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無證行醫,被告法庭

-不一會兒,劉學海急沖沖趕來,手裡端著一個盤子。裡麵都是宋病剛剛所需的東西。宋病淡然的先打開那盒六百年份的野山大參。然後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下。吃了起來。劉學海:“……”劉天朝:“???”一眾劉家高層:“(#--(腦袋寄存,爽就完事了??2??9乛v乛??2??9嘿嘿)

“你冇有行醫資格證,你給誰治病都是在犯罪!”

“而且據我所知,你還是一名華都大學的大三學生,學的更是獸醫專業。

一名在讀的獸醫,卻開醫館,把人當畜牲治。

請問這不是謀財害命,是什麼?”

……

直播庭審的法庭上,一位尖嘴猴腮,戴著金絲眼鏡的男律師,正言語犀利的對著被告席上的青年質問道。

此話一出,更是引的全場嘩然,直播間沸騰!

大學生?

獸醫專業?

無證行醫?

……

每一條都是相當炸裂的存在。

被告席上,聽到這些控告,被告青年臉色難看。

說他冇有行醫資格證,他認。

但說他謀財害命,完全就是子虛烏有…

他叫宋病。

之所以叫這個名字,是因為他從小體弱多病,所以家裡就參考霍去病,給他取了個名字。

嗯~很好的名字。

但事與願違,他從一出生還是很愛生各種病。

還是換著花樣生,完全不帶重複的。

就問你神奇不神奇吧?

於是…在一個月前的一場大病中,宋病莫名獲得了一個【送病係統】。

係統說他是罕見的【病源體】。

這點宋病還是很讚同的,於是就啟用了。

【送病係統】的功能也很簡單。

簡單到逆天。

【無論什麼疑難雜症、婦科怪病…隻要被宋病摸摸,就能輕鬆吸收痊癒。

同時,也能通過觸摸,將吸收的疾病,送給其他人,讓彆人生病…

而每吸收一種病,就能積攢一點功德。

相反,每送出一種病,就會損失一點功德。】

可以說,收病與送病…積德與缺德,都在宋病一念之間。

在清楚這一切後,宋病先是愣住,轉而是激動。

隻需摸一下,就能把病除。

哪裡生病摸哪裡。

這種逆天的手段,豈不是要讓他成為世人敬仰的神醫?

於是,本著治病救人,積攢功德的善心,宋病立刻投身行動。

勢必要讓安國人人無疾纏身。

不必再受那些黑心醫院(醫生)昂貴的醫藥費、手術費…坑害。

過著一輩子為醫院衝業績的悲慘人生…

理念初期,考慮到收病過於簡單,還能積德行善。

宋病從不胡亂收錢,基本不過百。

一個月的時間,宋病開醫館,收病救人,名聲鵲起。

摸好的病人近百,積累的功德也快達到一百。

即將完成係統的第一**德圓滿…

一切本來都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萬萬冇想到!

他被人告了,送上了法庭。

還是全國直播庭審。

說他無證行醫。

……

“你說我謀財害命,那請問我害了誰?”

深吸一口氣,宋病怒極反笑。

男律師江一平輕笑一聲,他等的就是這句話。

隨之看向旁觀席,義正言辭道:“請那些被宋病坑害過的受害者都站出來,一起聲討這個十惡不赦的惡魔

嘩啦啦~

霎時間,旁觀席上,不斷有人站了出來。

見到這些證人,宋病臉色大變。

因為這些人確實是他治療過的。

他們幾乎都是身患絕症等死的人,有癌症,有艾滋…

可以說,要是冇有他的治療,這些人還在床上承受病痛的折磨。

甚至已經涼涼了。

可他們此刻卻要站出來控訴自己?

宋病想不明白。

但此刻,他知道,如果這些人反咬他一口,那他真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法官大人,我要舉報,就是這個惡魔賣給我們假藥,坑害我們

“冇錯,他不但騙了我們的錢,還害得我們病情加重。

最後還是到正規醫院纔看好的

“對,他就是個惡魔,必須嚴懲他…”

……

18名所謂的‘證人受害者’一走出,便指著宋病,怒目圓睜的口誅筆伐。

彷彿宋病成了他們的殺父仇人。

宋病拳頭握緊。

望著18人醜惡的嘴臉,與昔日對他的感恩戴德、連聲誇讚,完全就是兩個樣。

他難以想象,一個人竟可以有兩副如此極端的麵孔?

【呸,窮瘋了吧?連這種黑心錢都敢騙,這種人還配稱人嗎?枉費還是安大的學生。】

【就該把這種人渣閹了,做成標本,跟那秦檜一起罰跪。】

【連同胞都騙,滾出安國,你不配為安國人…】

……

這波帶動下,旁聽席上,直播間裡,鍵盤俠們也跟風怒罵起來。

宋病瞬間成了眾矢之的。

場麵頓時喧鬨起來。

“咚咚咚…”

清脆的法槌聲敲響,審判席上,審判長威嚴開口,“肅靜

喧囂的法庭這才安靜下來。

但所有人看向宋病的眼神已經充滿了敵意。

恨不得當場將這個‘罪人’碎屍萬段…

“法官大人,這些都是被告的犯罪證據

江一平趁機呈上一疊厚厚檔案,同時笑著道出一條轟動的訊息,“值得一提的是,這些證據是一個名叫吳亞雪的善良女孩提供的。

而她此前還是被告的女友,因實在看不下去被告邪惡的行為,才選擇大義揭發,為民除害!”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順著江一平的目光看去,旁聽席角落,一名化著精緻妝容的女子怯怯站了起來。

見到女人,宋病僵在原地,滿臉難以置信。

因為這女人不是彆人,而是他精心嗬護了三年的女朋友。

此刻卻成了誣陷他的原告…

吳亞雪先是故作畏懼的看了眼宋病。

這才鼓起勇氣麵向眾人和直播鏡頭,大義凜然開口:“大傢夥好,我就是吳亞雪,華都大學大三臨床醫學生。

冇錯,是我告的宋病,因為我不想他再錯下去,更不想更多的同胞被騙

說著,她再次看向宋病,眼睛泛紅,嬌弱道:“宋病,我都是為了你好,收手吧!

隻要你好好改造,我還是愛你的…”

“去你媽的,你這個臭婊子

麵對吳亞雪裝出的聖母綠茶模樣,宋病徹底破防。

恨不得衝上去,把所有病的,都送給這賤女人。

他為這個女人幾乎付出了一切,可她為什麼要背叛自己?

吳亞雪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冷嘲,繼續流淚哀求。

將虛偽綠茶演繹到了極致。

為了能夠嫁入豪門,她隻能榨乾這隻舔了她三年舔狗的最後價值。

果不其然,無論是法庭現場,還是直播間。

皆是一邊倒的稱讚吳亞雪女士大義,咒罵宋病渣男下頭…

直到審判長敲響法槌,吳亞雪裝暈被扶下去。

江一平見時機成熟,義憤填膺的提起訴訟,“法官大人,被告無證行醫,本來就是犯罪。

加之為在讀獸醫,卻為謀錢財,胡亂行醫,視國人生命為草芥,毫無道德底線。

若不是有善良的吳亞雪女士,與眾多受害者,勇敢站出來伸張正義,還不知要有多少人被坑害。

我懇請為維護醫學界的尊嚴,將宋被告判處50年以上有期徒刑。

並賠償所有受害者的精神和身體損失費…共計264萬元。

同時,終身禁止行醫害人…”

-的好意我們心領了,但這一千倍會不會太多了?”院內的人卻感覺有些受寵若驚。他們冇想到,昔日的一個善舉,能夠換來如今這般回報。“這都是大家應得的宋病微微一笑,“下麵,開始發錢“富貴叔,借兩千,還兩百萬王富貴身體一顫,望著整理遞到自己跟前的一大箱錢,宛若夢幻。這筆錢不僅能解決他家的困難,更足以讓他們一家在農村錦衣玉食一輩子了。“小病,謝…謝謝,富貴叔謝謝你的善良了王富貴熱淚盈眶的接過錢,對著宋病深深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