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豪門大佬的金絲雀她帶球跑21

,“沈秘書,你知道今晚為什麽沒有一個人主動提到報價嗎?”沈瑤裝糊塗:“這我就不清楚了,付誠總。”付誠一副十分有耐心的模樣,把手裏的白酒緩緩倒進了沈瑤麵前的杯子裏,直到滿為止。沈瑤麵前的杯子是喝水喝飲料用的玻璃杯,挺大一個,和付誠手裏的小杯子可不一樣,付誠這樣一做,擺明瞭就是要沈瑤難做。但是沈瑤並沒有很驚慌,一是她有酒精吸收器道具在手,可以做到千杯不倒,二是江瑾川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付誠笑了笑:“沈...聞言,沈涵、沈霖和沈苒頓時呆住,他們沒有聽錯吧?眼前這個還算陌生的叔叔,竟然說想去他們家住一晚上?

沈涵想了又想,委婉開口道:“叔叔,我們家裏……還從來沒有別人來住過。”

他想表達的意思是,陌生的叔叔突然住進他們家裏的話,會有些奇怪。

但他不知道的是,傅霆琛在聽完他的話後,反而高興起來。

因為傅霆琛的關注點就隻在那幾個字上:【沒有別人】。

他抿了抿唇,極力壓住上揚的嘴角,故作淡定道:“這樣的啊……所以,我是第一個嗎?”

沈涵:……這個叔叔抓的重點好奇特。

一旁的沈苒被帶偏了,笑著和傅霆琛說:“是啊,叔叔你是第一個喔。”

沈霖捏了捏她的手,小聲提醒道:“妹妹,不要答應得那麽快,聽哥哥的。”

沈苒似懂非懂,點著頭乖巧道:“好吧,那我就等到回家再說。”

沈霖:“嗯,因為我們還不熟悉他,老師說了,不能輕易答應陌生人的話喔。”

沈苒:“好噠,我知道啦,哥哥。”

孩子們的嘀嘀咕咕,沈瑤全都聽到了,她隻笑了笑,沒說話。

待會回到家之後,她再一起告訴他們傅霆琛其實是他們爸爸的真相,看看他們是什麽樣的反應。

……

沒過多久,車就開到了家。

下車後,傅霆琛自覺無比地替沈瑤拎包,然後又換了隻手拿起三個孩子的書包,一同掛在手上。

現在,他和他們走在一起,已經很有一家五口的感覺。

在路人的視角裏,他們五個人的形象是這樣的:男人高大挺拔、容貌俊美,一身的矜貴氣質,女人婀娜多姿、眉目如畫,一顰一笑皆絕美,再加上他們牽著的三個又可愛又漂亮精緻的奶萌寶寶。

這樣的畫麵,任誰看到了都忍不住在心裏暗道真是幸福的一家五口,男人和女人很相配,彷彿天造地設的一對似的,他們的幾個孩子也很可愛好看,都隨了爹媽的好長相。

……

回到家後,沈瑤在玄關處的鞋櫃裏給傅霆琛找一雙新的男士拖鞋,傅霆琛趁勢掃了幾眼櫃子裏擺放的鞋,發現幾乎好像沒有什麽男人的鞋,這下,他的心裏,就更加舒坦了。

孩子們一回到家,就開開心心地各自玩各自的去了,沈瑤提醒他們記得先洗手,他們答應得飛快,然後幾乎一溜煙就跑沒了影。

沈瑤換好鞋後,從陸霆琛手裏接過她的包包和三個孩子的書包,分別掛好,然後帶陸霆琛去洗了個手,再從冰箱裏給他拿了瓶果汁,遞給他。

然後,她像是突然想到什麽似的,猛然一怔,尷尬道:“噢,不好意思,我差點忘了你不怎麽喝這個。”

說著她就要把果汁放回去換成別的,但緊接著,她的手,突然就被傅霆琛給連帶著瓶子一起握住。

傅霆琛低下頭深深地望著她,柔聲道:“我喝這個的,和你一樣。”

沈瑤眼眸微閃,把果汁塞到他手裏後,有些不自然地快速關了冰箱門。

傅霆琛慢條斯理地開啟果汁的包裝,像是在回憶什麽似的,驀地開口說:“以前你每次喝完這家的果汁,都會……讓我也跟著品嚐一番,所以,在你走後,我喝著喝著就喝習慣了。”

沈瑤目光微垂,也想起了往事,那時侯,他們的品嚐,可不隻是單純的品嚐。

提及往事,兩個人之間的氣氛都變了一些,傅霆琛喝完了半瓶果汁後,指尖微晃了晃瓶身,目光灼灼,靠近沈瑤低聲笑道:“還真是,無論什麽時候,都很甜。”

沈瑤臉一紅,有些著急地直接轉移開話題:“先不說這個了,我現在有個更要緊的事要和你說,你現在就和我去一下書房吧。”

傅霆琛點了點頭,說:“行,那走吧。”

沈瑤帶他進了書房,被他眼尖地看到了書櫃裏陳列的已出版的實體漫畫,然後就聽見他問道:

“瑤瑤,你也喜歡夢心?巧了,我也買了她所有的實體漫畫,我和我家裏人都很喜歡她最近兩年畫的萌寶係列。”

沈瑤挑了挑眉,說:“是,我挺喜歡的。”

她當然喜歡了,因為她就是夢心本人,不過,現在她要和傅霆琛說的重點不是這個,她要先說更重要的事。

於是,她讓傅霆琛先坐下,然後她自己走到一個儲物櫃麵前,翻找了一會兒之後,拿出一個密封儲存好的檔案袋,走過來遞給傅霆琛,示意他拆開看。

傅霆琛接過後,有些疑惑地開啟手裏的檔案袋,把裏邊裝著的東西全都拿出來,攤開放到書桌上。

這些……

大部分是沈瑤懷孕的超聲報告單,其餘的也都是和懷孕相關的檢查記錄。

從這厚實的一摞紙張中,傅霆琛看到了她懷孕生子的不易和辛苦,不免覺得心疼起來,懷三個孩子,想必就要承受三份的痛苦……

他抿了抿唇,問她:“你懷孕的時候,孩子爸爸有陪你產檢嗎?”

沈瑤搖了搖頭,然後從眾多的單子中抽出那張第一次檢查發現懷孕時的報告單,遞給傅霆琛,說:“你仔細看看,這上麵印著的檢查的具體時間。”

傅霆琛這才往檢查日期看去——

這一看,他的神色立馬就變了。

這檢查的日期,怎麽離瑤瑤當年離開他的日期,那麽接近?

一前一後,連一個月都不到。

然後他又看了報告裏顯示的懷孕周數,明顯是大於一個月的。

那也就是說……

傅霆琛的呼吸一重,大腦瞬間就僵住了,他的心髒也開始撲通撲通地狂跳,拿著報告單的手,越來越緊,甚至微微在顫抖。

“瑤瑤……”他瞪大了眼睛,震驚無比地看向沈瑤。

然後——

他的眼眶立馬紅了,他徑直站起來將沈瑤緊緊地抱進懷裏,吸了吸氣後聲音沙啞道:“瑤瑤,所以孩子是我的,對嗎?”

—————————

傅霆琛:原來,我就是那個沒用的男人???地困難,這一次,如若不是我碰巧遇見了一位和姑母長得極為相似的人,也不可能會這麽快就能查到這些。”齊淮安一怔,“赫兒,你說什麽?什麽和你姑母長得極為相似的人?”齊赫:“爹,是這樣的,我是因為在定遠將軍府裏,看到了一個和姑母長得極為相似的人,所以才起了想去細查的心思。”齊淮安很震驚,“你快和我仔細說說。”於是,齊赫就把沈瑤是姑母女兒的這件事給說了出來,順便把她這麽多年的悲慘遭遇也給說了。至於她的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