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煉化妖藤

同樣的感覺?”李雲清微微頷首。“這個緣由不重要,有時間再跟你解釋。我們先趕路,晚了,我怕興城抵禦不了獸潮。石辰這一次前往小興山深處,可能會丟掉性命。”石辰沒有回答,直接化為天靈獸體,釋放出熔巖尊主的血脈威壓。李元和李雲清飛身落在巖石巨人肩上,而後一路向東,朝著小興山深處狂奔。…大夏元州。興城,秦家府邸。“你們兩個臭小子,真狠心,一點不顧及我這老人家的感受。要是你們出了事,真不知道怎麼向家主交待。”...為了以防出現意外,李元隻能將手中唯一的寶品卷軸用上。

靈魂力量如泉水般自李元的眉心噴薄而出,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威壓。

同時,他將手中緊握的寶品卷軸丟擲,徐徐展開。

在靈魂力量的驅使下,卷軸中不斷飛出元紋,然後與封印元陣漸漸融合。

超過萬道元紋,浩浩蕩蕩地壓向那噬精妖藤。

在這股力量的作用下,噬精妖藤實力暴跌,氣息萎靡,猶如風中殘燭,境界跌落到初入元神境。

萬道元紋,聖者境之下的元者,無法逃脫其鎮壓。

噬精妖藤此刻正受心魔所困,靈魂力幾乎消耗殆盡,虛弱到極點。

李元眼中閃過一絲決絕,毫不猶豫地取出那枚妖血令,用力一捏,將其徹底摧毀。

隨著妖血令的破碎,噬精妖藤發出撕心裂肺的嘶吼,充滿不甘。

李元立刻催動靈魂力,雙手如飛般的結印,將封印元陣中的元紋一一打入噬精妖藤的體內。

這個過程極為艱難,每打入一道元紋,李元都彷彿承受巨大壓力。

他的臉色蒼白,額頭上冷汗直流,但眼中的堅定卻從未動搖。

這樣做無疑是在自毀元陣,但隻有這樣,才能將噬精妖藤暫時封印,爭取到煉化的機會。

隨著最後一道元紋打入噬精妖藤體內,封印元陣形成的光罩瞬間崩潰,化為無數碎片飄散。

噬精妖藤受心魔困擾,對外界的一切毫無察覺。

李元則悄然施展靈魂幻境,將噬精妖藤的靈魂禁錮其中,使其暫時與身體剝離。

妖藤龐大的身軀瞬間變得僵硬,如同被時間定格,再沒有動彈分毫。

就在此刻,銀白小龍身形微微一動,好似一道閃電劃破虛空,瞬間出現在噬精妖藤上空。

它遊走一圈,觀察這株曾經囂張跋扈的妖藤。

隨後,小龍張嘴一吐,磅礴如海的元力洶湧而出,化作聖潔無比的光輝,將那片區域完全籠罩。

光輝純凈而神聖,彷彿能夠凈化世間一切汙穢。

在光輝的照耀下,噬精妖藤逐漸發生變化。

它的表麵開始綻放出絢麗光華,霞光萬道。

整個妖藤變得晶瑩剔透,宛如神藤降世。

無數生命精華在妖藤內部流轉,生機勃勃,有著無窮的生命力。

然而,這些生命精華並非來自噬精妖藤本身,而是它曾經吞噬無數生靈的精華,以此來增強自己的力量。

這些被吞噬的生命精華在妖藤體內流轉,與妖藤本身的生命力相互交融,形成一種詭異而強大的力量。

就在這時,藤青身形一晃,瞬間出現在那片光芒綻放的區域。

她幻化出本源獸體,無數藤條猶如虯龍般蒼勁有力,將此刻晶瑩剔透的噬精妖藤緊緊包裹。

那些藤條在妖藤表麵遊走,不斷吸收著其中的生命精華。

噬精妖藤彷彿成為一個巨大的能量源泉,不斷地為藤青提供著強大的力量。

此刻,在李元精心構築的靈魂幻境深處,一株妖藤正身處火海之中,無數細小的藤蔓在烈火的炙烤下扭曲掙紮。

火焰跳躍,映照著妖藤猙獰而痛苦的身體,每次掙紮都伴隨著靈魂的顫栗。

時光彷彿在這片火海中變得模糊。

不知過了多少個日夜交替,噬精妖藤終於憑借頑強的意誌,抵抗住心魔的猛烈侵蝕。

他的氣息開始由萎靡不振緩緩變得強盛起來,無數藤蔓逐漸舒展,彷彿在向世界宣告它的重生。

“這是哪兒?”

噬精妖藤驚疑不定地自語,發現自己身處一個荒蕪昏暗的無垠世界。

四周死寂,沒有任何生機的氣息,唯有他孤零零地矗立在這片荒蕪之中。

他曾以為自己喜歡這種沒有生機的世界。

然而此刻,當真正置身於這樣的環境,卻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

他的內心湧起一股不安的情緒,似乎有一種恐怖的氣息悄然籠罩著這片世界。

他不敢有絲毫的鬆懈,立刻飛遁而起,想要逃離這個令人窒息的地方。

他的身影在昏暗的天空中劃過一道綠色弧線,迅速攀升至高空。

高空之上,噬精妖藤俯瞰著這片荒蕪世界。

視線所及之處,盡是無邊無際的荒蕪和昏暗。

一種強烈的危機感在他的心中蔓延。

他必須盡快找到出路,否則將會永遠被困在這個可怕的地方。

然而,無論它如何高飛,漆黑如墨、沉寂無比的天空似乎永遠沒有盡頭。

他感覺不到一絲元穹威嚴,這種莫名的空虛和寂靜讓他的內心充滿悸動。

噬精妖藤試圖尋找世界的邊際,但那邊際似乎也在不斷地延伸,永遠觸控不到盡頭,看不到邊緣。

下方的大地一片荒蕪,毫無生機。

甚至連一絲風聲都沒有,整個世界被死寂所籠罩。

噬精妖藤懸浮在高空,內心的恐懼已經達到極點。

他感覺自己彷彿被神明所拋棄,被丟棄在這片沒有任何生機的世界裡。

他嘗試去擺脫那種恐懼的心理,但在這荒蕪的世界裡,孤獨和絕望似乎成他唯一的伴侶。

回想起在景瀾封氏地宮的時候,他早已記不清具體有多少歲月。

他一直在沉睡,直到一群突如其來的弱者闖入地宮,才將他從沉睡中喚醒。

隨著時間的流逝,噬精妖藤漸漸開始適應這片沒有生機的世界。

他學會了在孤獨中尋找力量,在絕望中尋找希望。

雖然內心的恐懼依然存在,但他已經不再像最初那樣無助和慌亂。

噬精妖藤知道自己必須堅持下去,直到找到離開這個可怕世界的方法。

在這個過程,他的感知變得更加敏銳。

他開始注意到一些之前未曾察覺的細節。

“不對…”

噬精妖藤突然停下飛行,在空中懸停,似乎意識到什麼。

他的飛行似乎並沒有催動任何元力,一種被束縛的感覺油然而生。

“這是靈魂幻境!”

他驚撥出聲,聲音中充滿驚恐。

“是誰?是誰在禁錮本座的靈魂!”

噬精妖藤怒吼。

他的靈魂之力開始瘋狂地擴散,試圖突破這個無形的囚籠。

不過,無論它如何努力,都無法撼動那股禁錮的力量分毫。

“嗬嗬…終於察覺到了麼…”

這時,一道冷笑聲突然響徹而起。

聲音似乎來自天際,又似乎來自地底,充滿戲弄和嘲諷。

“是你…毀掉我母令的那個小子…”

噬精妖藤聽出聲音的主人,正是那個讓他憤怒不已的李元。

“猜到了麼…”

李元的聲音再次響起,帶著一種令人恐懼的威嚴。

他是這片幻境的主人,掌控一切。

“放我出去,不然,本座定會吞噬掉你所有的生機,讓你化為齏粉。”

噬精妖藤怒吼威脅。

李元冷哼一聲,不屑道:“小妖藤,若伱安分些,一會兒讓你少受些痛苦,留下其元神。

“否則,直接將你元神抹去。”

噬精妖藤聞言,發出狂笑:“抹去我的元神,好狂妄的口氣。

“你也不過是趁著本座心魔反噬,方能建立這方幻境,將本座禁錮。

“你一個小小的元神境,靈魂境界不過玄境。

“而本座早已突破至靈境,雖然受到封印元陣的影響,你也不可能比本座的靈魂力量強大。

“待本座恢復一些靈魂力量,必破你的幻境。”

然而,李元並不會給對方任何恢復的機會。

他立刻催動靈魂之力,加強幻境的禁錮力量。

“轟隆隆——”

突然,這片沒有一絲生氣的荒蕪世界,雷鳴聲響起。

原本漆黑如墨的天空,雷雲密佈,如同波濤洶湧的巨浪在瘋狂翻湧。

一道道雷霆在雲層中不斷閃爍,瞬間將昏暗的世界照亮,彷彿白晝降臨。

隨著雷雲的聚集,竟然化作一隻龐大的雷雲巨手。

巨手猶如蒼穹之神的怒掌,散發無盡威嚴,壓爆空間,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猛然拍落而下。

荒蕪大地上,一株孤寂的妖藤在狂風中搖曳。

他的藤條亂顫,奮力抵抗那股來自蒼穹的壓迫感。

然而,雷雲巨手的威力豈是他能夠抵擋的。

隨著雷雲巨手徐徐落下,大地劇烈震顫。

一條條猶如數十萬丈長的巨型蜈蚣般裂縫,在大地上蜿蜒爬行。

這些裂縫不斷地擴大、延伸,最終將整片大地撕裂。

一些巨大的土塊被狂風暴颳得東倒西歪,懸浮於半空。

而那株妖藤,也在這股毀滅性的力量麵前顯得異常脆弱。

他的藤條在風中亂舞,嘶吼聲響徹雲霄。

“這不過是你製造的靈魂幻境而已!”噬精妖藤怒吼道。

雷雲巨手徹底落下,一切都被那雷霆之力瞬間化為齏粉。

妖藤的嘶吼聲、大地的震顫聲、雷霆的轟鳴聲…

所有的聲音都在這一瞬間湮滅,隻留下一片死寂。

這一刻,整個世界崩塌。

“啊!”

噬精妖藤發出淒厲慘叫,身體遭受著撕裂般的痛苦。

那種疼痛感如同被萬箭穿心,讓他的靈魂顫栗。

“不可能,你的靈魂力量怎麼會如此強大!”

噬精妖藤驚恐地大喊,聲音在雷霆之海中回蕩,異常微弱。

在這片由無數雷龍翻滾構成的雷霆之海中,噬精妖藤顯得極其渺小。

他無助地隨著雷浪飄蕩,彷彿一葉孤舟在狂風巨浪中搖搖欲墜。

他奮力掙紮,試圖與天地間的雷霆之力抗衡,但每一次的努力都顯得徒勞無功。

隨著時間的推移,噬精妖藤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微弱,似乎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邊緣。

最後,他徹底放棄反抗,任由雷霆之鞭無情地抽打在身上,再沒有任何反應。

“奇怪…他的靈魂不可能這般弱小…”李元喃喃自語道。

按照他的判斷,即便被封印之力削弱後的噬精妖藤靈魂力量,也應該遠不止於此。

李元作為這方天地的主宰,一直在密切關注著雷海中的妖藤。

就在他狐疑之際,一團泛著些許綠光的光斑,悄然從噬精妖藤的身上分離而出。

光斑以極快的速度沖出雷海,射向高遠天空,剎那間,沖向天際,直接破開虛空,飛遁而出。

封氏遺跡深處,昏暗地宮。

一個綠色的小光團突然憑空閃現,猶如一顆綠色星辰墜落凡塵。

光團漸漸凝聚,化作一株僅有三寸大小的虛幻小藤。

它看到地宮景象,頓時怒火中燒。

晶瑩剔透的噬精妖藤,正被一根根粗壯的巨藤緩緩吞噬,無時無刻都在消耗著他的生命力。

“吼!”

虛幻小藤發出震天怒吼,在地宮中回蕩,彷彿要將封閉的空間撕裂。

然而,還不待他做出任何反應,一股強大的靈魂之力驟然湧現。

一隻由靈魂之力凝聚而成的手掌憑空出現,迅速抓住虛幻小藤。

“本以為還要費一番功夫,沒想到你自己分出元神本源,倒是省去我不少麻煩。”

地宮深處,一道低沉而充滿欣喜的聲音響起,正是李元。

虛幻小藤在他靈魂手掌的束縛下拚命掙紮,卻無論如何也無法掙脫。

虛幻小藤的藤蔓扭曲,發出咆哮般的嘶吼,變得猙獰無比,彷彿要將所有的憤怒都發泄出來。

李元淡淡一笑,心神一動,那隻虛幻的靈魂手掌開始緩緩變化,逐漸化作一個繭狀,將小藤緊緊包裹在其中。

隨後,他手掌結印,對著小藤輕輕一點。

頓時,空氣中響起一陣雷鳴般的轟鳴聲,一道由藍銀青黑四色交織而成的雷網憑空出現。

雷網散發著強烈的毀滅效能量,同時還透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吞噬力量,彷彿能夠吞噬一切生靈的靈魂。

雷網迅速將靈魂繭包裹其中。

隨後,李元取出一隻精緻玉瓶,輕輕將其置於掌心。

他將雷網迅速收縮的靈魂繭,丟進玉瓶內。

手掌微動,玉瓶的瓶口處便湧現出一層四色交織的雷膜,薄如蟬翼,卻閃爍著令人心悸的光芒。

雷膜的形成似乎耗費李元不少精力,臉色微微蒼白,但眼中的堅定卻絲毫未減。

完成這一步後,他又開始在玉瓶四周銘刻起元紋。

當最後一道元紋銘刻完畢,李元長舒一口氣。

他拿出一個裝滿地元石的蘊戒,將玉瓶收入其中。

(本章完)看著那片虛無。此去雲夢大澤兇險,危險程度比千絕蟬嶺還大。那地方可沒有元神境強者害怕的冰煞妖蟬,隻要毒素不強,用元力便可強行化解。李元猜測,肯定有一些尋寶的強者冒險進入。由於瘴氣的緣故,將元瑤帶上反而危險,也不利於他行事。留在雪月湖,有陣域限製,小姑娘沒有搗亂的機會。此處唯一的威脅巨吞魚隕落後,沒有什麼地方比此時的雪月湖更安全。更何況,李元沒打算帶上金睿和颰炎,靈說的那話隻是讓李雲清安心。數日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