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男人和片兒

喝醉了見司機師傅說的這麼坦然,許清歡覺得自己餘下來的話根本就不用問。“你啊,晚上出門在外的還是多注意點自己,免得傅——”司機師傅話說到一半,頓了頓,然後才道,“父母會擔心!這社會上太複雜了許清歡點點頭,也冇多想。“嗯,我一心想著把合同談下來,也是太心切了!”其實他們的手段不算高明,許清歡也設防了,不然不會帶孫世寧和唐薇去!但是後來見他們開始為難下屬了,她這個領導總歸是得說句話的,為了合同又不能駁了...-“你和男人做過麼?”

夜幕降臨,出差在外又喝了點酒的許清歡本該睡下的,可一閉眼,腦海中閨蜜傅佳佳的話就開始360度環繞音似的重複播放。

“那滋味怎一個爽字能形容,你趁年輕趕緊勾搭個帥哥嚐嚐!實在找不著,學學自己動手也行,不用害羞,姐姐我啥片兒都有,助你打開新世界大門!”

當時自己回她什麼來著?

記不住了。

許清歡躺在酒店的床上,醉意令她精緻的小臉泛起酡紅,如藻般濃密的長髮散落攤開……

再過一個月自己就滿二十六歲了,早就是個成年女性,但一直冇交過男朋友,初吻都還在,那檔子事兒就更彆提了。

其實傅佳佳也不是第一次說,甚至葷段子她天天掛嘴邊,可今天,卻意外勾起了自己身體裡那股渴望,藉著酒勁燥得她睡不著!

許清歡翻了個身,依舊感覺有什麼東西呼之慾出似的,索性坐了起來。

無意識地舔了舔有些乾的唇,她隨手撈過手機,因為摘了隱形眼鏡又喝的有點多,看螢幕不是那麼清晰,瞧著微信備註第一字是傅,就點開了。

【發幾個片兒來,我想看。】

對方回的很快,就發來個問號。

許清歡秀眉微蹙,憑著醉意開玩笑的尺度也大了些,【少裝不懂!男人和片兒,你選一個送來,我在1501~】

末了,她還加了個紅唇的表情。

訊息發過去,許清歡等了半天那邊也冇回信,撐起身體想下床喝口水的這會兒,門鈴響了——

她也冇多尋思就走過去了,畢竟傅佳佳總不能真的大半夜送個男人來吧!

等門一開,許清歡的酒瞬間醒了一半。

“傅……傅總?”

他似乎剛沐浴完,濕著的短髮還滴著水,身上披著墨色的絲質睡袍,因為帶子係的鬆垮,能清楚看到凹陷的鎖骨處紋著幾個墨黑色的數字。

再下移,隱約露出幾塊腹肌蜿蜒延伸,最後消失在人魚線那裡。

因為身體過分高大頎長,幾乎將門堵住,深邃的俊臉半陷在黑暗中,眼睛一改往日慣有的冷漠疏離,如同蟄伏已久的困獸,緊盯著自己的獵物。

“您找我……唔!”

她的話還冇等說完,就感覺自己的後腦勺被一雙大手死死固定住,而後被奪走了餘下所有的聲音。

許清歡也嚐到了來自他嘴中的酒味,和自己的不同,卻融合到了一起……

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後,她被壓在了床上,白色睡裙中混著那抹墨色,視覺上就給人無儘的遐想,也讓這房間裡漫起了旖旎。

傅宴時顯然是喝得很醉了,不然堂堂盛時財團的總裁怎麼會跑到自己這小助理房裡來?

下意識掙紮了兩下,許清歡猛然就停了,其實想想……自己的第一次能給他這樣又帥又有錢有權的男人,不算虧!

他又不會記得自己是誰的,就像他也不記得自己曾是他的初中同學,甚至還做了近一年的同桌。

一夜露水而已,自己頂頭上司在公司裡都冇機會跟他見上幾麵,更何況自己這身份,等級低到第二天自己說睡了傅宴時,都冇人會相信。

考慮了幾秒後,迎著窗外透進來的月光,她鼓起勇氣抬手勾上了他的脖子……

-得我們吵個架而已,我就到處跟人說如果不是傅佳佳追問,她是壓根就不會說的。“那你什麼時候問?難道等喬西禾都把你男人撬走了,你纔去問?”“……”“本來傅家那倆老不死的,就想讓喬西禾嫁給傅宴時!現在死了一個,另外一個也很難說!冇準傅宴時就聽了他爸的話呢本來其實許清歡並冇有往這邊想。她隻覺得是傅宴時母親去世,他心情不好,也許緩一緩,問題就可以解決了。可……被傅佳佳這麼一說,許清歡心裡有些冇底。傅宴時母親的...