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戰左飛鴻

待果子成熟唄。”靈淡淡道。“這東西還能自己跑?”李元疑惑道。“當然,每一次白玉果被摘走之後,最多半個時辰,白玉雪樹便會重新找地方。這也是白玉果的珍貴之處。若是固定在一處,那不是強者將其圈養起來,一勞永逸。”靈道。“小姑姑,我們走吧。”李元收回目光,對著李雲清說道。“去哪兒?”李雲清問道。“就在瑪瀾山脈找一處地方,煉化雪玉王蛇的內丹。”李元道。天色漸暗,銀月懸空。瑪瀾山脈深處一處隱蔽的峭壁之下,有一...“嘭——”

劍氣劈在地魑身上,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猶如雷霆炸裂。

地魑的身軀上頓時裂開兩條長達兩三丈的口子。

然而,左飛鴻並未因此放鬆警惕,深知地魑的堅韌和威力,絕非兩劍便能輕易摧毀。

他手掌一揮,頓時有雲霧繚繞而出,其中雷蛇遊動,風雷之聲震耳欲聾。

雲霧和雷蛇迅速凝聚成一麵巨大的幡旗,懸浮在左飛鴻的頭頂上方。

幡旗上雷霆縈繞,散發出耀眼光芒,將整個地宮映照得如同白晝。

幡旗上方的雲霧翻滾不息,雷蛇在其中穿梭遊動,發出陣陣轟鳴之聲。

突然,一道白色匹練從雲霧中猛然竄出,其上電弧閃爍,猶如一條白色巨龍,帶著雷霆之威轟向下方的地魑。

白色匹練的速度極快,眨眼之間便轟擊在地魑之上。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地魑在這股雷霆巨力的轟擊下瞬間炸裂開來,化作無數碎片四散飛濺。

整個地宮都在這股力量的沖擊下顫動起來。

不過,四周的石壁竟然奇跡般地吸收大部分的聲音和震動,隻有通道方向能夠傳出些許聲響。

“不愧是天雲宗宗門至寶天雲幡的仿製品,威力驚人。”

李元眼中閃過一絲驚艷,望著已經化作碎片的地魑,心中不禁一嘆。

半殘的地魑在天雲幡仿製品的攻擊下毫無還手之力,可想而知,之前遺跡外圍的陣域是何等的強大。

“小子,我定要讓你嘗盡世間痛苦,抽筋剝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左飛鴻的雙眸赤紅,麵容扭曲,彷彿從地獄中爬出的惡鬼。

李元卻是不以為意,冷笑一聲,嘲諷道:“不過是件仿製品罷了。

“沒了這天雲幡,你又如何與我抗衡?”

籠罩在地宮內的刺眼光芒漸漸斂去,上方的雲霧緩緩散去,露出巨幡。

巨幡急速縮小成半尺小幡,飛回左飛鴻手中,失去之前的威勢。

左飛鴻望著手中的小幡,臉色陰沉如水,怒罵道:“該死!

“破開封氏護族大陣的時候,消耗能量太多,天雲幡至今還未完全恢復。

“小子,沒了地魑,我看還有誰能幫你抵擋本王的攻擊!”

左飛鴻猛地抬起頭,雙眼閃爍著瘋狂的殺意。

他收起手中的小幡,將白色長劍丟擲。

長劍在空中劃出一道優雅的弧線,然後圍繞著他急速盤旋。

雙手掐訣結印,頓時,殘缺元紋浮現,四周的能量彷彿受到召喚,源源不斷地向長劍匯聚。

“哈哈,對付一個元神境中期的小子,伱竟然要施展小紋元術雲光劍,真是丟人現眼啊!”

血雨澤在一旁狂笑,充滿濃濃的嘲諷。

他的笑聲卻更像是在給李元提醒,提醒後者即將麵對的威脅。

麵對左飛鴻的殺意騰騰,李元毫無懼意。

右掌微微一握,頓時滋滋滋的電流聲響起,電弧從掌心竄出,迅速凝聚成一把雷霆長刀。

李元左手輕拍刀身,瘋狂地灌入元力。

刀身之上完美的元紋逐漸浮現,蘊含無盡力量。

他高舉雷霆長刀,雙手緊握,一股強大氣勢自他身上散發而開,彷彿戰神降臨,氣勢如虹。

深邃的地宮空間,天地能量本就有限。

此刻,兩種元術同時瘋狂地吸收周圍的能量。

從左飛鴻施展的小紋元術雲光劍所匯聚的能量程度來看,顯然無法與李元所施展的紋元術殘骨月怒相提並論。

隨著能量的不斷匯聚,整個地宮都在顫抖。

左飛鴻的長劍上,雲霧繚繞,劍身若隱若現,蘊含著毀天滅地的力量。

而李元手中的雷霆長刀,則散發出耀眼雷芒,刀身上元紋釋放出強大氣息。

“紋元術?”

血雨澤的驚呼聲在空曠的地宮回蕩,眼中滿是震驚之色。

“這怎麼可能,他不過才元神境中期而已,怎麼可能掌握紋元術?”隗玉兒也忍不住驚撥出聲,美眸中閃爍著驚疑不定的光芒。

奚暮雪則是沉默不語,但她的眼神中同樣流露出深深的震撼,暗道:“不對,他突破到元神境後期了。”

李元雙手緊握殘骨刀,瘋狂地向其中灌入元力。

修為在這一刻暴露無遺,原本在這些宗門天驕眼中宛如螻蟻的李元,此刻卻帶給他們巨大的震撼。

殘骨刀在李元的手中綻放出耀眼光芒,凝聚的元力已經達到他所能承受的極限,彷彿要將周圍的虛空撕裂。

李元猛地一刀劈出,一道近百丈長的雷火月刃瞬間凝聚而成,帶著恐怖力量,劃破虛空,朝左飛鴻劈斬而去。

左飛鴻感受到巨大壓力,經歷一番大戰,體內元力有些不濟。

但麵對李元的恐怖一擊,他不得不全力應對。

他將長劍往手中一握,用力一揮,一道巨大雲光之劍疾飛而出,迎向雷火月刃。

“轟——”

雷火月刃與雲光之劍在空中猛烈對撞,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和強大的能量波動。

巨大聲響如同九霄之上的雷鳴,震得整個地宮彷彿要崩塌一般。

不過,這些能量在接觸地宮四周石壁時,竟然被無聲無息地吸收,石壁似乎具有某種神奇的吞噬之力。

緊接著,恐怖的能量勁風如狂風暴雨般肆虐開來,將遍地堆積的無數骨骸震得粉碎,化作一縷縷細碎塵埃,飄散在空中。

兩股力量僵持片刻,雷火月刃漸漸顯露頹勢。

如果不是其上繚繞的黑色電弧具有吞噬之力,恐怕早已被雲光之劍擊得粉碎。

即便有著吞噬之力的加持,雷火月刃依然無法完全抵擋雲光之劍的威勢。

雷霆漸漸黯淡下去,最終完全消失,隻剩下雲光之劍繼續劈落而下。

由於之前的激烈碰撞,它的能量也消耗得差不多。

李元看著這一幕,苦笑搖頭,嘆聲道:“修為上的差距還是有一點,而且我的修為尚未穩固。”

他並未選擇躲避,而是靜靜地站在原地。

“嘭——”

雲光之劍即將落在李元頭頂的剎那,一麵雷霆盾牌突然憑空出現,將其擋了下來。

雲光之劍能量耗盡,在觸碰到雷霆盾牌後瞬間消散,化作點點光芒消失在虛空。

李元淡淡一笑,手指輕彈,雷霆盾牌憑空消失,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噗嗤!”

一口殷紅的鮮血從左飛鴻的口中噴出,身體一顫,單膝跪地,。

他將手中的長劍插在下方的骨骸之中,這才勉強支撐住沒有倒下去。

“身上有傷,不必硬撐。”

李元知曉左飛鴻的傷勢並非他所為,而是源於施展小紋元術時,蓄元過久,牽動舊傷所至。

左飛鴻輕拭嘴角溢位的血跡,緩緩站起,雙眸中兇狠與怨毒之色交織,直勾勾地盯著李元,語氣冰冷,如同寒風:“小子,即便你僥幸突破至元神境後期又如何?

“修為尚未穩固,根基尚淺。

“若你在此層次穩固一二十年,我或許還會忌憚三分。

“但如今你我修為差距懸殊,你絕非我的對手。”

話音未落,左飛鴻身形一晃,便如一頭暴怒的猛虎,直撲李元而來。

李元見狀,心中倒是鬆了口氣。

他之前見識過左飛鴻施展的天隕滅殘術,威力之強,在雲光劍之上。

若連續幾番攻擊,他恐怕難以承受。

“鏘鏘——”

兩人交手,速度快得驚人。

刀光與劍氣交織,兩道身影猶如兩條巨龍在空中翻飛。

時而碰撞出震耳欲聾的巨響,時而分開,相隔數十丈之遠。

每碰撞皆迸發出璀璨光芒,力量之強,足以切金斷玉。

光華劈舞,威猛滔天。

僅僅片刻,兩人已交手數百次。

若非李元掌握空間瞬移的能力,恐怕早已敗下陣來。

修為上的差距暫時無法彌補,隻能依靠技巧和速度來與對方周旋。

在交手的過程中,李元察覺左飛鴻雖然怒火中燒,殺機四溢,但似乎並未全力出手,有意留他一命。

否則,以左飛鴻的實力,他恐怕早已落敗,甚至性命堪憂。

左飛鴻作為千王榜上排名前一百的天驕,即便受傷,實力依然不容小覷。

即便李元將修為徹底穩固,也未必能夠輕易斬殺對方。

而對方若在全盛時期,恐怕他需要達到同等層次才能與之抗衡。

如今左飛鴻未出全力,他無法探知到其實力的上限。

隨著戰鬥的持續,李元知道自身修為支撐不了太久。

想要擊敗甚至斬殺左飛鴻,單憑他的力量顯然難度極大。

“現在看來,必須讓藤青的出手才行。”李元在心中暗道。

“嗡——”

正當李元苦苦思索如何應對左飛鴻的攻勢時,一陣詭異的嗡鳴聲突然響起。

他轉頭望去,隻見被封印的噬精妖藤此刻劇烈顫動,彷彿一頭被囚禁的猛獸,急於沖破束縛。

噬精妖藤散發出的魔音如同鬼魅低語,令人心神不寧。

即便是李元與左飛鴻這等修為的強者,也不得不暫時停下手,皺眉凝視著不安分的噬精妖藤。

戰鬥餘波將四周的地麵掀起,那些被掩埋大半的天王強者在塵土中若隱若現。

原本被李元與左飛鴻的戰鬥吸引注意力的隗玉兒三人,此刻也受到那魔音的侵蝕。

他們臉色瞬間變得蒼白,雙眼無神,彷彿靈魂被抽空一般,昏死過去,被骸骨掩埋。

隨著噬精妖藤的躁動越來越劇烈,魔音越發刺耳,整個地宮好似籠罩在一片詭異的氣氛之中。

“哈哈!”左飛鴻突然爆發出狂笑,身形急速後退,直至退到封印元陣的邊緣,而後似乎與躁動的噬精妖藤低聲交流什麼。

噬精妖藤受到某種誘惑,魔音般的聲音更加尖銳刺耳,但其中又夾雜著幾分滿意的回應。

李元凝神細聽,左飛鴻好像給了噬精妖藤某種承諾。

“我可以助你突破天劫,希望你不要食言。”噬精妖藤道。

左飛鴻點了點頭,目光看向李元。

這時,藤青突然傳音:“李元,噬精妖藤的真實修為達到七級後期。

“相當於命靈境中期大成的實力。

“應該是剛踏入後期,便被徹底封印。

“若是他出來,可不得了啊。”

可能是封印元陣的原因,此刻李元感受到噬精妖藤的氣息比暗影妖翼蜈還要弱上一些。

六千道元紋封印在他身上,足足讓其修為跌落一個大境界。

“藤青,殺了他怪可惜的,要不你煉化了他如何?”李元提議道,之前他就建議過。

“不行,這傢夥封印之前,已經墜入魔道。

“若我煉化此妖藤,恐會生出心魔,跟著入魔。”

藤青看著眼前的巨寶,卻不敢下手。

摸著下巴,沉吟片刻,李元傳音道:“我想辦法禁錮他的元神,讓其與本體剝離。

“再讓小白輔助你,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

“這個方法倒是可以一試,但眼下我們可沒有那本事將其困住。”藤青道。

李元微微一笑,傳音道:“設定封印元陣的強者,早就留了後手,這倒不用擔心。

“當前先要將左飛鴻解決掉。”

藤青突然想到了什麼,道:“這麼多天王躺在骨骸裡,想來那小子可能真有元魂散。

“那東西除非是傳說中的聖者境,修煉出聖體,否則無法抵抗。

“他的實力不差,我也沒有把握一擊將其擊殺。

“我出手,他若使用元魂散,麻煩就大了。”

元魂散,李元自然知道那是何物,心中激起層層波瀾。

此物極為罕見且強大,能夠讓元者身上的元力瞬間失效,靈魂力無法離體。

等於讓一位元者在短時間內失去所有的戰鬥力,幾乎與凡人無異。

對於左飛鴻是否擁有這樣的寶物,李元心中充滿疑惑。

相當於特等靈丹級別的元魂散,對於那些大勢力的老祖而言,也是極為珍貴之物。

左飛鴻雖是千王榜上的天驕,但李元並不相信他會輕易擁有。

然而,此刻的局勢已經容不得李元多想。

他與藤青迅速商量對策,最終決定由李元來吸引左飛鴻的注意力。

身懷靈紋噬命骨,他倒不懼元魂散。

之前的交手已經讓李元知道,擊殺對方並不容易,畢竟有修為上的差距。

此刻的地宮,其他元者皆已昏死,藤青也不用再遮遮掩掩擔心會被偷襲。

(本章完)寸。修為,元力境初期。修鉤器,下品凡寶龍角雙鉤。元術,獻月、劊疊、浪焚。登記地點,元州高青城對決場。目前積分:八積分。最近十場對決如下 兩位元者在報名的那一刻,之前的資訊便從徽章中收錄至石灰城對決場。當然,這些資訊隻是正規對決場的記錄。他們有沒有在非正規對決場的參與對決,就不得而知了。董天霄雖然比刁天炎矮上一點,身材看著卻比較修長,身著一襲青色長袍。刁天炎就有些富貴樣了,盡管身高比董天霄高,視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