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真的不敢想

很快便落了下去,這一針下去也讓餘素梅心中僅存的最後一絲擔心消失不見了。這風濕性關節炎已經摺磨她十幾年了,在這十幾年裡,她看過不少醫生,西醫,中醫都有找過,鍼灸也試過,而且鍼灸是試的最多的。她幾乎每個月都會去一家中醫診所裡接受鍼灸理療,這鍼灸的次數多了,她自然也能看出一個人會不會鍼灸了。這葉塵的鍼灸手法很老練,而且落針時的痛感很小,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葉塵就完成了落針。“我去年夏...-

……

和張堯打完電話後,汪來福便起身對著蘇媚道:“蘇董,現在就算你改變主意,答應跟我在一起了,我這手裡的股份也不能賣給你了。”

東康資本派出的人還在他留學在外的女兒的周邊,在這種情況下,為了女兒的安全,他汪來福已經彆無選擇,隻能把手裡的股份賣給東康資本了。

蘇媚麵色冷白,冇有說話,事已至此,她已經是一敗塗地了,眼下就算她的報價能超過東康資本的報價,這個汪來福為了自己女兒安全肯定也會選擇把手裡的股份賣給東康資本的。

她現在已經看不到任何翻盤的希望了……

對此,她真是不甘心啊,她還冇有給她丈夫顧千帆報仇呢,而且這次失去了對公司的控製權,未來千帆風投極有可能會淪落為愛新覺羅家族用來對付葉塵的工具……

葉塵救過她的命,她在心裡將葉塵視為弟弟,可是現在,她的公司卻要被葉塵的死敵用來對付葉塵了……

可是她就算再不甘心,眼下她也已經迴天乏術了,商場如戰場,商場上的競爭一直都是這麼的殘酷,而且比這更殘酷的,她都見過不少……

出了蘇媚的辦公室,汪來福第一件事就是檢查自己的身體,結果果然讓他發現了一枚微形的監聽設備。

是他西服的一粒鈕釦被人給替換了,不仔細看的話,是發現不了這粒鈕釦和他衣服上其他鈕釦有什麼區彆的。

“究竟是什麼人在什麼時候把這個監聽設備放在他身上的?”

盯著手裡的那個鈕釦形狀的監聽設備,汪來福在思考這個問題,想了一會兒,汪來福的心裡便有了一個懷疑對象,八成是最近找的那個情人……

將這粒“鈕釦”放在地上後,接下來汪來福一腳就將其踩了個稀巴爛。

出了公司大樓,汪來福剛坐進自己的邁巴赫,他的手機來電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雖然是一個陌生來電,但汪來福還是第一時間手指一滑,接通了電話,“喂。”

“你好汪總。”

電話裡傳來一箇中年男子的聲音。

“你是哪位?”

汪來福聽聲音感覺很陌生,應該是自己不認識的人。

接下來中年男子便在電話裡自報家門。

聽到對方的身份來曆後,汪來福臉色驟變……

……

另一邊,愛新覺羅家族的幾個老爺子坐在一間茶香四溢的茶室內,品著茶,悠然自得。

“大哥,剛剛東康資本傳來訊息,稱東康資本掌控千帆風投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聽到金穀的話,金石的臉上總算是露出了一道笑容,“老三,這麼說,那個汪福來已經答應將他手裡持有的千帆風投的股份賣給東康資本了?”無廣告、更新最快。

見金穀點頭,金石饒有興致的繼續說道:“快跟我說說看,那個張堯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大哥,事情是這樣子的……”

接下來金穀便將整件事情的發展跟金石詳細的說了一遍。

金石聽完後不禁對張堯大加讚賞,“冇想到這個張堯年紀不大,但還頗有手段,竟然一步步的將那個蘇媚逼到了絕境,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頓了頓,金石頗為感慨的說道:“想當年,我們為了掌控發展勢頭迅猛的千帆風投,直接除掉了那個顧千帆,本以為那個蘇媚一介女流在接手千帆風投之後,我們隻需要略施手段,就能掌控千帆風投,然而那個蘇媚在接手千帆風投之後的種種表現卻是大大出乎了外界所有人的預料,這個女人憑藉其過人的手腕,竟生生讓我們當初製定的計劃胎死腹中,時隔兩年,千帆風投終究還是要易主,歸我們掌控了。”

“那個蘇媚……”

說到最後,金石的臉上不禁露出了一抹邪笑,其實當初除掉顧千帆,除了他想要掌控千帆風投,壯大家族實力之外,他也是有著一層私心的,那就是為了那個蘇媚,他之一生,有過太多的女人了,但還從來冇有一個女人能像那個蘇媚一樣吸引到他。

那是一個天生媚骨的女人,一顰一笑,都魅惑無限,搖曳人的靈魂,他真的不敢想,那個女人的身上得有多香。

現在蘇媚失去對自己公司的控製權幾乎已經是一個定局了,那接下來,他就能好好的跟這個女人玩一玩了,他相信要不了多長時間,他就能徹底征服這個女人,將這個女人娶回來變成自己的十三姨太。

就在金石幻想著這一切的時候,金穀的一句話將其思緒重新拉回到了現實當中來。

隻見金穀說道:“大哥,魍魎鬾魊魒魆魖鬿魌九人至今還冇有任何訊息傳回來,你說這不會出什麼意外吧?”

金石聞言一愣,“還一點有關他們九人的訊息都冇有嗎?”

“冇有。”

金穀憂心忡忡的說道:“大哥,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啊。”

“不祥的預感?老三,你在擔心什麼?”金石皺眉道。

“大哥,我擔心他們九個出事了。”

迎著金石的目光,金穀說道:“按照粘杆處的規矩,昨天的行動,無論成敗與否,他們都要在規定的時間內跟組織報告,而現在,距離規定的時間已經超了整整十二個小時了,但我現在還冇有收到任何有關他們九人的訊息,按理說,這不應該的,除非……”

“除非什麼?”

金石下意識道。

“除非他們九人全都出事了……”

聽到金穀的這句話,金石眼皮不禁一陣狂跳,“九人,全都出事?這怎麼可能,他們九個一起合力對付一個金魅,怎麼可能會出現你擔心的這種情況,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大哥,我也希望我的擔心是錯誤的,但是按照眼下這種情況,隻有他們九個全都出事,才能解釋的通啊。”

金穀滿麵愁容的說道,如果他這次的擔心成真的話,那對他們愛新覺羅家族來說無異於是一記非常重大的打擊。

……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不是那種喜歡出風頭的人,而且他也不需要這種曝光。紅毯更多的是為了那些明星們準備的,對於明星們來說,走紅毯那就是一次曝光自己的機會,是以每個明星在走紅毯前都會好好的打扮一下自己,爭取在走紅毯的時候,能獲得更好的曝光度。就在葉塵在一名身穿製服的工作人員帶領下朝著不遠處的那道能進入場館的側門走去的時候,葉塵忽然聽到場館入口處一下子沸騰了起來,隱約間他還聽到了有人喊著高啟強,葉塵知道這八成是張頌聞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