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大平靜的海浪

的內衛部隊。駐紮在火星軌道附近的本土艦隊主力,在半個小時之內就可以抵達地月軌道。不過,因為莫雷準將的堅持,禮賓司和保安局還是批準了他的保衛方案。“呼,那我就放心了。”王景陽裝模作樣地點了點頭,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慶典的時候,我應該乾什麼呢?”“待在船上,開啟天眼領域。目前,自然方麵的危險防護,已經算得上是萬無一失了。而隻要您在船上,所有來自敵意的危險,也就無所遁形了。”王景陽思忖了一下,覺得這也...第1573章大平靜的海浪 “B級綠色?”楊明昭微微一怔,不可置信:“我記得,這難道不是一場近百萬人的遊行嗎?而且才剛結束了二十四個小時。”

“其實,現在統計,參見人數已經達到一百三十萬人了,規模超過去年年末的冰穀城了。可是,到現在結束在不到24個小時,寶石海岸便已經完全恢復治安了。艦隊廣場,金櫚大道和時鐘街的賣場,聖泉博物館和未來公園都恢復營業了。就連共和廣場,都才剛剛舉辦了一場演唱會。”

“演唱會?”

“是的,早安小貓隊的驚喜演唱會什麼的,據說是臨時起意的,為了回饋歌迷什麼的。雖然沒有宣傳,但參與人數也超過了十萬。”

“臨時起意?”楊明昭冷笑。

“臨時起意。”赫登處長一本正經地點頭。

“不愧是聯盟,令人震撼的…嗯,恢復力。”楊明昭嘆息了一聲。很多時候,粉飾太平的水平也能表現一個國家的組織度和動員力,很顯然的,至少在這個方麵,聯盟依然是全宇宙的頭一檔,這或許是藍星共同體再學上一個世紀都掌握不了的高階技能吧。

“這已經比百分之九十的共同體城市要好了,甚至比地球還要好。”基利安不由得咋舌。

赫登先生頓時露出了慚愧的表情。他固然是情報部門的官僚,但畢竟也算是安全部門的人,對治安問題當然是有相對直接的關係的。

當然了,不管怎麼說,B級綠色便意味這個城市的治安狀況,已經適合零武裝的外地遊客來旅遊了。這是銀河文明議會做出來的評級,相對而言應該還是客觀的。

到目前為止,共同體境內超過這個治安水準的城市,隻有楓城等少數幾個了。

“既然如此,總統閣下的涅菲一行,應該會比晴春城好一些的吧?”基利安又道。

楊明昭沒好氣的用眼角餘光瞥了小師弟一眼。他已經搞不懂自己的小師弟到底是真純真還是真天然黑了:“治安是個動態變數。”

國統官僚也露出了苦惱的神色:“在下職責所在,總是害怕總統先生會受到沖撞,那就是外交事故了。何況,這次事件畢竟是聯盟市民抗議戰爭引起的,再加上帕羅庭議員去世,難免會產生極端的群體。之前在晴春城的時候,便已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聯盟那邊就更令人疑慮了。可是,我也沒資格阻止總統閣下的行程,也隻能相信聯盟方向所謂的B級綠了。”

“…你也可以確定帕羅庭女士的死訊了嗎?”

“八成肯定。”他進一步解釋道:“大使館在這方麵也有人脈。”

楊明昭無聲地嘆了口氣,莫名有點小傷感。他當然和帕羅庭女士沒有任何交情,但對這種為民眾發聲的良心政治家,總還是存有一定敬意的。

他道:“剛纔看到總統先生這麼高的興致,確實不好用這些掃興的訊息打擾。”…。。

“難道不是相反嗎?”赫登處長的情緒卻有點亢奮,帶著一絲幸災樂禍的意思。

畢竟帕羅庭夫人的政見是希望聯盟可以置身於事外的,這對共同體而言當然不算是好訊息。然而,凱斯·尼希塔總統已經不止一次在私下“那個裝模作樣的道德婊”,“就不應該讓她上桌”,“一定是帝國的間諜”之類頗為惡毒的評價。

對尼希塔總統而言,帕羅庭夫人的死訊,應該得算是好訊息才對吧。

楊明昭微微抽動了一下眉毛。畢竟是一位有良心的民權政治家的死亡,卻明顯是死於政治仇殺。這是一樁悲劇,但凡是有點良心的人都會覺得遺憾。

楊明昭很不喜歡用這種輕浮的方式,來闡述一樁悲劇。

當然了,他掩飾得還是很好的,至少表情上沒有任何鬆動。

倒是旁邊的基利安·沙紮比,臉色直接便陰沉了下來,用直接了當的方式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他隻是普通的事務秘書兼保鏢兼急救醫生,不用像大師兄一樣講究團結和城府的。

赫登處長當然感受到了到了基利安的眼神。這個情報部門老官僚,在一個隻有自己年紀一半的年輕人對著自己怒目而視的情況下,卻有些畏縮地挪開了視線,陪著笑道:

“不過,要是說到事件本身,大約隻是例行公事地問一下,然後就忽略了吧。歸根結底,聯盟的市民暴動,和他能有什麼關係呢?”

就像當初在孤夜城發生起義的時候,尼希塔總統的第一個反應也是“怎麼?暴動?暴民造反了?星區政府呢?星區政府是乾什麼吃的?什麼什麼,已經平定了?哦,那就沒事了。”

自始至終,他都認為,所謂的孤夜城事件就是一次普普通通的地方市民暴動。這種事情,歷朝歷代都沒有少過,完全不值得自己這個國家元首多花什麼心思。

歸根結底,大多數的政治家其實都是傳統的老保男,對最新的發展,最新的輿情,和最新的變革,總是反應遲鈍。

尼希塔總統雖然看著是個很有領袖魅力的優秀政治家,但應該還沒有超出這個範疇。

不過,有些事情,當領導是故作豁達也好,是立剛膽無畏的人設也好,也許可以不在意,但當部下可就不敢大而化之了。

“寶石海岸的B綠,姑且就海慧寺當成一個參考值吧。如果晴春城的槍擊發生在寶石海岸,尤其發生在總統和艾斯科元帥的會晤現場,那都是外交上的災難。”楊明昭道。

“是的,如果因此影響到了前線的軍心士氣,你我,在做的諸君便都是共同體的罪人了。”赫托處長補充道。

你大可不必這麼補充的。楊明昭瞥了對方一眼。他實在是不明白,這種老官僚為什麼就是喜歡給乾活的人上壓力,難道這樣可以更能突出自己的愛崗敬業嗎?…。。

這不,衛隊長波姆中校果然是覺得壓力大了起來,趕緊一邊擦汗一邊道:“聯盟那邊也已經同意,尼希塔總統在涅菲的時間,都在海之都的領航者酒店下榻。那裡沒有受到暴動影響,治安現在還是A級。還有,領航者酒店所在的夏礁島上不允許有高層建築,安全布控也更容易。這樣一來,總統先生應該是可以得到保證的,至少比在寶石海岸好一些。”

“而且從七海之都出發,參加活動的時候也更方便一些。”楊明昭笑道。

“是的。如果要去國會大廈的話,就直接從酒店乘飛艇過去,安全又便捷。我們也都聯絡好了。”波姆中校道。

赫托處長點了點,擠出了一個不是太自然的笑臉:“確實,乘車還有被槍擊的危險,乘坐飛艇的話,總不會真有人用導彈襲擊吧?那些極端和平主義的暴徒,要是能弄到這種武器,說不定昨天的時候就用上了。”

這應該是笑話吧?於是,楊明昭便帶著大家一起啊哈哈地笑了一下,總算是沒有讓現場冷下來。

“總統先生在涅菲的活動時間有一週,這應該會是大家最忙碌最緊張的一週。”

“不止一週。”基利安補充道:“涅菲的事情結束,還要到圖蘭卡和鋼達紐各呆上三天。”

去圖蘭卡,自然是要去考察主神級的建造進度。到鋼達紐,則是受邀參加聯盟及其盟約國的聯合軍事演習。好在,這兩個星係都在中央星區之內,倒也不算太折騰。

“那便是將近半個月時間了。這就是我們的戰場了。在此之前,還請諸位務必要吃好睡好,養精蓄銳。”楊明昭道。

大家再次紛紛表示,果然楊主任就是楊主任,說話是最好聽的。大家也確實覺得,在蔚藍公主號,被己方的護航戰艦簇擁著,確實是比在晴春城上安全,估摸著也一定比在涅菲安全。也隻要在這艘巨型遊輪上,大家或許才能體會到難得的安心感吧。

於是,在場的秘書處成員和安保組的組長們也都紛紛起身告辭,準備去休息了。就連基利安也準備退下了。

“我還有晚課。”基利安對大師兄道。

他覺醒靈能的時間並不算長,自問比起那些嬰兒時代就能用念力舉卡車的天縱奇才,應該也沒什麼太高的天賦,可依舊直接被靈研會納入門墻,還得到了專屬的靈能武裝和道號“魚腸”,

他受寵若驚,實在是太想要進步了。

當然了,這是指靈能方麵的。

“辛苦了。師父已經把你下個月的晚課作業發過來了,注意不要過量。”楊明昭對小師弟揮揮手:“我再等一等涅菲那邊的訊息。”

然後,他就變戲法似的從自己的座椅後摸出了一副麻將,接著又往桌子上排開了一把金燦燦的小可愛,自然是足量的金龍了。

雖然正在戰爭中,大家或許在仇恨帝國人,但誰又會討厭帝國的金幣呢?…。。

於是,有不少原本準備去休息的人頓時就不想走了。這其中也包括了赫托處長和波姆上校頓時就不想走了。

要知道,楊明昭對麻將的愛好隻能用“人菜癮大”來形容,這哪裡是在打麻將呢?分明就是在送福利啊!

總之,這麼一個在聯盟政壇和公務員體係並沒有什麼根基的人,能短時間掌握好尼希塔總統的秘書處,可絕不是僅僅靠著靈能者的蠻力。

基利安卻用欽佩的目光看著大師兄,覺得自己這輩子都做不到這個地步,一時間隻剩下了敬服。

“大師兄,真是辛苦你了。”基利安感動得眼淚汪汪。

於是,按照帝國宮廷風裝修出來的沙龍中,也開始響起了嘩啦啦的砌長城的聲音。這典雅奢華的宮廷風格中,頓時被注入讓人舒心的煙火氣。

實際上,對這種應酬大撒幣的場合,楊明昭並不是太反感。他是靈能者,他是靈研會的第三代的大師兄,而且和師父澹臺靖一樣,都是那種君子如玉的風格,坐在椅子上都有一種君子如玉的味道。對他這樣的人來說,就算是撒幣能換來的人情價值也比別人高得多。

這不,幾圈麻將下來,楊明昭便已經從赫托處長那裡得知,聯盟安全部部門正在動大手術,正因為如此,才同意尼希塔總統可以下榻在相對安全的七海之都,所攜帶的本國持械安保團隊也能增加到兩個連以上。另外,國統方麵準備拿出孤夜城事件時累計的彷彿經驗,來和對方進行合作。

正因為如此,波姆中校雖然覺得壓力山大卻也鬥誌昂揚。要知道,過往去聯盟訪問的外國元首,雖然也有特勤組的隨員,但人數有限,且所有的部署和移動都要服從聯盟方麵的安排。可現在,涅菲方麵卻擺出了這樣的低姿態,讓波姆中校很有點在蔚藍宮的臺階上果奔的興奮感覺。

隨後,他又從一位負責和外交部對接的同僚那裡得知,上麵有意把駐聯盟大使莉娜·維爾巴特女士提到副部長的位置上。這其實可以看成是凱斯·尼希塔總統對內閣重要權利部門的分權了。

楊明昭覺得,隻是花了不到50枚金龍就可以得到這些訊息,還是很劃算的。反正出這錢的也不是自己,而是人聯。

等到打了幾圈下來,時間也到了12月14日的淩晨2點25分的時候,楊明昭依舊神采奕奕,但其餘精疲力盡的一乾凡人卻紛紛體會到了自己和靈能者之間的巨大差距,看到手中贏來的金幣,覺得自己分明是得到了大佬的恩裳似的。

不過,就在大家終於準備散場的時候,卻接到了正在艦橋上值班的大副發來的通報。他們接到了來自聯盟大公海艦隊司令部的通訊。

這不意外。其實,在此次出訪行動開始之前,雙方便做好了溝通,一旦尼希塔總統的船隊離開了晴春城之後,聯盟大公海艦隊也會加入航海的行列。

原本說好了是兩艘驅逐艦的,這也是大多數外國元首的船隊進入聯盟國境之後的護航標配。說是護航,其實主要起到的也是領航、向導和儀仗工作。

不過,在晴春城事件發生之後,也許是為了安撫,聯盟方麵便把護航兵力換成了一艘輕巡洋艦和三艘驅逐艦,基本算是最高的禮遇規格了。

第三次銀河大戰期間,帝國和聯盟聯手抹殺埃羅人帝國,當時的帝國至尊來聯盟訪問的時候,也就是這個規格了。

總之,如果算是共同體這邊的護航艦船,便真的構成一支達到了兩位數的艦隊了。對此,尼希塔總統的榮譽感得到了大大的滿足。

聯盟方麵表示,護航艦隊自然已經出發了,約定會在今日早上八點之前,和蔚藍公主號會和。到了這裡還是程式性對話。可緊接著,對方還表示,他們佈置在大公海重要交通節點星係內的深空探測器,發現了一些不自然的艦隊動向。

“不明身份的武裝艦船?數量超過10?正在向我們的方位運動?”楊明昭蹙眉。

赫托處長道:“如果是在大公海星域內,出現不明武裝力量也不奇怪。”

“是的,處於安全起見,聯盟方過來會和的艦隊便又多出了一艘重巡洋艦和一艘輕母。”二副道。

請:m2.ddyueshu觸的方式還是比較溫柔的。在紅色老虎號即將真的一頭砸在藍船的舷側的時候,導演部的人便遠端接管了雙方的艦支,讓兩艘船貼在了一起,就彷彿是在跳貼麵舞似的。安妮微妙地有點欲求不滿,在頻道裡大聲道:“我說不定是可以一頭把她攔腰截斷呢。”是啊!所以宇宙戰時期的撞角戰術還真的有一定的可操作性呢。餘連一邊想著,一邊向雙方接觸的艙門走去。“紅方撞擊成功!藍方B7舷側遭到嚴重損耗!藍方護盾全滅!”餘連的耳中響起了演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