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妖藤心魔

況來看,恐怕不是我們石灰城的元者下的手。”吳堂主戰戰兢兢地說道。“誌山,伱怎麼看?”馬誌天側首,看向身旁的馬家大長老馬誌山。“從他們身上所中的元術來看,要麼此人故意壓低修為施展,要麼就是元術並沒有煉至大成。不然,以這兩種元術造成的傷害來看,若全力施展,他們必將湮滅,屍骨無存。”馬誌山目光陰冷,盯著地上擺放的五具屍體。聽了馬誌山的話,吳堂主心裡不禁一緊。慶幸之前沒有碰到斬殺馬鈞守之人,現在想想都有些...噬精妖藤已經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地方,度過了不知多少歲月。

眼下,他不可能放過這個脫困的機會。

但他所說並未能將左飛鴻打動。

“本座現在的力量被封印壓製,那小子太過於狡猾。

“我本座一時半會兒無法將其斬殺。

“你喚來宗內強者,拿走他手中的母令,將其吸收,便能與本座合修。

“你還在猶豫什麼,那些暫時失效的封印元紋要恢復了。

“沒有本座的牽製,難道你能從他們手中逃脫?”

噬精妖藤不斷勸說,終於說動左飛鴻。

以左飛鴻現在的狀態,李元還好說,但麵對藤青,真沒有任何機會活下來。

經過一番激烈的內心掙紮後,他終於下定決心。

左飛鴻深吸口氣,猛地一拍胸口,一道亮光瞬間閃現而出。

一枚精緻的玉簡,隨著啪的一聲脆響,在他手中碎裂。

然而,他們期待中的空間通道並未如期出現,整個地宮內也未見任何明顯的變化。

噬精妖藤察覺到地宮空間的異常,藤蔓在空中微微顫抖,似乎感受到某種未知的威脅,疑惑道:“怎麼回事?

“地宮內封禁的空間大陣怎麼突然又開啟了?

“是伱乾的?”

他的目光轉向李元,帶著一絲質問與警惕。

空間大陣一旦開啟,奚暮雪手中的靈寶靈心山雲卷都無法開啟護主傳送通道,何況一枚空間傳送玉簡。

此刻,李元手持一麵八邊形赤色小鏡,散發出淡淡紅光。

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猛地對著遍佈小半個地宮的妖藤一拋。

赤色小鏡在空中急速變大,轉眼便化作十數丈大小,其內赤色火焰狂湧而出,彷彿要將整個地宮吞噬進去。

噬精妖藤看到赤色火焰的瞬間,眼中露出驚恐之色,失聲驚呼道:“赤靈鏡!

“你怎麼可能有這東西?”

他的聲音中充滿恐懼,彷彿赤色火焰是它的天敵一般。

噬精妖藤急忙控製那些妖藤快速往封印之內收攏,試圖躲避那些可怕的火焰。

赤色火焰卻如同狂風暴雨般鋪天蓋地而下,落在那些妖藤上,發出熾盛奪目光芒。

火焰與藤蔓接觸之處,哧哧作響。

更可怕的是,赤色火焰中所蘊含的特殊火係能量,竟然通過那些藤蔓鉆入封印,流動至噬精妖藤的本源獸體之內。

“啊。”

一時間,封印之內傳來噬精妖藤淒厲的嘶吼,震得整個地宮都為之顫抖。

嘶吼聲中充滿痛苦與絕望,彷彿有什麼東西正在將他從內部焚燒殆盡。

李元站在一旁,冷冷地看著這一切。

噬精妖藤的心魔如同黑暗中的野獸,悄然無息地出現。

他的意識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牽引,陷入混沌深淵。

在那裡,往事如同破碎的映象,一一浮現,帶著血與火的殘酷,帶著無盡的恐怖與絕望。

噬精妖藤腦海,浮現出那些被他殺害的生靈。

他們麵容扭曲,眼神中充滿無盡的怨恨與憤怒。

他們伸出枯槁雙手,向噬精妖藤抓來,彷彿要將他拖入無盡的黑暗之中。

他們的聲音在噬精妖藤的耳邊回蕩,淒厲而刺耳,如同利刃一般割裂著他的心靈。

往事如同一條條毒蛇,在噬精妖藤的心中盤旋,不斷地啃噬著他的靈魂。

“轟隆隆——”

天空中突然傳來一聲巨響。

一道金光從天而降,落在噬精妖藤的麵前。

那是一位天神,麵容威嚴而莊重,目光如同利劍一般穿透妖藤的心靈。

天神伸出一隻手,向妖藤抓來。

他的手掌中閃耀著金光,有著無窮力量。

噬精妖藤想要躲避,但身體彷彿被一股無形力量束縛,無法動彈。

天神的手掌落在噬精妖藤身上,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湧入他的體內。

噬精妖藤頓時感到自己的靈魂彷彿被撕裂開來,一股劇痛傳遍他的全身。

就在這時,他的周圍突然燃起一片火海。

火焰熊熊燃燒,身體被火焰包裹,變成張牙舞爪的火藤。

火海中的噬精妖藤,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痛苦。

他的藤蔓被火焰燒焦,在火焰中扭曲。

在這片火海中,噬精妖藤看到自己的過去與未來。

有曾經的輝煌與榮耀,也有未來的黑暗與沉淪。

“這個傢夥的心魔不是一般的大啊。”

半響後,所有藤蔓被收入封印之內,噬精妖藤身體上的赤色火焰早已熄滅,但依舊處於痛苦之中,讓得李元眉頭一皺。

“藤青,我們該解決掉那個傢夥了。”李元指向滿臉震驚而驚懼表情的左飛鴻。

“李元,我是天雲宗弟子,千王榜上的天驕。

“你不能殺我,你若殺了我,將會帶來無盡的麻煩。

“包括你的家族,也會有滅族之危。”

死亡的恐懼在左飛鴻心中蔓延,他朝李元嘶聲咆哮。

“我期待你說的麻煩。

“可惜你沒有機會看到,也沒有人知道你是怎麼死在這裡。”

李元說話時麵無表情。

數十根蘊含著毀滅性力量的木藤猶如死亡之鞭,瘋狂地抽打而下。

左飛鴻身穿的寶甲早失去原有的防禦之力。

這一次,木藤的猛攻毫不費力地刺穿他的身體,瞬間將其撕扯成一片片血肉模糊的碎肉。

“嗡——”

一個耀眼的光團從血肉中飛射而出,急切地想要逃離恐怖的地宮。

然而,這片空間被無形力量封禁,無論它如何掙紮,都無法穿透出去。

光團漸漸凝實,化作一個與左飛鴻一模一樣的人影,這正是他的元神。

元神顯得驚恐萬分,感受到即將降臨的厄運。

李元站在一旁,微微一怔,隨即磅礴的靈魂力量自眉心洶湧而出。

這些靈魂力量迅速凝聚成一隻巨大的虛幻靈魂大手,如同巨山一般,對著左飛鴻的元神猛地抓去。

“李元,放過我吧!

“我保證天雲宗絕對不會找你麻煩!”

左飛鴻的元神發出驚恐求饒聲,充滿絕望。

李元卻麵無表情地回應道:“蠢貨,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保證嗎?

“為了杜絕麻煩,我隻能將你徹底抹去。

“隻有這樣,今日之事纔不會有人知曉。”

天雲宗勢力龐大,絕非李元現在可以輕易招惹。

想要安心修煉,就必須斬草除根,不留後患。

更何況,左飛鴻這種睚眥必報之人,一旦有機會,必定會瘋狂報復。

靈魂大手繼續轟擊而下,巨大的力量壓得空間顫抖。

“李元,你會後悔的!

“你的下場會比我淒慘無數倍!

“天雲宗不會放過你!”

左飛鴻的元神在消散前發出最後的咆哮聲,充滿怨毒和不甘。

“嗤——”

一聲巨響,左飛鴻的元神被徹底壓爆,化作無數光點消散於地宮。

地宮的穹頂之下,懸浮的巨大赤靈鏡,此刻彷彿一顆疲憊的星辰,噴發出的熾熱火焰漸漸黯淡。

它的能量好似被榨乾,光華迅速萎縮,最後如同歸巢的鳥兒,輕盈地飛回到李元的身邊。

赤靈鏡在李元的周身遊弋一圈,然後緩緩落入他的掌心,被李元輕輕收起。

李元背後的雷翼也在這一刻緩緩收攏,如同夜幕下的羽翼,漸漸隱去。

他的目光卻如同獵豹盯著獵物,緊緊鎖定在噬精妖藤的方向。

左手微抬,一股無形力量牽引封印元陣上的陣境緞紋帕緩緩飄了過來。

陣境緞紋帕其上留有的靈魂印記,在左飛鴻的元神被李元捏爆的那一剎,便如同被風吹散的煙霧,消散無蹤。

陣境緞紋帕並不是左飛鴻所有,應該是暫時借予他使用。

否則,即便是擁有者的元神消散,留在元寶上的靈魂印記也不會如此輕易消失。

李元輕輕摩挲著手中的陣境緞紋帕,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低語道:“雖說此物對我用處不大,但終究是件寶貝。

“天雲宗竟然捨得將此物贈予左飛鴻,可見其重視程度。”

沒了陣境緞紋帕,破損的封印元陣再次恢復其完整形態。

六千道封印元紋如同密集的蜘蛛網,將噬精妖藤牢牢困住,使其無法掙脫。

噬精妖藤的本源獸體表麵看似平靜,但內心卻如同烈火焚身。

魔火併非來自外界,而是自它內心深處滋生,讓他痛苦不已。

那些妖藤猶如一條條扭曲的觸角,在無盡的痛苦中掙紮。

隨著噬精妖藤的掙紮,藤蔓上開始裂開一道道觸目驚心的縫隙,彷彿要撕裂束縛它的枷鎖。

隱約間,有赤色火焰從縫隙中噴薄而出。

那是赤靈鏡射出火焰,侵入噬精妖藤體內。

赤色火焰不僅灼燒著其身體,更在無情地侵蝕著其靈魂。

噬精妖藤的靈魂在如山嶽般沉重的壓力之下,逐漸變得虛弱、無力、疲憊,每一刻都在刀山火海中煎熬。

李元冷眼旁觀,他能感受到噬精妖藤的痛苦與掙紮,但並未有絲毫同情。

藤青緊盯著噬精妖藤,眼中露出驚恐之色,輕輕搖頭,嘆息道:“這老妖物的心魔果然非同小可。

“恐怕之前也曾遭受過赤靈鏡的猛烈襲擊,否則不會如此恐懼過往種種。

“此刻,它定然在其內心經歷著一場前所未有的煎熬。”

李元雖然無法窺探噬精妖藤內心的具體景象,但能感受到那股從妖藤深處散發出的絕望與恐懼。

這正是他需要的機會。

“我準備喚醒小白,一同鎮壓噬精妖藤的靈魂。”李元帶著幾分凝重,看向藤青,示意她做好準備。

藤青聞言,立刻精神一振,重重地點了點頭。

李元緩緩抬起衣袖,輕輕搖晃了幾下,釋放出一絲靈魂之力,悄然進入袖袍之中。

片刻之後,一條銀白小龍從袖袍中飛出,懸浮在李元身旁。

當小白瞧見封印中的噬精妖藤時,龍目之中原本還有些許睡意,當即射出銳利光芒。

嘴角竟然有龍涎在緩緩流動,顯然是對這強大的妖物產生了濃厚興趣。

“小白,你對這傢夥也感興趣?”

李元瞥了一眼身旁的小白,有些哭笑不得。

原本他打算讓小白幫忙凈化噬精妖藤,以便藤青能夠順利煉化,沒想到這小傢夥竟然打起了主意。

小白眨了眨那雙晶瑩剔透的龍目,用小小的龍頭輕輕蹭了蹭李元的臉頰,發出兩聲親昵的鳴響,顯得極為可愛。

李元輕輕摸了摸小白的頭,口中嘟囔道:“剛剛喚你好半天,你還不樂意出來呢。”

他知道小白吸收的命源之氣極多,冒然打擾確實不妥。

但此刻情況緊急,他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必須在噬精妖藤隕落之前將其吸收煉化,才能讓其中能量發揮到最大化。

李元不想錯過這個讓藤青恢復一些實力的機會。

他們現在對付一個元神境後期頂峰的強者都耗費不小的功夫,必須提升實力。

聞言,懸浮在麵前的銀白小龍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耷拉著腦袋,裝起無辜。

李元無奈地搖了搖頭,知道這小傢夥是在故意逗他開心。

他深吸了口氣,攥緊拳頭,方纔鄭重地開口:“小白、藤青,我要開始了。

“噬精妖藤的靈魂對軀體的掌控間隔時間越長,越安全。

“但我估計我控製不了多長時間,一旦你們沒有控製住它的軀體,讓其靈魂回歸,我們恐怕都要折在這裡。”

言罷,李元雙眼一凜,狠狠地咬了咬牙,手掌翻轉,一卷散發著淡淡寶光的卷軸憑空出現在他的掌中。

這卷寶品卷軸,是他手中唯一的一卷,就是青木殿給的那一卷,珍貴無比。

卷軸上銘刻有封印元紋。

在靈沉睡期前,已經將這卷卷軸上的元紋銘刻到極致,達到驚人的五千三百九十九道。

李元本打算一直將這卷卷軸帶在身邊,時常觀摩,期望能夠藉此啟用靈紋噬命骨上神秘的封印骨氣。

但此刻,麵對噬精妖藤,他不得不將這卷唯一的寶品卷軸拿出來使用。

噬精妖藤雖然被六千道元紋鎮壓,修為下降一個大境界,但仍然擁有六級中期左右的實力。

之前從封印元陣中鉆出的妖藤所展現出的力量已經讓李元深感震撼。

如果不是噬精妖藤忌憚封印之力,恐怕他早已命喪當場。

在李元拿出妖血令的那一刻,噬精妖藤表現出前所未有的懼怕。

這種恐懼讓噬精妖藤一時無察,被赤靈鏡的突然襲擊弄得措手不及。

(本章完)房彰幾人攻殺過去。“嘭——”突然,紫雲藤湧中掠出四道身影,迅速出手,攔下他們。與此同時。房彰那裡又分出一位元者。“一頭白芒虎而已,真下血本啊。”幸綺蘭笑道。他們倒也不懼,既然對方元者在這裡齊聚,說明暗蟒龜無人擊敗,正好給予秦塵等人機會。“轟——”峽穀中,十位強者展開激戰。各色元力碰撞,猶如波瀾壯闊的大海,色彩斑斕,威力無比。每一次元力的釋放都像海浪猛烈沖擊,聲音撼動峽穀,山石滾落,塵土飛揚。“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