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妖藤出手

十丈距離,對他來說,極為輕鬆。這樣的距離,戎狄很難靠近他。見到李元後退的動作,戎狄微微躬身,做出貓腰之勢,幾乎要向下貼地的姿勢。隨即身形一閃,雙腿飛速奔跑,朝著李元猛沖過來。嘴角微微上揚,李元屈指輕彈,一縷青虹從蘊戒中飛出,而後化作一把長弓,落在李元手中。接著,他又彈了彈蘊戒,取出一筒羽箭,背於背後。取出一支羽箭搭在弓弦上,在靈紋噬命骨的幫助下,按照連鎖閃電弧方式執行體內的力量,將青虹弓拉開。驀然...“難道這小子的天賦真的如此了得?”

藤青喃喃自語,臉上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

李元心中也不禁有些疑惑。

但他知道,藤青作為一名貨真價實的命靈境強者,即便此刻隻恢復到元神境後期頂峰的修為,其越級殺敵的能力仍不可小覷。

就在他們兩人疑惑之際,骨灰中的左飛鴻一躍而起,身影在空中劃出一道詭異的弧線,然後對著李元兩人一揚手。

隻見一團黑霧從他的手中飛出,迅速擴散,將周圍的空氣染成黑色。

黑霧彷彿擁有詭異力量,藤青瞬間感覺到元力和靈魂力欲被禁錮。

一旦沾染,元力和靈魂力皆無法散出身體之外。

李元心中一凜,知道黑霧絕非尋常之物,毫不猶豫地將藤青推開,然後自己的身影被黑霧完全籠罩。

藤青看著被黑霧籠罩的李元,臉上露出焦急之色,心中不禁為李元捏一把冷汗。

“哈哈!小子,你中了元魂散,縱使你手段元寶再多也無用。”

左飛鴻的笑聲在地宮回蕩,充滿得意與狂妄。

他全身的衣衫早已破碎不堪,露出一層千瘡百孔的內甲。

瞥了一眼遠處的藤青,眼中兇芒閃爍,左飛鴻冷聲道:“老婆子,沒想到你竟然也有元神境後期頂峰的修為,隱藏得夠深啊。

“要不是我有寶甲護體,還真被伱偷襲成功。

“能毀我這寶甲,應該消耗了不少力量吧。”

藤青的臉色微變,看著左飛鴻猙獰麵孔,心中不禁湧起一股寒意。

她再望向那團彌漫在空氣中的黑霧,心中充滿擔憂。

她不知道裡麵的李元情況如何,畢竟元魂散的威力非同小可。

突然,那團黑霧劇烈顫抖,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裡麵掙紮。

藤青的心頓時提到嗓子眼,緊盯那團黑霧。

要知道,幾大宗門的天驕血雨澤、隗玉兒和奚暮雪三人中了此物,皆無法施展任何元術,催動任何元器元寶。

左飛鴻對黑霧中的李元嗤之以鼻,將其認為是一個毫無威脅的對手,不再不理會,目光轉向藤青,準備對她下手。

臉上肌肉扭曲著獰笑,他狠狠地道:“老東西,毀我寶甲,雖然對你恨得牙癢癢。

“但大人留你有用。

“暫且饒你一命,但活罪難逃…”

話音未落,他麵色突然一變,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湧上心頭。

他急忙側身,同時揮臂一擋。

然而,還是晚了一步,一道雷霆猛然從背後劈下。

“啊。”

左飛鴻的右臂被生生斬落,鮮血噴濺而出。

他痛得臉色慘白,汗水順著額頭滾落。

他捨去一臂,換來一命,不敢有絲毫遲疑,急忙後退,拉開與攻擊者的距離。

當他看清攻擊者竟然是李元時,眼中滿是錯愕與不可置信。

他怎麼也想不到,中了黑霧的李元竟然能夠毫發無損地站起來,並且發動如此迅猛的攻擊。

李元冷冷地瞥了一眼地上掉落的手臂,目光移向旁邊滾落出的一件五寸長的筒袖箭一樣的東西。

“想必黑霧就是這東西發出來的吧。

“元魂散…你怎麼可能會有。”

李元用靈魂一掃,露出略微有些遺憾的神色。

“這裡的確有元魂散氣息。

“但量很少,應該隻是一個引子,來啟用裡麵其他東西。

“你也不給我留一點,研究一下。”

“你怎麼會沒事?連一般的化紋境都會受它影響。”左飛鴻像看待怪物一般的看著李元,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莫說你這不是真正的元魂散,就是真的元魂散,對我也起不到任何效果。”

李元扭動了一下脖子,手中長刀一揮,對著失去雙臂的左飛鴻攻殺過去。

“你的謀劃到這裡該結束了。”

“大人,救我…我需要時間恢復。”左飛鴻麵露恐懼與哀求之色,冷汗直流。

剛剛李元突如其來的襲擊,讓他又失去一臂,傷口處鮮血淋漓,痛楚難當。

他如果不盡快鎮壓住傷勢,恐怕再無出手之力。

封印光罩內的噬精妖藤,似乎沒有任何反應。

左飛鴻急忙喊道:“我若死了,對你也沒有任何好處!”

“啪——”

接著,又悶又脆的聲音從封印光罩上傳來。

下一刻,一根手指粗細的藤條從光罩中洞穿而出,猶如一條靈蛇,在空中舞動。

再次攻向左飛鴻的李元,察覺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眉頭微皺,身形微微一滯,迅速橫移。

“嗤——”

那根手指粗細的藤條擦著他的身體而過,爆發恐怖氣浪。

李元隻覺一股強大勁風撲麵而來,氣血瞬間翻湧,不敢有絲毫停留,連忙快速後退。

一擊未中,藤條微微一抖,瞬間變成手臂粗細,猶如一條巨大的蟒蛇在空中盤旋。

藤條上流轉著詭異綠芒,散發出強大而懾人的恐怖氣息。

巨蟒般的藤條席捲向李元,帶著毀滅性的力量,所過之處,空氣被壓爆。

就在藤條即將擊中李元後背時,後者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見。

下一刻,李元在百丈之外的地方現身,臉上帶著一絲驚悸之色。

“嗯。”噬精妖藤發出驚疑,“這小子不簡單,本座竟然看不透。

“在本座如此龐大的氣息籠罩之下,還能如此輕易地施展空間移動。

“嫻熟程度能與本座全盛時期匹敵,對這能力本座倒是頗感興趣。

“還有本座的噬精之力,為何對他不起作用。

噬精妖藤咆哮道:“小子,乖乖束手就擒,少受些痛苦。”

“哼!你被六千道封印元紋壓身,還有多少力量。”李元冷笑反駁,同時不動聲色的瞟了一眼左飛鴻。

噬精妖藤笑道:“嗬嗬,不管本座能施展多少力量,對付你還是如同捏死螞蟻一般。

“你能夠看出封印本座的元陣有六千道元紋,確實不簡單。

“本座對你的興趣又大了許多。

“你空間瞬移的本事雖好,恐怕對你的元力消耗也極大吧。

“看你能夠撐到什麼時候。”

李元冷哼道:“足矣支撐到六千道封印元紋將你鎮壓回去。”

陣境緞紋帕雖然強大,但所含能量終究有限。

一旦能量耗盡,封印將會再次加固。

李元相信左飛鴻不可能將無法控製的噬精妖藤徹底釋放出來。

“那咱們就試試,看看你這妖藤究竟有多厲害。”李元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藤條再次舞動,猶如一條綠色巨蟒在空中翻騰。

它橫擊而來,綠芒暴漲,光芒刺眼,強大氣息令得整個地宮都在顫動,彷彿隨時都會崩塌一般。

“滋滋滋——”

雷光閃過,李元的身形瞬間消失,彷彿融入虛空。

他根本不與藤條正麵抗衡,而是選擇躲避。

來回幾次之後,噬精妖藤明顯失去耐心,對著氣息萎靡的左飛鴻喝道:“小娃娃,你到底恢復過來沒有。

“你要與本座雙修,還不快快與本座聯手。”

左飛鴻沒有雙臂,但本身是元神境後期頂峰修為。

雖然實力大減,還是有一般天王的實力。

“大人,我出手,那老東西肯定也會出手。”左飛鴻聞言,麵露苦澀,望向遠處的藤青。

“我倒是忘了,這裡似乎還有我的一位同類。

“元神境便可幻化成人形,看來你身上的秘密也不少。

“嗷吼!”

說到最後,噬精妖藤竟然發出震人心魂的獸吼。

“啪啪啪啪——”

一連串清脆的聲音響起,封印元陣接連不斷地被破開。

幾根手指粗細的藤條迅速鉆出。

它們一出現,便立刻膨脹,化為比大腿還要粗壯的巨藤。

這些巨藤上閃爍著詭異綠光,有的蜿蜒蠕動,如同驚天巨蟒,有的則筆直伸展,彷彿與獸源本體脫離,化作巨型戰矛。

驚天巨蟒與巨型戰矛在空中舞動,配合得天衣無縫,攻擊李元。

它們似乎能夠感知到李元的空間瞬移能力,因此采取這種攻守兼備的策略。

然而,麵對妖藤的攻擊,李元卻顯得異常冷靜。

他雙肩一抖,風雷之聲隨之響起,一對丈許長的碧綠雷翼緩緩展開。

李元並未施展空間瞬移,而是扇動雷翼,在驚天巨蟒與巨型戰矛之間靈活地閃避、橫穿。

他的身法輕盈而迅捷,宛如一隻靈蝶在叢林中穿梭,每次移動都恰到好處的避開妖藤的攻擊。

空間瞬移非常消耗元力,但雷翼的消耗卻相對較小。

除非加速飛行,否則基本不會消耗多少元力。

在狹小的地宮,李元隻需要精準地控製身體移動的方向,便能輕鬆應對妖藤的攻擊。

隨著時間的推移,妖藤破開封印元陣的藤條越來越多,攻擊更加猛烈。

不過,無論它如何努力,卻始終無法擊中李元。

它所爆發出來的力量足以讓李元重傷,但麵對李元的靈活身法,卻顯得無可奈何。

雙方一攻一守,噬精妖藤展現出驚人的破壞力。

每一次攻擊,都有數根藤條破開封印元陣,如同鋒利的劍刃撕裂著空間束縛。

這些新破封的藤條迅速壯大,化為粗壯巨藤,在空中舞動,閃爍著詭異綠光,彷彿一條條綠色的巨蟒在咆哮。

然而,噬精妖藤的消耗也隨之急劇增加。

每次攻擊需要消耗大量元力,而這些能量皆來自於它自身的本源力量。

隨著破封的藤條越來越多,噬精妖藤力量開始逐漸減弱,原本淩厲的攻擊變得有些疲軟。

藤蔓在空中瘋狂地扭動,彷彿察覺到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不知不覺中,已有近百根粗壯的妖藤破開封印,但那種強大的力量卻在一點一滴地流逝。

“不對!這小子在利用封印元陣消耗本座的力量。”噬精妖藤的聲音突然在空氣中炸響,猶如驚雷。

“你倒是不笨,終於發現了。”

李元站在不遠處,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弧度,手掌輕翻,一塊血色令牌出現在手中。

血色令牌散發淡淡的血腥氣息。

“小妖藤,你可認得此物?”李元舉起手中的血色令牌,挑釁道。

噬精妖藤被令牌上的氣息所吸引,藤蔓在空中微微顫抖,卻沒有回應。

而旁邊的左飛鴻則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狠毒目光緊盯那塊令牌,咬牙質問道:“妖血令?你怎麼會有此物?”

此刻,雙方暫時停止戰鬥,李元身後的雷翼輕扇,盡可能遠離那些猶如驚天巨蟒與巨型戰矛般的妖藤。

他嗤笑兩聲,目光中透露出戲謔與嘲諷,緩緩道:“你體內也有一塊吧。

“想要與小妖藤雙修?

“你以為他是真心與你合作?

“他隻不過想要誘騙你幫他解開封印而已。”

左飛鴻聞言,臉色微變,遲疑了下,用不太確定的眼神看向被封印中的噬精妖藤。

噬精妖藤沉默不語,如同被李元的話觸動內心深處的某個秘密。

周圍空氣彷彿凝固,隻有李元的聲音在回蕩。

他的每一個字都像是鋒利刀刃,劃破原本平靜的表象,露出隱藏在深處的真相。

妖藤的藤蔓在空中微微顫抖,彷彿在掙紮、在猶豫。

左飛鴻臉色變幻不定,心中充滿疑惑和不安。

“看來你不太相信我的話。”李元淡淡一笑,隨後將子母妖血令的關係說出。

聽到李元的解釋,無臂青年大驚。

他也來不及細想李元說的是真是假,欲要收回陣境緞紋帕。

“小娃娃,你這是要乾什麼?”噬精妖藤自然不會給予他這個機會。

他可不能再次被封印,而後又勸說道:“雖然你身上的隻是子令,但也不是全無好處。

“你也知道,天雲宗一直與我有合作關係。

“若讓我出去,你們天雲宗可添一名命靈境的強者。

“更何況,我還能分出修煉元液,幫你們天雲宗弟子修煉。”

對於噬精妖藤的建議,左飛鴻無動於衷。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一翻謀劃得到的卻是什麼子令。

要不是李元道出實情,恐怕噬精妖藤脫困,便會對他下手。

沉吟片刻,臉上浮現出古怪的神色,左飛鴻道:“即便我不收回陣境緞紋帕,它裡麵的能量一旦耗盡,你同樣會被重新封印其中。”

噬精妖藤繼續勸說:“你身上不是有空間玉簡嗎,現在不用等待何時?

“你喚來宗內強者,助本座脫困。

“本座保證在百年之內助你踏入化紋境,如何?”

(本章完)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