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那天,那地,那片田

他。現在他實力已經開始緩步下降,隻有天尊境界。”陳守拙看著張道七所化魔龍。他緩緩一動,消耗一個玄功,頓時也是一變。陳守拙也是化作了一隻魔龍。和張道七一模一樣,隻是他的實力,纔是洞玄,身體隻有數丈而已。麵對對方,如同一個螞蟻一樣!柔道人高興的說道:“好!你有此一變,可以入光鎖之中。光鎖之中,為他龍域,你和他同族,對你應該沒有傷害。”陳守拙無語,這裡用的是應該…換句話說,柔道人他們也是不知道有沒有傷害...“天,要變了…”

在靈田裡,清風吹過,老爹陳若空一邊鋤地,一邊緩緩說道。

跟在他身邊的兒子陳守拙點點頭,表示自己在聽。

“青巖界三年前死障消失,靈氣開始復蘇,外域修士未來可以進入我們世界了,也許有靈神真尊到此成為新的地墟界主,重振青巖界…”

雖然這是每一個青巖界修士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在絮叨的老爹麵前,陳守拙還是做出認真傾聽的樣子。

陳守拙,穿越者,十四歲,身體纖瘦,麵目清秀,臉上帶著一種和藹的微笑,一雙眼睛透出無限的精神,一看就讓人心有好感。

父親的老調重彈中,他的心思,早已經隨著清風,飛出了靈田。

陳家有一階上品靈田五畝七分地,木棘鎮元法陣保護,位於青蘭山腰。

青蘭山為陳家道場,其實隻有七八丈高,稱不上山,隻是小丘而已。

青蘭山占地七八裡方圓,其中青巖無數,這是青巖界的特色。

在青巖之中,生機勃勃,於那青巖石縫間,堅強地生長著無數蘭花,所以因此得名青蘭山!

每逢花開之時,千百株蘭花一起綻放,清香雋永。

一眼看去,巖如玉,花如海,色斑斕,好一副錦繡山河。

好像看出眼前兒子,心不在焉,老爹陳若空也知道自己又是忍不住說了廢話。

但是他還是長出一口氣,繼續說道:

“老三啊,你也不小了,這個秘密應該告訴你了!”

陳守拙一愣,神魂歸來,說道:

“爹?什麼秘密,咱們陳家還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陳若空又是鋤了一下地,法力注入之下,手中法器靈鶴鋤閃爍,宛若磐石的靈田才被刨開。

“本來是不能說的,不過你從小覺醒宿慧,為人穩重,所以這個秘密,可以告訴你了!

你還記得,我們陳家的輝煌嗎?”

陳守拙神情莊重起來,說道:

“我陳家先祖隨青巖始祖陛下,青巖歷元年,由外界遷移到此青巖界,隨此界而生。

青巖歷五萬一千年,青巖始祖陛下歸塵涅槃,世界變異。

沒有辦法我陳家太祖鉞龍公,隻能分支而出,避免死障追殺,改名換姓,以陳為姓,開辟陳家。

陳家弟子以玄度瓊山煉氣法為核心修煉傳承,凝元真煉,洞玄真修,紫府真士,聖域真人,法相真君,靈神真尊等諸多境界,步步晉升。

青巖歷五萬五千八百七十五年,我陳家出龍。

十三祖衡弈公登天,晉升法相境界,凝法相鯤鵬遮天,享壽九千三百七十五年。

在此之後,我陳家又有四十六祖成川公登天,晉升法相境界,化法相血飲狂刀,享壽八千五百八十七年。

至此我陳家大興,曾經也是青巖界百大修仙家族之一!

但是青巖歷七萬二千一百三十七年,成川公歸塵,我陳家在無人出龍登天,至此開始衰落。

青巖歷八萬九百六十六年,天地大劫,靈氣消散。

我陳家最後一個紫府真士七十三祖隕落,徹底陳家跌落凡塵,成為青巖界的底層修士…”

說到這裡,陳若空點點頭,接過話說道:

“大劫之後三千年,我陳家越來越破敗,別說聖域真人,紫府真士,就是洞玄真修境界,都是沒有人晉升。

甚至我們陳家的核心傳承玄度瓊山煉氣法都是斷絕失傳。

沒辦法,幾千人的大族,都死光了。

人丁稀薄,從我太太太爺爺開始,足足七輩單傳,一輩隻有一個人,比說傳承,什麼都沒有了,幸好我還能生,生了你們五個兒女。

可也是啊,不隻是我們陳家,幾乎青巖界所有家族都是如此。”

說到這裡,陳若空話題一轉:

“不過,有句老話,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祖輩們雖然輩輩衰敗,但是還是給我們留下了一大筆遺產!”

這纔是陳若空要說的話語,陳守拙立刻仔細傾聽。

卻不想陳若空將手中靈鶴鋤,交給了陳守拙,說道:

“換伱了!”

陳家雖有一階上品靈田五畝七分地,但是可以用來耕地的法器靈鶴鋤,隻剩下這麼一個。

所以每次耕地,都是父子起上,換班使用。

不是沒錢買,而是青巖界三千年前大劫之後的衰敗,導致已經沒有人可以煉製法器靈鶴鋤。

陳守拙接過法器靈鶴鋤,小心耕耘,運轉體內凝元真氣,注入法器靈鶴鋤之中。

等到法器靈鶴鋤發出光華,用力刨地,頓時那如磐石般的靈田,隨著法器靈鶴鋤落下,自動分開。

若是失去法器靈鶴鋤,種地沒鋤頭,也可以用手耕地種植靈田,隻是艱難十倍。

看著兒子,老實耕地,陳若空緩緩說道:

“世人皆以為我陳家,隻剩下這一階上品靈田五畝七分地。

卻不知道,歷代先祖,早就感覺到天地有大劫。

四十六祖成川公歸塵之即,以法相秘法,將我陳家的六畝五階靈藥園,以秘法儲存。

那可是五階靈藥園啊,法相境的最好靈田。

這也是我陳家,能夠熬到現在的原因。

可惜後來天地大劫,靈氣消散,這六畝五階靈藥園,退化到了三畝四階靈田,但是一直在我陳家的掌控之中。

可惜,哪怕有此寶地,對我們陳家也是沒有一點用。

我陳家不要說聖域真人,紫府真士,就是洞玄真修都沒有,根本沒有辦法進行耕種,隻能偷偷的儲存起來。

這三年來,死障消失,青巖界大難終於過去,靈氣復蘇,一切回歸。

如果可以重入地墟真祖陛下,重建此界。

這靈田那就有登天價值了!

記住,三畝靈田,它在…”

聲音越來越小!

“這是我陳家最大的依仗,希望你可以藉此重新出龍!”

陳守拙難以相信,忍不住問道:“爹,三畝四階靈田?怎麼可能!”

陳若空嗬嗬一笑,說道:“不要小看我們陳家的列祖列宗。”

“爹,我們現在這一階靈田,就已經無數人窺視了…”

陳守拙恨恨說道:“特別是範家!狗日的範家,步步緊逼,妄想奪我陳家靈田!”

“對,若是靈田訊息走漏,掌控此界的十二聖域真人,都會欣喜如狂,過來掠奪。

我們陳家必然滅絕,一個活不了!”

“所以這是我陳家最大的秘密,絕對不可外泄!”

陳守拙難以相信,但是他手裡靈鶴鋤可以沒有閑著,還是一下下的開墾靈田。

不過他隻是凝元三重,刨了十一下,真元耗盡,長出一口氣,將靈鶴鋤交給了陳若空。

陳若空接過靈鶴鋤,他恢復差不多了,繼續開始刨地。

“爹,我知道了!”

咬咬牙,陳守拙小心問道:

“爹,範家那邊,怎麼辦?”

陳若空靜了一下,說道:

“天變了,大家都在為未來做準備。

你姥爺林家滅門,我們陳家至此失去強大外援。

範家他們把我們當成豬,想搶我陳家靈田,斷我陳家血脈。

那還能怎麼辦?隻能涼拌!

拚了,你死我活!”

陳守拙點頭,說道:“我明白了,爹,您放心,我們陳家絕對會守住靈田,我會守住青蘭山!”

陳若空長嘆一聲,說道:“天意難測,當年林家實力多強啊!

你姥爺林空那可是洞玄真修啊,結果還是滅門了。

所以,這個秘密,我必須告訴你。

萬一有一天,我們青蘭山被範家奪走了,我也不在了…

你一定要活下去,到時候把這個秘密,賣給此界大佬,範家哪怕占了我們的青蘭山,他們也會因此滅族。

而你靠著大佬們的獎勵,應該可以重建我們陳家吧?!”

陳守拙還想說什麼,但是默默無語。

兩人不再說話,父子倆如此交替,隻是默默開墾靈田,隨著真元落下,汗水也是留下。

一滴滴,滴落泥土之中!

隻有如此,留下汗水,破土鬆地,靈穀種下,才能生長而出。

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

纔有收獲,才能活人,纔有未來!

----------------------------

新書上傳,求讀者支援,求老天保佑,求菩薩保佑,讓我寫出一個精彩的故事,不負韶華!作無盡的光輝,同時發出滾滾的轟鳴聲。先天一氣混沌雷 一道雷霆升起,整個三萬裡山河之中,所有人都是感覺好像世界一震。“天地鳴,驚蟄到!”恍惚之中,有無窮偉力,九天落下,好像什麼被震碎。世界之中,升起一種抗力,它不甘心有此變化。但是在偉力之下,直接碾碎,管你不甘心,還是不願意,已經無關緊要。陳守拙種下的所有樹種,全部長大,融入世界之中,消失不見。再也沒有人可以找到它們,除掉它們!大陣佈下,隻要陳守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