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聲入桃源

易書元去闊南山都是從西河村去的,這次他不打算去村裡,那自然有更近的路好走,直接從縣城西北方向過去就行了。現在的易書元腳程,走路過去再爬山自然不在話下。如今山中綠色漸濃,許多冬日裡的光桿子樹都已經開始抽芽,雖然最近偶爾會有倒春寒,但山中似乎也有一些焦急的花朵現在就已經開了,偶爾能在山中見到一抹紅色。走了一段山路後,易書元站在一個山口上,正在辨別著方向,這闊南山的山神廟似乎在更靠西的位置。隻是這時候,...竹山縣境內的堵河上,一艘小木舟正沿著河道的一條狹窄支流緩緩前行。

周圍山水秀麗風景宜人,在這全國高溫爆表的盛夏,溫度還是舒適的二十多度,讓站在船頭的易書元不由心中暗嘆難怪桃花源記所記是從這出發找到世外桃源。

很多人以為常德等同於古代武陵,但其實在晉太元年間,中國版圖上叫武陵的地方隻有現在的竹山縣,當時叫武陵縣,屬於上庸郡,小船下麵的堵河就是當時的武陵河,也是易書元這麼些年一直都想來的地方。

在這山水之間,易書元的代入感勾起了書癮,在內心想象著某種畫麵,咽嗓氣息變了變,以心境中的情緒開口。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易書元好似沉浸在桃花源記的意境中,聲音清朗而有力。

在易書元的腦海中彷彿刻畫出晉太元年間,一名漁人泛舟水上悠悠前行的畫麵,一甲的普通話水準再加上他自己情緒渲染和想象的意境,手指悠悠指向岸邊,好似那裡化出一棵棵桃樹......

船尾劃著船的大爺聽得都有些入神了,甚至下意識順著易書元手指的方向看去,當然也沒看到什麼桃樹。

易書元此刻正在醞釀情緒呢,劃船的大爺以為他唸完了,忍不住就搭話了。

“小夥子,你蠻紮實的嘛,聲音怪好聽的,是乾什麼工作的啊?”

易書元無奈轉頭看向後麵,指了指頭上帶著的運動相機。

“大爺,我網上混飯吃的,你把我當說書的好了。”

劃船的大爺恍然大悟。

“哦哦噢!你就是,就是那種網紅吧?”

聽到這話,易書元自嘲地笑了笑。

說書和口技結合,一人演繹出書中萬般精彩,古時以來少數說書藝術大家在此道有不凡造詣,時至今日不能說完全斷絕卻也難尋蹤跡了。

而易書元的誌向就在於此了,他曾認為自己天賦異稟,必能有所成就,工作幾年後毅然辭職,以夢想為藍本投身新媒體行業。

但努力並不一定就會成功,而各種AI之聲的出現也將易書元的信心擊垮,如今來這裡遊遍全國後,也差不多該從夢裡走到現實生活了。

“大爺,我就是隨便玩玩,和網紅不搭邊,您覺得好聽我那我繼續說,後麵還有呢!”

說來諷刺,易書元覺得自己名頭最響的時候居然還是在大學。

不過也不是啥好名頭,而是被全校通報批,那次易書元宿舍都喝醉了,被他拉著在校圖書館白墻外刷了一篇醒目的打油詞,自此易書元“仙人、神棍”的外號傳遍全校,連輔導員都跟著叫。

“要得哇要得哇!”

劃船大爺的聲音打斷了易書元的短暫回憶,後者收拾心情深呼吸一口氣,再次醞釀情緒,轉身看向前方,想象出心中神奇。

“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

易書元的聲音變緩了下來,他微微睜大眼睛,瞳孔不由自主地緩緩散大,恍惚間他好似真的錯覺般看到一片朦朧的光就在前方。

“砰——”

小船撞忽然撞到了什麼東西,易書元猝不及防之下連個反應都沒有,“啊”了一聲就在船尾大爺的驚呼聲中墜入河麵。

“噗通......”

在墜河的那一瞬間,易書元好似看到了什麼東西撞到了船,那似乎,是一大片......冰?

下一刻,易書元就被無數流水浸沒,他掙紮著劃水竟無法浮起,甚至越是劃水沉得越快,彷彿身上綁著鉛塊,墜向水中一片恐怖無比的深邃幽暗,如同一張要將他吞噬的巨口。

“嗚嗚嗚噗嚕......嗚噗噗......”

現狀帶來的慌亂恐懼讓易書元更難屏氣,無數水泡從易書元嘴裡溢位。

身體下沉的速度越來越快,易書元嘴裡不知道灌了多少口水,意識都變得不再清晰,除了身體上的窒息感,周圍的水似乎也正在變得越來越冷,他的掙紮也微弱了下來。

‘好難受,好冷,難道我要死了’

幽暗之中彷彿出現了一道道朦朧的流光,在易書元昏沉的視線前亂竄,而他的腦海中更是如同走馬燈一般劃過一段段回憶的畫麵,甚至產生一些幻覺,有人影,有書文,有聲音,有長衫和甲冑等各種或熟悉或陌生的自己......

而這一切既像是在腦海中又像是在眼前,都彷彿要隨著自己的生命一樣離易書元而去,從身上化為一道道光飛去。

這一刻,易書元本能地要伸手抓向這一切,那攪動的流光好似被他抓在指尖。

隆隆隆…

流光搖擺,指尖顫抖不斷,易書元心中仿若劇震,讓他有種要被撕裂的恐懼感。

心神動搖的那一刻,無數光點在剎那間炸開,流光若絲斷而飛逝。

轟隆~

沖擊讓水流不斷翻卷,無數星點飛射消散,易書元指尖殘存流光一閃而逝,他整個人也在水中翻轉著,畫麵越來越模糊。

“咚…”

易書元腦袋磕到了什麼,人突然從昏沉中清醒過來,慌張中胡亂劃水,立刻驚喜地發現,那種被不斷捲入的束縛沒了!

這哪還顧得上其他,易書元隻敢往黝黑的水下看了一眼,就奮力劃水上浮,窒息的強烈痛苦讓他形態瘋狂。

“砰~”

易書元的頭撞到了什麼,在一陣“嘩啦啦”的水聲中,他的身體又從一個分開兩半的裂口中鉆出水麵。

“嗬......嗬,嗬,咳咳......救,救命......”

易書元邊喊邊亂摸,混亂中才明白自己身邊居然是一片片浮冰,隻是晃動得厲害,根本趴不住。

冰?怎麼會有冰?但此刻的易書元無暇多想,他發現岸邊不遠,又奮力踢著水遊過去,隻是他現在已經體力不支四肢僵硬,勉強趴住岸邊卻根本沒力氣上來,隻能用凍得哆嗦的嘴不斷呼救。

“嗬,嗬.....有,有人嗎,救命——”

但入目是林地夾雜著殘雪,夕陽照耀著河穀,如同一片寥無人煙的荒山老林,讓易書元的心比冰水還涼。

但這裡其實真的有人。

在岸邊不遠處幾棵大樹後麵就藏著一群人,其中一人見河中的情景,猶豫一下正要出去,卻被身邊人用拉住。

“讓他再撲騰一會,撲騰得越厲害越好,那畜牲喜歡活的。”

於是,一群人又靜靜等了一會,看著易書元在那邊絕望掙紮,眼看他動靜越來越小,剛剛說話的人也沉不住氣了。

“大哥,看來今天不會來了。”

話語間,這人看到大哥點頭,立刻朝河岸趕去,幾步之間已經到了岸邊,在易書元驚喜的眼神中,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嘩啦啦啦~”

隻是一提,浸泡在冰水中的易書元就被來者拎出了水麵......

“謝,謝謝......”

易書元被凍得幾乎說不出話來,而救了易書元的人則咧開了嘴,轉頭對身後過來的眾人笑道。

“他還得謝謝咱?”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那邊傳來一片鬨笑聲。剛剛硬接一刀看似受傷是重,但那盜匪首領逃跑的時候重功絲毫是亂,腳尖在屋瓦之下連點,就和隨風遠飄一樣。內力再次提低八分,重功的速度就又慢了一分,也讓身前追擊的小漢愈發緩躁,甚至直接抄起腳上一塊青白瓦片狠狠朝著後方投擲。“要真是那樣就壞了.....”逃走的盜匪首領重功顯然是要勝過身前的追兵的,那一點在小腹漢追出去一段距離之前就我以沒所察覺,心中也是由焦緩起來。剛剛的月色又被陰影擋住了,天空甚至我以上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