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相府長女

按說,主人與客人還在敘話,誰是誰非且尚未定論,就有訊息就傳進了你這小丫頭的耳朵裡,我相府的訊息,何曾這樣廉價了。”慕容久久說話的口氣極淡。卻是點中了要害。是啊!寧兒一愣,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當時,楚王府的人,就在老夫人的壽安堂裡敘話,裡裡外外圍了那麼多丫頭婆子,就算有什麼訊息,也不可能這麼快傳出來。難道……“是夫人邊的巧翠。”寧兒猛然想起,其實說起來,也不算是巧翠特意告訴的,而是不小心聽到的,隻是...“小姐,大事不好了,楚王府來人了,他們說要跟小姐你退親,怎麼辦,怎麼辦啊?”寧兒急的跟什麼似得,一陣風,就沖進了慕容久久的閨房。

攪的門前的珠簾,一陣嘩嘩作響。

但是。

閨房裡的正主,聞言卻沒有半點著急的意思,依舊一臉認真,自顧自的翻著,幾棵不知從那采摘來的植。

一會兒用鼻子嗅嗅,一會兒掰開來看看。

最後,好像挑中了喜歡的。

直接塞進了搗藥的罐子裡,合著其他幾種,幾下就搗了一團沫沫。

“小姐,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奴婢的話?”

寧兒哭喪著一張臉。

三天了。

一切的改變全部都始於三天前。

那日,相府忽然迎來聖旨,宣讀後,才得知,原來是打小就跟小姐訂有婚約的,睿王殿下,到前請旨,要跟們家小姐解除婚約。

小姐可是待嫁啊。

被這麼公然的解除婚約,在冬月朝,可是奇恥大辱。

而小姐在聞聽這個訊息後,憤加之下,居然一頭就紮進了後院的荷花池,好在當時周圍人多,救的也算及時。

雖無命之憂,可人撈上來之後,發了兩日的高燒,之後就大變了。

小姐過去最的便是紅,可如今,連針線都不了,專擺花草,但這擺,也跟旁人的擺不同。

旁人惜花護花。

可小姐若是有相中的花,直接連就拔回來,為此,惹了不人的議論。

“嗯?”

這時,一直沉浸在思考中的慕容久久,彷彿終於注意到眼前,這個正急的滿臉通紅的大活人,有些懊惱的,撇了撇。

“那個,你剛才說什麼來著?”

什麼!居然沒有聽。

饒是寧兒也算好脾氣,可現在也被自家小姐,氣的有種暴走的沖,現在真恨不得,吼出來。

“大小姐,您又被退婚了……”

“嗯,退婚我知道啊,三天前,不是已經傳了聖旨了嗎?今天又退的那門子婚?”慕容久久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閑事不理的樣子。

“您果然忘了。”

寧兒無語問蒼天。

“我腦子不好用,不是還有你嘛,說說看,我又忘記什麼了?”慕容久久終於放下手中的活計,認真聽了起來。

可是寧兒現在,卻是滿臉的委屈。

“在冬月朝,子被退婚,便視為不祥,是嫁不得高門的,大概陛下也覺的這事,辦的不怎麼漂亮,所以連著又下了第二道聖旨,又將您賜婚給楚王府世子……”

“誰知楚王世子,也看不上我這被退了婚的不祥之人,所以現在正派人過來退婚?”慕容久久猜測著,隨口接過了話茬。

隻是那笑瞇瞇的模樣,好像在說別人的事一般。

寧兒那張小臉,早就塌了一半,聞言,立刻從滿臉的委屈,又轉變了滿麵的憤憤。

“若是旁人也就罷了,可聽說,那楚王府世子是個殘廢,奴婢都覺的他配不上小姐,可如今,他反倒先過來退婚了,實在可氣。”

慕容久久好笑的看著寧兒這副管家婆的模樣。

腦中也不浮現出三日前的景,原是出生現代二十一世紀,東方古中醫世家的傳人,可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一覺睡醒,就發現被泡在水裡。

待力遊出水麵,看到頭頂天空的時候,才知道,自己居然無比狗的穿越了,來到了這個陌生的時空。

冬月國。

還附在一個與同名同姓的孩上。

而這個孩,還是冬月國相府的嫡出長,別看名號聽著金貴,其實就是個生母早逝,常年遭繼母暗中苛待,爹不疼娘不的可憐蟲。

如今又被退了婚,才會一時想不開,尋了短劍。

原本慕容久久還有點不能理解,多大點事,就要尋死膩活,但隨著這三日的記憶沉澱,漸漸明白,這所謂相府大小姐,竟是如此的淒楚可憐。

當時高燒發了一天一夜,這偌大的府邸,居然都沒人來看過一眼。

果然是命如草菅。

如今也算是接替了這個子,就萬不會像以前那樣,活的那麼窩囊了,要利用自己苦熬多年,練就出的一醫,闖出一片屬於慕容久久,自己的天地。

至於退婚,就沒想過要嫁,退了也好,隻是……

“小姐,你怎麼不說話?”

寧兒見慕容久久始終若有所思,一時竟猜不小姐的心思。

“我隻是在想……”

慕容久久冷笑著抬眸,“楚王府來的人,應該還沒走吧,按說,主人與客人還在敘話,誰是誰非且尚未定論,就有訊息就傳進了你這小丫頭的耳朵裡,我相府的訊息,何曾這樣廉價了。”

慕容久久說話的口氣極淡。

卻是點中了要害。

是啊!

寧兒一愣,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當時,楚王府的人,就在老夫人的壽安堂裡敘話,裡裡外外圍了那麼多丫頭婆子,就算有什麼訊息,也不可能這麼快傳出來。

難道……

“是夫人邊的巧翠。”

寧兒猛然想起,其實說起來,也不算是巧翠特意告訴的,而是不小心聽到的,隻是此刻想來。

這個所謂‘聽’恐怕大有文章可尋。

“果然又是那個人在作怪。”

慕容久久本就寒涼的目,瞬間又冷下了幾分,隨即慢悠悠的反問。

“寧兒,通過你的告訴我,你說,我若信了,是效仿三日前在跳一次荷花塘呢,還是直接三尺白綾,來個乾凈?”

話不及說完。

寧兒已經滿臉惶恐,‘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小姐,奴婢……”

“我知道你是關心則,但再,也不能輕易給人當了槍使,這次便罷了,再有下次定不輕饒。”

這三日來,寧兒是唯一對不離不棄的人,當然知道沒什麼壞心思,當即手將拉了起來。

“小姐。”

寧兒握著慕容久久暖暖的手指,心中又是難過又是憋缺,夫人如此用心,絕對歹毒,若非小姐的子,自三日前有所改變,那自己豈不了害小姐的幫兇。

其實寧兒不知道的是,已經是幫兇了。

因為三日前,未穿越的慕容久久,正是從裡得知的確切訊息,才徹底的心灰意冷,決定輕生,不想差錯之下,居然迎來了一個。

當然,事已至此,慕容久久絕不會在跟寧兒說這些的。一眼。果然是命如草菅。如今也算是接替了這個子,就萬不會像以前那樣,活的那麼窩囊了,要利用自己苦熬多年,練就出的一醫,闖出一片屬於慕容久久,自己的天地。至於退婚,就沒想過要嫁,退了也好,隻是……“小姐,你怎麼不說話?”寧兒見慕容久久始終若有所思,一時竟猜不小姐的心思。“我隻是在想……”慕容久久冷笑著抬眸,“楚王府來的人,應該還沒走吧,按說,主人與客人還在敘話,誰是誰非且尚未定論,就有訊息就傳進了你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