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怎麼回事?

樂給鄭老師轉過去了100點。把手機還給於培風之後,梁樂就開始眼巴巴地等著。鄭星辰心裡說不出的別扭,他怎麼就攤上了一個混蛋東西?掏出手機一頓摁,精神力噴湧而出,梁樂直接從車裡直接被踹了出去。鄭星辰一腳油門,車一刻也不肯多停留,竄出去的同時,尾氣還噴了梁樂一臉。梁樂嘿嘿直笑。鄭老師人還不錯,還好心好意地給他送到家。家裡沒人,梁樂飛速上樓找自己的銀行卡,揣兜裡就摔門而出。......某銀行外的ATM。外...李思雨很欣慰,梁樂很生氣。

什麼意思嘛!

你這麼說你男人,是要受到懲罰的!

梁樂的膽子忽然膨脹了起來,一陣窸窸窣窣,一股腦進行了接下來的好幾個步驟。

李思雨麵若桃花,卻也不做抗拒,任由他胡作非為。

她的順從,讓梁樂幾乎除掉了她身上所有的防禦。

梁樂把衣服放到一邊,怔怔地看著她,卻是伸出手,將她抱在了懷裡。

“謝謝你,思雨姐。”

“為什麼要說謝?”

“說不上來,就是心裡很感激,感謝命運讓我們能在一起,感謝上蒼讓我的夢變為現實,但最應該感謝的還是你。”

“謝謝你的喜歡,謝謝你能接受我,謝謝你為我付出的一切......”

李思雨撫摸著他結實的背脊,展顏一笑:“我也很感激你為我所做的一切。”

梁樂微怔,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讓他心裡稍稍有些異樣,但具體是哪裡異樣,他卻找不到根據。

認真地看著李思雨,他能看到的隻有如水的溫柔與包容。

低下頭,這就是一副猶抱琵琶半遮麵,春色滿園任君擷的美景。

梁樂心裡忽然變得十分平靜,這是一種有些奇異的,超越了激動和興奮的極限之後,那種心無雜物的平靜。

愛戀與**,終究還是不一樣的。

梁樂隻想愛她。

從她的嘴唇、下巴、脖子,再到肩膀、鎖骨一路親吻。

梁樂在某一刻時抬起了頭,稍稍停頓後,頭又慢慢伏了下去。

李思雨忽然渾身一僵,抱著梁樂後背的手,不自禁地加了幾分力道。

梁樂停下動作,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李思雨羞惱地捶了他一下:“可惡的壞傢夥,是不是在取笑我?”

梁樂覺得她這個樣子真的好可愛,看了她好一會兒,直到李思雨快要發飆了,才笑著搖搖頭。

“沒有,我覺得很偉大,這是上蒼賜予每個女人的最偉大的東西......

想想看,女孩子一旦到了適齡的時候,它就會自然發育,標誌著女孩的逐漸成熟,逐漸有了哺育後代的能力。

有了寶寶後,它就會分泌出來,嬰兒竟然不用吃飯,母親就可以把他們喂養到長出乳牙......”

李思雨想了想,說道:“可是有的寶寶已經長大了,連牙都長齊了,還不肯斷奶呢......”

梁樂正想解釋,忽然看到李思雨促狹的笑,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了。

怎麼回事,小老妹?

是不是還沒有認識到現在的敵我戰況?

李思雨驚呼一聲,又羞又憤地拍打了一下梁樂的腦袋。

“疼!你這個壞傢夥!”

她沒有使勁,落在梁樂腦袋上是輕輕的,梁樂也沒有太捉弄她,兩人鬧了一會兒,就又安靜下來。

李思雨的長發很漂亮,就像瀑布一樣散落在肩頭,因為玩鬧有些散亂,梁樂一縷縷地把它們重新歸攏,匯聚在掌心裡,又乖巧又順從。

“但除了偉大之外,其實我還覺得很不公平。”

李思雨雙手握住了梁樂的另一隻手上,止住了他的作怪。

“怎麼不公平啦?”

“嬰兒一呱呱墜地,什麼都不用想,就有一個豐饒美味的東西來到了他的嘴邊,供給他生存下去的乳蛋白、維生素、氨基酸等一切營養,而且來得是那麼容易,隻要一哭,一鬧,就可以輕易得到滿足,就可以得到全世界。”

“但是隨著他慢慢長大,開始習慣這一切的時候,忽然有一天,這個美味的東西被拿走了,他忽然變得一無所有,無論再怎麼哭鬧,家人隻會告訴他,這樣子羞羞臉。

可是明明從出生就開始吃的東西,怎麼忽然就羞羞臉了呢?”

“但噩夢才剛剛開始,如果再繼續長大,他發現自己不僅吃不到了,竟然還見不到了!這個美好的東西被一層層的衣服嚴密地遮住了,再也不肯出現在他的麵前,看一下就叫做耍流氓,甚至摸一下還要被打屁股!

你說這好好的東西,怎麼就被人藏起來了呢?”

“不僅如此,還定了好多好多的規矩!嘴上不讓說,這叫不要臉;寫字不讓寫,會被老師叫家長,說這是思想不健康;打字不讓發,會出現兩顆;大了不讓摸,小了也不讓說,想要偷偷在視訊和刊物上看,還要被叫做變態!

如果能看到了卻不到足夠的年齡,竟然還要被稱為早戀!”

“最殘忍的事情是這個噩夢從斷奶開始,就一直在延續!要足足過十幾二十年,找到女朋友的時候纔有機會結束!而有些找不到女朋友的,甚至一輩子都要生活在無窮無盡的遺憾裡!

我完全無法理解,這個世界上,為什麼會有這麼不公平的事情?”

李思雨樂不可支,胳膊抱著梁樂的脖子,笑得花枝亂顫。

“你有毒!”

“難道不是嗎?”

李思雨想了想,好像確實也反駁不出什麼來,又忍不住撲哧一笑。

她把手放開,兩隻胳膊舒展開來,親密地抱住了梁樂 “那好吧,你的噩夢現在結束了。”

梁樂把她從床上抱起來,褪去了最後一絲防禦。

所有的美好都在眼前,這是屬於他的女孩,是屬於他的幸運。

梁樂雙手合十,聲音很輕,但語氣非常認真。

“思雨姐,謝謝你結束我的噩夢。”

李思雨撩了一下發絲,搖了搖頭,溫柔地笑:“就算沒有我,也會有別的女孩子結束你的噩夢的......”

“......你有沒有發現,其實你一直都有點不自信......”

她轉身走向一邊,從抽屜裡拿出來幾個不同顏色的小盒子。

“以後要自信一點,生活才能更有底氣。”

幾個盒子靜靜地躺在她的掌心,像是獻寶似的展開在梁樂的麵前。

李思雨抬起頭,輕聲笑道:“你喜歡哪一個?”

梁樂心裡又有了一些異樣,讓他有些不太適應,甚至直接在臉上表現了出來。

他眉頭微皺,說道:“能不能不用這個?”

李思雨微微一笑:“那有寶寶了怎麼辦?”

有寶寶了怎麼辦?

怎麼辦?

梁樂真想脫口而出一句:生下來,我養你們!

可是他不能。,都聽您的!”王五四道:“孩子說話是應該的,讓你受傷我們心裡非常過意不去,這錢你們收下,雖然不多但也是我們的一份歉意,希望不要給你們家庭造成什麼影響。”張彩蓮也道:“你們收下吧!”李梅堅持不要,做人要行得正坐得端,不能憑白受人恩惠。梁樂心裡的鬱氣消了不少,對王五四他沒什麼看法,李梅也說受了人家很多照顧。他的不滿主要來源於張彩蓮那個女人,梁樂可沒忘記她那天的潑婦嘴臉,即便她現在認錯,梁樂也不想再跟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