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襲擊者的身份

聽到了腳步聲,轉過了頭,直麵著正在接近的兩人。餘連抹了抹有點酸酸的眼睛,卻感覺一隻溫暖的手牽住了自己。他看著菲菲,兩人很有默契地相視一笑,繼續上山,很快就找到了爸爸媽媽的墓地所在。餘連麵無表情地接過了勛章,背在背後的另外一隻手,卻緊緊地攥著另外一枚。餘連上下打量了對方一下,並沒有特意掩飾疑惑的神情。這樣又過了幾年,到了十歲的時候,父親也因為空間事故去世了。據說是去搶修一個故障的動力裝置,他搶回了設...有不明身份的船隻在附近行動,這當然並不奇怪。越是繁榮的航道,海盜便越多,就像是蒼蠅總是會往垃圾堆聚,這其實是一樣的道理。況且,現在的科技也沒辦法把宇宙的每個角落都納入到監控範圍之內,便總是會給法外之徒行動的空間。

實際上,在宇宙中,甚至海商和海盜之間,往往也隻是在一個變化之間。

隻不過,海盜畢竟是求財的,在乾活兒的時候,總是會想辦法避開過於繁盛的航道,躲開各國海軍的巡邏警戒的範圍。

這樣的船,按理說應該是要遠離蔚藍公主號的,而絕非是接近。

“要讓所有戰艦進入警戒狀態嗎?”值班的大副詢問道。

這一次,楊明昭陷入了短暫的猶豫中。他倒不是連這點決斷都沒有,而是總覺得一旦進入警戒狀態,就一定會把總統先生吵醒。直覺告訴自己,總統先生一旦醒了,知道有些敵艦正在向自己接近,說不定會馬上進入奇特的亢奮狀態中。那情況可就很麻煩了。

可是,他也確實沒有阻止的理由。

於是,半個小時之後,凱斯·尼希塔總統便這麼出現在了艦橋上,一同出現在現場的使團高層隻有艾爾溫元帥。

之所以沒有把其他人叫醒,是因為總統先生說了,這點小事就不用打擾其他大人的安眠了。畢竟都是一把年級的老先生了,睡眠不易,且軍事又不是他們的本職工作。用計劃之外的工作來打擾員工作人員正常的休息時間,那不是最愚蠢的操作嗎?

當然了,艾爾溫元帥是一位愛國敬業的職業軍人,是總統府的軍事顧問,這種事情還是應該通知他老人家的。至於總統先生自己,他表示,自己纔是藍星共同體的最高統帥。既然是戰爭方麵的事務,自己豈能置身事外呢?

他說的很有道理。從法理上來說,尼希塔總統確實纔是共同體武裝力量的最高統帥。

“目前可以確定,這貨所謂的不明艦船有多少嗎?”尼希塔總統問道。

艦長介紹道:“根據聯盟大公海艦隊的情報,在12到16之間,最大質量投影為標準單位的4,應該是輕巡洋艦,但數量總共隻有3。我們也調閱了餘長官在K博士星繫留下的深空探測器的資訊,確定這個資料基本是正確的。”

艦長在介紹的時候,大副也拿出了光筆在星圖上點了一下,畫出了k博星係的位置。

“這是大公海的寒王星峽戰役結束之後,餘長官駛出寒王星峽之後,便順手佈置了12個自動深空探測站。”

尼希塔總統這種門外漢頓時有了一種不明覺厲的感覺。

“真是高瞻遠矚啊!我的餘連小兄弟!”他贊嘆,但表情中似乎有點疑慮。

而艾爾溫元帥這樣的宿將,也根據自己的專業水準看出了其中的不凡之處,不由得開始感慨後生可畏:“純粹從軍事的角度來說,帝國隻要來了一次,就一定會想來第二次,我們確實有必要在附近做好佈置。”…。。

“不過,我們在這裡佈置監控設施,不會引起聯盟的疑慮嗎?”總統又有些疑慮道。

過了晴春城的大公海航道區域,便是屬於聯盟的勢力範圍了。可“勢力範圍”又不是領土。要不然的話,為什麼還能叫“大公海”呢?怎麼沒見到聯盟為這片星域的海盜負責呢?何況,我們隻是佈置一些監控設施,又不是直接諸君,這有什麼好疑慮的呢?

艾爾溫元帥忍不住瞥了對方一眼。他現在算是看出來了,器宇軒昂,豪爽大氣的尼希塔總統,其實和普通的政客一樣,也有敏感…啊不,心細如發一麵啊!

或者說,如果沒有神經質一般的謹慎,就當不了一個好政客了。

到了這個時候,老元帥忽然來了興致。他依然認為,凱斯·尼希塔或許是獨立戰爭那一批先輩之後,共同體最靠譜的一位國家元首了,至少目前來看確實如此。不過,他現在卻也很想要知道,在真正最考驗決斷力的情況下,對方將會如何應對。

倒是一旁的艦長補充道:“其實,這些深空探測器都佈置在一些支線航道的星係中,應該是不會引來國際觀瞻的。”

“原來如此,在盡量保證不引起聯盟過度反應的情況下,還想辦法盡量保證我們的國防安全,真不愧是他。”總統先生誇獎道,又虛心地詢問專業人士的建議:“那麼,元帥,您認為,會是不長眼的海盜,還是別的情況…”

“海盜的可能性不大。他們是為了求財的,沒有任何襲擊我們的理由。”艾爾溫元帥其實是想說這幾乎不可能的。說白了,大公海區域的海盜,論規模,論彪悍,論戰鬥力,肯定是比不上螺旋星雲和深淵星雲的海盜王們。後者那些玩意可是連基地甚至治下的平民定居點都有,與其說是海盜,倒不如說是軍閥。可是,若論起狡詐靈活,卻遠遠勝過。

說白了,要在貿易繁榮的大公海星域求食,靠的不是打打殺殺,而是人情世故。

聰明絕頂尼希塔總統先生很快便反應了過來:“確實也是,我們也是聯盟邀請的座上賓,就算他們內部有什麼問題,也不用做這種事。”

這話相當於是直接說,大公海區域的海盜都是聯盟的黑手套了。

見部下們露出了無奈的表情,認為自己很幽默的總統先生發出了爽朗的大笑聲:“好吧好吧,我明白諸位的意思。確實,並不是所有的海盜都是聯盟的外圍勢力,也總有些崇尚自由的豪傑吧。哈哈哈哈!”

“可是,也不能排除是掠奪者的可能性。”艦長道。

確實,大公海星域沒有和銀心接壤,但兩者之間的星空是屬於十幾個小國的。他們的國防力量僅夠在重要的殖民星係附近駐守,很難對抗大規模的掠奪者侵攻。或者說,一旦真遇到了這個局麵,往往都隻能一邊抱頭蹲防一邊請求聯盟爸爸過來救民的。…。。

如此一來,掠奪者的前哨艦隊偶爾也是可以進入大公海星域大大秋風什麼的。

“掠奪者?”總統微微跳動了一下自己的眉頭:“這裡怎麼會有掠奪者?不是已經都被連俊傑剿滅了嗎?戰俘也都…嗯,也都和平地納入文明的社會了。”

總統先生想說的事,掠奪者的戰俘都被當商品由各國瓜分了。自己的夫人梅拉莉女士也委托孃家人買了幾家有老有小的邁山達巨魔家庭,送到了自家在鄉下的棉花園裡當大牲口用,對外當然是說雇員了。

反正畢竟是鄉下,也是總統先生的莊園,不會真有人來較真查老公的身份證的。

之所以有老有小,是因為有了軟肋的人才能好好當牛馬。當然更重要的原因是總統夫人心善,見不得人家妻離子散。

總統先生一直以為,掠奪者從此以後便真的隻是歷史名詞了。

可是,老元帥卻解釋道:“托米泰莉女王並沒有帶走所有的掠奪者。我們現在估算,應該是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戰艦、經驗豐富的老匪和青壯,以及六成的平民和奴工。”

“也就是說,有漏網之魚,也還有留守的頑固匪徒。”

艾爾溫元帥點頭:“可是,那些參與遠征的掠奪者大艦隊畢竟已經被全殲了。留在銀心的掠奪者都隻是老弱病殘,缺乏青壯的他們,就算是在那種惡劣環境中勉強生存下去,也應該不會再構成對各國的威脅了。”

“是的。如果說以前是彪悍的馬紮爾遊牧部落,現在最多就是可薩人的馬匪了。”希臘人出身的艦長道。

“這不是也挺彪悍的嗎?”尼希塔總統大聲道。他表示勞資讀過書,你可不要忽悠我。

“彪悍程度也是有區別的。”艦長不好意思東奧。

然後,楊明昭又補充道:“或者說是大元滅亡之前和之後的蒙古人的區別。”

尼希塔總統覺得這個例子倒是比較直觀了,感謝地當場親手給楊明昭倒了一杯茶:“懂了。那些可以滅國的宇宙野蠻人,也墮落成普通的海盜了。”

大家紛紛點頭,表示大家就是你這個意思。

尼希塔總統沉吟了一下,卻又道:“不過,就算是墮落成了海盜,也一定是最彪悍的海盜,我們還是要出重拳的。”

總統表現很堅定。可是,楊明昭卻總覺得對方也有點“遇到怯薛我唯唯諾諾,但老弱病殘組成的馬幫我重拳出擊”的味道。

“其實,也很有可能是帝國的滲透艦隊。”基利安躲在人群裡低聲說了一句。他說的很小聲,但還是成功地讓大家都聽到了自己的聲音。

艦長雖然不知道是誰說的,但卻覺得很有道理。至少,他並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

“確實,帝國當初可是通過深淵星雲進入大公海星域,摸到寒王星峽埋伏我們。他們可以做一次,卻可以做第二次。”楊明昭盤算道。…。。

尼希塔總統的臉頓時出現了一絲明顯的僵硬:“帝國?帝國的艦隊?”

就算真的是按照深空探測器查出來的資訊,隻有十餘艘艦支,可若是十幾無畏,卻當該如何是好呢?

帝國人是拿的出這些兵力來的。尼希塔總統從不懷疑這一點。

當然,他倒是忘了,剛才的探測資訊也表明,更何況,若真的有十餘艘帝國無畏艦來到了晴春城(以西)的地方,那更著急的便應該是涅菲方麵了。聯盟大公海艦隊估摸著已經主力盡出,本土的艦隊也會開始往邊境調動了。

艦長道:“就算是帝國方麵的滲透,也隻是小規模的遊擊艦隊,最多用於小範圍的前導偵查。用於破交都是捉襟見肘的。”

艾爾溫元帥也道:“所謂的奇襲,可是得有突然性的。已經用過一次的失敗小花招,如果還要再用,那便真的會貽笑大方了。對帝國來說,這比失敗更難以接受。老夫和帝國打過一個多甲子的交道,我很清楚,他們的恥度其實不高。”

尼希塔總統若有所思道:“…原理如此,霸權的建立,一方麵的暴力,一方麵便是人心了。武力的損害可以隨時恢復,有很多種恢復的辦法。可是,人心失了,想要挽回卻也不容易了。”

老元帥意味深長地看了對方一眼:“閣下聖明。”

這位至少什麼都懂,這便足夠讓老元帥感到欣慰了。

“哈哈哈哈,破鏡難圓的故事,我也是聽我的助手們講過的。我的助手團隊雖然年輕,但可個個都是文武雙全的人才,說話還好聽。我超喜歡和他們聊天,他們也遲早會成為支援共同體的人才的。”尼希塔總統發出爽朗的笑聲,順手還拍了拍楊明昭的肩膀。

很想要讓自己躲在人群中的楊明昭,不由得露出了無奈的微笑。

好吧,總統先生不但非常樂意虛心向部下請教問題,而且還從來不迴避談論這一點,這便更顯得雅量高致了。老元帥更加欣慰了。

“所以,不會有什麼危險了吧。”尼希塔總統又問道。

…您竟然什麼都懂,又為什麼要多此一舉地這麼一問呢?老元帥的欣喜和寬慰頓時便打了一個大大的折扣。

不過,至少尼希塔總統看著是完全沉著下來。

然後,負責給藍星公主號護航的共同體艦隊,由巡洋艦3、驅逐艦6和輕母1、維修艦1和醫療艦1組成的艦隊,也直接了當地展開了護航佇列。數架戰機更是直接離開了航母,向著重力井的方向,也即時不明艦隊有可能來襲的方向加速撲了過去。

“說起來,我很早以前就一直想要問了,咱們護航艦隊的戰鬥力到底如何呢?”尼希塔總統問道。

“至少從紙麵戰鬥力來說,是一支超出規模的護航艦隊了。”艾爾溫元帥道。

總統“哦”了一聲,似模似樣地點了點頭,信心似乎是來了。

“其實,楊希夷將軍在團結要塞絞殺索雷恩王和山神剛達朗的時候,手裡掌握的兵力還沒有這麼多呢。”老元帥又道。

這話其實不太客氣,有點諷刺總統閣下反應過度的意思,在場可能也將艾爾溫元帥有資格這麼說話了。

當然了,雅量高致尼希塔總統倒是完全沒有介意,隻是又“哦”了一聲,信心似乎是來得更充足了。

他甚至還感動道:“是啊,楊將軍的處境比餘連老弟還要艱難,卻始終在維持我們在新大陸的局勢!他是真正的中流砥柱啊…說起來,楊將軍那邊可有新的戰報?”

“楊希夷將軍暫時沒有。不過,瑤池方麵倒是可以確定,我們的李元帥格勒,在帝國軍優勢兵力的圍攻下,依舊屹立不倒。”楊明昭趕緊報告道。

尼希塔總統抹了抹並不存在的眼淚,嘆息了一聲:“我是何等幸運,和英雄們身處同樣的時代!”

在總統先生第N次向前線名將們傳達自己敬意的當口,時間便在無聲無息中來到了到12月14日的淩晨3點30分,

而這個時候,前方去探查的戰機便發來了最新通訊,表示已經捕捉到了重力井訊號了。緊接著,十餘艘艦船也確實陸續躍遷進入了本星係之內。

那是一群非常醜陋且又猙獰的艦船,彷彿是用太空垃圾構成的管線和隕石碎片的拚接物,充滿了後現代的廢土痕跡。

請:m2.ddyueshu止了通訊。“他並沒有說謊。”保安主任凱索雷準將道。他是一個“聖從”,“擁靈”四環的靈能者,是精神攻防和靈性感知領域的專家,也是測謊專家。雖然是隔著一億多公裡的遠端通話,但謝博士畢竟是普通人,當然不太可能在一個靈能者麵前說謊。塞勒留上將則陷入了沉思。他想起了最早發生在要塞上的“三軍官失蹤事件”,不就是和那邊十萬頭牲畜的失蹤事件有點類似嗎?雖然兩者之間的規模差距也確實太大了。“要向國內求援嗎?”凱索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