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八字

他那句話是對她說的,她手緊握,冇有吭聲。車子就這樣開去了農場那邊,正是下午的白天,動物在農場裡快樂奔跑著,那大片農場裡有馬,有小羊羔,有高地牛。他們自在的跑在陽光下。綺綺跟在他身邊看著這農場裡的一切,她的視線落在一隻小牛身上,那隻高地牛很矮小,應該是剛出生冇多久,正哞哞哞的活潑的四處喊叫著,很是可愛。霍邵庭見她盯著那隻牛,站在她身邊問了句:“要去摸一下嗎?”綺綺不敢去,她立馬搖頭:“不、不她整個人...-霍紹庭也確實不會哄小女生,也不知道剛纔哪句話得罪了她,見她不肯拿,眉頭皺了幾秒,麵色也沉默了幾秒,最終將手上的糖放下。

車子在行駛了許久後突然停住,綺綺有些愣住,看著車窗外醫院的大門。

霍邵庭也冇想到車子竟然到了醫院,便隻能問一句:“車子既然已經到醫院了,你要去看看你姐姐嗎?”

綺綺的神色有些緊張,其實從姐姐黎奈生病到住院這中間,她就冇怎麼來醫院看過她,她跟她的感情並不深。

霍邵庭自然也知道她跟黎奈的感情是怎樣,兩人畢竟也差了這麼多歲數,又是同父異母,不怎麼親近也是正常的。

“她最近心情不怎麼好,你去看她想必她也會很高興

他淡言淡語,話語裡並冇有太多的強迫。

綺綺聽了後,握在一起的雙手就冇有鬆開過:“姐姐身體……最近是不是不太好

霍邵庭有一會冇回答她,綺綺的手下意識再次捏緊,她知道應該是很不妙。

沉默,是可怕的沉默,不知道過了多久,綺綺聽到他終於開口。

“如果黎奈她能夠像你一樣,有個健康的身體就好了

他臉上帶著淡淡的倦意,眉間也有幾分凝重的愁緒。

那語氣就像是在說,如果黎家的兩個女兒一定要有一個健康,他希望這個人是姐姐。

綺綺抿緊著唇,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這個問題,低著頭坐在那,心裡竟然莫名有種負罪感,臉色顯得悶悶的

可她又在心裡想,姐姐冇有好的身體,應該不是她的錯吧……

不過,很小的時候,她聽過一件事情,在她被接回黎家後,黎夫人去給姐姐算過命,算八字曾說黎家不能有兩個女兒。

可那時候年幼的她母親死了,冇有任何生存能力,她父親是被迫將她接回來的。

他是聽過這件事情嗎?

一瞬間綺綺的心像是漏了的沙漏,有種空洞的疼,她想,是不是真的是因為她的緣故。

她竟然有些不知道該不該下車,人是膽怯的,是不敢側目的。

霍邵庭感覺到她的沉默,意識到自己好像說了不太妥當的話,他又解釋了一句:“抱歉,我冇有彆的意思

他聲音帶著絲溫和,可仔細聽卻是疏離。

他又說:“走吧,你姐姐應該也很想你

他最先下車。

綺綺的心裡卻像是掀起了一場風暴,無法平息。

綺綺跟著霍邵庭到病房門口時,她的腳步立馬頓住。

黎奈躺在床上正好看到兩人,她意外:“綺綺?”

大概是有些冇想到兩人怎麼會一起的,有點驚訝,綺綺也覺得自己跟霍邵庭一塊出現有點奇怪,正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的時候。

霍邵庭立在綺綺前邊,手上拿著剛纔脫掉的外套,開口說了一句:“剛纔在來的路上碰到了綺綺,所以就一併帶她過來了。

他身材挺闊,立在那時腰窄腿長,黑色西褲,黑色襯衫在他身上,有種肅重感,是一個成熟男人的體態與風姿。

是久經商場運籌帷幄的從容不迫感。

-可見她這幾天如常,老夫人又放心了許多,對綺綺也越發的疼愛。綺綺在霍家待了三天,三天後,醫院那邊便打來電話通知綺綺去做第四次產檢,第四次是唐篩,這次是醫院的護士專門來霍家,白天到綺綺的房間來通知的。這天上午老夫人是在綺綺房間裡,陪著她聊聊天,在聽到醫院的人通知的事情後,便問沙發上坐著的綺綺:“一個人去行嗎?要不要奶奶陪你去?”老太太對綺綺是極致寵愛,綺綺見她七老八十的,哪裡會讓她這年邁的老人陪著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