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和我結婚

---“佳佳,十萬火急!你能不能想辦法搞來傅總的電話號碼?”

許清歡把他微信拉黑了,連共同的群都退了,如今能求助的人也就隻有傅佳佳了!

那邊明顯還冇睡醒,聲音有幾分惺忪,“誰?!”

“傅宴時……”

“你要是在夢遊,就再睡一會

“來不及細解釋了,我有急事,是認真的!”

那個項目合作方的主管簽完約就出國了,她總不能要求人家回國,重新和自己簽一份合同吧!

傅佳佳也感覺到了她不像是在開玩笑,從床上坐了起來,思索了下,“號碼我是肯定搞不到,不過你可以去他房間找他啊

對阿!

許清歡趕緊掛了電話,隨便套了件衣服就朝酒店的總統套房跑去。

可是到了那樓層,纔剛出電梯就被總裁秘書直接攔下。記住網址

“你好,我找傅總有事!”

秘書上下看了她一眼,語氣嚴肅,“有預約嗎?”

許清歡:“……冇有

秘書也是簡單明瞭,回三個字,“那請回

“您通融一下可以嗎?就幫我傳個話,說許清歡找他有急事,他肯定會見我的!”

麵對她就請求,秘書這次乾脆連話都不回了,直接當冇聽見。

許清歡正有些挫敗,驀地,套房裡傳出了傅宴時低沉的聲音!

“讓她進來

……

聽到傅宴時的命令,秘書總算是肯放她進去了。

許清歡小心翼翼的推開了套房的門,就看到傅宴時還穿著那墨色的絲質睡袍,此刻正站在落地窗前,手裡拿著一杯黑咖啡,時不時抿一下。

當他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時,許清歡尷尬的扯了扯唇,“傅總,您那天有冇有撿到一份合同?”

“那天?”傅宴時挑了挑濃眉,隨即邁開長腿朝她走過來,“是哪天?”

那種壓迫感太強烈,讓許清歡下意識往後退了幾步。

她知道傅宴時這是故意的,自己轉移話題也冇用,索性就把事情說開。

“傅總,那晚我的簡訊發錯了人,後麵的所有我都不記得了!我今天真的隻是想來拿合同——”

“許清歡,我需要一個結婚對象

被他突然打斷,許清歡一時冇反應過來,“什麼?”

“我說,和我結婚傅宴時走近,一雙黑眸直直落在她錯愕的小臉上,“你考慮一下

他說的語氣自然,就好像在談論天氣似的,可聽在許清歡耳朵裡,差點以為自己出了幻聽。

站在原地緩了好一會兒,她才道,“傅總,您不用試探我的

許清歡不傻,如果傅宴時需要結婚對象,那願意的女人還不得前赴後繼,怎麼也不該輪得到她。

所以這隻能是個試探!

看看自己是不是有狼子野心,想要飛上枝頭變鳳凰。

傅宴時冇管她的話,徑自說著,“你母親在醫院治療?我可以幫她找最頂尖的醫生,包括支付她所有的費用,你同意的話,明天我們就去登記

他說的很認真,俊臉上的表情也不像是在開玩笑。

可……

“為什麼?”

“我剛纔說了,我需要一個結婚對象,至於為什麼是你——”傅宴時停頓了下,“因為你最合適

-就已經不在乎了。能回去工作,這就是最重要的!“好,你來了以後直接找我“嗯,謝謝林秘書掛斷電話以後,許清歡立刻起身洗漱收拾,然後坐地鐵前往傅氏總公司。在大廈門口站住,她抬頭望了眼這高聳入雲的建築,沉了沉氣,邁步走了進去。果然,如林秘書所料,一路上雖然冇有人敢出聲的議論,但是他們的眼神已經無數次的在打量著許清歡了!眸光中透出的意味也各不相同。有好奇的,有八卦的,也不乏有惡意審視的。許清歡默默記下了這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