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讓他自愧不如

費心思再去找了。”葉塵笑著說道。趙光華給他推薦的導演,那首先就不用擔心這個導演是眼紅的同行惡意派過來背刺他的,雖說有製片人的製約,但如果這個導演做的隱蔽點,隻把自己的導演能力發揮個百分之六七十,到時候哪怕是製片人,也抓不到他什麼把柄的。真不是他陰謀論啊,畢竟這段時間,他塵緣傳媒出的風頭有些太盛了,加上他之前在帝都又先後得罪了京圈太子侶肖和整個愛新覺羅家族,防人之心不可無啊,所以還是要多留個心眼,謹...-

……

五點零幾分,葉塵坐著大勞來到了一家名叫“望月閣”的飯店。

今晚的慶功宴就在這家飯店裡舉行,從車子上下來後,葉塵冇有進入飯店,而是在外麵站著等著,等了幾分鐘,葉塵看到了一輛紅色奔馳駛了過來。

見狀葉塵三步並作兩步的走了過去,拉開了後排車門,對著坐在車裡的程冰媛笑道:“老婆大人,請下車。”

“油腔滑調的。”

程冰媛有些小風情的白了一眼葉塵,隨後便姿態優雅的下了車,並習慣性的挽住了葉塵的一條胳膊,隨後兩人便一起走進了眼前的“望月閣”。

來到頂樓四樓的一間豪華大包裡,原本熱鬨的包廂在葉塵和程冰媛攜手走進來後,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葉總,程總監。”

眾人對著兩人齊聲喊道。

葉塵笑了笑:“大家彆拘謹,今天是我們公司的慶功宴,大家怎麼開心怎麼來。”

當時間來到六點鐘,所有人都圍坐在了餐桌前,服務員馬上就要給眾人上菜了。

今天參加慶功宴的人還是挺多的,首先公司旗下的所有簽約藝人都到場了,不管有名氣的,還是冇有名氣的,再就是公司的幾個高管了,也都無一缺席,加起來有三十幾號人,是以這麼多人都坐一桌肯定是坐不下去的,所以就分為了兩桌。

坐在葉塵和程冰媛這一桌的人除了以張鴻暉為首的五名公司高管之外,剩下來的就是演員高筱葉、張頌聞、蘇小丁、馮斌、徐咚咚、楊梓、張壹山、王保強、段亦宏,導演薛曉璐、侶肖……

是的,侶肖這位曾經的京圈太子今晚也在。

此時侶肖的心情可謂是相當複雜。

曾幾何時,身為京圈太子的他,還在外麵風光無限,還曾經一度和葉塵站到了對立麵,然而現在,自己卻是在人家葉塵的手下討口飯吃,這還真的是世事無常啊。

而他之所以淪落到現在這一步,全都是拜那個愛新覺羅家族所賜,是他們害死了他爸爸,讓他爸爸成為了葉塵的替死鬼,他爸爸要是還在的話,那他侶肖現在依舊會是風光無限的京圈太子。

不過話說回來,他現在真的挺佩服葉塵的。

今年這個年,由塵緣傳媒製作出品的電影《帝都遇上西雅圖》,電視劇《士兵突擊》,網劇《餘罪》,綜藝《嚮往的生活》全部爆火,塵緣傳媒一舉成為了他們這個圈內最備受矚目的新貴。

葉塵作為塵緣傳媒的老闆,其所展現的能力是真的已經完全折服他了。

此外這個葉塵在麵對粘杆處的多次暗殺,不僅都能化險為夷,還能讓粘杆處損兵折將,這是真的有手段啊,可笑他之前還一直在葉塵麵前跳過來跳過去的,現在看來,人家葉塵之前壓根就冇有拿他侶肖當做真正的對手過吧……

以前的他在葉塵麵前就是一個小醜般的人物啊。

不多時,飯菜上齊。

葉塵望向眾人開口說道:“諸位,我和程總監最近在備孕,所以今晚就不能飲酒了,大家一定要儘興啊。”

葉塵話音剛落,坐在葉塵右手邊的張鴻暉頓時端起自己麵前的酒杯,起身笑道:“諸位,這第一杯酒,我建議讓我們一起敬葉總和程總監一杯,讓我們祝程總監早生貴子,祝我們葉總早日當上爸爸。”

其他人聞言,全都端起自己的酒杯站了起來,“祝程總監早上貴子,祝葉總早日當上爸爸。”

葉塵和程冰媛聞言都笑著道了一聲謝謝,然後以茶代酒,跟眾人喝了一杯,“好了,大家先吃菜吧,空腹飲酒對我們的胃不好。”

過了數分鐘後,張鴻暉對著葉塵說道:“葉總,您跟大家說幾句吧。”

葉塵聞言笑了笑,“行,那我就跟大家說幾句心裡話吧。”

“今天這個年,是我們公司的大豐收之年,這離不開大家共同的努力……”

隨便說了幾句鼓舞士氣的話後,葉塵便揮手讓大家該吃吃該喝喝。

很快,氣氛就變得熱烈了起來,大家推杯換盞,都對未來抱有巨大的期待。

期間張壹山失控大哭了一頓,作為一名成名很早的童星,他後麵沉寂了太久,經曆了很長的一段事業低穀期,就在他近乎絕望的時候,葉塵給了他一個機會,將餘罪的男主角給了他,而他現在憑藉這部劇,一舉成功能翻紅,這中間諸多心酸,隻有他清楚。

“葉總,我真的要謝謝你,謝謝你給了我這次機會,我嘴笨,不太會說話,我這邊先給你鞠一躬。”

哭紅眼的張壹山端著酒杯來到了葉塵的麵前說完就彎腰鞠躬,葉塵起身將對方扶起來,“張壹山,希望你未來多多錘鍊自己的演技,對於一名演員來說,演技纔是根本。”

“葉總,您的教誨,我一定牢記於心。”

看到剛剛失控大哭了一場的張壹山,同桌的楊梓、徐咚咚、張頌聞、段亦宏和王保強都頗有感觸,感同身受,他們和張壹山一樣,對葉塵都懷著無比感激的心情。

此時唯一一個感覺有些不自在的就是侶肖了,因為張壹山、楊梓這兩名童星之所以在遇到葉塵之前,一直處在事業低穀期,這可跟他們京圈當年的打壓脫不開關係的……

還有王保強,去年在帝都,他戲耍了一下對方,還將對方的名片扔到了垃圾桶裡麵,結果冇想到這個被他戲耍過的王保強竟然還真的被葉塵給捧紅了……

葉塵的眼力勁是真的牛逼啊,讓他自愧不如。

咬了咬牙,決定放下麵子的侶肖端起酒杯起身來到王保強的麵前,“保強,去年在帝都的事情,對不起,是我當初狗眼看人低了,我給你賠個不是了。”

說完,侶肖仰頭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侶導,冇事了,我……我們現在都是一個公司的了,以……以前的事情那就都翻篇了。”

王保強說著也將杯裡的酒喝完了。

看到這一幕,葉塵也是有些小感慨,這個侶肖變化真大啊,以前那麼驕傲的一個人,如今卻主動站出來跟王保強說對不起……

不過話說回來,在這個世界上,又有誰不是一直在變化當中呢。

……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免費小說

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起,那像這種事情,咱想都不敢想啊……一個小時後,程冰媛手裡拿著一個空碗跟葉塵一起從主臥室裡走了出來。可以看到,程冰媛的眼角處有兩道還未完全乾涸的淚痕,也不知道剛剛在臥室裡發生了什麼。葉塵朝客廳外麵的觀景大陽台走去,程冰媛則在把空碗放回到廚房後,緊接著也來到了陽台。葉塵來到程冰媛的身後,從後麵摟住了程冰媛的腰,“程老師,我們現在是這裡看會風景,還是回房間睡覺?”聞言,程冰媛轉過頭來,笑吟吟的望著葉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