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前世,活活打死

了捱打的人頭上。“這就是那個跟自家表哥私通的夏三小姐啊!名聲早就壞了,雀都誰不知道啊?”“對對,還過貢品,差點被打死呢!現在又學人私奔?嘖嘖!夏家當初就不該留這個禍害,早浸豬籠得了!”“這種人,活著就是浪費我們朱雀的糧食,汙染我們的空氣,拉低我們的整道德水平!該死!”圍觀群眾指指點點。“加之罪,何患無辭?你們要我的命,殺我便是,可江大哥他是無辜的啊!”夏沉煙痛苦地伏在青公子前,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打!給我狠狠地打!打死這對不要臉的狗男!”

朱雀國皇都,夜已濃。

河燈映長街,宛若滿天繁星墜落在護城河的潺潺流水中。

忠武將軍府夏家二小姐夏雲荷,帶著十幾名著統一服飾的家丁,將一對男堵在路邊巷口,拳打腳踢,引來不人圍觀。

地上的男人青撕裂,跡斑斑,已經斷氣倒在一邊,口一個巨大的窟窿。

那是剛才為了保護後子,被夏雲荷一掌生生打穿的!

“夏沉煙,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

“你早年與家中已婚表哥私通,被趕出夏家,已是恥辱。如今祖母不計前嫌,幫你說,費盡心思找了戶好人家,你卻裹著聘禮,要與這斥革的登徒子私奔。”

“要不是被我發現得早,你們就逃之夭夭了!改日教祖母如何去麵對那王家人?你這般狼心狗肺,今日我就要打死你,替我夏家清理門戶!”

夏雲荷連聲咒罵,一頂頂大帽子就扣在了捱打的人頭上。

“這就是那個跟自家表哥私通的夏三小姐啊!名聲早就壞了,雀都誰不知道啊?”

“對對,還過貢品,差點被打死呢!現在又學人私奔?嘖嘖!夏家當初就不該留這個禍害,早浸豬籠得了!”

“這種人,活著就是浪費我們朱雀的糧食,汙染我們的空氣,拉低我們的整道德水平!該死!”

圍觀群眾指指點點。

“加之罪,何患無辭?你們要我的命,殺我便是,可江大哥他是無辜的啊!”夏沉煙痛苦地伏在青公子前,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

與夏雲荷本是差不多年紀,卻麵容憔悴滄桑,不像個二十出頭的子,臉上還有一塊大大的疤痕,鮮淋漓中,約可見一個“盜”字。

已經失去了邊所有珍惜之人,剩下相依為命的江澄,如今為了保護也折進去了……

好恨!

“嘔!”

怒急攻心,便生生地吐出一大口來。

“無辜?你真當我什麼都不知道呢!你以為,我為什麼偏偏今夜帶人來堵你們,還敢在大街上手?跟榮王殿下作對,我看你們是活得不耐煩了!”夏雲荷俯湊近夏沉煙,低了聲音,眼裡掠過殺意。

這個小賤人,從前長了一張狐子臉,到招蜂引蝶!如今臉上被烙鐵刻了字,右手也斷了,徹底了廢人,竟然還能吸引男人為這般不顧?

實在可恨!

夏雲荷想得生氣,便揚起馬鞭,狠狠地在夏沉煙上。

皮開綻!

夏沉煙被撂翻在地,渾鮮淋漓,睜大眼睛瞪著眼前人。

“你怎麼會知道……”

夏雲荷怎麼會知道,他們今天是要去揭發榮王的罪證?

看到夏沉煙臉驟變,夏雲荷心頭痛快極了,惻惻說道:“你到現在還不明白?那個被你當作姐妹的丫頭,一直都是我們的人啊!你這個蠢貨!”

夏沉煙心底一涼。

原來是……

“你邊的人一個個死去,全都是因為你太蠢!無能!”夏雲荷一鞭鞭著夏沉煙,看著後者痛苦掙紮的樣子,興得麵目猙獰。

“去死吧,賤人!你大哥、二哥,還有江家父子,和那些自以為能幫你的蠢貨們,都在地獄裡等著你呢!”

當街行兇本是重罪,但夏沉煙犯過盜罪,充做奴婢,現在又被扣上私奔的罪名,夏雲荷便是打死,也不會擔什麼罪責。

夏沉煙咬牙忍住悶哼,但過度失仍是讓渾冰涼,冷得發抖。

那是從骨髓裡出來的寒意。

一張張逝去的麵孔,浮現在眼前。

“我死得好慘!沉煙,要給我報仇啊!”

“沉煙!給我們報仇!”

報仇……

夏沉煙趴在地上,手攥住了夏雲荷的腳踝,聲聲泣地說道:“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我會殺了你們所有人,殺了你們……報仇……”

夏雲荷踢了夏沉煙好幾腳,都沒能把踢開,子和鞋都被汙弄臟了,氣得一腳踹在夏沉煙的下頜上。

幾顆銀牙破碎。

夏沉煙滾了出去,耳畔的聲音越來越小,視線也越來越模糊……

對麵長街鑼鼓喧天。

繁華的街道上,人群正簇擁著一頂八抬轎輦路過。

“攝政王……攝……”夏沉煙目渙散,艱難地向那團團影簇擁的方向出手,一點點地往前爬。

“還想著找攝政王告狀呢?”夏雲荷一腳踩在夏沉煙背上。

夏沉煙上不斷滲出鮮,逐漸匯了小溪。

的希,的一切,所有在乎的人八年努力的結果,就在眼前,可怎麼也夠不到。

賠上了所有,卻終究是敗了。

還怎麼有臉去地底下見那些人?

不!不甘心!

淚模糊了視線,撕心裂肺的痛瘋狂地在腔裡激。

轟隆——

電閃雷鳴,暴雨傾盆而下。

“砰!”

一聲悶響,將躺在床上的夏沉煙驚醒。提著一口氣,一骨碌坐起來,渾都被冷汗了。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次。

同一個噩夢,十年來如影隨形,上演了千遍。

前世,便如夢中這般,被自家堂姐當眾辱戕害,前前後後還搭上了所有在乎的人的命。

顛沛流離整整八年,被踐踏在塵埃裡的八年,也是浸滿了鮮,充斥著謀和仇恨的八年!

本以為的一生就窩窩囊囊地終結在了那個腥的中元節,沒想到,當再睜眼的時候,竟然回到了十八年前,六歲的時候。

這一世,發誓要保護好邊人,手刃仇人!說道:“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我會殺了你們所有人,殺了你們……報仇……”夏雲荷踢了夏沉煙好幾腳,都沒能把踢開,子和鞋都被汙弄臟了,氣得一腳踹在夏沉煙的下頜上。幾顆銀牙破碎。夏沉煙滾了出去,耳畔的聲音越來越小,視線也越來越模糊……對麵長街鑼鼓喧天。繁華的街道上,人群正簇擁著一頂八抬轎輦路過。“攝政王……攝……”夏沉煙目渙散,艱難地向那團團影簇擁的方向出手,一點點地往前爬。“還想著找攝政王告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