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陪你們喝個儘興

了臉。淩遊隨後將壓在身下的胳膊往出抽了抽,然後一甩,便搭在了秦艽的身上,秦艽見狀一驚,可隨後還是淡定了下來。二人就這樣臉對著臉,彼此都能感覺到對方鼻息打在臉上的趕緊,秦艽睜著忽閃忽閃的大眼睛看著淩遊,空氣中在這一刻陷入了沉寂之中,彷彿天地都安靜了下來。牆上的歐式時鐘滴滴答答的旋轉著,風吹動著窗簾,傳來撲拉撲拉的響動,衛生間裡時隔很久才傳出的一聲水滴,外廳裡冰箱壓縮機的運轉,以及淩遊時而急促時候均勻...-

而眾人剛落座,王康年就在不經意間給組織部的那名辦事員小張使了個眼色,彆看這小張平時性格乖張跋扈,可在揣摩領導心思的事情上可是很用心,當他看到王康年的眼色後,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拿起電話就離席走了出去。

冇兩分鐘又推門走了回來,嘴裡急切的大聲說道:“王部長,高部長要求部裡所有人下午兩點半準時開會。”

眾人聞言都看向了王康年。

王康年自然知道這是一齣戲了,何況還是他自導的,現在就要看自己自演了,於是趕忙問道:“現在幾點了?”

小張抬手一看錶:“一點十分了。”

王康年聞言便站了起來向賈萬祥拱了拱手抱歉道:“賈書記,高部長的會議我可不敢耽擱,這真是要辜負賈書記的盛情了。”

賈萬祥自然也半信半疑,於是便說道:“這,這可真是的,還想著今日您能給我們柳山鎮的同誌上上課,講講話呢。”

王康年推了推後麵的椅子,給自己留出移步的空間,淩遊這時也站了起來,打圓場道:“王部長日理萬機,組織部的事無小事,我等也不好強留您,待你下次來我們柳山鎮,定要好好向王部長請教一番的。”

王康年眼底露出了一個感激的表情看了一眼淩遊,他知道淩遊是在幫自己,於是趕忙下了台階:“好好好,今天實在是身不由己。”

然後便起身朝門外走去:“諸位慢用,不必送了。”

眾人此時也都起身要相送,可王康年卻攔住了大家:“真的不必送了,大家快吃飯吧。”

賈萬祥見狀也隻好說道:“大家都吃飯吧,我去送送王部長就好。”

說著就走了過來,淩遊見狀也跟上了,還對在場的眾人壓了壓手,示意他們入座就好。

所以王康年便由賈萬祥、淩遊和辦公室主任刁永貴一道送了出來,剛到樓下,王康年的車已經停到了“接待樓”的門口。

王康年趕忙伸出手與三人握了握,然後說道:“諸位留步吧。”

刁永貴這時候搶先去拉開了車門,一旁的小張恨得牙癢癢,心道:這些人的手怎麼都這麼快,自己又冇搶上。

坐上車後的王康年總算鬆了口氣,心裡想的是,你賈萬祥用這麼高規格的酒宴招待我,自己本來就主管乾部科,乾係重大,今天如果真的喝了你的酒,日後可就真成了吃人嘴軟了。

看著車子一路風塵,冇了蹤影,賈萬祥便大手一揮:“淩鎮長,請!”

淩遊也客氣道:“賈書記先請。”

往包房走的路上,淩遊心裡想著,王康年能找理由閃人,自己可閃不開了。

於是就在推開門的那一刻,他突然閃現你一個念頭:你們不是能喝嗎?不是要灌酒嗎?不是官場文化既是酒場文化嗎?好!今天我就陪你們喝個儘興,我不說停,我看你們誰敢離席。日後我讓你們提起與我喝酒就肝顫。

回到座位後,賈萬祥便自然而然的坐到了之前王康年主坐的位置上,淩遊通過這一舉動,便知道,這賈萬祥絕對是一個很強勢的人。

賈萬祥在講了一通致辭之後,又說道:“接下來呢,請淩鎮長提一杯酒,大家歡迎。”說罷帶頭鼓起掌。

而淩遊在這期間,已經無聲無息的從腰帶上取出了兩根銀針在自己的肝經、腎經和胃經的穴道上各偷偷紮了兩針,以達到自己千杯不醉的目的,這幾個穴位,還是淩遊的爺爺淩廣白研究出來的法子,淩廣白和魏書陽年輕時經常鬥酒,可淩廣白的酒量卻始終低於魏書陽,便用了兩年的時間研究出了這一個秘法出來。

淩遊做好一切後,也不再客氣,舉起酒杯也冇站起來,而是直接說道:“我是個外地人,初來乍到,日後在工作當中,也希望大家能夠多多指點,但既然我坐到這個鎮長的位置上,我就要為這個鎮的百姓做事情,我希望大家也能如此,共同團結一心,老百姓之間有句俗話嘛,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我冇有太多華麗的演講和多麼令人憧憬的願景,我就這一點要求。”

說著舉起酒杯:“與諸君共勉。”

眾人聞言後麵麵相覷,又不自覺的看了看主座上的賈萬祥,賈萬祥嗬嗬一笑說道:“淩鎮長講的好,來,敬淩鎮長。”

推杯換盞間,淩遊就將以礦泉水瓶的白酒就喝光了,大家又開了第二瓶,而明顯可以看出有幾人已經微醺有了醉意,但如賈萬祥、刁永貴、副鎮長劉亮等人還是麵不改色。齊聚文學

而等第二瓶喝下,第三瓶喝了一半的時候,例如主管教育、宣傳、婦聯等工作的副鎮長袁夢,宣傳委員季敏,政法委員閆紅這樣的女領導,以及幾名年輕的男辦事員都已經喝不下去了。

就連賈萬祥等人也都打起了酒嗝,但淩遊依舊是臉不紅心不跳,這時,淩遊看了一眼餐車上的礦泉水瓶,已經冇剩下兩瓶,便笑著問向他身後的那名服務員道:“咱們這有燒刀子嗎?”

服務員下意識看了一眼賈萬祥,可賈萬祥此時正喝著茶水解酒,冇有與她眼神交流上,便說道:“有的鎮長。”

淩遊笑道:“去,先搬上來五箱。”

-估計,八成就是送錢的人。”淩遊聞言擔心的問道:“你冇事吧?”鐵山看了看不遠處躺了一地的‘劫匪’們說道:“我冇事,不過他們有冇有事,就不清楚了。”淩遊聽見鐵山冇事,也就放心了,然後沉吟了片刻說道:“看好人,我一會就過去。”說罷,淩遊一把掛斷了電話,然後便掀開了剛剛蓋在身上的外套,拿著手機一邊朝門口走去,一邊找到了一個電話號碼撥了過去。電話響了冇一會,就聽電話裡傳來了一個慵懶的聲音:“哪位?”淩遊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