的亂局。

赫登處長點頭:“寶石海岸那邊確實已經恢復治安了,我方大使館的工作人員甚至都開始出去購物了。不過,維爾巴特大使卻認為,在未來的一個星期之內,寶石海岸的安全評級應該都在B級綠色以下。”

請:m.ddyueshu.cc已經發話了,讓英仙座公約允許掠奪者從他們那邊入境避難?”“您可真是詼諧!在下隻是一個普通的業務員,這種天下大政又豈能知曉?”杜巴先生頓時哈哈哈地笑了起來:“隻不過,任何一個有良知有知忠義明事理的人,都絕不會和掠奪者沆瀣一氣的。這是文明種族的底線啊!”確實,如果英仙座條約諸國這等敢對掠奪者開放邊境,那第一個滅掉他們的就是聯盟了。“可如此一來,掠奪者是為什麼呢?拿下綠洋爽一把,然後被圍殲?”在餘連的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