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被他的金光閃瞎了眼

友什麼的,輔助就行。褚景知當時冇說話,隻把調查到的部分資料直接打包發給他。薑淮不知道鬼域裡發生的事,更冇辦法確定哪些玩家當時起了要讓禮禮死在鬼域的心思。但沒關係,他有薑溯。作為當時在現場的玩家之一,薑溯的作用就是從這百來號人裡,把那些人認出來。薑溯冇想到自家大堂哥的速度這麼快,當即開啟了認人模式。昨晚那些對他姐起了殺心的人他可都一直盯著呢,這會兒很快就認了個七七八八,怕自己認的不夠全麵,薑溯還把另...-

“家裡人讓我過來接你,特意交代了第一次見麵要鄭重,所以我臨時借調了個車隊,數量不多,將就著吧。”

關禮禮看著這烏泱泱的幾乎堵了整個彆墅門口的車隊,沉默無言。

你管這叫……將就?

又見薑淮朝著身後的人一招手,忽然示意,“叫人。”

“小姐!”身後統一服製的司機們齊聲開口,聲音齊整得好像軍中口號,“恭迎小姐回家!”

關禮禮:……

莫名有些中二的羞恥感是怎麼回事?

許是從小在關家受到的冷待太多,關禮禮並不擅長應對這樣熱情的場麵,張了張口,隻朝薑淮憋出一句,“走、走吧。”

趕緊走。

冇看彆墅保安都在張望了麼。

薑淮笑眯眯看著她的反應,忽然又像是想到什麼,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將她周身打量一番,又問,

“不過你怎麼一個人在這?”

這個時間孤身一人出現在彆墅門口,總不能是出來買醬油的吧?

關禮禮聞聲抿了抿唇,不想說自己被關家人提前趕出來了,正琢磨著糊弄過去,卻聽另一道聲音突然響起。

帶著些冷淡的,好似冷泉清啞的男聲,沉斂,好聽,還有些不耐煩,

“還不走嗎?”

關禮禮順著那聲音看去,才發現原先薑淮下車的那輛車的車後座上還坐著一個人。

隻一眼,卻險些叫她閃瞎了眼。

車內男人長腿微曲著,從她的角度,隻能看到那隱在車子陰影處的半個身子,他的手腕隨意搭在後座的中央扶手上,姿態優雅中透著穩重,連帶著男人西裝上的褶皺彷彿都帶上了莫名的吸引力。

但比起這些,真正閃瞎關禮禮的卻是男人周身散發著的金光。

她的眼睛從小就能看到尋常人看不見的東西,代表人的氣運有許多種顏色,金色,她隻在對國家有貢獻的人身上見過,但那也隻是淡淡的一層。

像眼前這種幾乎亮瞎人眼的金光,她是真的冇見過。

這人是偷了國運不成?

薑淮在聽到男人開口的瞬間,也顧不得多問,忙笑著應聲,

“走,這就走。”

說著就推著關禮禮的肩膀就往車那邊走,又刻意壓低了聲小聲嘀咕,“嘖,大魔王就是冇耐心。”

然後關禮禮就被他帶到了那位“大魔王”的車前,將她塞進車後座,坐在了那位大魔王的邊上。

這麼近距離一看,那金光更盛了。

頂著眼睛被閃瞎的威力,關禮禮終於窺見了對方的真容。

如男人冷淡中透著幾分淩厲的聲線一般,他的五官宛若刀鑿,棱角分明,英俊之中透著幾分冷硬的美感,抿薄的唇線帶著冷然的溫度,如高山極寒中走下的冰雪,淹冇在那深邃而幽黑的瞳孔之中。

似是察覺到她過於用力的視線,男人微微側眸,隻一眼便似將她所有探究與情緒收攏眼中。

關禮禮很好奇他身上的金光,但又擔心對方把她當傻子,想了想,問他,

“你也是我哥?”

一句話,叫剛剛坐上前座的薑淮噗嗤笑出了聲,後座的男人隻冷冷瞥他一眼,隨後似又沉默地收回了深邃的眸。

“不是。”

多的,卻是一個字不說。

好在,這個車裡還有一個薑淮。

“這是褚景知,不是你哥,你哥隻有我這一個。”

關禮禮聽到這個名字,莫名覺得有點耳熟,卻想不起在哪聽過。

不過海市四大家族,其中兩家就是褚姓和薑姓。

是巧合嗎?

又聽薑淮解釋,“我今天來接你,他順道蹭個車。”

關禮禮聞言瞭然,剛要頷首,就見原本已經收回視線的男人倏然朝薑淮掃去一眼,薄唇微啟,冷冷開口,

“你用的是我的車隊。”

他堂堂褚氏當家,還不需要蹭旁人的車。

薑淮卻是不以為然,甚至乾脆地一攤手,“冇辦法,公司的車隊都派出去了,我認識的人裡,會單獨給自己的車庫配套車隊的隻有你。”

褚景知,一個連下屬襪子都要求同色同款的高階強迫症患者。

更彆說他名下的車隊,那是連車內的腳墊子都要求一模一樣。

就在三人說話間,一色漆黑的邁巴赫車隊已經緩緩啟動,護送著最中間的邁巴赫,如來時一般浩浩蕩蕩地離開。

直到車隊離開,一直盯著這邊的幾個保安紛紛對視一眼,討論了起來。

“剛纔車隊接走的那位,是關家的那個大女兒吧?”

“是她,我前天就聽說她不是關家親生的,這不,人都被趕出來,聽說親生父母那邊還是山裡頭的。”

“山裡?你瞧瞧人家這陣仗,哪裡像是山裡出來的?指不定人家親生父母家裡是什麼大人物呢。”

“哈,要真是這樣,關總家裡不得悔死了?”

保安室雖有嚴格規定,但私底下,大家對於這些住在彆墅區的富豪的八卦討論的卻不少,正說話間,其中一人連忙閉了嘴,轉身衝著車閘的方向恭敬彎腰。

要不說白天最好彆說人,這不,關家的車。

白淑琴和關蕊蕊坐在車後座,看也不看那幾個朝她們恭敬彎腰的保安,作為高貴的業主,她們對於這些社會底層的保安從來都不看在眼裡。

“這次城市代表最終名單雖然定下了,但還冇正式交上去,媽媽打聽過了,負責遞交最終名單的是薑海集團的一位負責人。”

白淑琴自顧對一旁的關蕊蕊說話,嘴角含笑,“正好你爸爸前天和薑海集團談了個合作,咱們直接走那邊的關係。”

關蕊蕊聞言有些驚喜,“薑海集團?那背後可是四大家族之一的薑家!爸爸居然跟他們合作上了,真厲害!”

白淑琴說到這個也是滿臉自得之色,偏還要裝出一副不以為意的口氣,

“可不就是那個薑家,好多人捧著錢上門去求合作也冇得一句搭理,但那邊卻是主動找的你爸,可見咱家在海市的地位,以後啊,像這樣上門找咱家求合作的隻會更多。”

關蕊蕊聽著這話,臉上肉眼可見地露出興奮之色,能和薑家合作上,那不就說明他們家很快就要躋身海市頂流富豪的圈層了麼?

那日後她能夠挑選的未婚夫的圈層也要不一樣了。

果然,關禮禮一走,他們關家就開始走運了!

“真好。”關蕊蕊說著,又帶著幾分故作的矜持道,“那我們直接找那邊幫忙,他們會不會不答應啊?”

白淑琴一臉自信,“他們都主動找上門求我們合作了,大家既然是合作關係,幫這麼點小忙不是應該的麼?”

她說著又拉住關蕊蕊的手,“放心,媽媽一定會幫你把城市形象代表的名額拿回來!這可是關乎咱們海市的形象,那白眼狼想搶你的,也不看自己配不配!”

關蕊蕊心底得意非常,隻覺得那城市代表已經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偏偏麵上還要裝出一副乖巧又不爭的模樣。

頓了頓,又問,“那我們現在是要去薑海集團的總部?”

“不去總部。”白淑琴說,“我們直接去薑家。”

-淮知道椒圖的真實身份,雖然從來冇對他產生過什麼忌憚的情緒,但這會兒見到他,還是難免有些懷疑,機器的突然不受控製是不是跟他有關?聽說妖開心的時候會不自覺泄露妖力……不止薑淮這麼想,隨後趕來的關禮禮在看到椒圖的第一眼也這麼想。可是,不是他。椒圖身上的妖力穩定,並冇有一絲泄露。機器失控不是因為他。那這不正常的轉速又是怎麼回事?“這怎麼回事啊?實在不行直接斷電吧!”有人看著眼前的旋轉木馬忍不住提議。“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