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還算要緊的事情

!她與蒙罕獻上秘術,不過才數年,此數年內,不知多少弟子亡命她手!“是你?”趙蓴立時回過頭去,見一蓬頭垢麵,滿臉血汙之人,站在深淵下石壁一處狹窄的石沿上。“恩人!”他撫開亂發,露出一張熟悉的圓臉麵容來。“你是洪家的管事,小雙?”修士的記憶何等牢固,幾乎是瞬間,趙蓴便將他認出。小雙點點頭,示意趙蓴隨他過來,露出身後一隱蔽洞口。他不過是一凡人,威脅甚小,趙蓴在其身上也未感知到惡意,便拿上玉簡,躍向洞口處...趙蓴禦起真氣,緩緩步入其中。

好在修士無須以目為視,即便是黑暗中,她也能清楚瞧見四周。

已不知走了多久,彷彿沉在靈氣的海洋之中,隻不過,是一片血海,讓趙蓴不得不封鎖丹田,免叫此種邪異的靈氣汙染靈基。

暗道狹窄無比,隻容一人行走,且還是趙蓴較為清瘦的緣故,若是體格寬大些的高壯男子,怕是要側身而行了。

一路上平靜無風,寒意卻愈加濃重,直至暗道到了頭,眼前出現一方矮小石門,趙蓴欲推開,無果,發現此門早已被人以重重陣紋封閉。

趙蓴以真氣附著於手,撫上石門,然而陣紋實在牢固,便是赤金真氣,也難以破除。

並且門上光有陣紋,而無陣眼,趙蓴不曉陣法一道,卻也知除非從陣眼下手,否則隻能以高深修為,粗暴破陣,可這兩種方法,她都是有心無力。

正當失意之時,丹田火焰卻是在靈基上躍動,趙蓴會意,輕聲道:“你想試試?”

得她允許後,火焰立時在出現在指尖,幾乎是燃起的那一刻,周圍陰森寒意盡數消解,趙蓴終可舒上一口氣。

那火焰飄飄忽忽,飛到石門上,突然裂出一張大口,將重重陣紋吞吃進去,吃去越多,火焰便越盛,直至陣紋完全消失,它才顫顫巍巍地飛回丹田,停在靈基之上,像孩童飽腹後,癱坐著消化。

趙蓴隻覺得身上一片暖融之意,不覺有害,便移開心思到石門上。

陣紋已破,石門便不足為礙,隻輕輕一推,就向裡倒下。

她屈身進入,眼前霎時開闊!

四麵鐵索連線中間一塊暗紅色石臺,往下是無底深淵,漫天血氣便是從下而來。

趙蓴踏鐵索登上高臺,臺中唯有一方小小桌案,堆了五六玉簡,玉簡旁邊,卻是許多命蠱小球,已然僵化死去。

而踏上此臺才知,足下暗紅之色竟全是鮮血浸染而來,惡孽深重至極!

她將玉簡翻出,細細檢視。

“壬陽弟子三,用一,其餘棄之。”

“壬陽弟子六,用兩,其餘棄之。”

“壬陽弟子十一,用五,其餘棄之。”

“壬陽弟子三十二,用十三,其餘棄之。此教重命蠱,不重靈根,棄多用少,不宜。”

到此,其中一枚玉簡看完,趙蓴神色凝重,再換。

“青蟾門弟子二,用二。”

“上均宗弟子三,用二,其餘棄之。”

“淳風派弟子一,用一。”

趙蓴擱下連連看完三枚,餘下便隻剩兩枚。

其一為:

“外門弟子十七,用十二,其餘棄之。”

“外門弟子二十三,用十九,其餘棄之。”

“內門弟子樊海峰,水重,木土輕,小用。”

“內門弟子尚菲,水重,木輕,大用。”

“內門弟子沈有禎,金重,水輕,小用。”

沈有禎!?

此人與她比鬥大會一戰,後還前去了百宗朝會,趙蓴唯一識得之名,便是他。

再往下看,又是幾個陌生的名姓中,夾雜著她所熟識得名字,甘媛、夏申德…

無一例外,均是內門練氣,雙靈根弟子!

再往下,末位兩個名字,赫然是蒙罕,鄭辰清!

趙蓴心中頓起一荒謬念頭,心神浸入最後一枚玉簡,其中繁復口訣心法眾多,她未曾見過,然而有一篇小記,卻讓她心頭生寒。

“以血為引,盜奪靈根,移天換日,大道既成。”——換日盜靈** 正是她與蒙罕從長輝門棄徒嶽纂手中奪來的邪術!

趙蓴憶起,昔日江蘊曾道:“近來弟子時常殞命宗外,秋長老領築基修士,巡查方圓百裡,便不大得有空閑,與你鬥劍。”

宗門弟子連連失蹤,巡查宗外乃是秋剪影主動請纓,是了,試問門內有誰能獵殺弟子不為旁人所知,有誰能在暗處佈下如此天地,又有誰…靈根不足,需要此秘術增補!

她與蒙罕獻上秘術,不過才數年,此數年內,不知多少弟子亡命她手!

“是你?”

趙蓴立時回過頭去,見一蓬頭垢麵,滿臉血汙之人,站在深淵下石壁一處狹窄的石沿上。

“恩人!”他撫開亂發,露出一張熟悉的圓臉麵容來。

“你是洪家的管事,小雙?”修士的記憶何等牢固,幾乎是瞬間,趙蓴便將他認出。

小雙點點頭,示意趙蓴隨他過來,露出身後一隱蔽洞口。

他不過是一凡人,威脅甚小,趙蓴在其身上也未感知到惡意,便拿上玉簡,躍向洞口處。

小雙輕聲道:“此處不會被她發現,恩人可放心躲避。”

趙蓴甫一進去,便釋然,原是一處絕靈之地,其間斷絕靈氣,自也隔絕了修士感知。小雙口中她不會發現,應也是指秋剪影靈識入不了此處。

洞內陰暗潮濕,中有一人仰躺血泊之上,趙蓴視之大驚:“蒙師兄!”

此人身材高狀,生得一副黑臉兇相,正是與她熟識的蒙罕。

“她抓你進來了?”蒙罕臉色慘白,觀其身上,竟是丹田被破,受得重創!他見趙蓴進來,忙開口問道,又見趙蓴身上完好無損,疑道:“師妹你不曾受傷,可是…可是秋剪影已被掌門拿下?”

趙蓴凝眉搖頭,悲道:“掌門已經故去,秋剪影得了掌門相助,晉身分玄後,拋卻宗門,已是離開靈真,宗門現受壬陽教之禍,有滅宗之危…”

“倒也是…她能乾出來的事情。”蒙罕性命垂危,強撐著坐起,窺見趙蓴手中玉簡,扯開嘴角道:“你看過了?不想我二人竟成了幫兇。”

趙蓴一時無言,久才勸道:“師兄不必做此想法,人要為惡,百般難阻…”

獻上邪術於宗門,為的是避免更多無辜之人,被此術所害,如今,卻是與初時念想背道而馳,世間因果牽連,於善惡麵前,徒增荒謬可笑。

洞內陷入極靜,小雙默然站在一旁,眼中難掩掙紮之色,忽地撫上胸口沾了血汙的玉牌,開口道:“不怪兩位恩人,她早與那惡人相識了。”以目為視,即便是黑暗中,她也能清楚瞧見四周。已不知走了多久,彷彿沉在靈氣的海洋之中,隻不過,是一片血海,讓趙蓴不得不封鎖丹田,免叫此種邪異的靈氣汙染靈基。暗道狹窄無比,隻容一人行走,且還是趙蓴較為清瘦的緣故,若是體格寬大些的高壯男子,怕是要側身而行了。一路上平靜無風,寒意卻愈加濃重,直至暗道到了頭,眼前出現一方矮小石門,趙蓴欲推開,無果,發現此門早已被人以重重陣紋封閉。趙蓴以真氣附著於手,撫上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