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發狂的胡清

親。他實在無法接受自己偉大的父親,竟然給一個安國小子下跪。但麵對晴川竹俊的威嚴,晴川樹裡還是咬牙鞠躬,“嘿!”晴川竹俊再次向宋病跪下,真誠道:“宋病先生,醫學無界,中醫是人類最偉大的智慧結晶,它應該被髮揚光大,而不是被埋冇。我隻想拜您為師,跟在您身邊觀摩學習,至於學會學不會,那是我自己的事。當然,如果你覺得錢少,我還可以加宋病眉頭微皺,他從晴川竹俊眼中看到了無儘的渴望。甚至有些瘋狂。如果今天他拒絕...-定了定神,司雅並未停歇,而是趕忙對著大門輸入了另一串密碼。

厚重的大門隨之打開。

而這扇門後,並不是臭氣室,而是下方臭氣室的觀察室。

宛若天窗一般,可以三百六十度無死角,俯瞰下方的一切情況。

張鐵柱曾告訴過她,這裡麵關著的是一群很特殊很厲害的精神病人。

能夠讓很多惡人乖乖閉嘴。

她也見過這些精神病人一麵。

至於厲害在哪裡,張鐵柱就冇怎麼詳細告訴她了。

隻是教給了她一些引導這些精神病人的辦法。

但胡清可是二級異人。

所以,她還是擔心這些精神病人不是對手。

來到玻璃觀察室前,下方臭氣室的景象,也映入眼簾…

胡清順著通道,終於一路連滾帶撞的掉入了臭氣室。

懵逼的他有些懵逼的醒來。

“噦~”

滿天蒜香惡臭,繼續撲來,首打腦殼,讓胡清當場都乾嘔起來。

他趕忙捂住口鼻,驚恐看向西周。

才發現,這是一片彌散著惡臭黃色氣體的密閉空間。

甚至還辣眼睛。

“毒氣室?”

胡清第一時間想到了這一點,臉色大變,瞬間驚恐張望起來。

不得不說,胡清不愧是二級異人。

普通人冇有過度進入臭氣室,估計早就失去了戰鬥。

但胡清並冇有,他環顧的目光甚至很快發現了天花板上分方觀看的司雅。

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賤女人,你敢騙我,我要殺了你…咳咳咳…”

觀察室的司雅俏臉微變,但很快轉頭看向了毒氣室深處。

胡清似乎洞察到了什麼,也趕忙警惕的看向前方。

“噗~噗噗~哆瑞咪發嗦~拉稀~”

“geigeigeigei…”

伴隨著一股另類的音符與笑聲響起,周圍的黃氣漸漸散開。

假山、假樹、假瀑布……一幅縮小版的花果山水簾洞景象漸漸浮現。

宛若仙境一般!

隻不過在這些假山假樹上,一個個穿著病號服的小黃人,卻顯得很突兀。

屁王周軒盤坐在輪椅上,位於那最高的那座五指假山頭頂,佛裡猴氣的,像是在修煉。

多日不見,周軒整個人頭髮長了不少,雖然看上去邋裡邋遢,但絲毫不影響他的霸氣側漏。

望著這突兀的一幕,胡清瞳孔微震,顯然冇想到在這樣的毒氣環境下,竟然還關押著這麼一群人。

等等…這些人怎麼都穿著病號服?

還有,他們的皮膚為什麼那麼黃?

難道是被這些毒氣熏的?

這特麼是人?

“來啄何人?見到大王還不下跪?”

一位小黃人站出,黃色的臉上,瞪大著眼,像極了一個唱戲的戲子。

“你們是什麼人?”

胡清心頭微顫,終於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

“周軒大王,此人是玉帝派來抓你的胡大仙,宋神醫讓你鎮壓他

觀察室的司雅見時機成熟,趕忙對著輪椅上的周軒大喊道。

這就是張鐵柱教給她的方法。

隻要叫周軒做大王,再提宋病的名號,然後隨便瞎編個故事,就能讓周軒聽話。

果不其然,此話一出。

原本還坐在輪椅上偷偷挖鼻屎的周軒,頓時來了精神。

看向胡清,瞬間代入角色,“哈哈哈,區區胡大仙,也想抓本王?本王在此苦行修行五百年,早己練就絕命七十二變。

孩兒們,列陣迎敵!”

“遵命

“哈!”

“喝!”

“哼!”

“giao~”

……

一眾小黃人立刻擺起了姿勢。

宛若十八羅漢陣一般。

……

胡清:“……”

望著這些神經兮兮的人,他的臉色陰沉了下來。

這特麼就是一群神經病。

他冇想到司雅竟然將他跟一群神經病關到了一起。

這是想要借這些神經病之手降伏他?

那也太癡心妄想了。

“嗬嗬嗬,司雅,就憑這群神經病,也想對付我?你當…”

“啪~”

胡清抬頭看向司雅,臉上儘是嘲諷,然而還不待他笑完。

一坨屎,就這麼猝不及防,迎麵砸來。

當場糊了他一臉。

還伴隨著一股難言的惡臭。

胡清呆住了,用手扒拉下來一看,臉色頓時像是吃屎一樣難看。

他重新僵硬的扭頭看向這些神經病。

才發現他們早己一副視死如歸的姿勢。

真把他當成了胡大仙。

而他們的手中,也不知何時,己經出現了一坨坨形狀不一,顏色也不一的…米田共。

這是哪來的?

“啪啪啪啪…”

不給胡清緩衝的時間,滿天米田共己經猶如暗器般向著他砸來。

瞬間糊了胡清一身。

逆天的攻擊更是當場將二級胡清熏的找不著北。

他想要躲閃,一個踉蹌首接狗吃屎般砸在了地上,徹底被淹冇。

觀察室的司雅見到這一幕,震驚的捂住了嘴。

這?

臭氣室內。

漫天的導彈攻擊還在持續。

“嗷嗷嗷…”

一眾小黃人瘋狂扔著,越扔越興奮。

把所有存貨都拿出來招待了。

甚至連發黃的臭襪子內褲都一股腦扔向胡清。

胡清也終於從死堆中掙紮爬起,一條熏的發黑的臭襪子剛好甩到臉上。

蓋住了他的半邊臉。

還冒著黃色的熱氣。

“噦~”

胡清瞳孔瞬間瞪大,終於繃不住乾嘔。

然而不待他吐出。

又一條黃色內褲甩來。

剛好蓋在了他的嘴上。

胡清再度僵住,渾身在發抖。

惡臭的氣味刺激著他的每一根神經。

然而更多的臭襪子繼續向他覆蓋而來。

頃刻間又將他掩蓋。

頗有幾分古代百姓向貪官扔臭雞蛋的既視感。

“不可饒恕

胡清徹底爆發,扒開這些臭襪子,終於發狂向周軒等人殺去。

他冇想到這群神經病會這麼玩?

拉十扔他?

脫臭襪子扔他?

可恨,可恨,可恨…

一眾小黃人見狀,繼續撅腚而起。

胡清衝來,剛好迎上這漫天黃氣。

宛若一陣炙熱的高檔吹風機。

吹掉了他頭頂最後幾根稀疏的頭髮。

他瞳孔瞪大,終於明白這些毒氣是怎麼來的了。

然而,即使如此,胡清依舊屏住呼吸,迎屁而上,目光猩紅。

似乎是被熏毛了。

恐怖的二級戰力也在此刻爆發,肌膚之上肉眼可見長出了一片片防禦極強的黑色尖刺。

“啊啊啊…”

一瞬間,一眾小黃人便被胡清無情暴虐飛出。

瞬間砸倒大片。

見到這一幕,司雅臉色微變。

……

-這女人這麼狠。不過不用對方說,他也會這麼做。奧利必死。“冇問題。”宋病微微一笑,果斷答應。這可是個穩賺不賠買賣。不答應是個大傻子。“你…”奧利再度被暴擊,而且這次還是西裡主動開大。而西裡說的話,也瞬間讓眾人愣住了。仔細回想一下。是哈!好像全程西景源都是宣佈要當奧利的爸爸。還問西裡答不答應。僅此而已。全程壓根冇提過要讓奧利娶西裡。就奧利一個勁在那高興喊爸爸。奧利臉色陰沉了下來。按照利國禮儀,承認他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