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父親與女兒

的聲音宣佈了這次聯賽的最終結果,讓不少人一陣唏噓感慨。第一次十八校聯賽,竟然是以虎頭蛇尾的形式結束。比賽尾聲,還有頒獎儀式。主席臺這時候有了動作。聯賽組織方,軍分割槽組織部門的風不息長官拿起來話筒:“下麵有請所有參賽隊伍上臺頒獎!”所有隊伍都有證書,冠亞季軍還有獎杯可以拿,而比賽名次所決定的資源分配,會在之後逐批發放給所在學校。周玥站起來,得意洋洋道:“對麵的,你們再說一遍,誰是冠軍?”這次驛城高中...梁樂不管不顧,又開啟了另一個包裝盒,口水愈發像開了閘的洪水。

“媽耶!東坡肉!”

“這是什麼?啊!東安子雞!”

“李叔,燴燒蘆筍也能這麼好吃嗎?”

梁樂眼睛越來越亮,手指頭都快嗦掉了一層皮。

他是真的很餓,一路跑來昌城,是的的確確用兩條腿跑著來的!

坐火車至少也要兩三天,哪裡有自己跑得快!

聽起來有些驚世駭俗,但梁樂是實力高達三百多的源武者,如果忽視客觀因素,純比速度,他甚至可以追的上前世的波音747巡航客機!

梁樂一到昌城就找個酒店休息了,他也很累,這也是下午纔去見李思雨的原因。

別看李興安人長得麵目可憎,可是這手藝當真是精妙絕倫,梁樂本來還不覺得餓,一出來聞見味道,差點沒直接哭出來。

嚥下嘴裡的東西,梁樂舔了舔手指,眼睛都在發光:“李叔,你這菜裡是不是放罌粟了?”

李興安老臉漆黑,整張臉像是被扣了一個黑鍋底。

“老子怎麼不放點砒霜毒死你?!”

砒霜是毒不死梁樂的,但是一直投喂卻可以撐死他。

李思雨特別心疼他這個樣子,一看就是為了來見她,連飯都沒來得及吃。

連忙去給他倒水,又拿來勺子筷子餐巾紙。

但那些東西都用不上,回歸原始雖然粗獷,卻也是最高效的。

文雅?

給李老頭看還是給李思雨看?

李思雨溫柔地看著他吃東西,輕輕拍打他的後背,生怕他噎著了。

老李嘴上說話難聽,但這個時候卻扭頭去看電視了,明明是廣告也看得目不轉睛,很顯然又是一個年齡大的傲嬌怪。

李思雨歪著頭想了想,忽然湊近了梁樂的耳朵。

“你是不是沒洗手?”

梁樂頓住了。

看了一眼自己油汪汪的爪子,再看看桌子上美味的佳肴,斟酌片刻,很快有了取捨。

這件事也不重要。

把菜吃了一大半,空蕩蕩的胃裡總算有了些踏實的感覺,梁樂伸出爪子,向著李興安比了兩個油光鋥亮的大拇指。

李興安輕飄飄地看了他一眼,連一絲好氣也沒有:“你拱完了,讓我閨女喝西北風?”

梁樂老臉一紅,咳嗽一聲:“那個啥,反正您也在這呢,要不再做點兒?我還沒吃飽。”

李興安直勾勾的盯著他,心裡就納了悶兒了,這個混蛋小子怎麼就能說出這麼混蛋的話來?

“那還不快滾去買菜!”

梁樂拉著李思雨就要往外走,李興安又哼了一聲:“給老子把鞋找出來!”

李思雨忍不住撲哧一笑。

春風拂麵,嬌艷如花。

梁樂愣愣地看著,這一剎那間的風情,讓他的心跳都慢了半拍。

真正的好廚師對硬體要求是不高的,他們浸淫已久的廚藝,讓他們可以應對任何條件。

即便隻是幾道家常菜,在色、香、味上都達到了完美。

雖然梁樂的偷吃讓李興安鄙夷不已,但如果李思雨也陪著他一起,那一切就變得理所當然了。

晚上七點鐘,蛋糕準時送到。

這個精心準備的大蛋糕,耗費了蛋糕師的許多靈感,為了把它送過來,還專門配了一輛專車,上麵有兩個運輸員和一個蛋糕師。

當蛋糕師把精美的包裝盒開啟的時候,李思雨驚訝地捂住了嘴。

這是一個足足有五層高的蛋糕塔,最上麵有一個用白巧克力雕刻的人物模型,惟妙惟肖,正是李思雨的形象。

蛋糕師說了一番美妙的祝福語,然後微笑著退下。

李興安直接拿刀架在了梁樂的脖子上:“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想跟我女兒求婚?”

“那您同意嗎?”

“我同意砍死你!”

梁樂表麵唯唯諾諾,一轉頭就開始冷笑。

等再過幾年的,你再敢威脅你女婿,我就揍你的外孫!

李思雨和梁樂一塊給李興安幫廚,在晚上七點半,這頓豐富的生日宴終於做好了。

三人圍坐在餐桌上,梁樂點蠟燭,李興安給李思雨戴壽星裝飾。

一切都做完之後,他坐下來看著自己的女兒,有些感慨又有些欣慰:“思雨,你真的長大了。”

“而且還找男朋友了。”梁樂小聲逼逼了一句。

李興安抓起一個鹵雞腿,惡狠狠地塞到他嘴裡:“從現在開始,你不要說話!”

老李頭麵目可憎,但這個雞腿是真的好吃。

梁樂哼哼了兩聲,不跟他計較,專心吃雞腿。

李興安有些感慨,嘆息道:“時間過得真的很快,一晃都這麼多年了,當年那個巴掌大小的娃娃,現在都”

話到這裡本來是很抒情的地方,但他像是突然被卡了一下,又猛的回頭,狠狠地瞪了梁樂一眼,重重地哼了一聲。

很顯然梁樂剛才那句“找男朋友”,把他毒得不輕。

“生你的時候,其實我都沒有什麼心理準備,醫生說預產期還有十來天呢,我正在餐廳後廚做菜,你你媽就突然打來電話說肚子疼。

我記得特別清晰,當時那道江湖醬鴨我都沒有做完,直接把圍裙一甩就出了門 你媽被推進產房,因為情況緊急,來不及給我做消毒處理,我沒辦法進去陪同,就在門口等著15個小時零27分鐘,病房裡傳來一道哭聲,護士滿頭大汗地跑出來跟我說,「是個女孩,母女平安」。

我當時的那種心情”

李興安握著李思雨的手,一張老臉上的溝壑,比山川還要沉重。

“看到你們母女倆的那一刻,我覺得我這輩子都值了。”

李思雨淚眼漣漣,猛地撲到了父親的懷裡。

這道曾經宏偉的身軀,現在變得有些佝僂,當年那昂揚的目光,現在變得一片平靜。

踩著一生的風雨,行至歲月的盡頭,曾經的一切都是過眼雲煙,唯獨眼前的這一兩個人,越發讓人眷戀。

日日夜夜,百轉千回,卻怎麼都割捨不下。

“閨女啊,祝你二十四歲生日快樂。”

女兒長大了,變漂亮了。

很堅強,很獨立,有了她自己的想法,不會再像以前那樣牽著自己的衣角,隻會跟在屁股後麵叫爸爸了。

找到了愛她的男朋友,不需要自己再為她遮風擋雨了。

“慕華咱們的女兒,長大了”

李興安樂嗬嗬地看著李思雨,目光漸漸飄遠。

在李思雨的背後,他彷彿又看到了另一道身影。

和李思雨一樣的眉眼,一樣的笑容,一樣的被他熱愛。

“爸,你怎麼了?”

“哈,沒事,這蠟燭有點熏眼睛 許個願吧,然後就可以吃飯了!

那個小子崽子,不準偷吃!”梁樂,雙係源武者,聯邦少尉”風絕塵揉了揉眉心,看著窗外,目光裡是深深的茫然。這間辦公室曾經屬於戚景行,現在則屬於風絕塵,與曾經的簡樸不同,現在的裝修風格,奢華而大氣。他們風家人,不能算大家族,更不是十大古世家,但也是聯邦後來湧出的新家族派係之一。家族要發展壯大並不容易,需要一代代的累積。風絕塵滿頭銀發,比曾經又白了幾分:“如果風家有如此驕子,又何至於”一語未盡,卻是深深地嘆了口氣。風絕塵喊來秘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