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封印鬆動

住玉瓶,隨即將極品元石收回白玉盒。拍賣場中的元者此刻沒有把目光放在李元身上,全望著黑夫人手中的玉瓶。黑夫人將玉瓶中的丹藥檢查之後,滿意地點了點頭,收入蘊戒。素手輕輕一推,柔和元力把玉盒緩緩送向李元,後者一招手,將玉盒收下。對於場中其他元者的目光,黑夫人並未理會,開始第二件拍品的拍賣。接下來連續幾件拍品李元都沒有出手,直到第六件拍品的出現,讓關天有些激動。第六件拍品是一卷元術卷軸,名為魚淵碧海,隻不...在李元兩人溝通之際,左飛鴻從蘊戒取出一塊錦帕。

錦帕比手掌還要大一些,上麵繡著復雜的紋路,散發淡淡的熒光。

左飛鴻小心翼翼地將錦帕放置在封印元陣之上。

頓時,錦帕散發璀璨奪目的金光,如同初升的太陽,燦爛耀眼,將整個空間都映照得一片金黃。

金光籠罩在封印妖藤的大陣之上,猶如一層金色光幕。

在金光的照耀下,原本堅固無比的封印大陣,似乎開始出現鬆動的跡象。

緊密無間的元紋,此刻微微顫抖,彷彿在抗拒神秘力量的侵蝕。

李元見狀,心中頓時一緊,他認出左飛鴻丟擲的錦帕為何物。

他微微皺眉,眼中閃過一絲憂慮,暗道:“陣境緞紋帕…

“不好,他想要解開妖藤的部分封印。”

話音落下,封印光罩的部分割槽域開始變得暗沉,原本明亮的元紋逐漸失去光華,失去封印效力。

陣紋師在銘刻元紋時,同時將其記錄在陣境緞紋帕上,以此控製元陣。

隨著部分元紋失效,封印大陣的力量開始減弱。

一股磅礴如海的氣息從中狂泄而出,如同無形巨浪沖擊著周圍的一切。

李元立刻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試圖抽離他的生機,臉色微變,隨即調動體內的靈紋噬命骨,讓其加速血液流淌,將那股力量抵消。

同時,他激發吞噬之力,與那股力量進行激烈對抗。

此刻,骨骸池中的元者們受到這股力量的影響,身體微顫,體內飄散出細微的生命精華顆粒。

這些顆粒五彩斑斕,如同夜空中的繁星,形成一縷縷輕柔匹練,緩緩向著噬精妖藤匯聚。

最後,這些生命精華沒入妖藤的身體,為其提供源源不斷的力量。

整個地宮,光華璀璨、元紋閃爍、生命精華匯聚。

“久違了,如此新鮮、甘醇的生命精華。

“本座都快記不起上一次品嘗是何年何月了。”

一道深沉而充滿威嚴的聲音自噬精妖藤身上傳出,回蕩在地宮。

聲音中透露出一種蒼老與神秘,像從遠古的歲月而來,同時帶著讓人無法抗拒的恐怖。

五彩斑斕的生命精華,猶如一條條絢麗的絲帶,在空中飄舞交織。

將原本陰冷而壓抑的地宮,點綴得如同仙境一般。

那些光芒閃爍的生命精華,每一縷都蘊含無盡生機與活力,讓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觸控。

突然,噬精妖藤原本沉醉在生命精華中的神情一變,發出驚愕:“嗯?

“還有兩條小魚在逃,他們的力量竟然能夠抵抗本座的噬精之力。”

“大人,請放心,我這就去將他們擒來,供您享用。”左飛鴻對著噬精妖藤躬身行禮,目光隨即轉向李元所在的方向。

他的臉上露出獰笑。

“左飛鴻,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李元的聲音冷冽,“一旦你放出這妖物,將會有無數的元者遭殃。”

“哼,那是他們的福氣。”左飛鴻輕蔑地笑道,“等我君臨紋河流域的那一天,他們都會是有功之臣。”

李元不跟左飛鴻廢話,抬手一揮,一道藍銀之芒飛出,化作一麵數尺大小的藍白色大旗。

大旗在空中盤旋一圈後,猛然射出一道雷蟒,對著左飛鴻猛撲而去。

左飛鴻見狀,臉色驟然大變。

他急忙後退,同時揮動手中長劍,劈出道道淩厲劍氣抵擋雷蟒攻擊。

然而,雷蟒蘊含的力量太過於恐怖,每道劍氣與之相撞,皆會發出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嘭嘭嘭——”

爆炸聲連綿不斷,左飛鴻的臉色越來越凝重。

他拚盡全力,才勉強抵擋住雷蟒的攻擊。

雷蟒每擊都如雷霆萬鈞,攜帶著毀天滅地的力量,將左飛鴻逼得連連後退。

他的臉色從震驚到驚恐,再到絕望,不斷變化。

揮舞長劍的手也開始顫抖,每一次揮劍都顯得力不從心。

劍氣與雷蟒的碰撞,皆伴隨著震耳欲聾的轟鳴和刺目光芒。

地宮內的空間彷彿被狂暴力量撕裂,形成道道肉眼可見的裂縫。

終於,在左飛鴻拚發出最強一擊後,雷蟒才轟然爆裂,化作無數藍色光點消散在虛空。

兇悍無比的沖擊力朝左飛鴻席捲而去,他當即抬起左臂抵擋。

狂手臂在暴力量沖擊瞬間炸裂,血肉橫飛,白森森的骨頭裸露,觸目驚心。

左飛鴻的身體搖晃著向後倒去,重重地摔在地上,臉色蒼白如紙,汗水與血水交織,狼狽不堪。

他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斷臂,心中的驚恐無以復加。

此刻的地宮,恢復片刻寧靜,彌漫著濃鬱的血腥味和生命精華的氣息。

若左飛鴻全盛時期,或許尚能與藍白色大旗一戰。

但現在身受重傷,左臂斷裂,實力大打折扣,哪裡還是那藍白色大旗的對手。

隻見大旗在空中翻飛,傳出陣陣風雷之音,無數電弧在其上跳躍。

彷彿隨時都會凝聚成一條新的雷蟒,再次發動猛烈的攻擊。

左飛鴻雙眸一寒,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左臂,心中憤怒之色湧起。

他腳掌在地上重重一跺,地麵微顫,一縷金芒從掉落在地上的蘊戒中飛出,迅速化成一團金色雲團。

雲團形似寶鑔,但卻並非一對,隻有一個,顯得孤零零的。

金色雲團剛剛形成,立刻朝即將凝聚出雷蟒的藍白色大旗飛去,將其籠罩在內。

隨後,金色雲團猛地扣向下方的骨骸之池。

“轟——”

猶如驚雷般的炸響在地宮中傳開。

無數骨骸在金色雲團的沖擊下,好似驚濤駭浪般狂湧而起,在空中翻騰、碰撞。

巨大的能量波動從骨骸之池肆虐而出,向著四方擴散,欲要將整個地宮撕裂。

然而,地宮石壁有著神奇力量,將恐怖能量波動抵禦下來,隻餘下陣陣餘波在地宮中回蕩。

幾個呼吸後,恐怖能量逐漸平靜下來,藍白色大旗在金色雲團的鎮壓下斷裂成幾節,散落在地上。

形似寶鑔的金色雲團漸漸消失,隻餘下一片塵埃和廢墟。

骨灰之中,露出半截巴掌大小的小鑔,黯淡無光。

“六陽風雷旗?

“沒想到伱竟藏有一件天蟒震巽旗的仿製品。”

左飛鴻緩緩吐出口氣,目光緊緊盯著李元。

“可惜啊,這仿製品煉製得並不完美,否則我這半付金雲寶鑔未必能對付得了它。”

他怒視李元,眼中閃過一絲狠厲之色:“你竟讓我失去一臂,又毀掉我半付金雲寶鑔,此仇不共戴天!

“我定要先斬去你的四肢,再讓大人慢慢吞噬掉你的生命精華,讓你嘗盡世間所有痛苦!”

李元聞言,絲毫不懼,大喝一聲,腳步一踏,地麵顫動,整個人如同離弦之箭般沖向下方的左飛鴻。

他手持殘骨刀,刀身散發著璀璨雷火。

在沖向左飛鴻的同時,李元向藤青傳音道:“做好準備,一旦我吸引住他的注意力,你立刻出手,將其斬殺。”

李元通過之前的交手明白,即便左飛鴻受傷並斷去一臂,也絕非他可以輕易對付的。

瞧見一個初入元神境後期的小子竟敢如此狂妄地先於他出手,還斷他一臂,左飛鴻心中的怒火沖天。

他再也沒有任何顧忌,手中長劍一抖,化作一道淩厲劍芒,迎著李元沖上去。

“鏘——”

刀劍交擊,發出刺耳顫音,一股狂暴能量瞬間爆發。

元力光華如同絢爛的煙火在整個地宮中綻放,暈染上一層絢爛色彩。

兩人身形交錯,劍影刀光交織,每次碰撞都發出穿金裂石的聲響。

左飛鴻的長劍舞得密不透風,每劍都蘊含著淩厲殺意,直逼李元要害。

而李元憑借殘骨刀的鋒利和自身的靈活身法,不斷尋找著對方的破綻。

兩人的戰鬥越來越激烈,皆要將對方置於死地。

“殺!”左飛鴻怒喝一聲,雙眼赤紅如血,長發亂舞。

雖然失去一臂,但那股元神境後期頂峰的氣勢卻絲毫不減,反而帶著一種令人心悸的魔性。

他體內元力澎湃,宛如大海狂潮,不斷震蕩而出,將整個地宮的虛空都攪動得狂暴起來。

數十個回合下來,李元感受到左飛鴻依舊強大,無法與其正麵硬拚,隻能依靠空間瞬移的技巧來躲避對方的攻擊。

每次瞬移,皆是生與死的較量,稍有差池,便可能萬劫不復。

終於,在一次瞬移之後,李元出現在左飛鴻的後方。

他緊握殘骨刀,刀身之上電弧跳躍,猛地揮刀劈下,直取左飛鴻的項上人頭。

不過,左飛鴻似乎早有預料,麵目猙獰可怖,轉身之間,長劍已經揮出。

劍罡狂湧而出,充滿毀滅性力量,將兩人之間的空間都壓得一陣模糊,聲勢駭人。

“嘭——”

李元揮出的雷芒與劍罡狠狠相撞,前者瞬間被壓得粉碎。

劍罡勢頭依舊未減,直逼李元而來。

李元心中一緊,急忙催動地煞刃,凝聚成一麵雷霆之盾擋在身前。

“鏘鏘——”

劍罡落下,結結實實地擊在雷霆之盾上,發出鏗鏘之音。

強大勁氣瞬間爆發,將李元整個人震得倒飛出去。

即便有雷霆之盾保護,在左飛鴻元神境後期頂峰的全力攻擊之下,那股毀滅般的力量還是讓李元有些吃不消。

他飛出數十丈之後才強行穩住身形,體內氣血翻湧。

“左飛鴻不愧是千王榜上前一百的天驕。

“重傷之下,依然能夠爆發這般強悍的力量。”

李元的內心驚愕,若擊殺此刻重傷的左飛鴻,他必須將修為徹底穩固,否則絕無勝算。

若在對方全盛時期,他必然要達到元神境後期頂峰,纔能有絕對的把握。

左飛鴻如同一頭受傷的猛獸,雖然身上血跡斑斑,但眼中卻閃爍著不屈的光芒。

他的呼吸顯得異常沉重,但每次出手,皆帶著驚人的力量。

“小子,之前我雖對你抱有殺意,但終究未能將你擊殺,那是看你對大人還有些用處。”左飛鴻帶著一絲嘲諷,“哼,你真以為初入元神境後期,就能在我麵前猖狂嗎?

“你身上的寶貝再多,在絕對的實力麵前,皆是無用。

“能夠抗住修為威壓與我交手,你的天賦倒是不弱。

“甚至可以說是驚艷,我都自愧不如。

“若讓你成長起來,還真是一個大敵。

“好在,今日就是你的大限,哈哈…”

狂笑之後,左飛鴻腳掌重重踏在一堆骨骸之上,那堆骨骸瞬間被震成齏粉。

他身形一躍而起,淩空朝李元攻殺而去,兇悍氣勢如同巍峨山嶽,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他的眸子中殺機畢露,極為瘋狂,眼中隻有李元的存在。

李元望著攻來的左飛鴻,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他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元力磅礴如海,不可阻擋。

“這就是元神境後期頂峰天驕的真正實力麼?”

李元心中暗自驚嘆,對方翻天覆地的威勢,他根本無法與之抗衡。

突然,他的嘴角卻掀起一抹詭異的弧度。

就在左飛鴻的攻擊即將落到李元身上的瞬間,一股毀滅性的力量從左飛鴻後方轟然而至,直接轟向其後背。

那股力量之強,足以將任何一名毫無防備的半步化紋境頂峰強者擊殺當場。

源源不斷的恐怖攻殺襲來,絲毫沒有給左飛鴻任何反抗的機會,他的攻擊動作戛然而止。

左飛鴻身上的元力光芒黯淡下去,臉色變得蒼白。

“噗嗤!”

一口口鮮血從口中噴出,身體在空中搖晃幾下,繼而直接倒在下方的骨灰之中。

此時的左飛鴻已經失去戰鬥力,身體不斷地顫抖,彷彿隨時都會死去。

藤青落在李元身旁,她的臉色也略顯蒼白。

為了不給左飛鴻任何活下來的機會,剛剛那一擊幾乎耗盡她體內的元力。

整個戰場陷入短暫沉寂,隻有李元和藤青的呼吸聲在空氣中回蕩。

李元剛準備開口詢問藤青的身體狀況,卻見後者眉頭緊鎖,目光緊緊地盯著那堆骨灰中隱約露出的左飛鴻身軀。

她的臉上露出愕然之色,不可思議地遲疑道:“嗯…怎麼回事?那小子竟然沒有死?”

她催動秘法,力量之強,莫說半步化紋境,就是剛剛渡過天劫的化紋境,都很難抵擋。

左飛鴻卻似乎並未被那力量徹底擊垮。

(本章完)護在她的兩側,涅槃後期修為。此刻,她們與幾頭巨腹雪蛛互有攻守,誰都無法奈何對方。突然,萬寒月手腕處的玉鐲亮起,手中長劍寒光大漲,輕輕一揮,一道寒芒飛出,擊穿正前方一頭巨腹雪蛛的身體,留下臉盤大小的窟窿。那頭巨腹雪蛛體內血液宛如流水,不停流出,巨大身軀趴在地上,不再動彈。“寒月,你怎麼樣?現在還不到使用寒玉鐲的時候。你怎麼就…”其中一名女子說道。寒玉鐲是下品玄寶,可瞬間將元者隨意一擊,發揮出四階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