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穿書成惡毒妹妹

是玷汙了演員這個職業!”聲音鏗鏘有力,震耳欲聾。好像蘇婉若剛剛不是說了一句話,而是拿著刀強行逼迫恩愛的小夫妻分離一般。小桃站在蘇婉若身後,整個人眉頭都皺起來了,不是,這倆人有病吧?是他們先來找存在感的,現在開始指責的也是他們,敢情好事都讓他們占完了。突然,一道帶著怒氣的聲音響起,“你說誰私德有虧呢?大黑蛋!”所有人一愣,轉頭一看,正是一頭粉紅頭髮的花融。不過這大黑蛋蘇婉若瞅了眼宋政南,他是那種當今...-

打開,裡麵放著一捆用皮筋包紮的錢幣,羅列的很整齊,再下麵是一張彙款的賬號和一個破舊的筆記本。

“啊,大哥,這賬號不是盈盈給我們彙款的賬號嗎?怎麼在蘇婉若這裡?”蘇朗驚訝的喊出聲。

蘇梟冷著臉,麵無表情,但是拿著盒子的手指卻在微微顫抖,一個想法在他腦海裡炸現。

翻開筆記本,裡麵的字跡很是娟秀。

五月十九日,天氣晴,聽說大哥辦得公司出了危機,賠了二十萬,他肯定很傷心,我要怎麼才能儘快賺夠二十萬給大哥啊。

五月三十日,天氣陰,哥哥們的生活費要冇了,我要等到六月月底纔可以拿到兼職的工資,真希望老闆可以給我預支一部分。

七月三日,四哥給我發簡訊說他想我了,我真幸福,可是我不敢接,我給蘇盈盈打了電話,她在國外根本不接我電話,我也想哥哥。

日記的主人似乎想節省紙張,字寫得很小,但是她的喜怒哀樂都記錄在了上麵。

再往後,是她記的賬單,密密麻麻。

時間最早的時候,她竟然一個人打五份工,唯一的休息時間是在趕路的地鐵上。

一個月賺兩萬多,但是支出卻隻有五十元,其餘的錢全部彙進了他們的賬戶。

那個時候,是蘇家剛破產的時候,也是“蘇盈盈”給他們打錢最勤快的時候,幾乎是有求必應。

大哥當時公司剛剛成立,受到各方的擠壓很是困難,當時就是“蘇盈盈”知道後,立馬給大哥打了二十萬度過了難關。

他們當時還在好奇,蘇盈盈不是在國外,訊息怎麼那麼靈通?

但是也冇有多想,隻當是蘇盈盈格外關注他們。

再之後,老二去學設計,老三進醫學院,老四做研究,老五進娛樂圈,老六上學都是蘇盈盈給的錢。

她好像都是第一時間知道他們缺錢。

現在看來,他們好像錯了。

真正幫他們的,不是蘇盈盈,而是被他們嫌棄到極點的蘇婉若?

不,不可能,蘇婉若就算是再能賺錢,哪裡會一下子拿出幾十萬?

這說不定是她的障眼法罷了!

再往後翻,本子裡多了幾張折起來的紙張。

翻開紙張,每張紙上的標題赫然出現在他們眼前,帶著刺目的猩紅:

《自願賣腎同意書》《自願成為試藥人同意書》《賣血自願同意書》上麵都簽著蘇婉若的名字。

怪不得蘇盈盈總說忙,不接他們電話。

怪不得他們一缺錢,蘇盈盈好像馬上就知道一樣。

怪不得每次給彙款的賬號都是國內

好像一切都說得通了。

“轟隆---”一聲,外麵似乎颳起了颱風,昏天黑日。

片場裡。

蘇婉若“啪”的一聲就將這本名字為《我的六個大佬哥哥》言情小說合上,嚇得一旁的小助理哆嗦了一下。

“這書的作者不會是我黑粉吧?同名同姓也就算了,最後我還死相淒慘!”

“還有這六個哥哥是傻子嗎?不是說大佬嗎?有這麼蠢的大佬?”

“還團寵小說,寵誰了?寵那個傻愣子蘇盈盈嗎?”

“還有,這個蘇婉若也是傻缺,上趕著給錢,那六個大老爺們是少了一雙手不能賺錢嗎?”

越說越氣,蘇婉若氣的胸膛都起伏個不停。

最後將手裡的書扔給小助理,“去,扔了,不對,燒了!”

想她現在也是家喻戶曉的影後,大大小小的黑料也見了不少,哪次都一笑置之,自認為心理承受能力已經算不錯的了,冇想到今天竟然讓一本書氣的不輕。

小助理拿著書,呆愣住,“啊?若姐您真不打算看看後麵嗎?後麵這六個哥哥就重”

話還冇有說完,就被盛怒的蘇婉若打斷,“看什麼看,再看一個字我都嫌煩,行了,趕緊收拾一下去拍戲了。”

“哦”小助理隻能暫且將書放在了桌子上,連忙站起來跟在蘇婉若身後。

倆人剛出休息室,突然剛剛還豔陽高照的天空攏起來一股陰沉,緊接著昏天黑日,狂風驟起。

蘇婉若不禁感歎,這六月的天確實說變就變,她剛走了兩步,突然就聽到一聲高昂的叫喊聲:

“若姐,快閃開,廣告牌要掉下來了!”

風聲太大,夾雜著吵吵嚷嚷的聲音,蘇婉若冇聽清楚,下一秒頭上一陣劇痛,陷入了黑暗

“姐姐,醒醒,姐姐你怎麼了?”一股嘰嘰喳喳的聲音吵得蘇婉若頭更疼了。

睜開眼,首先映入眼簾的不是滿是機器的劇組,而是燈火通明的豪宅?

奇怪,她不是在拍戲嗎,怎麼在這裡?這裡是哪裡?

蘇婉若愣在原地。

“姐姐,你怎麼了?還在等什麼呀,媽媽讓你去她的房間拿那個紅色木盒過來,媽媽很著急,你要趕緊去。”身旁一個穿著青藍色長裙,畫著精緻妝容的女孩子嬌聲說道。

她身上的香水味太重了,蘇婉若皺眉往後退了退。

“你是誰?”

女孩子眨了眨眼,滿臉的天真,“姐姐,我是盈盈呀,你怎麼了?”

盈盈?姐姐?紅木盒子?

這不是那本《我的六個大佬哥哥》裡麵的場景,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顧及蘇盈盈的驚訝,拔腿衝到一旁的水池子邊上,在倒映的波光粼粼的水麵上看清了自己的長相:

厚重的劉海擋住了大半張臉,蠟黃枯瘦的臉上明顯營養不良,身形瘦弱的風一吹就倒,就連自己身上的這件禮服穿在自己身上如同套了一件麻袋。

是自己,又不是自己

所以她這是穿書了?

這個場景是書裡剛開始的場景,她看過:

養女蘇盈盈假借蘇母之口讓剛來蘇家的蘇婉若去拿紅木盒子,裡麵是外婆留給蘇母的簪子,冇成想拿來後簪子卻不見了。

蘇母大怒,加上蘇盈盈的煽風點火,變相的坐實了蘇婉若鄉下來的,手腳不乾淨的傳言,讓蘇母徹底的對這個親生女兒心生失望。

蘇盈盈見她一直不說話,不由得有些煩躁,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計劃,還是壓製住了內心的怒火,巧笑嫣然的繼續說道:“姐姐,這晚宴快開始了,媽媽還在著急等著呢,你要是耽誤了,媽媽肯定會生氣的。”

“姐姐,你剛來蘇家,要是這時候惹媽媽生氣,以後肯定會有隔閡的。”

隔閡?

嗬嗬!

蘇婉若精緻的唇角不著痕跡的勾了勾,這個好妹妹既然這麼打發周折的要治她的罪,她總得讓她把戲給演完了吧。

原主蘇婉若是個軟柿子任由人拿捏,她可不是!

這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最後呢!”蘇婉若挑了一下眉,“嗬嗬,是嗎?”這次還真的讓蘇盈盈說對了,冇有到最後呢,誰也不知道誰是勝利者。她從一開始就冇有想過要放過蘇盈盈,不管是之前,還是現在!隻是之前蘇盈盈還有人庇佑,她就算是想收集證據,也扳不倒她,現在不一樣了,蘇盈盈已經脫離了蘇家,她手上又有了蘇盈盈的錄音。再加上這段時間她也能清晰的察覺到大哥他們對她態度的變化,現在的哥哥們肯定不會像小說裡寫的那樣都在無腦寵了。再就是蘇盈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