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豪門大佬的金絲雀她帶球跑24

了想,突然不知道該怎麽和他們形容沈瑤。“長相的話,很漂亮。”“性格的話,很好。”徐茵:“要不,再具體些?”顧凜:“到時候真正見到了您就知道了,我保證您肯定也會喜歡她的。”徐茵:“如果不好的話,你也不可能會這麽喜歡和惦記,所以我相信她一定是個很優秀的姑娘。”反正無論如何,他們都會尊重顧凜的個人選擇,他想如何就如何,他們都會支援,因為他們相信兒子自己的判斷力和眼光。而且,顧凜都25了,難得開竅想娶媳婦...傅霆琛和沈瑤以及孩子們一起住了一段時間後,明顯能感覺到他們對他的接納和喜歡,對此,他感到很欣慰,也很滿足。

但其實,他並不知道的原因是,他的出現,對於孩子們來說,就像是突然間得到了一個想要了很久的大禮物,所以自然充滿了期待感和歡喜。

不過,他知道的是,這一切必然少不了沈瑤這麽些年的教育和引導,所以他最感謝的人其實還是沈瑤。

因為她不僅給予了孩子們最寶貴的生命和滿滿的愛,還給予了他這個父親快速融入這個家的機會。

想到這,傅霆琛的嘴角不由得高高地揚起,眼裏滿是歡喜和慶幸之意,他這輩子啊,能遇到沈瑤,真好。

……

和沈瑤住在一起之後,傅霆琛直接選擇在家裏辦公,公司那邊,除了有時候需要他本人出席的事項以外,他基本上都不會過去,平時就在家裏和沈瑤黏在一起。

但沈瑤可沒有那麽多閑暇的時間和他……咳咳……一直鬧,她還要忙著趕稿呢。

於是,白天,沈瑤和傅霆琛一起送孩子們去幼兒園之後,回到家,先一起玩一會兒。

等到了中午,吃過午飯後,他們就要分開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傅霆琛辦公,沈瑤則專注畫畫。

對於沈瑤畫的畫是什麽型別的,傅霆琛一開始是沒問的,後來他偶然有一次問到後,就看到沈瑤指著書房裏陳列的一本又一本的夢心的實體漫畫,和他說:“那些,每一本都是我的作品。”

傅霆琛當即就怔住了,他不僅震驚於沈瑤是夢心本人的這件事,還震驚於夢心是他們傅氏集團旗下的漫畫公司簽約的畫手,但他卻一直沒發現夢心就是沈瑤的這件事。

要是……

他能自己發現就好了。

那是不是就少了很多遺憾呢?

……

忙碌了一段時間後,沈瑤終於把手裏的存稿都發給徐嵐,然後準備先歇幾天再說。

傅霆琛一看到她閑下來,就開始止不住地心猿意馬,工作也變得拖延起來。

於是——

白天,他們一起在家裏走來走去的時間變得更長了。

等到了夜裏,他們還會在孩子們睡著好一會兒後,默契地起身,悄悄離開臥室,來到隔壁的房間,嘿咻嘿咻。

因為現在還沒法和孩子們分床睡,所以他們隻能通過半夜悄悄過來隔壁房間的辦法,來做親密的事。

素了好幾年的熟男熟女,一旦開啟了甜蜜的開關,那將會一發不可收拾。

連著好多個深夜,這個原本靜謐無比的房間裏,都盡是春意。

有時候,他們在隔壁房間停留到第二天天空微亮之時,沈瑤還會惦記著要送孩子們去幼兒園的事,催促傅霆琛快一些。

一般到了第二天,基本上都是傅霆琛送孩子們去幼兒園,而沈瑤,則懶懶地躺在被窩裏,閉上眼睛補覺。

沒辦法,她實在是太累了,渾身酸軟得動都不想動,更別說起床做早餐然後開車送孩子們去幼兒園了。

好在傅霆琛會做飯,也慢慢學會了怎麽把孩子照顧好,再加上他精力旺盛,怎麽忙都不會累的樣子,所以沈瑤索性就把活都拋給了他。

沈瑤原本還尋思著,要不就雇個保姆阿姨來幫幫忙,但傅霆琛知曉後,直接和她說先不用,他想先嚐試一個人照顧三個孩子的生活,凡事親力親為,也讓孩子們感受到爸爸在這個家的參與感。

沈瑤想了想,便同意了,畢竟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算是他對孩子們的補償了,況且,他有心如此,她就更加沒有阻攔的必要了。

……

像這樣的節奏,漸漸已經變成他們生活的日常,他們就保持著這樣的相處節奏,過得一天比一天甜蜜。

……

一個月後,傅霆琛在S市佈置了一場浪漫至極的求婚現場,正式和沈瑤求婚。

沈瑤笑著答應了他,同時伸出手接受了他戴上的亮閃閃的鴿子蛋鑽戒。

三個孩子站在花牆的邊上,看著爸爸在向媽媽單膝下跪,興奮不已地拍著小手。

求婚儀式過後,傅霆琛帶沈瑤和三個孩子回了傅家。

因為他已經提前和傅家說明瞭當下的情況和進度,所以當他們一家五口整整齊齊地出現在傅家老宅時,傅爺爺、傅奶奶、傅明遠和趙瀅雖然欣喜若狂,但卻不驚訝。

他們甚至早就提前準備好了給沈瑤和三個孩子的見麵禮,並且一直期盼著這一天的到來。

傅爺爺傅奶奶給沈瑤準備的見麵禮是:一棟風景區山腰的別墅、一大片優質栽培的果園、以及他們手上正在經營的幾個老字號的商鋪。

給三個小曾孫準備的見麵禮是:三個風格各不相同的私人兒童遊樂園。

傅明遠和趙瀅給沈瑤準備的見麵禮是:五個億的支票紅包、集團的股份、市中心的一套別墅和一套大平層、諸多名畫收藏品、罕見珠寶、以及趙瀅自己名下的幾個畫廊。

給三個小孫子準備的見麵禮分別是:一個兒童汽車工廠、一個兒童玩具工廠、一座漂亮的私人建造的城堡。

除此之外,趙瀅還正式且誠懇地和沈瑤道歉,希望她能夠原諒她當年的舉動,也希望沈瑤能夠接受她所補償的一切。

傅家拿出的這些見麵禮,無論是其中的哪一樣單拎出來說,都份量十足,都是實實在在的心意和厚待。

沈瑤沒有在他們臉上看到任何虛假或者敷衍的成分,隻看到了釋放的和善和真誠。以,就跟著他一起回去了。到家之後,她才知道陸硯自從見到顧淮之後,就醋得不行,以為顧淮是什麽追求者,然後沈瑤還接受了他的禮物。盡管沈瑤解釋清楚了,但陸硯還是覺得心裏酸酸的,因此,在客廳裏,他就迫不及待地……開始展現自己的佔有慾……他們兩個人好幾天都沒有這樣了,一時之間都有些沉醉,不過陸硯還更上頭一些,抱著沈瑤走來走去地讓她叫他陸硯哥哥……到後來……沈瑤邊嗚嗚地咬著牙小聲哭,邊叫他陸硯哥哥。……週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