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化龍骨沒了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大夏元洲,瑪瀾城。

夜空中,呼嘯的風聲,磅礴的大雨。

雨水敲擊著城中每座屋頂的磚瓦,發出滴滴答答的聲響,遊走進每一條街道。

地上積水沸騰,成為一片澤國,霧茫茫一片。

行走在屋簷之下的李元,身上那件蓮蓬衣,被雨水打濕了大半,不甘示弱的風,依舊吹得黑袍,獵獵作響。

此刻已至深夜,萬家燈火熄滅,整座城池,彷彿除了風雨,再無其他。

“百草居,終於到了。”

走了不知多久,李元終於抬首,鬥篷下露出一雙火熱的眸子,口中喃喃道。

“咚咚!”

重扣店門的聲音響起。

“誰?有事?”

店內傳出詢問聲。

“掌櫃的,我想要買一株千金草。”

李元回答道。

“千金草可要千金,你有錢?”

“有的,有的。”

“鏘!”

話音剛落,一旁的巷道,長刀碰撞的聲音響起。

“不好,這氣息氣息,是申屠家的人。”

李元頓時眉頭一皺,猛地轉身,直奔街口而去。

速度之快,整個人宛如一道閃電,破開雨幕,穿梭而過。

“嘿!李元,你跑的了嗎…”

“明天是你們李家一年一度的修為測驗。就知道,你會為了保住少族長的身份,深夜來百草居,購買千金草!”

“把你的化龍骨交出來吧,留在你這個廢物身上,隻會讓此等寶骨蒙塵。”

一道道戲謔的聲音從巷道傳出。

緊接著,巷道內就沖出五六人,手持長刀,皆是發出獰笑。

忽然,李元感覺背後有一道淩厲勁風,穿過整條街道,掀起音爆之聲,雨水砰砰被潰散,直襲他的背心而來。

“煉氣境六重。”

李元心底一沉,頓時臉色大變,轉瞬之間想了各種躲避的方法,而後一個箭步,掠向街邊的一座獸形石像背後。

“嘭!”

猛烈的勁風擊中石像,頓時炸開,一股能量勁風席捲開來,李元直接被撞飛在街邊的屋簷之上。

“啪嗒!啪嗒!”

數十塊瓦片飛射而起,而後掉落在地上,摔個粉碎。

單臂抓住破碎屋簷,李元使出吃奶的力量,猛然將身體甩到屋頂之上。

“申屠猛!伱敢在城裡對我出手。”

李元轉首,目光看向街上的幾名黑色身影為首之人,怒喝道。

“不錯嘛!竟然能夠猜出是我。”

被李元目光盯著死死的為首黑衣人,譏笑了一聲,隨後用力將戴在頭上的鬥笠扯了下來,重重摔在地上。

申屠猛仰天,緊閉雙眼,深吸了一口氣,任由雨水沖刷著自己,旋即冷冷地道:“今夜風夠大,雨夠重,取了你的寶骨,沒有人會知曉是我乾的。”

“老大,那小子跑了。”

聞言,申屠猛驀地睜開雙眼,隻見房頂上,身穿蓮蓬衣的李元,宛如一支離弦之箭,以勢不可當之勢,破開雨幕,直奔東邊而去。

“嘛的!還不快追!”

申屠猛一巴掌拍在身旁的黑衣身身上,而後,腳掌猛地在地上一跺,震開雨水,徑直掠上屋頂,追上了上去。

其他幾人也是急忙緊跟而上。

此刻,李元身影如魁影一般,在房頂上閃掠,爆發出遠超本身修為層次的速度,竟然與申屠猛之間拉開了一些距離,而且越拉越大。

風停雨住,夜去日出。

千山一碧,萬裡無雲。

瑪瀾城的城民陸續走出家門,街頭漸漸活躍起來。

“呼…”

緩緩的吐出一口濁氣,經過了幾個時辰的修煉,李元依舊感覺身心疲憊。

“怎麼感覺我都快成年過七旬的老人了。

“生機在消散。

“越是刻苦修煉,體內的元氣越孱弱。

“三年了,每年都在跌,今年還踏馬跌了三重。

“看來今天又要成為全族的笑話!嘛的!”

半響後,李元靜心沉神感應了一下體內元氣,俊朗的臉龐驀然增添了幾分怒意,尖銳的罵聲從口中傳出。

“申屠猛這個王八蛋,不知道老子身上的化龍骨已經沒了嗎?

“終有一天…

“算了…”

“少族長,大長老請你去測驗廣場,進行一年一度的修為測驗!”

正準備休息一會兒,房間外卻傳來一道老嫗的聲音。

“哦。”

極不情願的隨口應了一聲,李元便是下了床,拉開房間,走了出去。

他對著房外的一名身著青色衣服的老嫗,露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道:“走吧,清欣管家。”

“唉,如果少族長身上的化龍骨沒有消失的話,恐怕現在應該也是一名比肩族長的煉氣境九重強者了吧。說不定都可以沖擊元力境,可惜…”

望著青年俊朗的臉龐,青衣老嫗溫和地點了點頭,渾濁的雙眼卻是流露出一絲惋惜之色,在心中暗嘆了一聲。

李元,瑪瀾城三大家族之一李家族長之子,可以說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存在。

因為在他出生的時候,體內生出了萬中無一的化龍骨。

隻要不出意外,可以說是天生的涅槃境強者。

但凡生有化龍骨的人,五十歲之前必定踏入涅槃境。

三歲練氣,十五歲達到煉氣境八重,瑪瀾城絕對的第一天才,受到萬人尊崇。

大家都以為,他十八歲之前,必定可突破煉氣境九重,成功凝聚出氣池,修煉出元力,踏入元力境,一躍成為家族百年之內唯一的元力境強者。

可惜,他的登天路才剛剛開始,便是從神壇跌下。

三年之前,李元聲望在家族達到頂峰,極有可能成為李家有史以來唯一一位涅槃境的天才,突然受到出生以來最慘烈的打擊。

十二載修煉,將修為提升到煉氣境八重,卻成為了他修為的頂峰。

接下來的三年,修為一跌再跌。

十六歲跌落至煉氣境七重。

十七歲跌至五重。

而今剛滿十八歲直接跌到了二重層次。

無論他怎麼努力,修為就是無法提升半寸,反而一跌再跌。

從神壇跌落,讓得他的天才之名,也逐漸被廢物所替代。

原本那些尊崇的目光,變成了不屑和嘲諷。

就在月前,他體內引以為傲的化龍骨,徹底消失了。

化龍骨沒了。

這意味著他與普通修煉者沒有多少區別。

再這樣下去,恐怕連連普通人都不如。

萬中無一的化龍骨為什麼會消失,李元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這種打擊,讓李元開始變得頹廢。

他無數次在夢中,夢到自己重回巔峰。

依舊是那個自信而且潛力無可估量的天才。

夢醒時,體內那孱弱的元氣,不得不被現實打醒,或許他再也沒有爬起來的機會。

今天是家族一年一度測驗修為的日子,所有族人都帶著興奮。

而他卻要麵臨一個更加殘酷的結果,便是這一次測驗結果,若是沒有煉氣境四重的修為,少族長的身份也將被拿走。

去年測試的結果,他還在煉氣境五重。

而今一年過去,又跌了三個層次。

一直深居簡出的李元,其真實修為並沒有多少人知曉。

今日將公之於眾,有一種被送上刑場的感覺。

李元跟著青衣老嫗穿過重重院落,到達家族後山懸崖上,足有五六十丈方圓大小的測驗廣場。

在靠近懸崖邊的地方,矗立著一塊十丈高的石碑上,那便是用來測驗修為的東西。

據說是百年前,家族一位成功踏入元力境的強者所立。

此刻,廣場上簇擁著上千道身影,眼中充滿了興奮與炙熱。

修為的不同,就意味著接下來一年所獲得的資源不同。

“李明,煉氣境五重!”

測驗石碑上亮起五節光槽,下方的一名青衫老者看了一眼,旋即高聲道。

“李元,大家已經等你很久!”

這個時候,青衫老者看到被青衣老嫗帶到廣場上的李元,語氣漠然地喊道。

“這就要判死刑了嗎?”

聞言,李元臉龐頓時一沉,在口中呢喃道。

雖然他心裡極為不願,但廣場上眾人特意給他讓出一條道來,有一種夾道歡迎的感覺。

的確,在十六歲之前,他一直受萬人敬仰。

可這兩年那些敬仰的目光卻變成了嘲諷。

走在這一條特意讓出來的道上,他宛如身背山嶽。

盡頭的測驗石碑,猶如萬仞之山,散發著磅礴的威壓,讓他有些踹不過氣來。

不知不覺間有汗珠隨著俊朗的臉龐滾落而下。

登上石梯,將手掌放於石碑之上。

“嗡!”

似乎感覺到一陣轟鳴聲,彷彿上天在審判,他的化龍骨為何會消失。

“李元,煉氣境二重!”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冷漠的聲音突然在他耳邊響起。

緊接著,周圍爆發出一陣嘩然聲,滿是嘲諷。

很顯然,這個結果,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

十八歲,煉氣境二重。

這不就跟廢物一樣嗎。

抬首看了一眼巨大的石碑上,兩節亮起的光槽,他的嘴角竟然也是含著一抹自嘲。

撤回灌注的元氣,將手掌從石碑上拿開,旋即轉身,拖著疲憊的身體,走下石梯,穿過人群,沖出測驗廣場。

“二重?我們李家這個天才的修為比前兩年跌得更厲害!”

“哎,可能成為李家有史以來唯一一位涅槃境的天才,不是笑話嗎?”

“就是,整個瑪瀾城都在看我們李家的笑話,這個廢物真是把家族的臉都給丟光了。”

“什麼瑪瀾城,是整個元州,不,是整個大夏。”

“這樣的廢物還擔任少族長。”

“還不是有個族長爹。”

“還少族長,這種廢物早就應該被驅趕出家族。”

“放心吧,煉氣境二重,已經失去了繼任族長的資格。”

“唉,昔日那個擁有化龍骨的天才?”

“化龍骨在身上,十八歲竟然才煉氣境二重,真是天大的笑話。”

“他拿著這等寶骨無用,就應該從他身上取下來,移植在我們身上。”

“別想了,我聽說,他身上的化龍骨消失了。”

“什麼,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不然,他怎麼可能才煉氣境二重的修為。”

“就是,或許做了什麼事觸犯上天,讓得上蒼降怒。”

想要沖出廣場的藍袍青年,接受著來自後方如潮水一般的嘲笑,猶如一道道利刃,插入他的身體,使得他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李元,十二日後,長老們將會廢黜你的族長身份,即便你爹是族長也保不了你。”

忽然,一道冰寒刺骨的聲音從測驗石碑處傳來,直擊李元的靈魂,不由得讓他前沖的步子頓了頓。

“李明麟,煉氣境六重!”

緊接著,測驗石碑下,帶著激動而興奮的聲音從青衫老者口中傳出。臉上憤懣的表情舒緩一些,沉聲道:“如海,回去之後,你多安排些人手去興城打探。元州境內,隻有興城有涅槃境強者,你最好親自去一趟。”“是,族長。”馬誌海輕輕點頭,擦了擦額間冷汗,現在對那位強者的出現,仍有些後怕。他可是出了名的狠人,元丹境初期修為就敢與大長老馬誌山過招。“馬家的人手有限,還請江家也安排人一同前往。”馬誌天的目光在房中掃了一圈,“畢竟興城太大,豪強眾多,萬一有什麼事情,相互也有個照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