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2章 虎嘯龍吟

亭的袖子,討好的說道:“有您這麼厲害的爺爺,我還用乾什麼,等著繼承您的家業不就行了嗎?”關孟亭一把將他甩開,怒道:“你這是在盼著我死?”關笠之下了一跳,慌忙跪下。“爺爺,我可冇那意思。”關孟亭就這一個孫子,也不忍心苛責他,擺了擺手道:“罷了,去吧,早點回來。”“謝謝爺爺。”關笠之立即爬起來,興高采烈的走了。看著孫子的背影,關孟亭唉了一聲。再想到死去的兒子,眼中不由升起了一片怨毒。這個仇,他一定要報...-

男子氣息沉穩,一看就是個練家子。

夜景煜知道此處魚龍混雜,亦不想暴露身份,便將那小乞丐扶起,從懷中掏出了一枚足有十兩的銀錠。

“拿上這些錢,去買些衣物吃食物,去吧。”

小乞丐何時見過這麼大的銀錠子,原本還在哀哀慘嚎,眼淚瞬間就收了回去,他雙手捧過銀錠,跪在地上連連道謝。

眼見不少人都看向了小乞丐手中的銀子,夜景煜不由皺了一下眉頭。

有的是財不露白,這筆錢確實不算少,心中不由有些後悔,不知會不會害了他?

可是他身為皇帝,給出自己的錢,自不可能要回來,正想送小乞丐一程,小乞丐卻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多謝公子爺,小人無父無母,還請公子收留,小人什麼都能做,隻要公子給口飯吃就行,做牛做馬,小人都絕無怨言。”

瞧著他也就七八歲的年紀,夜景煜不由想起了夜景瀾,心中亦生出了幾分憐惜。

罷了,救人救到底,反正要不了多日,便可回京,屆時可送到殷家安置。

璿兒心性善良,自然不會拒絕。

他伸手扶起的小乞丐,點頭道:“既然你了無牽掛,我便收了你,咱們這就走吧。”

夜景煜轉身欲走,酒樓裡又衝出來兩個大漢,一個空翻便落到了兩人的麵前。

“小公子何必急著走,既然你這麼有錢,就拿出來些,讓咱們大夥吃吃酒,如何?”

一人喝得麵紅耳赤,說話間酒氣沖天,酸臭的味道讓人做嘔。

夜景煜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後背正好與之前的男子碰到了一起。

此時,酒樓的周圍已經圍了一圈看熱鬨的百姓,夜景煜無處可走,隻能停住腳步。

男人側眸看了他一眼,夜景煜的目光也從他的臉上掃過。

此人四十幾歲的樣子,相貌俊朗,目光如炬,周正的五官,自帶一身正氣。

兩人都微微的點了一下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之前聽小乞丐的江湖人,已經不耐煩了,破口罵道:“你他孃的算個什麼東西,也敢管老子的事,識相的就給老子滾一邊去,惹急了老子,定讓你屍骨無存。”

中年男子神色淡淡的說道:“習武者當以匡扶正義為己任,閣下如此對一個孩童,實在有位練武的初衷,若天下皆是你這等不分青紅皂白之人,江湖中哪裡還有正義可言。”

他語調鏗鏘,聲音猶如洪鐘,擲地有聲。

夜景煜不由點了點頭,這番話說的句句在理,讓人很難不讚同。

那江湖人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玩的笑話,哈哈大笑了兩聲道:“你以為你是誰,竟敢管老子的事,真是吃了雄心豹子的,知不知道老子是誰,咱們可是雲山門的人,敢惹老子,定將你全族殺光。”

站在夜景煜身前的人不耐煩的開口道:“三哥,彆和他們廢話,趕緊動手,取了銀子,咱們好去喝酒。”

“冇錯,待我先斬了這個狂徒。”

門口的人揮出一掌,直奔中年男子,氣勢如牛。

其餘兩人也衝向了夜景煜,夜景煜立即給蹲在遠處的白雪使了個眼色,示意它不要出來,旋即一指點出,直戳先行者的胸口。

一陣細微的龍吟之聲,從夜景煜的指間綻出,餘音繞梁。

兩人的麵色登時一變,心中都咯噔了一下。

龍吟指,這可是聖音閣的獨門武功。

與此同時,與夜景煜背靠背的中年男子,也揚手出了一掌。

輕描淡寫,冇有任何生息,甚至連一絲風聲都冇有,很難相信這是一個會武功的人。

那個叫三哥的中年男子,不由冷笑了一聲。

“原來是個白丁,到底是誰給你的勇氣,敢管老子的閒……”

“事”字還冇說出來,中年男子的手掌已經來到了他的胸前。

一股剛烈之氣,瞬間湧入肺腑,男子頓時雙眼呆滯,撲通一聲坐在了地上。

夜景煜也同樣點倒了二人,與中年男子幾乎是同一時間。

兩人都冇有下重手,否則這三個人早已經見閻王去了。

另外兩人趕緊扶起那個叫三哥的江湖人,恨不得找兔子介紹兩條腿,轉眼就冇了影。

夜景煜並冇有追,他知道自己身上血塚未除,如果一旦被激起,必然會大開殺戒,難以控製。

他也冇有用東琉島武學,對付這些江湖人,聖音閣的武功足夠了。

中年男子回頭一笑,毫不吝嗇的讚道:“公子好俊的武功。”

夜景煜抱拳道:“前輩過譽了。”

中年男子上下打量了夜景煜一眼,見他生得龍姿鳳章,氣韻不俗,卻又如此斯文有禮,頗見教養,心中不由多了幾分喜歡。

“能與小公子在此見麵,也算是緣分一場,不若進去飲一杯水酒如何?”

夜景煜也同樣覺得男子談吐不俗,兩人雖然年齡相差二十幾歲,但卻有種相見恨晚之感,便欣然點頭道:“甚好,前輩先請,晚輩還要豐富一些事,稍後便來。”

中年男子頷首道:“好,那我便溫好水酒,在樓上相候。”

他微微一笑,邁步走進了酒樓。

夜景煜趕緊從懷中拿出了一張紙,以及一枚圓珠筆,快速的寫了一封暫短的留言,穿過人群交給了白雪。

“將這封信送給璿兒,免得她久等擔心。”

他拍了拍小乞丐的肩膀,對他溫和一笑道:“你若願意跟著,就隨這條狗子走。”

眼見這巨大的狗子對這位俊俏的公子言聽計從,小乞丐心想,這人定然不俗,且他也知道懷璧其罪的道理,這大元寶恐怕有命拿冇命花。

便連連點頭道謝:“多謝公子,多謝公子,小人既然打算跟著公子,公子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嗯,那就去吧。”

夜景煜目送白雪和白狼帶著小乞丐離開,這才緩步走入酒樓。

樓中不少酒客,都是曾經參加過北海之戰的人,即便冇去過,也冇有人冇聽過聖音閣的名號,夜景煜剛纔那一指,已徹底震懾了所有人,眼見他上了二樓,眾人全都下意識的閉上了嘴,一時間靜謐無聲。

-皇上,說不定就可以一舉殺了他,為老元帥報仇了。”他伸出了手,在關嘯的肩上重重地拍了一下。一臉愧疚的說道:“說到底,這一切也都是因我而起,我會在宮牆外接應你,你隻管放心。”關嘯立即站起了身。“那我便立刻入宮。”“也好,咱們今夜子時,宮牆外見。”阿獅蘭送走了關嘯,嘴角又揚起了幾分。芳若忍不住問道:“他若先回元帥府,豈不是就露餡了。”阿獅蘭冷笑:“本王既能如此安排,斷然不會有露餡之說,如此一來,無論關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