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如夢幻泡影

這個任務可以獲得聯邦貢獻度!”梁樂眼珠子一瞬間亮得如同火炬。“下麵開始分組!”“第一組:組長於培風,組員王敏、何鑫......共5人”“第二組:組長梁樂,組員陳毅、周玥......共5人”“第三組:組長杜盼盼,組員季智勇、方鴻文......共5人”“第一目標,解救人質!第二目標,緝拿兇犯!”鄭星辰頓了頓,在每個人臉上掃了一圈,“如果自身安危受到威脅,允許對兇犯采取暴力手段,傷亡勿論!”這句話裡帶著...梁樂默默地看著她,從她的臉上,除了愛意和願意,他沒看到別的東西,可是心裡就是有一股莫名的煩躁揮之不去。

“都不喜歡嗎?那我們再出去買?”

“......為什麼你要準備這些?不,我的意思是,應該由我去買來著......”

“因為我在等你來啊......這個問題真的很重要嗎?”

梁樂輕輕吸了口氣,搖了搖頭。

略微猶豫,隨便指了一個,是個淡藍色的。

李思雨溫柔一笑,把其他的盒子丟到一旁。

她是個很仔細,也很認真的人,即便隻是拆一個包裝盒,也會全神貫注。

專注的樣子很美,很好看,很讓人心動。

這是他的女朋友,是隻屬於他的女孩,這份美麗在這個世界上隻有他能看到。

自己很愛她,她也愛著自己,他們有可回憶的過去,有美好的現在,以及更加幸福的未來。

所以,其實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梁樂不再想心裡的異樣,走過去從背後抱住她。

李思雨轉頭對著他柔柔一笑。

春風拂麵,沁人心脾。

就在這一刻,家裡的大門,忽然傳來了鑰匙開鎖的聲響。

李思雨頓住了動作。

聽了一會兒,她湊到梁樂耳邊輕聲道:“是我爸。”

梁樂當然知道是誰回來了,他甚至能“看到”李興安臉上悠哉悠哉的表情,當然在梁樂看來,現在這張老臉當真是極其極其極其可惡。

李興安提著從餐廳打包回來的幾樣菜,哼著小曲進了門。

閨女今天生日,在大夥上做菜方便,他燒了幾道閨女愛吃的菜,把餐廳的事全部丟給老孟和小焦,自己回家專心陪小棉襖。

比起別的,自然是寶貝閨女最重要。

省得閨女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別剛擺脫了某隻豬蹄子,卻又被另一頭豬拱走了。

而且說不定第二頭還不如第一頭豬順眼。

剛一進門,李興安眉頭一皺。

情況不對。

屋裡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有,一片安靜祥和。

但這隻是表象。

沙發上露出一角的,是個女士手包,是閨女的那一個。

門口的拖鞋有一隻被踢開了,是閨女回來了,但她沒有換鞋,進來的很急。

地上隻有一排隱隱約約的腳印,43號鞋碼,這不是閨女的腳。

仔細觀察,冷靜分析,認真思考。

李興安發現了問題。

“閨女?”鎮定地問了一句。

得到了女兒的回應。

“......爸。”

李興安心裡鬆了大半。

既然沒有生命安全,那麼就排除了最危險的可能。

所以,現在就隻剩下了一種情況。

李興安背負雙手,氣度宛如一代宗師。

平靜地張嘴,聲音是輕飄飄的。

“是哪頭豬?叫他滾出來!”

房間裡,李思雨和梁樂對視著,露出一抹苦笑。

“怎麼辦?”李思雨做著口型。

梁樂一臉無奈。

這老頭子真真是他的命中剋星,每回都是一踩一個準,還真是神了。

躡著貓步,梁樂悄無聲息地走到門口,用背抵住門。

不能讓李老頭進來,他和李思雨都沒穿衣服。

“不吭聲?那老頭子我可要報警了?”

梁樂無奈地苦笑:“李叔,是我......”

李興安老臉一抽,他已經聽出來了是誰。

沒捨得把手上的菜扔了,先穩穩地放在桌子上,旋即暴跳如雷。

“臭小子,你給老子滾出來!”

“幾天沒見就聾了?非要我親自把你揪出來?”

“李叔,出不去......”梁樂無奈求饒。

“為什麼?”

“我和思雨忙著給您添外孫呢......”

從裡麵隱約傳來李思雨的撲哧一聲。

李興安一呆,接著整個腦袋都大了一圈。

那叫一個怒發沖冠憑欄處,那叫一個天昏地黑蛟龍移。

安得倚天劍,跨海斬長鯨?

李興安一聲咆哮,噔噔噔跑到廚房,一把抽出了鋥亮的菜刀。

三步並作兩步沖到李思雨門口,吹鬍子瞪眼,劇烈地喘著粗氣。

“你!出來!”

梁樂嚥了口唾沫,把門又靠得緊了一些。

“真出不去,現在不方便......”

“出來!”

“我不!”

“出來!”

“不要!”

李興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平靜道:“現在出來,什麼事都沒有。”

梁樂看著他手裡揚起的菜刀,訕訕一笑:“這話我媽也常用,我六歲的時候就不信了......”

“到!底!出!不!出!來?!”

從裡麵傳來了鎖芯彈起的聲音。

不止不出來,居然還反鎖了門。

李興安怒不可遏,氣得三屍神暴跳。

李思雨聽到父親在外麵一個勁兒地痛罵“小畜生”、“小兔崽子”、“小王八蛋”,年紀一大把了還這麼有活力,她有些於心不忍。

“爸,你別生氣,我們這就出去......嗯,先穿衣服再出去......”

過了一會兒,兩人開啟了房門。

雖然穿得整整齊齊,看不出有什麼異樣,但李思雨臉上發紅,俏臉紅撲撲的。

梁樂則是臉色發黑,就像是被夾生木炭燻黑的鍋底。

李興安正在客廳裡看電視,皮鞋不知道甩到哪裡去了,兩條腿盤著,縮在沙發裡。

兩人出來了,他也不理不睬,就自顧自地盯著電視機,嘴裡不停地喃喃著什麼。

“世間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爸,你怎麼突然回來了?”

即便已經準備好了不搭理他們,聽到這話,李興安還是忍不住抬頭看了她一眼。

這確實是自己的小棉襖啊,但怎麼一點都不暖和了?

還往心口子上颼颼地透冷風?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

“那個......爸,梁樂大老遠的過來,多不容易啊........”

李興安又差點兒沒一口氣背過去。

他不容易,你就拿自己喂他?

我養你這麼大,我容易嗎我?

算了,老頭子仙風道骨,不生氣。

“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無尤......”

眼睛半開半闔,李興安即將堪破虛妄、破碎虛空,達到天人合一之境。

餘光忽然瞅見了梁樂的動作。

道心登時破碎成渣,業障加身心魔縱橫。

李興安倆眼珠子瞪得滾圓,一甩手臂,咆哮如雷。

“臭小子,這是給我閨女做的菜!你不準吃!”牧的話,正焦急地回過頭,急切說道:“我交了的!大概是十二點鐘,我把兩份作業放在了咱們班那一摞的最上麵!你的就是第一個!”教室裡的人正在向外走,梁樂默默地看著湧出的人流,漸漸皺起了眉頭。方未艾見梁樂不說話,臉色變得蒼白起來。“梁樂,我真的”梁樂沖她一笑:“別多想,我相信你。”李牧還在一旁站著,他是和輔導員接觸最多的人,下達通知一般都由他負責,隻是他和梁樂關係不錯,這才沒急著走。“梁樂,這個事要認真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