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我很欣慰

獲得“數碼暴龍機”,也能得到相應的培育資源,畢竟聯邦的目的是培養出來新的源武者。梁樂不得不爭,自己一家老小,以後發達的希望全在自己身上了!“梁樂,老陸點你名了!”有同學提醒他,梁樂猛然驚醒,趕緊應了一聲去排次序。至於加點,他決定等等再說,先看看體檢什麼專案。......很快到了梁樂他們班,老陸帶著他們前往體育館。路上有別班的學生陸續走出來,神色各異,也看不出大概。一行三人從梁樂身邊經過,其中一個平...“啊——”

歇斯底裡的一聲尖叫,突然響徹在班主任陸濤的課堂上。

就像一顆巨大的老鼠屎,掉進了高三6班這個看上去一片祥和,寧靜而又致遠的大鍋裡。

班裡頓時一靜,接著便像炸了窩的蒼蠅,嗡——

“誰啊!”

“握草?!”

“地震了??”

旁邊睡眼惺忪的於培風嚇了一大跳,一臉驚恐地瞪著梁樂。

這位仁兄,春日融融好睡眠,

正上課呢你特麼發什麼神經?

此時,第一排最左邊那個毫不起眼的位置——

梁樂,就像個開了R準備上去1V5的易大師,無比顯眼地站在位子上,吸引了全班同學的崇敬目光。

是的,這位愣頭青,剛纔不知道發了什麼神經,竟然敢在班主任老陸的數學課上,突然站起來發出一聲鎮魂怒吼!

講臺上,禿頂老陸頭上那光潔的地中海裡,隱隱有風暴在醞釀,攥著二模考試卷子的左手,已經暴起來道道青筋。

陸濤左臂朝門口一甩,“梁樂你給我——滾!出!去!!!”

餘音繞梁,三日不絕。

班主任之威,恐怖如斯!

一直到走廊上,梁樂整個人都是懵逼狀態。

這熟悉的感覺是 高三6班?

講臺上那是禿頂老陸?

這裡是驛城第一高中?!

梁樂心裡天雷滾滾,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陡然升了起來,這是五年前,自己竟然回到了過去!

一陣校風吹來,帶著樓下廁所芬芳濃鬱的異味,梁樂深深吸了一口氣,接著臉上就是遏製不住的狂喜!

對,很對,就是個味道!

重生年年有,終於到我家!

不枉自己牢記好多期的彩票號碼和球賽比分,這一趟回來,他梁樂怕是要發啊!

重生若是做不到人前顯聖,那與一隻鹹魚還有什麼區別?

罰站,這是老師們懲罰學生最司空見慣的伎倆。

上午的第三節,梁樂站在走廊上,吹了一節課的風。

一般來說,隨著下課鈴響,如果老師走的時候沒搭理你,這事基本上就過去了。

但是,這節課是老陸的課。

班主任的身份,在高中這個階段,那就是上帝。

上帝經過梁樂的時候,禿頭亮得有些刺眼,輕飄飄撇下一句話,“來我辦公室。”

於是,梁樂隻能老老實實地跟在上帝後麵。

陸濤是教數學的,謝頂很多年了,

梁樂一直覺得禿頭的隻有兩種人——一種叫聰明絕頂,一種叫一拳超人。

他數學成績很差,以前很怕老陸,但現在看來,心裡卻感到十分親切。

梁樂還在觀察這位班主任,那邊陸濤先開了口。

“離高考還有一個半月!”

陸濤看著這個一米七幾的老實孩子,苦口婆心勸道:“梁樂,最後關頭了,不要懈怠,你家裡條件不好,供養你不容易。”

“老師一直對你寄予厚望,最後再加把勁,查漏補缺,爭取考個D類高校,為聯邦做貢獻!”

最後這一句,特別語重心長。

梁樂心裡是真的感動,都到了這個時候,老陸還能對自己這個渣子生這麼關心。

至於那什麼“D類高校”、“聯邦”,梁樂隻當是自己聽錯了。

要在以前,他肯定唯唯諾諾應付過去,但他現在重來一回,自然明白好歹。

梁樂臉上笑嘻嘻的,“老師,一直以來給您添麻煩了,但我實在不是學習的料,估計也就走個大專!”

上一世自己就讀了個大專,高考才考了兩百多分,畢業幾年庸庸碌碌。

但現在重生而來,就論這一手對未來大勢的把握,人生巔峰還不是隨手拈來?

成績什麼的,不重要!

他開個公司,以後那些成績好的,還不是都得給自己打工!

梁樂嬉皮笑臉的樣子,看得陸濤一陣皺眉,這不是自甘墮落嗎?

走大磚?

這就準備去工地搬磚了?

陸濤很生氣,恨鐵不成鋼道:

“你就是上個E類院校,也總有報效聯邦的機會!”

“努努力,考D類也不是沒有希望,聯邦十二年義務教育,培養你就是讓你自甘墮落嗎?”

陸濤嘴裡一會兒“D類E類”,一會兒“聯邦”,梁樂聽得雲裡霧裡,一臉懵逼。

啥?啥意思?

心裡使勁尋思,梁樂也沒想明白這幾個詞出自哪裡。

壓下疑惑,一頓好說歹說,總算把老陸哄好了,梁樂一邊往班裡走,一邊想著自己的宏偉未來。

是隨便賺幾小目標好呢?

還是搞出一個商業帝國,並肩教師馬,腳踢臉盲東?

不過眼下是2014年,實體經濟已經步入末期,移動網際網路這一塊已經被幾大巨頭瓜分,生意怕不是那麼好做。

乾脆買點虛擬幣,以後隨便漲漲就是幾個億到手,錢來得簡直跟撿的一樣!

梁樂回班的時候是昂首挺胸的。

這在一些學生眼裡,就代表著一種榮耀!

挑釁了老陸的權威還沒有掛掉,這不是榮耀是什麼?

於培風這小子一看見他立馬站起來給他讓座,嘴裡特客氣:

“大哥您坐,大哥辛苦了!今中午我請客!”

梁樂頂著一個個屁股,在與後桌的縫隙裡挪到座位,一邊坐下一邊問:“請什麼客?”

“咱倆中野雙排,帶你裝比帶你飛!最近我這一手老瞎子秀得頭皮發麻!”

梁樂楞了一下,看著他。

於培風,梁樂高中最後一年半的同桌,這小子大瘦高個,人還有點小帥,戴個眼鏡斯斯文文的,別看長得人五人六,實際上就是個大悶騷。

人挺聰明,除了學習樣樣精通,好像自己玩遊戲還是被他帶的!

梁樂想了一下,果斷拒絕:

“不去!”

開玩笑,自己還要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

遊戲?

小孩玩的東西!

見梁樂拒絕得果斷,於培風也愣住了。

以前論玩遊戲,他倆是班裡數一數二的強者,今天這傢夥居然轉性了,看來被老陸懟得不輕!

於培風湊過來個腦袋,凝重道:“怎麼?被老陸教訓了?”

梁樂還在想事,搖搖頭,“那倒沒有,老陸人挺好的。”

於培風看他表情凝重,一臉沉思,顯然事實並不像他所說的那麼簡單。

手一揮,於培風不屑道:“甭搭理他!”

“大學有什麼好上的,給個A類哥哥都不稀得上!難道考不上大學就不能為聯邦做貢獻了?

再說了,萬一哥哥自主覺醒了呢?”

這話音一落,引起了周圍不少人注意。

於培風右邊的孟非凡笑了:

“說得跟你能考上似的,A類?那是咱們學渣該想的事嗎,梁樂你說對不對?

還自主覺醒?你說這不是傻子嗎!”

梁樂:???

不是,他這怎麼就越聽越糊塗了?

學渣歸學渣,就算腦子不好使,今天這耳朵怎麼也有點不對勁了呢?有天賦的雙修源武者?”梁樂心裡一動,雙修源武者?努力值:1090力量:1.4( )智力:1( )體質:1.5( )精神:1.3腦域開發程度:13%( )基因解鎖程度:19%( )他的精神到了1.3,由於腦域闊度隻有13%,看來是達到了上限,無法再往上加。如果腦域闊度和基因解鎖程度都到了20%,那自己不就是雙修源武者了?源術師 源力師,會不會有兩種源能力?這個想法讓他有點激動,但現在未免有些太好高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