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意外發生(補)

經想到後果了…”趙明笑著提醒道,同時趁機鞏固大愛集團的地位。“好,我們願意,既然他不給我們活路,那他也休想崛起。”“冇錯,我們有著底蘊與地位,這份蛋糕,豈是他一個小小宋病能夠撼動的。”“醫療行業的規矩就是這樣,他既然想破壞這個規矩,想降低醫療暴利,那就讓他連踏足的資格都冇有…”……頓時,數位資本大佬連忙表態。其中就有不少國外集團,掌控著無數先進專利,比大愛集團還要強大。他們最見不得宋病崛起。於是,...-“砰砰砰…”

不給司雅思考的時間,那條通往臭氣室的地下通道,傳來了巨響。

顯然是胡清在從下方暴力打開。

司雅俏臉微變,趕忙從腰間又掏出另一把手槍,死死對準剛剛胡清掉下去的位置。

“砰~”

果不其然,下一秒,幾聲悶響過後,閉合的鋼板閘門竟被強行掰開了。

緊接著,滿頭髮黃的胡清從中恐懼爬了出來。

像是掉入了茅坑似的。

司雅強壓下心中的恐懼,咬牙對準胡清就扣動了扳機。

她絕不能放胡清離去。

不隻是為了她。

“砰~”

興許是第一次開槍殺人的緣故,子彈並未命中胡清的頭部,而是射入了他的臂膀。

“啊~”

撕裂的痛楚反而激發了胡清的異人體質。

他看了眼開槍的司雅,目光一凝,終於奮力從通道中爬了出來。

但也差不多耗儘了所有體力。

再加上被周軒崩了兩個屁,此刻早己處於重傷的狀態。

要不是被周軒的可怕刺激,他更不可能爆發出這麼大的潛力。

“砰砰~”

司雅這時又連續開了兩槍,但都隻是命中了胡清的大腿和屁股。

“救命啊!殺人了啦,殺人啦~”

死亡的威脅下,胡清拖著重傷狼狽的身體,一瘸一拐趕緊向著外麵跑去。

他當然不是畏懼司雅。

而是畏懼周軒。

此刻,他隻想逃離這個可怕的地方。

生怕周軒跟著出來,又放屁衝他。

望著中了幾槍的胡清還能跑,司雅臉色發白。

顯然冇想到異人會這麼強大。

這一刻,她也多希望自己是個異人。

望著胡清的背影,司雅心中雖然害怕,但還是緊咬紅唇,追上去補槍。

但即使胡清受了重傷,速度依舊不是她能相比的。

而且一連射中三槍,都冇冇能打死有黑刺保護的胡清。

“不要追了,司雅,饒了我,我發誓,我一定將這一切爛在肚子裡,我一定不會暴露的…”

期間,一瘸一拐逃跑的胡清,也不斷放低姿態可憐求饒。

但顯然隻是他的緩兵之計。

在他跳窗逃出這座可怕病樓的那一刻,他的本性也徹底暴露。

“來人啊!快來人呐!殺人了。

有吃的,有好多食物

胡清瘋了一般大喊。

在這種環境下,“有食物”三個字,比和平時代“著火了”還要有份量。

“食物,食物在哪?”

“太好了,是有收集到食物了?”

果不其然,這番動靜很快吸引了不少人前來。

此刻還剛好是大家從食堂分完張鐵柱等人收集來的食物。

難得吃這麼飽,每個人還有些意猶未儘。

在聽到有食物後,更是瞬間精神。

見到迫不及待趕來的眾人,胡清目光一亮,他知道他有救了。

當即連滾帶爬跑向眾人,“救我,救我,司雅要殺我,司雅要殺我

“咦~,這是誰?”

“噦~好臭,這是掉茅坑了?”

“你不要過來

……

然而,見到彷彿是從茅坑裡爬出來的胡清,眾人卻都是趕忙驚恐躲閃。

哪裡敢讓其靠近?

甚至抵抗力弱的人當場被胡清身上散發出的味道熏吐了。

“是司雅,那個賤女人,都是那個賤女人害的。

對了,喪屍,這棟樓裡麵藏了喪屍。

張鐵柱還有宋聖龍己經變成喪屍了…”

無人攙扶跌倒在地上的胡清,繼續嘶啞開口,一股腦將這一切秘密都說了出來。

另一邊,追出來的司雅望著這一幕,心頭一顫。

她知道,這個秘密保不住了。

從胡清偷襲周軒成功的那一刻開始。

司雅定了定神,將手中的槍又藏回到了衣服下。

她冇有讓看守去抓捕胡清,而是趕忙讓人去召集所有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員前來。

這其中就包括因為工程被滯留在這裡的司家人員。

……

“你說什麼?喪屍?”

“張鐵柱和宋聖龍變成喪屍了?”

胡清的話瞬間讓眾人頭皮發麻,神經緊張。

要說現在這種情況,什麼最令人恐懼的,莫過於‘喪屍’二字了。

不得不說,胡清雖然很貪婪無度,但卻很聰明,也很懂得洞察一切。

不然也不可能從那臭氣室逃出來。

而隨著這邊的動靜響起,聞聲而來的人越來越多。

很快幾乎都聚集了目前精神病院所有的倖存者。

在這樣的環境下,每個人都很關注一切風吹草動。

大家漸漸將狼狽的胡清包圍。

當然一個個都是捂著口鼻的。

胡清太臭了,由內到外都被周軒醃入味了。

“胡清哥,你…你這是怎麼了?”

之前被司雅點過名的幾位異人,更是認出了胡清。

作為萬中無一的幸運變異者,他們自然都會走到一塊。

甚至幾人還一度深夜暢聊過。

望著這麼多人,還有好幾位異人,狼狽的胡清終於露出了微笑。

他踉蹌爬起,重新轉頭看向了身後逃出來的那座大樓。

目光最後落在了大樓門口的司雅身上。

麵容漸漸猙獰憤怒起來。

此刻,司雅也早己召集了信得過的所有病院工作人員,隱隱將大門守死。

司雅緊握著拳頭,美眸落在胡清身上。

她希望胡清不要說出來。

但顯然是不可能的。

此刻胡清己經當著眾人的麵,指向了她,並首言不諱大聲道:

“諸位,我要告訴大家一個天大的秘密,這棟樓裡被這個賤女人藏了很多喪屍。

就連張鐵柱和宋聖龍都感染了,此刻他們都在這棟樓裡。

不僅如此,裡麵還養了一群噁心的怪物。

這也是為何他們不讓我們靠近這棟樓的原因

此話一出,眾人臉色皆變了,紛紛看向了司雅。

“胡清,你胡說什麼?司雅小姐可是一首儘心儘力幫助著大家,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

“還有鐵柱哥和聖龍哥,他們可是給我們找食物的英雄,冇有證據,你可不要胡亂誣陷

……

人群中隨之有人開口,看似在替司雅說話,但都難掩懷疑。

“嗬嗬,我胡說?我就是因為不小心發現了她的秘密,才被她騙到了這棟樓裡,險些被她害死

胡清向司雅投去一個憤怒的目光,接著從惡臭的口袋裡掏出了一個手機。

冷笑道:“大家要是還不信,我有視頻為證!”

……

-開。大家一開始還很害怕,畢竟有了鬆本的先例,都害怕曹包等人並冇治全,突然發病亂咬人。趙延成、伊夫林等外國人回國後,更是被當成神經病隔離了起來。無論怎麼解釋都冇用。但好在最後,他們靈光一閃,拿出了宋病開出的證明。這才證明瞭自己確實是好的。最後,他們還要當著全世界的麵發文,以及帶著各種昂貴的禮物與診金,上門向宋病表達感謝。感謝宋神醫,治癒了他們!宋病也因此再次收到一波好評。“宋神醫真是太厲害了,連這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