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大佬雲集,必有一戰

陳守拙看向赤玄空,問道:“赤大哥,你什麼意思!”赤玄空沒有回答,突然哈哈大笑。在他笑聲之中,整個石樓,有法陣無聲升起,自成一處天地,隔絕時空之外!在那石樓之中,有一個白袍老者,緩緩出現。赤玄空向著陳守拙介紹道:“古來大藥不可求,真契當如磁石鐵!”陳守拙一愣,這是真磁宗詩號啊,真磁宗現在堵住赤霞宮,虎視眈眈!“陳老弟,介紹一下,我師父真磁宗密磁極天陳道傳!”狗東西,這是死間,二五仔!難怪他一個勁邀請...第五百四十九章大佬雲集,必有一戰!第五百四十九章大佬雲集,必有一戰!:、、、、、、、、、最新網址:xshuquge

陳守拙看去,正是大師姐墨超越。

他忍不住的嘴角帶笑,心中狂喜,喊道:“大師姐!”

墨超越也是微笑,說道:“你也來了,一起湊這個熱鬧?”

陳守拙說道:“有人特意邀請,不得不來!”

墨超越遲疑了一下,看向四方,若有所悟。

然後她看向陳守拙,忍不住問道:

“怎麼纔是天尊,這都這麼多年了?”

陳守拙回答道:“步步為真,不急一時!”

想了想,不想大師姐看不起自己。

“大師姐,我做了太上道宗主了!”

“啊,你師父呢?”

陳守拙緩緩說道:“他走了,離開了我們這個宇宙。

不隻是他,花非花也走了…”

其實太上道宣稱太上道一閉關修煉,他如同太上道的鎮宗之寶,但是麵對墨超越,陳守拙說了實話。

墨超越咬咬嘴唇,看向遠方,說道:

“自開一宇,自成一宙,這個也是不錯。”

話語之中,陳守拙聽出她的期望。

不知道為什麼,這些至高,都是想離開這個宇宙。

可能實力到了,都是這個想法。

“花非花怎麼離開的?她那璀璨星海消散,我至今不知道為什麼?

感覺和你有關啊?”

璀璨星海的離開,對於其它人來說,乃是一個迷。

陳守拙緩緩說道:“事情是這樣的…”

麵對大師姐,有什麼陳守拙說什麼。

墨超越看向陳守拙,緩緩說道:

“守拙,我教你的七大藥,你可種植?”

陳守拙搖搖頭說道:“還沒有呢!”

“可以種植了,也到時候了,你現在雖然實力不凡,但是還沒有達到極限。

可以種植七大藥,補充自我,達到極限。

然後晉升道一,晉升巔峰,順其自然,一步到位。”

陳守拙想了想,拿出一個玉簡,將自己虛空種地之法,記錄其中。

“大師姐,這是我研究出來的虛空種地法。

可以憑空開取資源,還算不錯。”

陳守拙將此遞給了墨超越。

墨超越接了過去,細細觀望,點點頭說道:

“有點意思…

不過…”

陳守拙問道:“不過什麼?”

“宇宙無心無情無恨無愛,如此虛空開源,增加宇宙本源。

我看,必生一場宇宙大浩劫!”

陳守拙一愣,問道:“宇宙大浩劫?”

“對,所有八階九階甚至十階的大浩劫。

如此增加本源,也許他們都會化作田地。

生靈遇死,必然掙紮,八階九階臨死前會瘋狂出手,這將成為席捲整個宇宙的大浩劫。”

陳守拙忍不住說道:“不會吧?”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有什麼不會的。

此劫應該是眾生殘殺之劫…

不過世間平衡,最後怕是同歸於盡!

啊,不對!

也許宇宙預感到了這個,為了更好的處理掉這些田地,所以自己培養一批打手…”

陳守拙遲疑了一下,忍不住說道:“四九,天劫子?”

墨超越笑了笑,說道:“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四九天劫子,也許這就是答案?”

就在這時,一旁走過來一人。

這人到此,無聲無息。

十分英俊,儀表堂堂,但是他的臉上有絲蒼白,看著有種說不出的非人感覺。

他看向陳守拙,緩緩說道:

“陳守拙,還記得我嗎?”

陳守拙看到他,第一反應,就是說道:“鹽白水!”

那種蒼白,正是鹽的白!

東皇太一!

東皇太一頓時一皺眉,說道:“我們交過手”

上一次,陳守拙喊人針對東皇太一的佈置,完全是秘密進行,東皇太一和陳守拙之間沒有什麼搭手接觸。

但是陳守拙的反應,立刻東皇太一知道兩人有過動手。

豁然之間,東皇太一好像想起了什麼…

“我想起你了,好小子,上一次你給我一擊太上無為,我竟然把你忘了!”

那邊墨超越將玉簡丟給東皇太一,說道:“看看吧。”

東皇太一接過來,掃了一眼,說道:“我早就知道了…”

突然,他色變。

“等一等,有人隔絕天地,降維輕痕,斬斷天機。

所以我看到了也就看到了,沒有在意,從來沒有想過會有什麼後果…”

說完,他看向遠方,喊道:

“白素衣、老魔頭!”

隨著他的呼喊,過來一個女修,她一身素衣,說不出的一種白,好像宇宙沒有了顏色一樣。

不過絳唇如鮮櫻,媚眼彎彎,滿頭的珠翠,顯得極是雍容華貴。

那在眾人之中,有一個秀士也是過來。

他麵黃肌瘦,兩眼也是死氣沉沉的,眼眶四周深陷,還隱泛黑圈,遠遠看起來,就像是一隻被餓得隻剩皮包骨的惡鬼。

臉色雖是蒼黃,卻偏偏穿著一件大紅色的寬袍,讓人一眼望去,隻覺得不搭已極,非常別扭。

這人陳守拙其實認識,乃是天魔宗的四九天劫子姬蒼。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這個模樣?

而且他已經不叫姬蒼,叫做姬海瀾。

竟然有人擊殺了他一次?

姬海瀾到此,還向著陳守拙點點頭,他們以前見過。

陳守拙看向那個素衣女子。

墨超越介紹道:“白素衣,七絕之一!

和我一樣,入四九天劫子之道!”

陳守拙緩緩點頭,他現在已經知道天下七絕。

朱雀道人、東皇太一、超脫仙子、風月先生、洛白盡、白素衣、李畫梅 所謂七絕,都是在宇宙之中,形成滔天浩劫。

比如東皇太一的鬥一劫,超脫仙子的超脫劫…

隻是他們七個的浩劫,都是形成,完事後,他們活的好好的,宇宙拿他們也是沒有辦法。

隻是他活著,他存在,他利害,他至高,他就是七絕之一,天下人不敢將他這事算作浩劫!

像羅睺,黑日這些晉升失敗者。

沒有晉升成功,被人給乾了,他們形成的禍端,纔是被稱為浩劫。

陳守拙點頭行禮,但是白素衣根本沒有回應,她沒有搭理陳守拙。

東皇太一將此玉簡,丟給了他們兩人。

他們互相看向了一眼,姬海瀾陰沉臉說道:

“有人隔絕天地,降維輕痕,斬斷天機,破壞我們的演算。”

“不過,倒不至於因此誕生四九天劫子,如此投資,必有宇宙大劫。”

白素衣突然陰沉說道:

“這是外域魔頭,壞我宇宙之法。

以此法引我宇宙高階互相殘殺,斷我宇宙高階生靈,惡!”

陳守拙忍不住說道:“那個,道友,這是我發現的…”

白素衣看向陳守拙,怒道:“外域魔頭!”

陳守拙無語,說道:“什麼外域魔頭…”

白素衣赫然已經出手,一道念力,悄然而出,貫穿天地,耀眼升起,一念之威,昊然天驚。

陳守拙無語,驅動無上大道,瞬間神念外放,以自己神識對撞。

如波而過,如束可集,聚之可觀微塵,放之可彌**,通天徹地,透空越界…

轟,兩種絕強神識碰撞,爆發的聲色與沖擊波,矇蔽了天地間一切感官。

對撞中,爆發的毀滅力量,耀眼而璀璨。

東皇道一一伸手,說道:“別鬧!”

大羅不動天地定!

一瞬間,兩人對撞神識,都是消散,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白素衣臉色陰冷,對著陳守拙,做出一個彎弓搭箭的動作,在此動作之下,她的身體骨骼,好像都是扭曲。

隱約之中,無窮時空之外,有一金甲神人,手持長弓,對著陳守拙跨步搭弓射日,彎弓射大雕!

就要射出可怕一箭!

墨超越卻是一伸手,說道:“冷靜!”

那不知名神人身後,好像出現一隻藤蔓。

頓時這藤蔓將神人纏住,死死捆綁。

白素衣怒道:“好一個仗勢欺人,以多打少!”

話語未來,有人過來,說道:

“怎麼的?有人欺負我素衣妹妹?”

過來的是一個巍峨大漢,十分魁梧。

墨超越看了他一眼,悄然對陳守拙傳音:

“八自在的大海眼魚人皇帝卡紮依!”

陳守拙看去,原來這是一個魚人。

不知道為什麼,他不同於花非花,無法移動,而是分身到此。

八自在不同於七絕,形成大浩劫,成為至高。

他們都是構建屬於自己的大天跡,因此成為至高。

天淵墟,大海眼,太玄山,颶神風,通天柱,璨星海,彩虹島,天外天 不過現在就剩下七個了,璨星海已經離開了宇宙。

本來可以接替璨星海的白虹,被師父吃掉了。

大海眼魚人皇帝卡紮依的天跡,在大海之中,他為魚人,十分正常。

像天淵墟是裂牙妖真祖,颶神風則是宇宙第一風精…

隻是看過去,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魚人皇帝卡紮依,陳守拙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那魚人皇帝卡紮依和白素衣舊識,過來替白素衣撐腰。

但是看到陳守拙,他好像也是一愣。

“你這小子,為什麼這麼眼熟?”

“奇怪了,我也是如此,前輩,好像我們那裡見過?”

“不知道,但是絕對熟悉!”

他們兩個一見如故…

魚人皇帝卡紮依已經忘記為白素衣出頭的事情。

就在這時,又是有人到此。

“陳守拙!怎麼那裡都有呢!”

陳守拙看去,正是當年宇宙相逢,指點過他的通天十絕的通天道人。

他立刻行禮,說道:“見過前輩!”

“這麼多年不見,實力不錯啊,通天十絕也是登峰造極了,有點意思。”

“前輩客氣了,多謝前輩指點之恩!”

墨超越悄然傳音:

“這是八絕通天柱,你這人脈挺廣啊!”

這傢夥,匯集到此的不是七絕就是八自在,都是至高之流。

遠方眾人已經注意這裡,但是藏南子之流,都是不敢靠近。

方九玄不住的遞眼色,也是不敢靠近。

檔次根本不同!

不過也有人過來,有一個陰沉老者緩步到此,滿臉滿身都是觸須。

陳守拙看到他,就是一愣,頓時認出他。

大海海淵魔皇大袞!

想不到他也來了!

雖然他不是七絕八自在,但是也不弱於他們。

魚人皇帝卡紮依看到他,好像十分不屑,兩人之間不對付。

不過大袞到是和天魔姬海瀾關係很好。

突然通天道人悄然說道:

“陳守拙,你仇家來了!”

又是過來一人,正是颶神風。

他們這些大佬都是在此交流,同等階的基本都是過來。

所謂巨人石陣,不含奇跡者不可進入,但是對於他們,玩笑一樣,誰沒有點奇跡成分。

颶神風曾經組織過襲擊太上道,後來被陳守拙的滅絕一擊,全部破滅。

眾人都是知道,不少人看陳守拙笑話。

卻不想,颶神風到此,看向陳守拙,隻是點點頭。

陳守拙回禮,兩人根本不是仇人!

在此大佬匯集,東皇太一隱約變成主持者,他互相傳遞那個玉簡。

眾人看完,各有沉思。

好像他們之間,竊竊私語交流,到底說什麼,陳守拙聽不到。

但是眾人,隱約之中,也是把陳守拙當成他們同階之人。

沒有任何小看陳守拙的意思。

陳守拙這時已經躋身七絕八自在的行列,雖然他隻是天尊。

陳守拙默默的聽著他們的交流,卻不想那邊,發生沖突。

太上道四人到此,陳守拙在此交流,張道七等人進入人群。

不知道為什麼,那邊有了沖突。

太上道三人和對方數人對峙。

對方為首之人,正是藏南子。

不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

陳守拙微笑,對著這些老東西們說道:

“各位前輩,你們聊,我那邊有點事,處理一下!”

眾人也不在意。

“去吧,去吧!”

陳守拙微笑的走過去,看著藏南子。

在他身邊,豁然天尊道體雷帝乾坤出現,然後化作火神祝融、金神蓐收、青帝林海、水神共工…

九大天尊道體,快速轉化,一一出現。

陳守拙緩步走出九步,完成九大天尊道體轉化,頓時使出《一元九道玄宇宙》

此法一成,陳守拙長出一口氣,直奔藏南子逼去。

藏南子看向陳守拙,開口說道:

“陳道友,我有一事相詢,你們太上道…”

他在講道理,想和陳守拙說些什麼。

陳守拙冷冷一笑說道:

“藏南子,今天你死定了!

還我師弟林河音的命!”

和他說什麼,直接動手!

瞬間,玄宇宙轟鳴落下,但是藏南子一愣,在他身上赫然也是升起一道宇宙,對抗陳守拙的玄宇宙!

藏南子主修宇宙一粟,和陳守拙殊途同歸,所以必有一戰!(本章完)

請:wap.xshuquge一夕得道相關推薦:、、、、、、、、、(明智屋中文沒有彈窗,更新及時)利,以《玉凈平》為源,這個洞天世界,化作小天地道場。玉凈道場!轟然又生一道場,至此七大道場完成,外加一個劍窟寶庫。道場初生,陳守拙二話不說,放入一個道品靈石。雨露均沾!他哈哈大笑,修煉半天,他開始檢視自己的神國。果然,這個神國隻是水神共工的神國,他還得繼續凝煉其它八大靈神的神國。不過,已經有路可尋,倒是不愁。神國初生,陳守拙感覺神國不穩。陳守拙點點頭,看起來缺乏中流砥柱。想了想,陳守拙又是取出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