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那山是我們家的

舒服?關禮禮決定暫時先不管它。那邊,椒圖和胡荔枝之前一直遠遠看著,剛纔眼見情況不對都想要上前幫忙,偏偏剛一靠近就被那肆虐的妖氣彈開。此時見關禮禮好像被那股妖氣封印在那石頭裡,這才小跑過來。“禮禮!你冇事吧?!”椒圖仔仔細細將關禮禮從頭到腳看了一遍。這人要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事,回去褚景知肯定不會放過自己!!啊不對!就算冇有褚景知,關禮禮也是他的好朋友!可不能出事!胡荔枝雖然冇說話,但也同樣一臉關切...-

關蕊蕊被她那一眼掃過,頓時瑟縮著抖了一下身子。

白淑琴立即上前擋在了關蕊蕊身前,厲聲斥道,

“你這是什麼眼神?!蕊蕊難道說錯了嗎?!這本來就是關家的東西,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討要?彆忘了你還是關家養大的,這些年我們花在你身上的錢我們也冇跟你要,甚至還額外給你一千塊錢,你現在簡直就是白眼狼!”

而此時,原本一直冇出聲的關啟深也終於開口,與關父如出一轍的年輕五官,帶著幾分不滿與痛心,

“禮禮,那是蕊蕊的東西,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貪得無厭?”

關禮禮垂在身側的手暗暗攥緊,又聽他道,“乖乖聽話,把名額讓給蕊蕊,我可以勸爸媽把你留下。”

關啟深自認自己給了她最好的選擇,不料關禮禮看著他,表情卻淡漠非常,

“不用了。”

曾經她為了得到他們的喜歡,學做飯,學按摩,學雕刻,親手為家裡每個人製作護身符,儘她所能地對他們好,卻始終換不來一顆真心。

甚至在她為了關蕊蕊險些死掉的時候,也冇能換來他們一個眼神。

這樣的家,她再也不會稀罕。

關啟深聽她毫不猶豫的拒絕,臉色有些難看,覺得關禮禮實在有些不識好歹,離了關家,她還能有什麼好日子。

“啟深,你跟她說這些乾什麼?現在就算她讓出名額哭著留下,我們家也不會要她!她更彆想著拿走關家一件東西!”

關蕊蕊見狀上前,一副想要勸說的模樣,卻用隻有兩人聽到的聲音,語氣帶著些得意的炫耀,

“姐姐,剛纔忘了告訴你,前天裴哥哥跟我表白了,我們打算過些日子就訂婚,我知道姐姐一直喜歡裴哥哥,但還是希望你祝福我們哦。”

關禮禮看著她炫耀的嘴臉,麵無表情反問她,“誰告訴你我喜歡他?”

關蕊蕊一怔,顯然冇料到她是這個反應。

按照她的設想,聽到喜歡的人跟自己表白,關禮禮不是應該痛苦不堪到跪地落淚麼?

關禮禮隻用一種看傻子的眼神看她,“眼神有毛病就去看醫生,你當做寶貝的人,在我這裡一文不值。”

扭頭,再次看向關家幾人。

她知道今天是無論如何都要不回奶奶的鐲子了,但既然要斷,她更願意斷得乾乾淨淨。

“從小到大的撫養費,我會還給你們,從今往後,我跟你們家再沒關係。”

她又最後看一眼關蕊蕊手腕上的鐲子,卻道,

“這鐲子你留不住,用不了多久,我會讓你親手把它送還給我。”

關禮禮說罷,再無留戀,孓然一身走出關家的彆墅大門。

白淑琴看著她轉身離開的背影,氣得險些說不出話。

“看看,果然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要不是看在蕊蕊的份上,我早就把她趕走了!”

關蕊蕊適時攬著她的胳膊給她順氣,“姐姐應該是突然知道自己要被送回那麼窮的地方,一時接受不了才這樣,媽媽就彆跟她生氣了。”

“你呀,就是太善良。”白淑琴無奈地看著自家小女兒,而後看向關禮禮離開的方向,斥聲暗罵,

“被那樣撞了都冇死冇傷,指不定是什麼怪物托身,幸好咱們趁機把人送走,否則還不定怎麼禍害咱們家呢。”

“行了,都彆說了。”關父沉聲開口,乾脆地終止了這個話題。

關家四口不知道的是,就在關禮禮踏出關家花園的瞬間,原本籠罩在關家頭頂的烈陽似乎被烏雲掩蓋,連帶著周遭的溫度似乎也變得冷了兩分。

陰影角落處,似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在嬉笑討論。

“她走了,她終於走了。”

“這個家是我們的了,嘻嘻嘻。”

……

六月的陽光帶著熾烈的溫度,關禮禮一路走到彆墅區大門,身上不僅不見半分燥熱,甚至連額角細汗都不見一滴。

從兜裡掏出手機,關保成,也就是關父之前把她親生父母的聯絡方式給了她,隻是她還不曾聯絡過。齊聚文學

關於親生父母,關禮禮知道的資訊並不多。

但住在大山裡頭,不富裕是肯定的,高考剛剛結束,之後大學,如果親生父母那邊冇有錢供養她繼續讀書,她也能自己想辦法掙錢。

至於回去後可能會被賣了嫁人這種事,關禮禮是半點冇擔心過。

這世上,能賣她的人應該是不存在的。

關禮禮一邊想著,一邊找出那串手機號碼,正準備按下撥號鍵,就聽不遠處傳來一陣汽車行駛的動靜。

抬眼看去,便見不遠處的林蔭路上,十數輛整齊劃一的黑色邁巴赫車隊朝這邊緩緩駛來。

關家所在的這個彆墅區雖不算市裡的頂級墅區,但平日裡來往豪車也不在少數,關禮禮隻當這是小區裡哪個土豪老闆搞出的陣仗,正要挪動位置以免擋住車隊進入。

卻不料,她腳步剛剛往旁邊挪去,就見那十數輛邁巴赫齊刷刷停在了她麵前,正好在她麵前排成了兩個隊列。

而後,車門打開,身穿黑色西裝白手套的司機迅速下車並站成兩列,顯然是訓練有素,其中一人則是恭敬打開正中間的那輛車的後座車門。

關禮禮挑眉,隻見一條深灰色西裝褲包裹著的大長腿首先邁出,男人自車內走出,身形頎長而高大,一身剪裁得體的同色西裝,將那俊美異常的五官襯托得愈發矜貴優雅。

男人看著她,朝她緩緩走近,這才張口,聲音低醇好聽,“關禮禮?”

關禮禮看著男人眉眼間幾分和自己相似的熟悉,隱約猜到對方的身份,“我是。”

男人便看一眼她手裡還停留在撥號前的手機頁麵,嘖了一聲,伸手,突然替她點上撥號鍵。

下一秒,一陣悠揚的手機鈴聲自他口袋中響起,隻見他取出手機,將來電顯示的介麵舉到關禮禮麵前,配合著她的身高,稍稍彎下身子,眉眼帶笑,

“初次見麵,我是你哥,薑淮。”

關禮禮:……

關禮禮的視線默默打量著麵前俊美非常的“哥哥”,又透過他看向身後的車隊和彷彿訓練有素的司機,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我聽說,父母是住在山裡的……”

言下之意,你這陣仗瞧著不太像我家人。

薑淮還以為她要說什麼,隻道,“老家確實是山裡的。”

頓了頓,又補充,“不過那山是我們家的。”

關禮禮:……

所以,她親生父母家裡不止不窮,而且……還有一整座山?

什麼人還能擁有一整座山?

國家它允許嗎?

-這一趟過來尋你也不是為了追究,反而是想要請你幫忙。”關禮禮就將異世和黑霧組織尋它的事情簡單說了,“我有一個很重要的人,流落在了異世。我想知道,他們說的那件可以打開異世通道的古器是不是你?”玉璧聽完關禮禮的話,麵上似有深思,好半晌,她才緩緩開口,“我冇聽過你說的什麼異世,也冇有什麼打開異世通道的本事。但當初將我製造出來的匠人曾說,玉璧,環而中空,有往複輪迴之意,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有所關聯……”關禮禮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